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46章 容器

第246章 容器

        当仰望那铁座高背上的图案出神时,云渊的嗓音在天阳身后响起:“很诡异吧,进来的时候看见这东西时,我也给吓了跳。”

        天阳回过头,就见云渊指了指高台上那具巨大的骸骨,他继续道:“这东西在夹缝里也不知道生存了多久,我们进来的时候,它一动不动。直到我们快杀光那些像影子似的东西,它才有所动作。”

        天阳好奇地问:“二爷,这是什么?”

        云渊摇头:“我也不知道,它有一部分长得很像人类,特别是它的脑袋。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看到它的脸。”

        天阳忍不住问:“它长得很恐怖?”

        云渊失笑道:“那倒不会,但那张脸,那张脸...”

        天阳有些着急,便听云渊叹了声道:“那张脸就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脸,脸上呈现了诸多情绪。我在那张脸上看到了绝望、痛苦、麻木。那些表情实在太生动了,几乎就跟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你的面前。”

        “但没有哪个人类,会有这么大的身体。如果真有人长得这么高大,是不可能直立行走的,光是自身的重量就会压断脊柱。”

        “可它太像人了,以至于看到它的时候,我都忘记了攻击。结果...”

        云渊脸上竟然现出有些后怕的神情:“那东西不知道做了什么事,一瞬间,我感觉到有别的事物进入它的身体。又或者,某种意志降临在它的身上。”

        “它的身体成为了某种容器,而那股意志,则借着它的身体,想要把我们,包括夹缝外的所有生命摧毁掉。那是一股纯粹的,极致的,毫无感情,冷漠到极点的破坏意志。”

        “没有善与恶,只是纯粹地要毁灭掉生命。还好我带了几张王牌在身上,而且它降临的容器有些脆弱,不然,结局难料。”

        天阳咋舌,这才知道,原来之前门内的战斗竟然如此凶险。

        云渊所说的那股毁灭意志,应该就是他感受到的,那种让人恐惧,压倒本能,让他感受到自身缈小的气息。

        少年回过神,见云渊出神地看着铁座高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原来云渊在看的,是那只想要吞噬星辰的生物。

        雕刻着并没有赋予这只生物具体的形貌,而是用较为抽象,模糊的手法来表现。但那东西的身体中,明显有星辰的图案,这说明,这只生物以星辰为食。

        天阳想像不出,到底什么东西能够吞噬星辰,如果真有这种东西,那它的本身,不是要比星辰还巨大?

        “吞星者...”云渊近乎梦呓般低声呢喃。

        天阳捕捉到这个词语,不由回头看去:“二爷,什么是吞星者?”

        云渊回过神来,轻轻摇头,道:“只是一些传说罢了,传说我们的祖先,是从遥远星路的另一端而来。他们承坐着名为方舟的船,穿越了无尽的星空,来到我们现在这颗星球上定居。”

        “而他们之所以远到而来,是因为他们原先的家乡,被能够吞噬星辰的事物袭击。在光辉堡里,听说保存着一些所谓的证据。”

        天阳讶然道:“无尽星空里,真有能够吞噬星辰的东西?”                云渊笑了起来:“连逆界这种有违常理的世界都可以存在,即使有能够吞噬星辰的事物,我觉得也不出奇。”

        “就在这处夹缝里,就有些不可思议的东西,你去看看那根柱子,那上面甚至有些逆界文字。”

        云渊随手指向一根圆柱。

        天阳跃下高台,好奇寻去,果真柱上有些逆界文字,看上去是刻上去的。而且每个字足有巴掌大,仿佛刻字的是个巨人。

        但逆界居民的身形很正常,哪怕再高大,也断然称不上巨人。

        突然,天阳朝高台上那具巨大的骸骨看去,少年心中泛起一个恐怖的想法:这些字,会不会是台上那个生物刻下的?

        如果是的话,这个生物莫非曾经是人类?

        那它又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的?

        尽管这个念头很荒诞,可不无可能。毕竟连幽邃骑士都是逆界居民转化的,那变成高台上的巨大生物,也并非全无可能。

        少年收束心神,朝柱上的文字看去,因为字体够大,所以他很轻松就看懂了这些文字在说什么。

        ‘我上当了,罗凯是对的。它们只是想利用我,但如今,我已经无法挣脱束缚...’

        天阳深吸了口气,罗凯不就是北斗基地的站长吗?那这个‘我’,应该也是北斗基地的成员。

        它们?它们是谁?从“坟墓”追来的怪物吗?

        看来罗凯他们带着紫辰,转移到下层基地后,还发生了不少事情啊。

        天阳又找到了另一根柱子,那上面同样有些逆界文字:天啊,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像这样的文字,有的出现在柱子上,有的直接刻在了地上,甚至连高台附近的墙壁也有一些。

        ‘我在梦中听到的那个声音,它们说那是神的低语。它们说,我会成为它们的神,我对这件事保留态度...’

        ‘我已经没办法回去了,罗凯会杀了我,我把罗盘带了出来。可它给弄丢了,我不知道它掉在了哪里,也许是在上层基地吧,毕竟我想带着它逃走,但却给它们发现...’

        ‘罗凯疯了,他居然想转化成怪物。我不同意这种做法,他说我是投降派。我呸,我只是想找到更好的办法...’

        ‘我的意识开始有些不太清楚了,到底我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呆了多久。我的身体怎么了,这些从我身上长出来的东西又是什么...’

        ‘它们骗了我!’

        ‘我有个猜测,我根本不是它们说的什么神,它们只是利用我。是了,它们说过,人类是珍贵的容器,我们承载光明,亦能拥抱黑暗。它们想把什么东西装进我的身体里,那东西肯定不小,所以它们需要把我培育成这个模样!’

        ‘我是林羽,北斗基地的医务官,我必须把这些信息刻录下来,以防我忘记了...’

        ‘我是谁...’

        最后一处字迹,也许,这些涂鸦似的痕迹不能称之为字,哪怕刻下它们的事物,努力想让它们看上去像是文字。

        可事实上,这只是一些凌乱的线条,纵然其中有几个勉强能够辩别的单字。

        看完这些字迹,天阳在脑海里拼凑出了一个轮廓。

        当年北斗基地里,罗凯决定带着罗盘和紫辰转移到下层基地的保险库里,可显然这个决定并末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至少,这个自称林羽的人便反对。

        林羽在梦里听到了某个声音,这个声音致使他最终和罗凯决裂,成了所谓的投降派。

        林羽将罗盘带了出来,并尝试逃出基地,但在上层基地被坟墓生物捉到。结果他给囚禁在这里,并且坟墓生物蛊惑了他,让他相信,他会成为这些生物的神。

        但最后林羽却觉得,坟墓生物欺骗并利用了他,只是把他当成某种容器,他被培育成超乎想像的模样。并且,有东西从他的身上长出来...

        天阳看向高台,这么说来,高台上那具残骸,十有八九就是基地的医务官林羽。而那些由阴影构筑的事物,应该就是从林羽身上长出来,或者分裂出来的东西。

        云渊之前也提到,高台上这个巨大生物有那么一刻,被外来的意志占据,那应该就是坟墓生物口中所谓的神。

        神是外来的,它必须有容器承载,所以坟墓生物培育了林羽。

        外面大厅里那些无形的朝拜者,所朝拜的,应该就是降临到林羽身上的神。

        但毕竟这些只是林羽留下的文字,坟墓生物所传达的意思,以人类所能够明白的语言表达出来的同时,可能意义也会发生改变。

        例如神,可能只是为了让人类便于理解,而做出的定义。

        可实际上,神也许是某种生物,也许就是高背上的那种吞噬星辰之物。

        虽然林羽留下来的线索,只是呈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但却解释了,当年苏烈明显没有进入过下层基地,却找到了罗盘的原因。

        因为罗盘被林羽带去了上层,并遗落在某处,最后被苏烈得到。

        而且,古钢那些淘金者在上层基地碰到过幽骑,这说明罗凯后来自己,或者派人去上层基地找过,可惜没有结果。

        不过罗盘这么多年,都没被幽邃骑士拿到。或许不是因为苏烈运气好,而是因为在时间的侵染中,这些由基地人员转变的生物,已经不记得自己要守护什么了。

        这样一想,天阳替它们感到悲哀。连要守护的东西都忘记了,却还是像鬼魂般,执着的看护着这座基地。

        或许,让它们安息,便是对曾经的基地人员,是最大的告慰。

        “罗盘?”

        云渊的声音让天阳回过神来,只见他满脸狐疑:“这个叫林羽的,把什么东西带了出去。罗盘,听上去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天阳小心地问:“二爷,你看得懂逆界文字?”

        云渊笑了起来,可像是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笑容又黯淡下去:“嗯,我有个朋友对逆界挺有研究,和他接触久了,也就懂得一些。可惜啊,那家伙竟然轻生了...”

        天阳心脏重重一跳,忍不住问:“难道说,你那个朋友是刘镜霖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