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89章 绝户(求月票)

第189章 绝户(求月票)

        是夜,何必行走在下城区的道路上。

        他行色勿勿,如同识途老马般,穿行在恍若迷宫的街道里。

        位于堡垒的最底层,纵使不是阴雨天气,下城区的路面总会潮湿且肮脏。建筑的墙面,以及街巷的围墙上,经常爬着点点水珠。

        路灯的灯罩上,因为潮湿而遍布水气,使得灯光明亮,但氤氲。

        何必行走在这样的街道上,心事重重。

        那天晚上,他和“雇主”见面,并将苏烈的日记交出去后,何必就决定离开擎天堡。

        这里不能再呆了。

        但他不能就这样自己走了,因为在擎天堡里,他还有一对妻儿。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也从来不是一个好丈夫,可何必还无法做到狠心将妻儿抛弃。

        他很清楚,不管天阳最后查到了什么,那个大人物肯定不会放过他。

        甚至,不会放过他的妻儿。

        所以何必决定,把妻儿带走。离开擎天堡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为此,何必花了两天准备。

        买通了城门看守,雇佣了一辆黑车在门外等候。

        何必知道,妻子肯定不会同意,但他决定,今晚就算动用武力,也要把他们带走。

        当他停下来时,一栋三层的小楼出现在眼前。

        楼房低矮,甚至在它旁边和后面,还堆挤着其它的房子。下城区的房屋都是这样,而像眼前这样的三层小楼,里面至少住了七八户人家。

        何必打开已经生锈的铁门,走上楼梯,经过一个睡在过道的流浪汉,来到三楼走廊的尽头。

        他敲了敲门,门就自己打开了,门内光线昏暗,空气中涌动着莫名的恶意。

        何必立时紧张到了极点,他非常努力,才忍住掉头就跑的冲动。

        男人低叹了声,推开门:“我来了,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门一开,血腥气便涌入何必的鼻腔里,突然亮起的灯光让他瞥到,门内的小客厅里有几道身影。

        背后被人重重踢了一脚,何必跪倒在地。接着脖子像被蚊子叮了口般,微微刺痛。逐渐恢复的视觉让他看到,有人拿着一根空的针管离开。

        他被注射了什么东西。

        然后何必才看清,小客厅那张往日他最喜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

        对方穿着深色多袋的高领长衣,衣饰体面,气质高贵。那笔直的坐姿,还带着一股军人的气息。

        只是他脸上戴了个面具,白色的面具,黑色的花纹,妖异且神秘。

        除了此人外,另有三人。

        一个是刚才给自己注射的男人,另外两个分别捉着一个女人,以及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

        那是何必的妻子和儿子。

        何必苦笑了声,妻儿身上有血迹,绑着绳子,嘴巴里头塞了什么东西,说不出话。

        “没事的。”何必安慰道,结果脸上挨了一脚。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才道:“没事?我可不这么认为,先生,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何必点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戴着面具的男人语调不徐不疾:“那天,我们完成交易之后,我有一个手下被宰了。我猜,你肯定知道是谁。”

        何必像小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面具男人哦了声:“那你应该乐意告诉我他的身份吧?”

        何必大声道:“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面具男人轻笑一声:“想不到,你倒是挺配合。那么,我很乐意洗耳恭听。”

        何必咬咬牙:“我有一个要求,请您把他们放了。只要我亲眼看着他们出城,我就告诉你,是谁做的。”

        面具男人轻轻叹了声:“总是这样,你们这些蝼蚁,总是觉得能跟像我这样的人谈条件。你们为什么就不明白,你们其实并不是特别重要,只不过,你们能够为我带来便利,所以我才会出现于此,如此而已。”

        他打了个响指。

        咔嚓!

        那个捉着女人的家伙,毫不犹豫,干脆利落地将女人的脖子狠狠扭断!

        何必瞳孔扩张,怒吼了起来:“王八蛋!为什么杀她!为什么杀她!他们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有本事冲着我来啊!”

        “嘘。”

        面具男子竖起一根手指:“安静,你吵到我了。”

        他放下手,指了指旁边的男孩:“来吧,说出来。跟我说,那个人到底是谁。我再提醒你一遍,别耍花样,别提条件,我不接受任何威胁。”

        何必大口喘着气,像一头红了眼的公牛,可他不敢发作,深怕这样做伤害了自己的儿子。

        “既然我们对你没有任何作用,那干脆把我们杀了吧。反正就算告诉了你,你也会动手的,不是吗?”

        面具男子抬起手,精心抚平长衣的折皱,慢条斯理地回答这个问题:“我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你说出答案,我放他走。但是你,必须死,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那我也告诉你,要我说可以,让我看到他安全离开堡垒,我就把你想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接下来,你想怎么对付我都行。”何必瞪着对方,声音低沉且决绝。

        面具男打了个响指,第三名手下伸出大手,分别握住了男孩的额头和下巴。

        “我给你三秒钟考虑。”面具男子淡淡道。

        何必大吼了起来:“杀啊,杀了我的儿子,你在老子这一条毛都休想得到!”

        “像你这样的大人物,出了事,直到今天才找上门。显然你们手上一点线索都没有,否则的话,你根本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面具里,响起一声轻轻的笑声。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抬手鼓掌:“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能够这么冷静,我突然觉得,就这么杀了你,好像有些可惜了。”

        他挥了挥手。

        那名手下便松开了手。

        何必顿时出了身冷汗,他暗自庆幸,自己总算赌对了。

        可下一刻,却见面具男子从怀中掏出一把精致的手枪,指向男孩,扣下扳机。

        “等...”

        话音末落,男孩额头已经多了个血洞,身体一歪,倒在地上。

        “不!”

        何必像头受伤的野兽般咆哮起来。

        面具男子收回手枪,平静说道:“我刚才就告诉过你,我不接受任何威胁。真可惜,本来你可以救下儿子的,但你太自以为是了。”

        “你以为,杀光你妻儿,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不,刚才我的人给你注射的东西,会让服服帖帖的。”

        何必痛苦地缩成一团,额头枕地,浑身颤抖。

        面具男子打了个手势:“带他回去。”

        两个手下就朝他走去,可把何必从地上揪起来时,一团黑影掉到了地上。

        长衣男子面具后的双瞳蓦然一缩。

        房间里突然炸起一团火光,猛烈的爆炸吞没了两道身影,并惊动了附近的居民。

        当人们跑出房间来看时,只见那三层小楼上浓烟滚滚,一边的墙壁更是给炸破了。

        就在那面破墙下方的巷子里,面具男子半蹲在地上,长衣衣角已经起火。他哼了声,脱掉长衣,站了起来。

        抬头看着上方,面具中一片沉默。

        过得片刻,才响起一声叹息:“大意了,这家伙身上还藏着手雷。”

        他把面具取下,丢到地上,抬脚长碎。

        这才转身离开,在这条巷子没给看热闹的居民堵死前,迅速进入了后面的长街。

        当他在灯光下走过时,光芒里,可以看见,那是一个中年人。

        左侧的脸颊上,一道交叉的伤疤狰狞显眼。

        .......

        今天一进夜行者的总部大楼,天阳就发现,多了许多生面孔。

        这些人身上没有夜行者的制服,但是衣着整洁,气度从容。

        天阳走进队舍,看见霁雨,随口便道:“怎么今天来了那么多外人?我们夜行者要扩充吗?”

        霁雨正调试着她那把弩枪,头也不抬地说:“司令倒是想扩充了,问题是每年升华者也就多那么几个,哪有那么多人可以拿来扩充。”

        “那些是堡垒上各个家族的代表,听说很快要进行家族大比了,所以都上咱们这来借人。”

        正说着,韩树走了进来,刚好听到他们的话,便插嘴:“天阳,云家来找你,应该是为了家族大比的事吧?”

        天阳如实道:“没错,说是接下来,堡垒要开放红泥镇地下基地给各个家族探索,云泽来邀请我加入。”

        韩树眉毛一挑:“你答应了?”

        天阳点头:“有问题吗?队长。”

        韩树挠了挠脑袋:“问题当然有,你如果参与的话,那么在大比期间,就无法得到夜行者的庇护。在大比期间无论发生什么事,夜行者都不会过问。”

        “所以,你可要想清楚。”

        “不过,你只要小心点,我觉得问题不大。毕竟上次在荒谷镇里,都没见你小子出事,而且,这是你向云家,乃至其它家族展现自己实力的机会。”

        “搞不好大比结束,就有家族来咱们夜行者挖人。通常那些家族开出的条件,都要比咱们夜行者优渥得多,而且也没那么多条条框框束缚。”

        “所以几个军团里,不乏有中高职级的升华者,在退役后都选择加入那些大家族。就像云家那个姓王的,那位以前可是咱们夜行者里的破阵人。”

        王良一居然是破阵人?天阳不由心想,那要是这次大比里能够见到他,不就可以旁敲侧击,看看他是否知道苏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