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205章 落单幽骑(求月票)

第205章 落单幽骑(求月票)

        数个钟头后。

        谢洪像一头愤怒的公牛,撞进了营帐里,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侄子谢淼。

        他揪住谢淼几乎用咆哮的语气说:“你刚才在通讯机里说什么,谢流死了?这怎么可能!”

        “四叔,我骗你干什么,这种事难道我会拿出来开玩笑吗?”谢淼委屈坏了。

        之前收到谢洪的命令,他带着数人去找谢流,最后在一个装配区里发现了谢流的尸体。

        谢淼吓得差点没尿了,谢流可跟他不一样。在家族候选人里面,完全可以排得进三甲。他已经是职级3的升华者,又带了十几号人。其中有几个同级的升华者,这样一支队伍,基本上不可能出事。

        可事实往往相反,谢淼非但找到了他兄弟的尸体,还找到了不少队员的尸首。从现场的痕迹来看,他们在这里和大量黑民交战,所以才会死伤惨重。

        谢淼不敢怠慢,连忙通知谢洪,同时把谢淼的尸体给送了回来。

        现在,尸体已经交给家族医生在检验。

        谢洪大感头痛,这谢流是他二哥的儿子,在他二哥家里备受器重。今天居然栽在了猎区里,实在叫人意外。

        当然,每次家族大比,都有精锐或天才战死,可这才进入猎区的第一天啊。

        谢洪摇摇头,推开谢淼:“你自己回去吧,小心点,别出事才好。”

        谢淼有气无力地答应了声,等谢洪走了后,他突然将一张桌子掀翻:“四叔,就连你也看不起我是吧!”

        “你们眼里就只有谢流这样的人,哈哈,他死了倒好,老子这就出去捞些积分,正好趁这个机会爬上去。”

        “等我成为下任家主,我看谁还敢小看我!”

        说罢,谢淼忿忿离去。

        谢洪来到一个医疗帐篷里,帐篷中摆着一张停尸床,旁边一名医生和几个助手,正对谢流的尸体进行检查。

        看到果然是谢流的尸体,谢洪颇感不是滋味:“医生,查出什么来没有?”

        医生是个中年人,秃顶,戴着口罩看不到容貌。

        听到谢洪的话,他抬起头道:“很奇怪,谢流少爷的身体上,有一些伤口应该是出自黑民之手。但致命伤是从背后贯穿伤口,在伤口上,我找不到和黑民有关的痕迹,也没有发现残留的星蕴。”

        “所以,很难弄清谢流少爷究竟是死在黑民手上,亦或人类手里。”

        谢洪愣了下:“怎么会这样?不管是黑民还是人类,出手就应该会有痕迹残留,怎么会一点痕迹也没有呢?”

        医生考虑一番才说:“或者,凶手十分谨慎。他在事后处理过尸体,抹消了一切与之相关的痕迹。”

        谢洪像是听天什么天方夜谭般,瞪大了眼珠子:“我还没听说过,能够把尸体身上残留的星蕴抹消的技术。”

        医生挠了挠那颗日渐光滑的脑袋:“这样说来,确实还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技术。但谁能保证,这样的技术不会诞生呢。”

        另外一个助理道:“我对比过谢流少爷的物资记录,发现他身上少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了不死鸟药剂,还有烈阳弹等比较珍贵的事物。”

        谢洪握拳一敲:“不用说,肯定被人搜刮去了。如果不是凶手所为,就是事后让其它人捡了便宜。”

        “还有,从谢流少爷登记的队伍名单来看,有几个人失踪了。”

        谢洪皱眉:“说仔细点。”

        那名助理点头:“是这样的,四爷。装配区的战死者名单已经整理出来,我用它对照了谢流少爷的登记记录,发现里面有几个不在死亡名单上。”

        “而且,他们似乎也不在猎区里。”

        谢洪一下子跳了起来:“妈的,这几个王八蛋肯定知道什么,所以才来个不辞而别。马上把名单和相关资料整理出来,我要亲自把他们捉回来问个明白!”

        “是。”助手连忙道。

        ......

        重新回到装配区,天阳立马察觉,谢流和队员的尸体不见了。

        看来谢家终于发现这件事,不过天阳没太在意,毕竟杀死谢流的,只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

        虽然身份不会泄露,可从谢流那得来的战利品,暂时不能使用。特别是不能以“天阳”的身份使用,否则自己可就说不清了。

        经过装配区,天阳沿路回到了戊水区,进入云家猎区后,他摘掉面具,散去身周的黑雾,并将风云护甲的伪装功能关闭。

        如此一来,只要不是瞎的,都知道他是云家猎队的人。

        少年朝营地的位置而去,不多时,在经过一座基地餐厅时,听到里面响起惊呼,以及感受到了升华者所释放的星蕴气场。

        难道云泽他们在里面?

        天阳连忙冲进去。

        餐厅里已经使用了照明弹,光线充足,天阳一下子看到,有队人马竟然在围攻一名幽邃骑士!

        不过这名幽骑身负重伤,身上那些厚重的盔甲遍布裂痕,甚至有的地方破碎残缺。

        幽骑的右手不见了,左手拎着的战戟缺口处处,握柄更是扭曲得明显。

        底下那如同座骑的半身,脑袋给削掉了小半,几条像蜘蛛的腿明显少了几根,这让幽骑的行动非但迟钝,而且容易失去平衡。

        可即使如此,作为旧日黑民里较为强悍的那一类,幽骑的武力依旧惊人。至少,餐厅里这支最高不过职级4的队伍,并末讨得什么好处。

        相反,还不时被幽骑一记重击吓得惊呼四起。

        而且天阳还看清,围攻这名幽骑的不是云龙小队,是另一支云家队伍。

        都是些生面孔,天阳也不认识。就是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跟一名幽骑在这里开战。

        但这不关他的事,少年就要退出餐厅。

        不料这时,队伍中一个年纪不大,容貌和云泽有几分相似的少年看了过来,接着用他那尚带着几分稚气的声线喊道:“那边的,马上过来,这是命令!”

        天阳不着痕迹地冷笑一声,他为云泽效力,但不代表,只要是云家人就能够命令他。

        别说这个陌生人,就是云峰,他也无须听命行事。

        天阳便要离开,没想到,那个年轻人一叫,幽邃骑士发现了他这个外来者。当即单手抬戟,发力横扫。

        幽骑身周紫雾升腾,呼啸着缠上战戟,迸射薄雾刀光!

        当时在宝石镇里,天阳可领教过幽骑的厉害,不敢大意。脚踩地面,人如同在冰上滑行般避开刀光。

        可因为幽骑这一刀角度刁钻,他虽然避开了,却不得不重新踏入餐厅。

        更糟的是,紫雾刀光没入餐厅大门上方,将上面的结构破坏,掉落下来的杂物将门堵死。

        另一个出口,则在幽骑的身后。

        天阳无奈叹息,终是把赤月和掠食者都拿了出来。

        如果可以,他真想用黑霆直接送这幽骑一发雷暴,又或弄几颗自律雷击弹来玩玩。

        再不然,还可以试试灰烬使魔的力量。

        但现在,这些张王牌都不能使用,少年只有老老实实用自己表面上的能力。

        再抬起头,天阳战意昂然,星蕴外显,气场释放。

        一次踏步,人已化成流光逸彩,绕过幽骑,从他背后刀剑交错斩去!

        赤月和掠食者同时劈在幽骑的重甲上,盔甲又多添了两道新痕,甚至弹起几道黑色的血液。

        但这伤对幽骑来说不痛不痒,幽骑抡起战戟,一记横扫,逼得天阳疾速闪退。

        拉开距离,天阳叫道:“别愣着啊,元素之心和狩猎者尽量牵制它,战神职阶的不要站它左侧,想办法把它其它足肢也给破坏,躺在地上的幽骑对付起来容易许多。”

        少年说话中再次接近,从幽骑右侧经过。幽骑没有右手,这个身位几乎没有攻击力可言,可以说是最安全的站位。

        果然,幽骑见天阳扑来,还得笨拙地转过小半个身体,才能用战戟去拦截少年。

        其它人见状,这才反应过来。

        几名元素之心和狩猎者出手攻击,骚扰牵制,让幽骑无法全神贯注地对付战职者。

        那些战神职阶则学着天阳和幽骑游斗起来,一有机会就朝它下半身的蛛腿攻击。只是他们没有天阳的速度,所以不时会有人被幽骑战戟抽飞。

        银光飞舞中,天阳闪退,避开幽骑一击。

        这时少年挥动掠食者,转化成剑鞭形态,灰红相间的长鞭抽了过去,在幽骑这一侧的几根蛛腿间扫过。

        幽骑没料到,天阳的掠食者竟有如此变化,一时措不及防,被掠食者斩掉了这一侧的所有蛛腿。

        幽骑在厚重的头盔里发出怒吼,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往一边栽倒。人群暴发出一阵欢呼,元素之心和狩猎者的攻击更加频密,集中火力,轰炸着幽骑不便的一侧。

        几名战神职阶疯狂输出,拼命压制着幽骑,同时分出人手去砍掉它剩下的蛛腿。

        幽骑顿时给压得死死的,天阳也得以观察这名骑士,少年的目光渐渐变得悠远起来。他仿佛凝视着不存在的远方,而在他的视线里,幽骑的身影正渐渐淡化。

        紫雾、盔甲、厚皮、血肉...幽骑身上的事物逐层淡化。片刻之后,一颗强劲有力,不断跃动的硕大心脏,出现在少年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