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81章 失之交臂(求票)

第281章 失之交臂(求票)

        剑雨下罢,天阳没等谢远再度发力,已经把两颗扣在手中的高爆手雷丢了出去。手雷一丢,他立马掉头,不去看结果。星蕴爆发,化成一条流光往森林深处挺进。

        谢远瞳孔微微一缩,天阳的果断再次超过他的预料。那把如同红玛瑙似的长剑抖出两道朱红剑芒,引爆手雷。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里,谢远挟带星蕴,从火焰和冲击波之间经过,追在天阳身后。可这时看去,天阳几乎只剩下一个黑点,如果不是那飘扬的银色焰尾,谢远几乎要看不到他了。

        速度这么快?

        谢远心里一跳,但还算镇定。因为他知道,天阳速度虽快,可无法持久。最根本的问题,是天阳受了伤,而且星蕴所剩无几。

        所以只要跟上去,天阳一定无法逃出他的手掌心!星蕴喷薄,升腾的银色火焰几乎快挡住谢远的身影,他化成了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森林,紧追不舍。

        谢远猜得没错,天阳全力奔驰,可掠出千米,便心跳加速,星蕴暗淡,这是力竭的前兆。同时,全身传来阵阵刺痛,便像有千万根长针,同时刺进身体般。

        少年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唯有眼神依旧明亮。

        虽在逃命,可天阳并非乱冲乱撞。少年在飞奔时,依旧联系黑雾,思感集束,扫描四周,专挑那些没有人形异物的地方跑。

        不知什么原因,那些人形异物有看破他行踪的能力,哪怕他已经用黑雾包裹住自己,仍然被那些东西识破。

        所以在之前那片区域里,他才会被人形异物袭击,这次天阳不敢大意,特别后面还吊着一个杀星。

        心脏猛烈跳动,星蕴几近枯竭,天阳知道自己已经到极限了。黑雾涌动,感知蔓延,他迅速找到一块可供藏身的地方。那是一架早已报废的排气机,表面覆盖着一层逆界菌群,但扇叶后面有可供容身的空间!

        天阳冲了过去,趁刚才自己全力飞奔和谢远拉出的距离,换来现在宝贵的缓冲时间,他一秒都不肯浪费。

        赤月燃火,划向排气机周遭,表面的菌群立时像潮水般,向四周涌动退去,露出后面巨大的扇叶。

        天阳爬了进去,缩到深处,刚藏好,那些菌群又蔓延过来,将机器表面覆盖。

        少年招来黑雾,把自己全身包裹,不露出一丝一毫的气息。然后拿出补充液,一饮而尽。

        星蕴刚开始缓慢回复的时候,天阳心中微微一动,借助黑雾感应外面的情况,便“见”谢远一头扎了进来。

        但谢远并末停留,风风火火地掠了过去,瞬息远离。

        天阳不由松了口气,心里暗道,错过今日,以后有机会,必定要好好“报答”谢家一番。

        突然,黑雾模型里,谢远又跑回来。这老小子在四周打转,像是在寻找自己的踪迹。天阳不由有些担心,刚才他光顾着逃命,没有掩饰行踪。

        不过这是在怨恨森林里,到处都是真菌,那些东西说不定能够掩饰自己的行踪。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谢远的咆哮:“出来,我知道你就在这!”

        天阳当然不会理会他,只管安静休息,争取尽量多的恢复星蕴。同时把紫煌戒指扣紧,若真让谢远发现,那就只能用这些黑民遗留物拼一把了。

        就不知道以现在这样的状态,能否驾驭得了这些东西。

        谢远在外面又叫喊了几句,突然,透过那几片扇叶,天阳看到外面有红光闪烁。

        沟通黑雾,感知悄然延伸到外面,从黑雾模型里,天阳始看清,谢远正泄愤似的,不断挥动长剑,扫出片片剑气。

        立时,外面那片林区遭了殃,剑气随处横扫,割裂了被菌群覆盖的机器,粉碎了一棵棵黑色的吸血树,扫平了大片菌群...

        天阳一动都不敢动,甚至连黑雾也不敢调动,生怕一个不好就让谢远察觉。

        噗!

        突然,一道朱红剑气划过排气机,将两块扇叶平滑切开,没入机器深处,从天阳身边飞过。

        黑雾被剑气扫掉了小半,那道剑气的末端,擦过了他的腹部。天阳立感一阵剧痛,差点就要叫出来。硬是被他用无上的定力,生生将那阵痛呼给咽了回去。

        他强忍着不敢乱动,任由鲜血汩汩而流,蔓延到身底,汇成一片小小的血洼。

        少年咬紧牙关,继续探查着机器外侧,还好谢远并末发现这里的异常。大概觉得天阳没在这里,他哼了声,终于离去。

        过了十分钟,见谢远不再折回,天阳这才捂住腹部,迅速从腰包里掏出一个急救套件。先拿出一根急救针先给自己扎了一针,再拿出止血喷雾朝着腹部一阵喷。

        血止住后,他撕开了战服,露出里面一道血肉翻卷的伤口。还好那道剑气仅是轻轻擦过,这条伤口并末深及内脏,否则他还哪能忍到现在。

        少年对伤口附近进行清创后,才拿出了吻合器进行缝合。熟练包扎伤口后,天阳抹了把汗,靠在机器舱壁上休息。

        他疲惫不堪,却不敢让自己睡去,只能不时咬着嘴唇,借由疼痛的刺激保持清醒。

        突然,他记起自己身上还有一支“不死鸟”药剂,那是从谢流身上得到的。当要进入下层基地,深怕遇到不测,天阳把这支药剂带在身上。

        这种药剂号称只要当场没死,就能把人从鬼门关上拉回来,而且24小时内,体能星蕴将会处于巅峰状态。

        如此一来,即便再碰上谢远,完全可以反杀。

        只是这根药剂十分珍贵,所以得到后,天阳一直不舍得用,也没机会用。

        现在,可算派上用场。

        他迅速取出药剂,把注射器顶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将里面的药物注射进体内。

        片刻之后,天阳只觉全身暖洋洋的,非但头不痛了,而且腹部的伤口一阵发痒,似乎伤势正在迅速愈合。

        而且,原本缓慢流转的星蕴,突然迅速回升。同时,他不再感到疲累,整个人浑身充满了力量。

        天阳试着挥动拳头,便见拳锋冲出一截星蕴,果然像药剂说明所描述的那样,他的体能和星蕴非但恢复,而且处于巅峰。

        少年眼神突然变得凛冽起来,他收拾东西,钻出机器,跳到了地面。

        沟通黑雾,感知成束,天阳扫描四周。可惜,并末发现谢远的踪迹。

        但在此时,他突然感到一阵心悸,就像视线无意从某个天敌身上扫过般。骤然一股寒意自脚后跟冒起,沿着脊椎一下子冲进大脑里。

        天阳打了个寒颤。

        他立时想要远离,但在这时,他又感觉到一个熟悉的气场。

        谢远!

        天阳咦了声,集中精神,推动着感知束再朝那个方向推进。就在这时,一道笼罩着雾气的身影进入天阳的感知范围,那惊鸿一瞥中,天阳甚至“看”到那在雾气后隐约的厚重盔甲!

        天阳心脏重重一跳,口干舌燥。

        那是...

        那是夺走紫辰的东西!

        没想到,它还留在了基地里。而且现在,似乎跟谢远缠上了!

        如此良机,岂能错过!

        天阳深深吸气,平复激荡的心情。小心地,谨慎地,把黑霆取了出来,紧握手中。

        招来黑雾,锁定方向,无声潜行。

        没过多久,天阳忽感地面传递来一阵强烈的震感。同时前方光焰冲天,搅动风云。

        逆界无处不在的黑雾,被那阵光焰一阵冲刷,仿佛稀薄了许多。就在那片闪烁的光焰里,天阳看到了一尊身影,在光芒里若隐若现。

        那尊影子巨大,凝厚,充满了压迫感。从轮廓看去,不知是人,还是其它什么东西。

        光焰消失后,天阳不敢贸然冲过去,感知借且黑雾向前延伸。

        蓦然,谢远的背影跌进了少年的“视野”里。

        谢远异常狼狈,他身上的护甲七零八落,竟被人击碎。他一手拄剑,另一手扶着根柱子,身体轻颤,嘴角逸血。

        看样子,似是伤得不轻。

        就在谢远身前,浓烟涌动,从烟里突然探出了一只手。这只手套着厚厚的盔甲,盔甲上有一条细密的裂痕,也不知道是被谢远所伤,还是因为其它原因造成的。

        这只手向谢远捉去,眼看要碰到谢远,它却停了下来。接着迅速缩回了浓烟里,似是察觉到什么。

        天阳咬牙,感知如潮水向前涌去,深入迷雾。却“看”到一条模糊的身影掉头远去,少年心里咯噔了下,那夺走紫辰的东西竟然跑了!

        少年顿觉不是滋味,从希望到失望,这个过程来得太快太短。也不知道那东西为什么要跑,如果它再停留一阵,说不定自己就能够夺回紫辰。

        如果宝石还在它手里的话。

        轻叹一声,收拾心情,天阳的注意力落在谢远身上。

        无论怎么看,谢远都受了很重的伤。天阳冷笑了声,之前谢远发现重伤的他,大概心情便如此刻吧?

        黑雾紧裹,天阳落地无声,不多时,就见谢远坐在地上,手中拿着一个空瓶子,大概灌了一瓶补充液。

        少年猜得没错,谢远已经喝了一瓶补充液。现在,他正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根“不死鸟”药剂。

        追丢了天阳后,谢远只好另寻出路。不料半途却撞上了一头周身迷雾涌动的怪物,这只怪物相当厉害,谢远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过在它身上留下一些可有可无的伤势。

        而他自己,却差点被怪物锤杀当场。

        看着盒子里的药剂,谢远不由庆幸,还好有这支“不死鸟”药剂。至少,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拿起药剂,猛往脖子一扎。把药剂注入体内,谢远不由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背后胸口一烫!他低下头,就见一截由黑色雷霆构筑的剑锋,不知何时破体而出。

        从位置来看,这把漆黑雷剑已经贯穿了他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