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28章 不过如此(求月票)

第228章 不过如此(求月票)

        天阳这一拳来得太快,快得站在谢淼旁边的重甲战士连反应都欠奉,自己主子就飞了出去。

        等到泰山回过神来,谢淼已经一头栽倒在地,鼻子都歪了,鼻孔里流下了两条血蛇。

        重甲战士气得面红耳赤,伸手往背后探去,抽出双斧大声咆哮:“混蛋,竟然敢打伤谢淼少爷!”

        双斧交错劈去。

        但斧头还没落下,天阳已经再次闪出,绕过泰山,逼向谢淼!

        谢淼刚想爬起来,突然眼前一暗,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到了脸下。脑袋不受控制地落回地面,又跟装甲地面亲密接触。

        然后谢淼才发现,原来自己被天阳踩着脑袋。少年的靴子踩着他的脸,把谢淼死死压在了冰冷的装甲地面上,谢淼给压得只看见一线视界。

        极度的震惊和屈辱,让谢淼头脑一片空白。所有的血都拼命往头上涌,他本能地想抬起头,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这和谢淼想像中的剧本完全不一样。

        他之前设想的是,故意用言语挑衅天阳,逼少年先动手。只要天阳动手了,他就有合适的理由制裁这个白毛小子。

        结果,天阳动手倒是动手了。可他居然被抽飞,现在还被人用脚踩着。这下子,别说是他,谢家的颜面都要丢干净了。

        “混蛋,你竟敢!”谢淼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泰山,给我杀了他!”

        重甲战士旋风转身,星蕴喷薄,便要发力冲来。

        可天阳的一个动作,却让他硬生生刹住了脚步。

        天阳仍然踩在谢淼的脸上,身体微微前倾,左手架在屈起的膝盖上,右手解下了丧钟。

        那大得夸张的手枪,现在枪口正顶在谢淼的脑袋上。

        天阳脸上近乎没有表情,语气冰冷,从牙缝间挤出了两个字:“道歉!”

        “疯了...你疯了吗?”泰山叫了起来:“他可是谢家的少爷,你敢杀他?”

        天阳头也不回地道:“为什么不敢,反正我只是连寒门都算不上的小角色,死了也就死了。但在我之前,谢淼肯定要先走一步,就不知道这位谢家大少,是否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谢淼头皮发麻,失声叫道:“不要杀我!”

        “那就给我道歉!”天阳手指微微压下扳机。

        却在这时,脚步声响了起来,接着有人吼道:“你干什么!混蛋,马上把你的脚拿开!”

        天阳抬起头,却是个中年男人,带着几名家族护卫,纷纷朝天阳举起了步枪。

        谢淼勉强用眼角看去,顿时一喜:“四叔!四叔快救我,这个小子疯了,快杀了他!”

        原来是谢洪来了。

        谢洪皱起双眉,现在天阳踩在谢淼的脸上,而且丧钟还抵着他的头。谢洪根本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惹怒了天阳,一枪把他这个侄子给崩了。

        虽说谢淼在第三代子弟里的评价不高,可无论如何,他身体里流淌着谢家的血。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让谢淼丢了性命。那往后,他谢家还怎么在擎天堡上抬起头来?

        想到这,谢洪压低了声音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用枪对着我的侄子!”

        之前在荒谷镇,他虽然去过夜行者的营地要人,可没见过天阳,因此不识。

        谢淼抢着叫道:“四叔,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混蛋,那个叫天阳的白毛小子。刚才只不过被我说了两句,他就发疯了。四叔,你快救我。”

        谢洪眉头皱得更紧了,沉声道:“天阳是吧。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识相的,赶紧给我把脚拿开!”

        天阳冷笑一声:“他辱我生母,我要他一句道歉,难道很过份吗?”

        谢洪不由朝自己这个侄子看去,可随后道:“为了一两句意气话,动手伤人不说,还用枪指着我侄子。年轻人,你的杀心未免也太重了。”

        “意气话?”天阳怒极反笑,“他侮辱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如果连句道歉都不肯说,那也是死有余辜!”

        谢洪一脸震怒地说:“荒谬,你当自己是谁,辱你两句便需受死,怕是城主大人,也没有这份特权吧!”

        天阳冷笑起来:“你别故意扭曲事实,我要的只是一句道歉,如果他连道歉都不肯,那我才会要他的命!枉你们自诩身份尊贵,到头来,一个是言语龌龊,另一个却是心里龌龊。所谓的谢家,不过如此。”

        谢洪本来就不是什么城府深的人,听得这话,差点没气得爆炸:“混蛋小子,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们谢家!”

        天阳脚下用力,踩得谢淼的脸几乎要嵌进地面里去:“现在我不跟你讨论这个,我数到三,你们如果不道歉的话,就准备给他处理后事吧。”

        谢洪双眼顿时遍布血丝:“你敢!”

        “一!”天阳却直接喝了出来。

        谢洪急急道:“你是哪支小队的,难道你没想过,这样做会给你的小队,招来什么样的麻烦吗?”

        天阳张了张嘴唇,滚到嘴边的“二”字,始终没有吐出来。

        谢洪不由松了口气,以为自己拿捏到天阳的软肋,不想这时有人朗声道:“天阳你尽管放手去做,生为人子,维护父母的尊严,天经地义!谢家想干什么,我云泽一力担下了!”

        竟是云泽!

        天阳全身轻轻一震,回头望去,果然云泽和昆蓝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昆蓝更是走到谢淼的旁边,蹲了下来,直接朝谢淼脸上吐了口痰:“垃圾,又是你。看来上次你还没学乖啊,喂白毛,你倒是快点。要不让我来,小爷一剑捅死他算了。”

        谢洪气得浑身发抖,云泽没把他放在眼里也就算了,这哪里冒出来的蓝发小子,竟然也胆大包天,当着自己的面说出如此凶言凶语,简直当他谢洪是透明的!

        天阳回收视线,丧钟再沉一分:“二!”

        “别开枪!”谢淼含糊不清地叫起来:“我道歉,我道歉。”

        昆蓝笑嘻嘻道:“那就快说啊。”

        “对不起。”谢淼一脸屈辱地挤出这三个字。

        昆蓝摇着头:“你没吃饭啊,用点力,大声点啊。”

        谢淼豁出去了,大叫一声:“对不起!”

        昆蓝还是摇头:“声音是够大了,但这也太没诚意了吧?你对不起什么,倒是说出来啊。”

        谢淼心里恨不得把这蓝毛撕成百块千块,可现在天阳的枪还顶着脑门呢,没办法,他只好咬牙切齿地吼道:“我不应该出言不逊,请你原谅我!”

        昆蓝笑眯眯地拍着谢淼的脸:“这还差不多。”

        “白毛,你怎么说?”

        天阳呼出口气,收枪抬脚,沉声道:“滚吧!”

        谢淼爬了起来,双眼通红,表情狰狞,简直像头要扑人而噬的恶兽:“白毛小子,这事没完。你今天让我受的屈辱,我一定十倍百倍地奉还给你!”

        天阳猛的的扬枪,枪口指着谢淼的额头:“你再说一个字,就可以跟自己的人生说再见了!”

        谢洪心脏重重一跳,沉声道:“谢淼,别再说了,回来!”

        谢淼胸口不断起伏,缓缓后退,来到谢洪身边时,几名护卫立刻将他护在身后。

        谢洪这才看向云泽:“四少爷,爱惜羽翼固然是好事。可你也要当心,别让一些不长眼的东西,坏了你的名声!”

        云泽淡然道:“多谢谢四爷的教诲,云泽必定牢记在心!”

        谢洪哼了声,知道云泽这话半点诚意都欠奉,当下打了个手势,带着谢淼离开。离去之前,他深深地看了天阳一眼,将这个少年牢牢记住。

        没有热闹看了,人群散去,天阳随着云泽往指挥大厅走。

        “泽少,刚才...”

        少年话没说完,云泽抬起手微笑道:“天阳,你什么也不用说。哪怕这事你没占着理,我也要维护你,当然事后会依法追究。但在现场,说什么也不会让谢家动你。”

        “何况这件事,确实是谢淼挑衅在先。回去我跟二伯说一声,哪怕到了下层猎区,谢家也不敢怎么样。”

        天阳奇道:“你不是去登记了吗?怎么知道谢淼挑衅在先?”

        云泽哈哈一笑,朝昆蓝指去:“是他告诉我的,刚才找我的时候,他还挺着急来着,看来你们两个真是很好的朋友。”

        昆蓝立马跳了起来:“我跟他才不是什么好朋友,我就是纯粹看那个姓谢的不爽。还有,我要纠正一下,我压根就不着急,一点也不!”

        天阳笑道:“不管如何,我都要谢谢你一声。”

        昆蓝捂住耳朵道:“停,别说了。”

        “那到了下层基地,我分你一些战功好了。”

        “滚,谁要你个死白毛让了!”

        三人渐行远去,却不知道,这一幕,让一双狭长的凤眼尽收眼底。

        就在广场上方左侧的天桥上,一个长相和云泽有几分相似的凤眼男子轻轻叹道:“果然重要的事情,不能交给饭桶去办。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谢淼居然还搞砸了。哎,我也有错,我太高估他了。”

        一身青衣的女子轻声道:“要不,让我去替少爷你办了这件事?”

        凤眼男子摇着头:“算了,今天这个叫天阳的小子,已经引起挺多关注了。等到了下层猎区,再想想怎么招呼他吧。走了,咱们也进会场去。”

        “是。”青衣女子柔柔应答,那弯弯眼眸中,却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

        天阳...

        她在心中,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