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25章 兑子(求月票)

第225章 兑子(求月票)

        吼——

        不太宽敞的通道里,前面两只幽邃扈从拖动着它们那简陋但粗暴的武器,嘶吼着向云泽三人扑了过来。

        “我来我来。”昆蓝像怕被人抢了似的,急不可待地大声叫喊,同时迎向那两只扈从。

        蓝发少年身周星蕴飘零,两把拐刃在这种相对狭窄的空间里,没办法玩他最擅长的转陀螺。

        从而刃锋前指,改用劈和刺等手法,在两只扈从之间腾挪缠斗。

        看着昆蓝活跃的样子,云泽有些苦笑不得。自从离开营地,一路行来,间中遇到黑暗子民,昆蓝都是抢着出手。

        简直恨不得包揽所有战斗似的。

        云泽指着前面那条身影:“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天阳嘴角轻轻抽搐:“差不多吧,昆蓝他对于战斗一向很积极。”

        不过现在,他是在跟我较劲。少年心里补充了句。

        战斗很快结束。

        蓝发少年刃锋上指,从一只扈从的下巴刺进去,破颅而出,再抽出来,扈从倒地分解。

        旋风般转身,双刃交织出一片让人眼花缭乱的光线,把另一只扈从斩成了碎片。

        最后一刀从眼窝扎进去,刺破囚牢,扈从分解。

        天阳走过去,看着额头微微冒汗的昆蓝:“下次直接破它囚笼得了,你把它斩得再碎,它又不会死。”

        昆蓝顿时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立马跳起来:“老子就喜欢把这些黑暗杂种剁碎,你管得着吗!”

        天阳摇着头,往前面探路去了。

        昆蓝在后面叫喊:“死白毛,你晃什么脑袋。你给我站住,把话给小爷说清楚再走!”

        云泽从蓝发少年身边经过,笑眯眯地说:“没看出来,你们交情挺深厚的啊。”

        昆蓝愣了下,接着叫起来:“开什么玩笑,老子才不跟那白毛交朋友。”

        天阳突然停了下来:“前面有菌人。”

        “我来!”某人又自告奋勇地往前冲。

        就这样走走停停,转眼已经快到会场。

        天阳带着不解的口吻道:“云泽少爷,你昨天说,能否安全且准时地抵达会场,关系到我们能否拿到进入下层基地的门票。”

        云泽点头:“对啊,有什么问题?”

        天阳沉吟道:“照你这么说,显然这前往会场的过程,应该算是一场考验。而我们这一路走来,就只是碰到幽邃扈从或菌人这样的货色,这些东西数量也不多,充其理只能对我们造成骚扰,那这样的考验又有什么意义?”

        云泽脸色渐渐沉重:“因为这个过程里,真正的难题并不是黑暗子民。”

        一旁的昆蓝也来了兴趣:“不是黑民,那是什么?”

        “是...”

        云泽要说出答案之际,天阳突然停了下来,少年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战刀前指,喝道:“谁在那!”

        昆蓝立时朝那个方向打了颗照明弹,通道中骤然亮起了浅黄色的光芒,光芒洒下,一道靠在通道墙上的身影无所遁形。

        是个男人,身材偏瘦。身上穿着血红色的护甲,戴着一个黑色的半截面甲,挡住了鼻子以下的部位。

        他的身边靠着一把长刀,光芒亮起时,他离开墙壁,拿过长刀,站到路中。

        “云家少爷,此路不通,请回吧。”

        脚步声陆续响起。

        红甲男人后面,又陆续走出来了四人,加起来合共五人。

        这五人四男一女,身上的职级纹章数字一致,均是职级3的升华者。

        但职阶却是五花八门。

        那红甲男人是战神职阶,后面一个高壮,穿着漆黑厚甲的中年人,则是堡垒职阶。

        另外还有一名战神职阶,一名狩猎者和一名元素之心。

        这四种职阶,在擎天堡里很常见,难得的是。他们职级相当,这样一来,不同职阶搭配起来,发挥的破坏力就不能轻视了。

        云泽的视线在那名红甲男子身上扫动:“虽然你没有显示家徽,不过我听说,赵家有一个叫赵红屠的后起之秀,喜穿红甲,擅使长刀。与人交手,往往在两三招间分出胜负,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天阳微微皱眉,显然那个红甲男人,便是云泽嘴里的赵红屠。赵家天阳倒是知道,他们和谢家一样,都是二流家族,立族四十余载,一直试图冲击上五门。

        可惜,直到今天,赵家还是无法出头。

        红甲男人沉默了片刻后,点头道:“没错,我就是赵红屠。云少爷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那就请回吧。否则,我这一刀出了鞘,不见红是不会收回去的。”

        云泽轻叹一声:“没想到赵家为了这次大比,连你这么优秀的子弟也愿意拿出来兑子。”

        越红屠眼中闪过笑意:“云少爷太谦虚了,牺牲我赵红屠一颗棋子,能够换掉此次大比中,云氏排名第二的云龙小队。我赵家赚大了!”

        从他们两人的对话里,天阳总算听出了一个轮廓,看来前往会场的路途里,真正的考验应该就是眼前这种情况了。

        现在家族大比开始进入高潮,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一些家族会牺牲族人的利益,用他们去堵截上五门那些贵胃子弟中排名靠前的队伍。

        拦截、拖延,只要让这些队伍无法准时进入会场,便形同削减了上五门进入下层基地的人员数量。

        这种做法可能伤不了上五门的元气,但肉就那么多,竞争对手少上一个,对其它家族,无疑分得肥肉的机会就多了一分。

        往深一点想,说不定这种兑子的做法,得到所有底层家族的同意和认可。只有这样,才能统一协调,以及进行相对公正的利益分配。

        “那可真让人头痛。”云泽一脸无奈,“可我对下层基地的门票也是志在必得,要不这样好了,如果各位愿意让路。甚至,保持中立。事后,赵家答应给你们多少报酬,我愿意出双倍,几位怎么说?”

        不愧是擎天云氏,就是财大气粗啊,问都不问赵家出多少,云泽就直接开出了双倍报酬。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有钱就好了……天阳思维有些发散地想着。

        赵红屠在面甲里哼了声:“云少爷说笑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大材,但还不至于为了那点钱背叛自己的家族。”

        云泽笑容温煦:“你误会了,我是跟你后面那些人打个商量。怎么样,几位,如果你们肯答应,我再许诺你们一件事。大比之后,你们可以在我云家任职三年。”

        如果说前面的双倍报酬是一根强心针,让人心动。

        那么后面的许诺,就是一颗定义丸了。任谁都听得出来,所谓的任职,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保护。

        这样哪怕在此地退出,也不用担心会被赵家报复。

        赵红屠万万没想到,云泽居然拿出收买人心这么一手损招,顿时有些着急。毕竟他们赵家,能够拿出的报酬也有限。

        云泽的条件那么诱人,很难说没有人会动心。

        果然,云泽话音一落,身后便有几道沉重的呼吸声响起。跟着那着厚甲的堡垒职阶走出来道:“抱歉,红屠少爷,我想退出这次大比。”

        跟着那个狩猎者的女性也道:“我也是。”

        她眼中射出贪婪的光:“云泽少爷,如果你出三倍的话,我愿意为你而战!”

        云泽再次诠释了什么叫有钱任性,想也不想便道:“行,你过来吧。”

        女人立刻卸下长弓,走到云泽三人身后,拉出一道星蕴箭矢,指向赵红屠。

        云泽朝那个堡垒职阶看去:“你呢,如果你肯帮忙,我也可以付你三倍报酬。”

        这个面相憨厚的男子却是摇摇头:“不了,我选择中立。”

        云泽微微一笑,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倒是个聪明人。”

        再次往赵红屠看去,云泽儒雅笑道:“赵红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赵红屠全身杀气升腾,缓缓抽出长刀,指向云泽:“除了云家少爷外,余者格杀勿论!”

        天阳不由皱起眉头,虽然当时参加大比的时候,云泽就已经说过。在大比里会出现这种情况,可现在碰上,他还是有些不舒服。

        每年堡垒觉醒的升华者数量有限,光是探索逆界都捉襟见肘,可在家族大比里,升华者还要自相残杀。

        让天阳最不能理解的,是堡垒明知如此,却还是同意各个家族向堡垒的军部系统“借人”。

        这不是默许升华者在大比里可以自相残杀,真是太荒唐了。

        云泽仿佛知道天阳在心里想什么,轻声道:“不要犹豫,该下死手的时候就下死手。你第一次参加大比,肯定会不理解。没关系,呆会我再跟你解释好了。”

        天阳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星蕴开始压进赤月战刀,刀锋上亮起了一抹绯红。

        双方大战在既,那名堡垒职阶缓缓退后,直退到了百米外,才停了下来。

        这时,空气里响起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却是那倒戈的狩猎者,一箭朝赵家的元素之心射去!

        这一箭,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几乎在那一箭射出的同时,赵红屠长刀斜举,挑飞了那根箭矢。

        他后面一名战神职阶趁机冲了出去,眼角飘逸战意红光,手持双剑直奔云泽而去。

        昆蓝大叫一声:“白毛,保护队长,那姓赵让我来!”

        不用昆蓝提醒,天阳已经闪身切进那战士的行进轨道上,赤月战刀拉出一抹蜿蜒曲折的绯红刀光,闪电般劈向那人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