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86章 不眠夜(四更求月票)

第186章 不眠夜(四更求月票)

        那只恍若由黑线织就的手套,天阳猜测,那应该是一件素材兵器。

        之前在下城区时,由这只手套释放出来,那些如同长虫似的黑线,其释放的气息跟黑民相差无几。

        也不知道是使用哪种黑暗子民的素材制作出来的,之所以判断是素材兵器,而非黑民的遗留物。

        原因很简单,也很直接。

        天阳对它没有丝毫感应,而不像梦魇或黑霆,一上手,少年就知道如何利用它们。

        他倒是没想过,在逆界里的这种转变,居然可以应用在这个方面。

        少年星蕴外显,由静到动的过程全无先兆,而且瞬间就进入了极速状态。

        白衣男子要发动素材兵器,显然需要某些准备,可天阳太快了,快得让他没有时间准备,只好无奈往附近树木的方向翻滚。

        才停下来,白衣男子便要激活兵器,忽然心头一凛。在本能的驱使下抬起手臂,便被天阳一脚踢中。

        少年像附骨之蛆般贴了过来,绷紧脚背,大力横扫。

        对方被他踢得架势险些崩溃,天阳捉住机会,拳脚并用,快速攻击。

        打得白衣男子只有招架的份,完全没有机会反击。

        突然眼前人影消失。

        天阳以极快的速度绕至他的身后,沉腰坐马,拳蕴星辉,笔直轰去。

        拳锋痛击在白衣男子毫末设防的背部,后者痛哼一声抛飞了出去,在地上不断翻滚。

        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便觉头上风声猎猎,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从嘴中冲出一声暴喝,双手撑地,用力往一侧滚动。

        翻滚中,只见天阳出现在上空。

        右腿高抬,脚跟位于身体中线,猛然锤落!

        还好他提前规避,于是这一脚砸在空处,炸起几圈气浪,地面则给砸出一片如同蛛网似的裂痕。

        白衣男在地上一撑,人站了起来,脚步踉跄。

        而一击末中的少年,拧腰跨步,合身撞来。那强劲的风声,让白衣男连忙上架双臂,挡在身前。

        砰!

        巨大的闷响中,他飞了出去。一股磅礴大力,撞得他几乎散架,他掉进了一片花坛里。

        好不容易爬起来,却看到天阳翻过墙壁的身影。头顶几片绿叶飘落,白衣男怒不可遏,星蕴发动,暴射向高墙。

        一跃而过!

        用一连串的快速攻击,把对手压制住。最后制造空隙,天阳趁机脱离。

        再不走,已经被惊动的守卫就会把庭院包围,到时他估计就很难脱身了。

        身后传来怒叫声,天阳无须回头,也知道白衣男子追了过来。

        早之前他和对方交过手,大致摸清,那只手套释放的黑色线条,最长距离大概在十米左右。

        只要拉开距离,不被那些蚕食之线接触到,威胁便降低了不少。

        而现在,他和白衣男的距离至少在二十米外,而且这个距离仍在不断拉开。

        但这时,天阳突然心中一紧。直觉在尖叫,危险近在眼前!

        不及细想,少年身体晃了下,然后往一侧翻滚。

        几在瞬间,肩膀一热。眼角处有光束飞过,天阳神情顿时凝重三分,白衣男手上还有星素枪械。

        没错,追在少年后面的男人,见自己一时追不上天阳,悍然从怀中掏出一把精巧的手枪。

        这把手枪小巧、精致,但却是货真价实的星素枪械。

        扳机扣下,枪口便喷出一抹蓝色流光,可惜被天阳躲开,只擦伤了他的肩膀。

        不然,这一枪就会让少年躺下。

        白衣男连接开枪,逼得天阳连连躲闪,最后撞进一处社区公园里,藏身一尊雕塑之后。

        天阳叹了口气,本来他打算脱身离开就行了,可现在看来,不把追兵干掉,自己是别想走了。

        而且,也不知道那后面还可有其它追兵。要再来几个拥有素材兵器的升华者,那麻烦可就大了。

        他终于探手入怀,拿出黑霆。同时伸手轻抚面具,一圈无形波动逸散。

        白衣男嚣张地叫道:“跑啊,怎么不跑了,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他已经锁定那尊雕塑,星素手枪连连开火,欲将对手逼死在那个角落里。

        突然,雕塑上方射起一道黑影,就见那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在雕塑上一踩,人便电射而来。

        白衣男不惊反喜,抬起手臂,用戴着手套的手打了个响指。

        这是激活兵器的手势。

        啪!

        清脆的响指声中,万千黑线暴射,如同一片密密麻麻的枪林般横在黑衣人前方。

        人在半空,黑衣人已经无法转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无数黑线洞穿。

        白衣男子哈哈一笑,手臂往后一拉,黑线缩回。半空中的身影,立时千疮百孔。

        可这时,一股无比危险的感觉从身侧袭来!白衣男子回过头去,身后一切如常。

        他看到昏黄的灯光、树木的剪影、几件金属材质的抽象雕塑安静耸立...

        但这时,却有紧张到极点的惊呼传进耳中:“小心,张莽先生!”

        小心。

        小心什么?

        名为张莽的男子突然全身剧震,狂暴,且充满毁灭性的能量冲刷过他的身体。他的意识在瞬息间,就被撕裂成无数碎片。

        甚至连一丝痛苦都没来得及品尝,他就投入了死神的怀抱。只是临死之际,张葬的瞳孔中,安静的公园景象像一面被摔碎的镜子般迸裂。

        在那迸裂的画面之后,是令人心悸的“真实”。

        淹没视野的漆黑雷暴,占据了他的双瞳。下一秒,双眼的晶体已经被能量摧毁、融化,只剩下两个焦黑的眼眶!

        那些追出庭院的守卫连忙刹住了脚步,在他们前方,社区公园里一片黑色雷霆轰隆隆地扫过。

        守卫无法理解,刚才张莽为何要对着无人的上空放出蚕食之线,却对从身侧袭来的雷暴视若无睹。

        以至于连反应都欠奉,就被那片黑色雷霆为吞没。

        而且,那团雷暴威力太大,轰过之后,掀起的狂风吹得守卫几乎无法呼吸。地面更是震动不停,以至于几个守卫立足不稳,坐倒在地。

        等到确认已经没有危险,才有守卫大胆接近,发现社区公园已经成为过去。近三分之二的面积被雷暴破坏,无论是树木还是雕塑,都给炸得粉碎。        地面更是给雷暴犁出一条焦黑的沟壑来,至于张莽,他的尸体便倒在那条沟壑之中。身上白衣早不见踪影,尸体黑如焦碳,表面甚至还残留着丝丝电弧!

        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响起,四周被惊动到的家族,纷纷派人过来查看。

        今晚,上城区注定无眠。

        .......

        滴一声轻响,公寓的门打开,天阳钻了进来。

        把门关上后,他立刻脱掉了衣服,然后把它们烧了个精光。

        看着衣服化成了黑灰,天阳才松了口气,走进浴室沐浴。

        洗完澡,换了身新的衣服,少年回到客厅。

        他给自己倒了杯水,大口喝掉,然后才抹了下嘴角的水渍,看向丢在桌上的一只黑色手套。

        那是张莽的素材兵器。

        当时,天阳利用梦魇的能力,让张莽露出破绽,伺机使用黑霆一击歼敌。

        为了避免造成太大破坏,招至高职级强者的关注,天阳特意压制了雷暴的威力,所以张莽才有尸体剩下。

        随后少年发现,在那样的雷暴里,这只手套居然无损。

        他便取了下来,带回公寓。

        放下杯子,天阳走到桌边,把手套戴上。

        手掌立时有些微微发麻,这种感觉少年不感陌生,那就跟和掠食者神经连线的感觉差不多。

        天阳学着打了下响指,一个电子合成音从手套里响起:“神经元不匹配,【蚕食者】无法启动。”

        果然是素材兵器!

        而且和掠食者一样,使用神经连线来控制这件兵器,不过,它的神经元模组应该锁定了张莽。

        除非有办法可以解锁,不然,这件兵器只能成为摆设。

        更重要的是,它是张莽的专属兵器,如果天阳随便拿出来用,那他今晚做的事就曝光了。

        天阳挠挠头,只好将蚕食者小心藏好,免得露出破绽。

        第二天,少年走进队舍的时候,就见韩树几人正在讨论昨晚上城区的骚乱,天阳不由有些心虚,就想静悄悄地回自己房间。

        不料...

        “臭小子,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太不把我这个队长放眼里了吧!”韩树立刻就逮住了他。

        天阳努力在脸上堆砌笑容:“这不看队长你和大家谈得正高兴,不想打扰你嘛。”

        韩树倒也没继续追究,招招手:“快过来,昨晚上城区发生了一件大事。”

        分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天阳还是装出一脸好奇的样子问:“怎么了?”

        韩树故作神秘:“铁壁的一名军官被人宰了,真可惜,张莽那小子好像快可以晋升职级4了。而且手上还有素材兵器,居然被人干掉了,连武器都没了,真够丢人的。”

        苍都正擦拭着他那把机械重剑:“我还听说,张莽临死前的反应很奇怪,目击者称,当时他就像在梦游似的,朝着没人的地方出手。”

        韩树靠着椅子道:“铁壁最近也够倒霉的,前不久咱们捉回来的那个黑星堡人员,就从他们的临时监狱里跑了。这才多久,又死了个张莽,我看老曹这几天肯定得气死。”

        天阳意外地说:“黑星堡的人跑了?那咱们岂不是白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