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73章 贵族小队

第273章 贵族小队

        和白家的队伍一道走,听着小鸟和白英澜介绍众人,天阳才知,这支队伍,居然都由少爷小姐们组成。

        除了那个庞义之外,一个瘦瘦弱弱,可眼神阴狠的男子叫李青。他是李家的公子,只是一个职级2的狩猎者。并且,他的父亲居然是李业,让天阳不由感叹世界真小。

        队伍里那个烈焰使者则叫余烟,虽然掌控着烈焰之力,但看上去,却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孩。一路上,余烟很少说话,即便插嘴,也说不了几个字,可谓惜字如金。

        还有个叫叶应的战神职阶,长得高大威猛,和庞应之似乎不太对付。庞应之有时说些自鸣得意的话,这姓叶的必定拆台,而且不留情面。

        再加上另外几人,都是出身家族的少爷小姐,只是他们的家族连二流都排不进去,在这个圈子里人微言轻,庞应之对他们的态度,不比看待天阳好多少。

        反倒是白英澜面面俱到,丝毫不会冷落了谁。不管是庞应之之流,还是天阳和那些末流家族出身的子弟,白英澜非但有问必答,而且还会主动丢出话题,所以队伍里的气氛还挺不错。

        就是天阳觉得,他们这些公子小姐,似乎太过儿戏了。要知道这是在逆界,而且现在还在前线区域,这样放松心神真的好吗?

        队伍里,心情最雀跃的应该就是小鸟了。一路上她的嘴巴就没听过,不断问着天阳在大比里的经历,不时发出轻呼,亦或感叹,听到紧张处还用力捉着天阳的手。

        白英澜看在眼中,嘴角含笑。然而那个李青,目光却是愈发的阴冷。

        “没想到,天阳你在大比里经历了这么多。那什么疫魔,我还没碰见过呢。”

        小鸟一脸神往,看得天阳哭笑不得,那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见来干嘛。而且,他只是说出部分经历,隐瞒了自己以死神身份行动时的遭遇。否则,如果让小鸟知道,天阳还遇到灰烬恶魔、瘟疫使者和深邃将军,不知道得惊讶成什么样。

        “区区一只疫魔,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庞义之冷冷说道。

        小鸟鼻子一皱,哼了声道:“庞义之,你就别说大话了。这要换你碰上,指不定你都夹起尾巴跑了。”

        庞义之立马叫道:“小鸟,你还别看不起人!再让我升个一级,别说一只疫魔了,就是幽邃骑士,老子照样单挑!”

        天阳听心心里直摇头,这人怕不是个傻子。疫魔也就算了,幽骑你居然想单挑?怕是真碰上了,人家随手一刀就把你劈成两半了。

        白英澜也微微皱眉,显然也是听不下去,只是碍于两家的交情,不好指摘。

        这时食物加工厂的大门已经在望,白英澜神色一凝道:“好了,大家都安静,加工厂到了。”

        众人立时有所收敛,就连那个庞义之,也乖乖闭上了嘴巴。

        “我去探路。”身为狩猎者,李青主动负起侦查之责,迅速往大门里潜入。

        片刻后回来,报告道:“入口附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大家可以放心进去。”

        小鸟立时拉起天阳的手道:“走,咱们进去瞧瞧。”

        看见他们两人拖手,白英澜笑而不语,但那个李青,眼神却怨毒无比。可这人的城府显然比庞义之深了不是一点半点,也不说话,甚至还低下头,不让人察觉到他脸上的异状。

        白英澜的注意力放在了门里,倒也忽略了过去,只是怕小鸟他们有失,一紧战枪,带着众人加快脚步跟上。

        天阳两人当先奔进门里,门内是一片开阔的空间,地面铺着厚厚的灰尘,也不知道多久没人走动了。

        在几束灯光下,小鸟蹲下去,伸手抹掉尘灰,露出墨绿色的地面。看样子,加工厂里还铺了防火层,并且用白色颜料涂出一些箭头,以作标示。

        灯光照去,不远处是一条生厂线,生厂线由诸多机器组成,看样子当时北斗基地已经实现了全自动化生产,无须人力,只需要一些操作人员,就可以支持加工厂的正常运作。

        灯光扫动间,天阳突然看到一抹紫色。他走了过去,小鸟紧随其后,在一根柱子附近,他们发现了一摄结晶。

        紫色的结晶,跟柱子已经结合在一起,结晶里有金光流动,丝丝缕缕,勾勒出无数奇妙的线条。

        这和天阳在保险库里看到的结晶非常相似,但加工厂里这些结晶,似乎没有投影的作用。不知道它们是如何生成,也不知道它们具体有什么作用。

        就要离去时,天阳突然看到,结晶下面有一只食脑蝇。不过这东西似乎已经死了,全身苍白,好像只剩下一个外壳。

        天阳用骨剑轻轻碰了下,那只食脑蝇就散架,从里面滚出一个小小的黑色结晶体。结晶体中,突然一亮,然后有几缕黄光飘了出来,竟然没入了上面的紫色结晶里。

        小鸟奇道:“这是什么?”

        天阳摇头:“不清楚,但我感觉,它出现在这里不是没有原因的。”

        少年抬手,骨剑划下,把这块紫色结晶从柱子上剥了下来。他握着这块拳头大小的结晶,递给小鸟:“送给你。”

        小鸟乐开了怀:“谢谢,这还是你第一次送我礼物呢。”

        她珍重地把这块结晶收起来,庞义之从旁边经过,对李青道:“杂兵就是杂兵,居然弄了块破烂玩意送人,也不嫌丢脸。”

        小鸟慢悠悠地道:“本小姐喜欢就好,总好过有些人费尽心思,拿出所谓的大礼,结果换来人家的不屑一顾。”

        庞义之像是被她说到了痛处,脸都气歪了,可这时白英澜让大家过去,他只好跟李青气呼呼地走开。

        天阳两人也过去时,在不远处一架机器后面,又发现了类似的结晶。天阳剥下,将之收进腰包里。

        “你们看!”

        白英澜站在一根柱子下,灯光打了上去。就见昏暗的厂房上空,倒挂着一具尸体,这是具男尸。身上穿着防护服,头盔不知道掉哪去了,额头上有个血洞。

        当然,洞口周围的血迹早已凝固,只是男尸双眼圆睁,一脸惊恐。仿佛死前万分恐惧,死亡将那一刹那的表情,永远定格了下来。            尸体还没腐烂,甚至,从血洞中不时还有一滴粘稠的血液滴下来。看样子,死亡时间不超过24小时。

        庞义之咦了声,指着尸体防护服上一个标志说:“这是凌家的人。”

        白英澜点着头道:“应该是之前凌家的队伍在这里交战留下的尸体。”

        庞义之笑呵呵道:“英澜兄和我所见略同啊。”

        小鸟撇撇嘴小声道:“不要脸,脸皮真厚,天阳你说是不是。”

        天阳却看着那具尸体,随后又环顾四周,最后道:“不,这具尸体是从别处运过来的。”

        庞义之冷笑了声:“你亲眼看到?小子,不清楚就别胡说八道,省得给自己丢脸不说,还平白让云家没了面子。”

        天阳也不动手,淡然道:“从我们进来工厂为止,你们发现战斗的痕迹了吗?特别是在这附近,除了这柱子上的尸体外。别的地方,不说战斗痕迹了,连血迹都没有。如果凌家是在这里跟什么东西战斗,从而才留下尸体的话,那么为何,会没有血迹和战痕?”

        庞义之顿时说不出话来。

        白英澜回头朝天阳看去:“那依你之见,这东西怎么会在这?”

        庞义之干咳了声:“英,英澜兄。一个小兵的话如何可信,他知道个什么。”

        白英澜微笑道:“听听也无妨。”

        天阳便道:“照我看,这具尸体是被黑民\运送过来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附近没有战痕跟血迹。”

        庞义之哈哈大笑:“荒谬,黑民收集我们人类的尸体干什么?它们吃人只是习惯,你不是夜行者吗?难道连这点也不清楚?”

        天阳淡然地看了他一眼:“曾经,我们在荒谷镇的联合行动里,便发现黑民搜集人类的尸体。它们将尸体转化成某种能量,最终,那些能量结出了一颗恶魔之果。”

        “所以,你怎么能肯定,这里的黑民不会有同样的做法?”

        小鸟轻笑道:“那是因为,他根本没参加过荒谷镇的战役,以他的地位,也不会知道恶魔果实的情报。我说的对吧,庞义之。”

        庞义之还想说什么,柔弱的余烟突然惊呼起来:“你们看,尸体动了!”

        立时,众人只觉一股寒气往脑门上蹿!已经死了的尸体,怎么还会动?

        四五道光柱立马照了过去,就见那具男尸的胸口,果然起伏了下,看上去仿佛尸体犹有呼吸。

        “这?”庞义之惊讶地说,“真见鬼了,还真的在动,难道他还没死?”

        “快,把他放下来。”

        他和另外一人便要去碰男尸。

        “别动!”天阳轻喝,“这人已经死透了,额头上那个血洞你们没看到吗?他的脑浆怕已经都给吸光,怎么还可能活着。”

        庞义之被他叫得脸上一阵火辣辣,恨恨道:“那你倒是说,他胸口为何会起伏?”

        天阳深深吸了口气:“也许是,他身体里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