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84章 交易之夜(第二更求票)

第184章 交易之夜(第二更求票)

        葬礼结束,天阳独自离去。

        行走在墓园安静的小径上,他思索着如何调查刘镜霖自杀一事,虽然这件事的优先级在《黄昏十二乐章》后面,但现在乐谱还没着落,先想想怎么处理也无大碍。

        刘镜霖是在天晴学院跳楼“自杀”的,而且在事前,后脑有受创的痕迹。

        换言之,他在从教学大楼跃下前,已经受到攻击。如果要调查,自然得从天晴学院开始。

        对于天晴学院,天阳除了去听过几堂课外,对这座学院并不熟悉。

        最方便的做法,莫过于委托老徐。

        不过那样可能会连累老徐,想到老徐那幸福的一家子,天阳立刻否定了这个选项。

        刘镜霖已经因为苏烈一事被牵扯进来,少年不希望再让无辜的人受伤。

        除开老徐外,天阳还有另外一个选项,云泽!

        上次宝石镇回来后,云泽明显想要结交自己,如果拜托他,以云家的底蕴,调查起来应该不困难。

        唯有一点,那样的话,会让少年欠下天大的人情。

        毕竟那是擎天云氏,想请他们出马,天阳估计,这个人情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还得清。

        正走着,忽然一个声音飘进耳中。

        “晚上十点,下城区、东大街‘红翼酒吧’,你最好早点过来。”

        墓园小径左侧,一个穿着深色长风衣的男人,手捧一束鲜花,弯腰放在一块墓牌前。

        正是何必!

        他和幕后雇主的交易总算来了。

        天阳不动声色,甚至连头也不回,一言不发地离去。

        回到夜行者总部大楼,天阳走进大门,就见有人骂骂咧咧地行来:“走就走,这种破地方,老子早就不想呆了!”

        竟是谢淼。

        他后面跟着几人,每人手中都捧着个装满私人物品的纸箱,满头大汗地跟在谢家少爷的后面。

        谢淼忽然看见天阳,哼了声,加快了脚步走过来。

        眼看就经过时,肩膀一摆,就往天阳撞来。

        天阳双眼微微一眯,不避不让,亦是摆肩迎上。

        两个肩膀撞在一块,砰,各自后退一步。

        谢淼立刻叫道:“你眼睛瞎啊,没看见我过来吗?就不知道让一让!”

        天阳淡然道:“这又不是你家,凭什么得给你让道。门那么大,你哪不好走,偏要走这个方向,到底是谁眼瞎?”

        谢淼气极反笑:“瞧把你得意的,白毛小子,不就拿了个战榜第六,有什么了不起的!”

        “至少,比那些光说不练的强那么一点点。”天阳用两根手指,微微拉开了距离道。

        谢淼额头上青筋直跳,总算他还知道克制,压低了声音道:“小白毛,咱们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走!”

        一挥手,谢淼推门而出,几个跟班连忙追了上去。

        “莫明其妙。”

        天阳摇摇头,走向电梯。

        来到队舍,韩树正抽着烟,一脸笑容。

        天阳奇道:“队长,今天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韩树哈哈一笑:“你还不知道吧,谢家的小子被踢出夜行者了。为这事,刚才谢洪还来找过我,放了一堆狠话。你是没看到他暴跳如雷的模样,不然你就会像我一样开心。”

        天阳这才知道,原来谢淼给踢出夜行者,怪不得刚才一身火气。

        “这么说,处罚的结果终于下来了?”

        韩树颌首:“对,谢家的小兔崽子公然抹黑咱们,这在夜行者里是大忌,不踢他踢谁。而且,猎龙小队也受到处分,他们扣除了三个月的薪俸,以及一半的奖励。当然,上次行动里他们也没捞到多少奖励。”

        “哦对了。”

        韩树突然一拍脑袋:“刚才云家派人来找过你,你没在,就又回去了。不过他们说,明天他们家少爷会来找你,好像有什么事。”

        “云家?”天阳问道,“不会是云泽吧?”

        韩树从桌上拿起一张名片看了眼:“还真是云泽,我记得这小子,是云家顺位继承人里的一个。难道,他要招揽你?”

        天阳不以为然:“我就是个小角色,他招揽我有什么用。”

        韩树嘿嘿笑道:“你还别太小看自己,能够在战榜上拿到第六的名次,绝对有这个价值。就是...”

        “就是什么?”

        韩树跳了起来:“没什么,应该不会是那件事。总之,攀权附贵是把双刃剑,你自己看着处理就好。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天阳大感奇怪,为什么韩树好像不反对自己攀上云家的样子,难道夜行者对这些没有规定的吗?

        韩树刚走,霁雨就进来,一见少年,两眼发光:“小天阳,帮姐姐一个忙如何?”

        天阳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

        傍晚,少年有些疲惫地走出总部大楼。

        霁雨晋升了,现在已经是狩猎者职阶,职级3的狙击大师。

        她刚刚晋升,下午让天阳陪她训练,可怜少年给当成活靶子,在训练场里满世界跑,好让霁雨测试自己的狙击能力。

        无论是哪一个职阶,每一个职级,除了职级对应的能力外,还会产生相应的特性。

        就像霁雨的狙击大师,当她晋升之后,她的射击精度和射程,比起职级2的时候,都会有长足的进步。

        所以霁雨才需要天阳帮她测试,以便把握好自己最佳的射击状态。

        天阳之前还是职级1时,便察觉到刺杀者这个职级,拥有高机动性和潜行的特性。但晋升抹杀者后,还未曾发现新职级具备哪些特性。

        这点有些奇怪,按理来说,晋升后应该很快能感觉到新职级的特性才对。

        除非,天阳还没有触发抹杀者的特性。

        少年不由好奇,这个职级的特性究竟是什么,为何隐藏得如此之深。

        不过现在,他没力气去思考这些。给霁雨当了一个下午的苦力。天阳只想赶紧回家吃个饭,洗个澡,晚上才有精力行动。

        到了晚上,天阳用过晚餐,洗了个澡后,换上了一套从末穿过的衣服。

        一套黑色的衣裤,这套衣服很贴身,便于行动。而且漆黑的颜色,在夜晚就是天然的保护色。

        特别是在下城区那种混乱阴暗的地方,如果天阳愿意,他有信心不被人发现自己的行踪。

        换上衣服,少年把梦魇和黑霆带上,至于赤月和掠食者,因为是夜行者发放的素材兵器。他怕被人认出来,不敢携带。

        事实上,有黑霆在手,绝对胜过那两把刀剑。再加上梦魇的入梦能力,只要不撞上像王良一那样的强者,哪怕是韩树这样的队长级人物,天阳也有对抗的把握。

        除此之外,天阳还给自己准备了一顶同色的帽子。戴上之后,便把自己那头显眼的银发遮挡住。

        如此一来,少年就显得普通许多。

        准备妥当,天阳离开公寓,直奔下城区。

        即使已经是晚上十点,下城区依旧灯火通明,特别是东大街。这里可以说是下城区最热闹的地方,各种商店林立,几个酒吧人声鼎沸。

        而且在街道深处,更是擎天堡的黑市所在。就天阳所知,似乎每个堡垒城市都会有黑市这样的产物。

        黑市里专门销售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奇怪的是,堡垒对黑市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仿佛默认它的存在,这在天阳看来,是难以理解的。

        不过今晚他的目标不是黑市,而是红翼酒吧。

        红翼酒吧很好辩认,它的招牌就是一对巨大的红色羽翼。酒吧的装潢也是以红色为主,甚至里面那些向客人兜售啤酒的女郎,也穿着红色的性感衣着。

        而且,她们背后都会张着一对小小的红色翅膀,算是这间酒吧的标志之一。

        何必没有说具体的交易地点,所以天阳走进酒吧后,挑了个正对着大门,又能够环顾全场的位置。

        和其它酒吧一样,红翼酒吧里,空气中同样飘荡着酒精的味道。

        灯红酒绿、五光十色。

        人们在这里发泄着自己的精力,以及某些欲望。这里的空气混浊,其实天阳并不太喜欢这种地方。

        可他不得不承认,一进入酒吧后,他的精神自然而然就变得亢奋起来。

        也许这是人们喜欢逛酒吧的原因之一。

        “你好,喝点什么?”一把娇滴滴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个不比天阳大多少的女孩。

        长相只能算中等,但青涩的身段跟身上那稍嫌暴露的衣着,却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种对比,会让人觉得...很刺激。

        天阳同样呼吸微微沉重三分,他干咳了声,努力装成经常来酒吧的样子:“给我来杯啤酒吧。”

        “好的,马上就到。”女孩眨了眨眼,小声道,“只要啤酒吗?还需要点其它的不?我看你只是一个人来吧,要不要我陪你喝几杯,我很便宜的。只要10个贡献点,我可以陪你喝一整晚。”

        以下城区居民的收入条件来说,10个贡献点已经不便宜了。但这些贡献点,不会直接进入女孩的腰包,酒吧要抽五成,如果女孩背后有某些组织控制的话,那么最后到女孩手上,可能只有一两个贡献点。

        天阳摇头:“我在等朋友。”

        “哦,我叫小晶,先生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找我哦。”她弯下腰,在少年耳边轻声暗示,“你也可以带我回家,我会的东西很多,你一定会满意的。”

        少年立时面红耳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