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59章 黄雀在后

第259章 黄雀在后

        算起来,这是天阳见到的第二头疫魔。

        和之前在地面升降平台所见一般,眼前这头疫魔,身形也是如小山大小。难怪这支队伍要找空间较大的地方接敌,原来是让疫魔追赶。

        诚然,在空间有限的地方,碰上疫魔这种体型巨大的黑民,根本就没有规避的空间。如果无法用雷霆手段将之除掉,一旦给疫魔有机会攻击,队伍肯定会死伤惨重。

        而且有疫魔在,又怎么会少得了疫鼠。果然如天阳所料,这头疫魔进入小广场没多久后,后面响起一片吱吱作响的声音,成千上百的疫鼠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

        这些疫魔的眷属像一片深色的地毯般,在广场的地面铺开。那里面,几头身形较大的巨鼠来到疫魔身边,竟然垂下脑袋,以示臣服。

        升华者队伍中,那三名职级4还算镇定,但其它队员却显得有些紧张。里面有几个不时看向四周,就像在他们身边,还有什么看不见的敌人存在。

        天阳也有些奇怪,照道理来说,疫魔虽然是比较麻烦的黑暗子民。不过这支队伍有三名职级4的升华者,就算他们的战力再有水份,在这种空旷的地方对付一头疫魔当不成问题。

        也不知道这些人在害怕什么。

        这时,便听那玄甲战士压低了声音说:“洪煊,彩儿,你们跟我一起牵制那头疫魔。其它人对付疫鼠,记住,速战速决,那东西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追上来了。”

        那东西?广场上空的管道后面,天阳心中一动,果然这些人还给其它东西追。就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下面广场突然响起一声尖啸,那头疫魔已经当先扑了过来。它一动,周围的疫鼠立时像打了兴奋针似的,吱吱大叫地往前冲。

        元素之心和狩猎者率先发动了攻击,先是几蓬箭雨自半空洒下,密集的箭矢像暴雨般冲刷着鼠群,那些冲进箭雨区域的大老鼠,一只只全给箭矢钉死在地面上。

        箭雨还没过去,地面就出现几个红斑,连接几道地火冲天而起。爆裂的火焰让经过的疫鼠炸成碎片,而即使在位于爆心区域外侧,也给冲击波炸得皮开肉绽。

        一头巨鼠先是扎了满身的箭矢,摇摇晃晃间不小心踏进一块红斑里,瞬间小半个身体给炸得粉碎,剩下的半边身体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开始分解。

        仅是元素之心和狩猎者的联手攻击,一波就带走了大半鼠群。

        那三个职级4则紧盯着疫魔,眼看疫魔奔进,玄甲战士大喝一声,举盾冲锋。

        他身侧两人,手提红枪的洪煊,以及身上武器众多的彩儿,紧随着玄甲战士的身后迎向疫魔。

        疫魔张嘴便喷出一条惨绿的毒雾,那些雾柱如同绿龙般扫了过来,三名升华者不敢被这条蕴含剧毒的雾柱扫中,连忙散开。

        疫魔见状,立马一个摆尾,那条节状如同蜈蚣似的长尾便朝着那名叫彩儿的女子扫去。

        彩儿右手提着狭长战刀,左手则抽出腰后短剑,她一个跨步,便从疫魔的长尾上跳过。去势不止,直扑疫魔后背。

        天阳沟通黑雾,通过黑雾构筑的模型观察战场,便见那叫彩儿的女人大胆地跳上了疫魔的背部。手上战刀挟带星蕴,从疫魔背上扫过。

        没有毛发的巨鼠动作迟滞了片刻,随既从背上喷出一片浑浊的血浪来。一击得手,彩儿也不敢逗留,迅速跃下鼠背。

        她才落到地面,疫魔的尖啸里,那条长尾已经扫过刚才她站立的地方。要是她跑得慢一点,现在已经给疫魔抽飞了。

        疫魔刚甩掉了彩儿,却被那玄甲战士一剑砍在了右肢上。那把没有护手的漆黑长刃,挟带着震裂力场,掀起一片银色的洪流。

        疫魔的右腿被洪流冲刷而过,一串骨折声响起,一条肢腿生生被玄甲战士砍断,惨叫着摔到地上。

        它才倒地,那叫洪煊的男子手持长枪,一枪就朝疫魔脑袋扎了过去。那人的枪势如同游龙般难以捉摸,哪怕疫魔没有倒地,恐怕也很难避开这枪。

        现在倒在地上,更是难以动弹,立马就被洪煊扎爆了一颗眼珠。吃痛之上,疫魔张嘴就朝洪煊喷出一条绿色毒龙!

        洪煊脸色大变,此刻再想抽枪走人已经太迟。幸好玄甲战士打横撞了过来,洪煊连人带枪给撞出十几米远。

        抬头看去,便见玄甲战士架起大盾,他整个人缩在了盾牌后面,从而避开那些冲刷过盾面的剧毒烟雾。

        黑雾模型里,天阳看到,那叫彩儿的女人又一次无声冲刺。她抬起长刀,一刀捅进刚才在疫魔背上开出来的那条伤口。

        天阳放大模型的细节,立马知道,原来彩儿这一刀是奔着疫魔的脊椎去的。她虽然不知疫魔的囚笼在何处,不过疫魔并非软体生物,一旦脊椎被破坏,基本上就算是瘫痪了。

        不过疫魔的脊椎似乎非常坚硬,黑雾模型里,天阳看见那女人一刀刺进伤口中,疫魔吃痛下后背一拱,她便给撞得连连倒退。接着疫魔一个翻滚,便爬了起来,看样子脊椎并末被破坏。

        “破坏它的脚!”玄甲战士大叫,扛着巨盾和长刀,扑向疫魔的另一侧,“洪渲,给我引开它的注意力!”

        提枪男子答应一声,摘下腰上手枪,奔往玄甲战士的相反方向,指着疫魔的脑袋连连开火。

        他那把手枪使用的是星素光束,道道湛蓝的光束击打在疫魔的头上,眼睛旁边,严重干扰了它的视线和注意力。

        疫魔被他成功激怒,张着嘴不断朝那叫洪煊的男人喷出毒龙。虽然躲得狼狈,但由于拉开了距离,提枪男子总算没被毒龙击中。

        突然疫魔又惨叫了声,原来它另一条后肢被玄甲战士给剁了,失去两条肢腿,疫魔身体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

        天阳看得心中暗赞,这个玄甲战士倒也不是一个莽夫,没傻乎乎地跟疫魔硬碰硬。还知道断其肢腿,瘫痪这大家伙的行动力。

        不会移动的疫魔,那就是一个活靶子了,一旁的彩儿见状,三度扑去。双手舞动,长刀和短剑挟带着震裂力场,疯狂输出,打得疫魔血肉横飞。

        那女子脸上已经溅到了鲜血和肉末,也不介意,反而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

        她正打得兴起,忽听一声“小声”,接着耳畔传来低沉呼啸。眼角处,一片黑影拍来,彩儿连忙架起刀剑,便被黑影拍到,整个人飞了出去。

        广场上空的管道后面,天阳从黑雾构筑的模型里看到,拍开彩儿的正是疫魔的长尾。

        不过这一拍还要不了彩儿的命,所以女人一停下来,立马丢掉了刀剑,反手便摘下背后的大弓。

        她以半蹲之势,挽弓开弦,将弓弦拉得如同满月时,弦与弓之间出现了一根由星蕴构筑的箭矢!

        天阳心中一震,这女人怎么回事。之前跟疫魔近身搏斗,显然是战神职阶。但现在,她又展现出狩猎者的特征,难道她拥有两种职阶?

        下面小广场上响起一声弓弦震荡的音啸,一根星蕴箭矢如同流星般射向了疫魔,精准地命中巨鼠的眼珠。

        箭矢随后爆炸,把疫魔眼珠炸碎不说,还把眼眶炸烂,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洞。

        射出这一箭后,彩儿丢掉大弓,捡起地上的长刀,又反手抽出腰后长剑。星蕴外显,身体倾前,快步疾奔!

        来到疫魔旁边,刀剑齐舞,扫出一片刀光剑影,扫得疫魔血肉四溅。当另外两名4也加入收割的行列,天阳就知道,这只疫魔死定了。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疫魔的囚笼被那叫洪煊的男子一枪洞穿。疫魔尖叫一声,跟着缩成一团,身体表面开始融化分解。

        疫魔一死,那些还没有死的疫鼠,纷纷一头栽倒在地,身体开始分解。

        饶是如此,玄甲男子仍不敢大意,拿出一瓶补充液,拧开了盖子就往嘴里灌。

        就在这个时候,黑雾向天阳传递出一个危险信号。在黑雾构筑的模型里,天阳清楚地看到,从广场的入口飘进来一道身影。

        那是个戴着尖顶帽子的人,手上捧着一颗人头大小的球状物,身上似乎穿着厚重,并且层层叠叠的织物。

        在黑雾模型中,这个东西的边缘,轮廓模糊,烟雾升腾。特别是它那身在地面拖曳的衣物,大团大团的烟雾从里面涌出。并且在它经过之后,残留在移动轨迹上,久久不散。

        看着黑雾里这道身影,天阳大感诡异,更诡异的是,下面那些人似乎不知道它来了一般,居然没有人出声提醒。

        这时,那个东西停了下来,它举起了手上的珠子,珠子中间突然浮现了一条深色的纹路。

        纹路蓦然向两边拉伸,从黑雾模型看去,那颗珠子似乎就像是一颗眼珠,一颗抱在手上的眼珠!

        此时,这颗“眼珠”里头,映照出了洪煊的身影。那东西伸出鸡爪似的手指,轻轻落到珠子上,那根手指竟然钻进了珠子里,落在了珠子中男子的身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