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60章 瘟疫使者

第260章 瘟疫使者

        躲在管道后面的少年,忍不住探出小半个脑袋,往下方广场打量。一看之下,天阳怔住了。下面的小广场里,他居然看不到那道戴尖顶帽的身影。

        可黑雾模型中,那道身影犹在,距离洪煊几人,不过数十米。

        当!

        小广场上响起一声轻响,原来是洪煊手中那杆红枪掉到了地上,他双目圆睁,手捂胸口,表情看上去极为痛苦。

        这一切均在天阳的黑雾模型里,清楚地映照了出来。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那叫彩儿的女子,她正捡起自己丢在地上的大弓,忽然看到洪煊红枪落地,人轻轻颤抖起来,立马掠来,扶住了这个手臂遍布刺青的男人。

        “你怎么了?”彩儿急忙叫道。

        洪煊似要回答,却只道了个“我”字,便哇一声,从嘴中吐出大口鲜血。血液里,甚至还有些内脏的碎屑!

        吐出这口鲜血,洪煊身上的气息顿时无比虚弱,如风中残烛一般,仿佛随时可能熄灭。

        彩儿脸色大变,朝那名玄甲战士大叫:“李业叔叔,洪煊不对劲,你快过来看看。”

        名叫李业的中年人立马掉头奔回,这个时候,洪煊脸上已经没有血色,甚至连站的力气都没有,彩儿只能扶着他躺下。

        他躺在地上,仍然不停地咳血,甚至血液从鼻腔里滚滚涌出,就连眼角也凝出颗颗小小的血珠,随即滚淌而下。

        黑雾模型里,天阳看到,那头上戴着尖顶帽的人形事物,鸡爪似的手指仍落洪煊的身影上。

        再看刺青男子不断咳血,不难想像,这肯定跟那道诡异的身影有关系。

        玄甲战士迅速从身上拿出一盒急救针剂,朝洪煊的脖子扎了一针,一针打下去,洪煊的出血只是放缓而已,却没能完全停止。

        过得片刻,已经连耳朵也在冒血了,此人脸上已经被血糊得看不清五官,异常恐怖。天阳更是看得后背发凉,那姓洪的可是职级4的升华者,也不知道那诡异黑民用的是什么能力,竟然让一名职级4不到片刻,便已经濒临死亡!

        玄甲战士又掏出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两颗蓝色的药丸,把洪煊扶起来喂他服下。不料药丸才入嘴,洪煊突然猛烈一抖,转了个身哇一身,从嘴中吐出一股红色的洪流。

        血液如瀑布般飞流而下,连同两颗药丸一并给吐到了地上,见状,玄甲战士闭上眼睛,悲痛道:“他没救了。”

        突然一拳擂在洪煊的后背上,男人体内响起骨折的声音,然后气息全无,双手无力垂到地面,却是死去。

        这样的结果,对洪煊而言可能更好,至少不必承受死前这份痛苦的折磨。

        彩儿失神地坐倒在地,犹自不肯相信,几分钟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大出血死了?

        她还没回过神来,忽然又是几声惨叫响起,这次是队伍里的三个升华者。他们的皮肤突然变得通红起来,没过几秒,脸颊和手背上开始冒起一个个水泡。

        水泡破裂之后,从里面涌出了青黄色的脓液,短短十来秒的功夫,这三个升华者的皮肤便严重溃烂,肌肉腐蚀,其中一个已经可以看到嘴里的牙床!

        一个女性狩猎者连忙拿出急救针剂,给一名溃烂者在腿上扎了一针。那名溃烂者无意识地捉住女孩的手,结果几滴脓液溅到女孩的手背上。

        狩猎者立马发出一声尖叫,原来那几滴脓液落到她的手背后,居然渗进她的皮肤里。片刻后,她的手背又红又肿,一颗水泡长了出来...

        “来了!”玄甲战士猛地跳起来,“大叫道,肯定是瘟疫使者来了。全部人散开,不要接近感染者!”

        他冲向那个狩猎者,手起刀落,把女孩的手掌整个切了下来!

        女孩发出尖利的叫声,断腕处血滚不已,李业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吼道:“别叫了,冷静点。”

        跟着拉过一个元素之心:“给她放把火,把伤口烧焦,快!”

        那个元素之心别过脸,不忍去看,却还是伸手朝狩猎者的断腕指去。

        指尖喷出一条高温火流,灼烧着狩猎者的断腕,最后伤口是烧焦了,血也不流了,可狩猎者也给痛晕了过去。

        但比起这个来,显然那无形的威胁更为致命,李业大叫道:“瘟疫使者肯定在广场里,那东西能够隐匿身形,我们得想办法把它逼出来!”

        坐在地上的彩儿猛地跳了起来,高声叫道:“烟!我们可以用烟让它显露痕迹,之前被它追在屁股后的时候,我就发现,它在烟尘里无所遁形!”

        穹顶的管道后面,天阳终于知道,那个诡异身影究竟是什么了。原来是瘟疫使者!此前的共享会上便提到了这种旧日黑民,但关于这种黑民的情报很少,只知道它能够隐匿身形,并且能够让人类突发恶疾。

        由于缺乏情报,所以天阳没有第一时间把这种黑民认出来。

        在彩儿的提醒下,广场上这支队伍已经开始制造浓烟了,有两个升华者扔了些烟雾手雷出来。这些手雷会释放让黑民难以忍受的气味,把它们从藏身之处给逼出来,对人类来说同样也是恶臭难闻。

        烟雾手雷一祭出,小广场里就开始出现类似臭鸡蛋般的味道,就连管道上面的天阳也不得不屏住呼吸。

        这种气味不知道对瘟疫使者管不管用,但它释放的烟雾倒是非常浓郁,转眼间小半个广场都灰蒙蒙一片。

        就在浓烟中,出现了一道隐约的轮廓。李业立马长刀指去:“元素之心,把它给我炸出来!”

        两名元素之心立刻向那个方向丢出一颗颗火球,呼啸而去的火球制造了连串爆炸。在天阳的黑雾模型里,瘟疫使者却早在元素之心动手间,便脱离了原先的位置。

        它和巫师一样,能够使用短距离的瞬移,但它无须像巫师那般做出手势。瘟疫使者的瞬移全无千兆可寻,眨眼间便转移到了十几米外的地方。

        错非天阳的黑雾模型能够纵观全场,只怕会把这个黑民跟丢。广场上那支队伍可没有黑雾模型这种便利的感知手段,何况瘟疫使者连一丝一毫的气息也未曾释放,所以现在这个情况,对这支人类队伍来说十分不利。

        转移过后,瘟疫使者举起了它手上那颗水晶球,球体里这次映照出多名人类的身影,其中就包括了玄甲战士李业。

        天阳借助模型进行观察,发现这次瘟疫使者不再朝水晶球里探进手去,而是直接从指端释放出一道道细细的黑气。

        那些黑气便如同注入清水里的墨汁,边缘不断淡化,可却异常坚定地向那球里的几条身影伸去。

        当黑气接触到球体里的身影时,小广场上立马响起了几声痛苦的呻吟,天阳调整模型,放大细节。只见受瘟疫使者黑气接触的那几人,均出现不同的症状。

        两个战士捂着胸口,表情难受,眼中嘴角开始渗出血珠;一名元素之心则像刚才那几人般,体表冒出了水泡,用不了多久就会全身溃烂;穿着玄甲的李业捂着脑袋,太阳穴不断鼓动,从脖子上冒起一条条像蚯蚓似的血管,它们向李业的脑袋蔓延而去。

        “天,李业叔叔,你发烧了。”彩儿见李业有异,连忙扶住他,顿时感觉到他身上惊人的体温。

        李业用力推开她,大口呼吸,勉强说道:“彩儿,快走!快离开这里,仅凭我们是对付不了瘟疫使者的,那东西和其它黑民不一样。瘟疫使者的能力,天然克制着我们人类这种生命,除了职级7以上的强者,或者已经拥有特殊体质的幸运儿。其它人根本无法凭自己的体质,扛下瘟疫使者的攻击!”

        彩儿异常坚定地叫道:“我不,我不能丢下叔叔就这样跑了!”

        她抬起头,美目涌动着泪花,胡乱朝四周放出剑气:“出来!出来啊,你这个胆小鬼!”

        李业痛哼一声,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他颤抖着掏出一根急救针,聊胜于无地扎在自己的脖子上。

        药剂入体后,那向大脑蔓延的血管放缓了速度,但这也不过稍缓李业的死亡罢了。

        彩儿依旧在徒劳地劈碎着四周,这次虽说广场浓烟滚滚,但瘟疫使者藏到了浓烟深处,是以让人难以察觉。

        就在这时,彩儿耳中捕捉到一声轻响。她转头看去,就见一颗石头落到了烟中某处。那里烟尘滚滚中,隐约露出了一道人形轮廓。

        彩儿大喜,当即举剑劈去,长剑放出一道带有震裂力场的剑气。剑气破开烟尘,眼看要击中那个轮廓,但一阵烟滚过,那道轮廓又消失了。

        剑气劈了个空,彩儿懊恼地大叫一声。不料,耳中又有轻响传来,她往声音来处看去,就见又一颗石头,落往左侧一角。

        彩儿扔掉长剑,卸下大弓,跨步开弓,朝石头落点一箭射去。

        箭矢的速度可比剑气快多了,那根星蕴箭矢洞穿了浓烟,带着锐利的啸声击碎了石头,半且在空无一物的地方,擦出了几颗黑色的血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