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81章 云央智工(求月票)

第181章 云央智工(求月票)

        “严开,赶紧把3号收容盒给我拿过来。还想不想干了,磨磨蹭蹭的,难怪会被人踢出来。”

        上城区的回收中转部里,一名高级回收员大声叫喊着。

        严开答应了一声,连忙找到对方要的东西,可送过去的时候不小心绊了脚,收容盒摔到地上,坏了。

        “妈的,你小子还能不用再笨点,拿个盒子都拿不好,我要你这废物到底有什么用!”回收员火大地走了过去,经过严开身边时踢了他一脚,“滚开,别挡道,老子自己去拿好了。”

        “真是的,回收班送过来的素材本来就多,这数量怕是得忙上好几天。你这废物还碍手碍脚,自己蠢就别连累别人啊。”

        在回收员的抱怨里,严开阴沉着脸站了起来,默默回到自己负责的流水线上。

        回收中转部要干的活不少,特别是刚摧毁了一头超格神孽,回收班源源不断地将神孽素材送来。

        中转部要负责对这些素材进行分类,收容,再送往不同的部门。

        原本,严开是不用干这些工作的。但上次从宝石镇回来之后,他就被孔章踢了出来。

        严开又去找其它导师收留,可惜人家不是研究团队满员了,就是干脆地回拒了他。

        辗转多时,他才找到了在中转部干活的机会,勉强维持着日子。

        他曾经以孔章助手的身份来过中转部,那时别说回收员,就是回收管的管理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

        哪像现在,被人当狗一样使唤。高兴的给你几口吃的,不高兴直接踢你几脚。

        严开也不敢抱怨,只好把一肚子怨气压在心里。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严开正要离开,又给回收员逮着。

        “你要去哪?”

        “我到时间下班了。”

        “下班?开什么玩笑,没见咱们手头的活多得干不完吗?”

        “可是...”

        “可是什么,你小子还想不想干了。把流水线上这些素材全部装箱,什么时候干完,什么时候下班!”

        严开往流水线的方向看了眼,素材堆积如山,多得叫人绝望。

        “我...”

        回收员瞪了他一眼:“严开,你要不干就给我走人,别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

        严开无奈道:“我干,我干还不行吗。”

        他叹了口气,回到流水线上,就听那个回收员在背后嘲笑他。

        “你们瞧瞧,就这,还是什么研究助理。听说他以前跟孔章老师的,我看,老师肯定被他气死了。笨手笨脚的,连一点小事都干不好,不被人家赶出来才怪了。”

        严开哼了声,眼中满蕴怒意。

        直到第二天早晨,严开才走出了中转站。从海面上升起的朝阳,照得他有点睁不开眼睛。

        他现在只想回家睡一觉,其它的,什么都不愿意做了。

        回到家,严开打开门,行尸走肉似的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将自己往床上一丢,就闭上了眼睛。

        突然,严开跳了起来,看向墙角。

        墙角处,有人靠在那,双手环抱,两只漆黑的眼瞳正盯着他看。

        严开吓了跳,颤声道:“你是谁?”

        “你就是严开?那个跟老八说,有逆界魔菌要出手的人?”

        严开这才稍微镇定了些:“你就是老八说的买家?”

        那人走了过来,出现在光线上,黑发黑眸,就连衣服也是黑的,赫然是从铁壁监狱里逃出来的柳星!

        柳星点了点头:“货在哪?”

        严开退后少许:“我要的东西呢?”

        柳星扯下身上几颗钮扣,双指一压,钮扣碎裂,从里面掉出一颗颗蓝色的结晶体。

        这些结晶体散逸着银色的辉光,那梦幻般的光芒,照亮了这个不大的房间。

        严开的眼睛被结晶体的光辉照亮,他激动地捧起这几棵结晶体,声线都有些颤抖:“星质结晶!星晶,真的是星晶!”

        柳星颌首道:“这里面有五颗星晶,拿去黑市,至少可以换上好几万贡献点,够你挥霍一阵子了。”

        严开当过孔章的学生,自然知道,这些星晶应该是些边角料。它们内含的星蕴不够纯粹,体积太小,拿到黑市去最多能够卖到两三万贡献点。

        而且,这些东西无法作为升华媒介使用,但就算这样,依旧不缺销路。

        两三万贡献点对他来说可是天价,毕竟他在回收中转部干一个月,也就赚到百来贡献点而已。

        小心地将这些星晶收好,严开这才推开了床,床下的地板被他撬起了一块,从里面拿出一个脏兮兮的收容盒。

        将其打开,里面是几个标本盒。盒子里头,是一些散发着蓝色幽光的菌类。

        柳星看过,将盒子盖上,拿到手里。

        他再次看向严开:“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东西最后会落到什么人手上。也许,某一天,它们会用来对付擎天堡。”

        严开一怔,跟着表情狰狞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自己能过好就行。擎天堡以后会怎么样,我才不关心呢!”

        柳星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悄然离去。

        他走出严开的房子,拐角处便有人钻了出来,正是古格。

        “到手了?”古格看向他手上的收容盒。

        柳星将盒子交给他:“早知道你自己进来,就不用我特意跑这么一趟。”

        古格拿过盒子:“我也自己的事要忙,不过,你没迷路,我倒是有点意外。”

        柳星面无表情地说:“谁说我没有迷路,我可是转了一晚上,才找到这的。”

        古格笑了笑,将盒子丢进一个背包里:“走吧,趁擎天堡还没空理会我们,我们赶紧离开这。”

        两人乔装成淘金者离开了城市。

        转眼,几天过去了。

        这天早上,天阳来到医疗中心。炎兵已经开始接受康复训练了,不过据罗珊讲,情况并不乐观。

        目前炎兵腰部以下已经失去知觉,已经可以确定是瘫痪了,虽然堡垒有针对瘫痪人群开发的辅助器材。

        可显然,一套辅助器材的费用,不是炎兵能够负担得起。

        即使夜行者对伤员都有补助,可鉴于炎兵的军衔不高,所以能够得到的补助也非常有限。

        而且,如果将夜行者的补助用在辅助器材上,那接下来炎兵的生活都会成问题。

        就连现在,炎兵在医疗中心每天的费用,都是由渡鸦小队几人分摊支付。

        心事重重,天阳走进训练场,看见炎兵利用支撑架努力地行走着。

        他满头大汗,走得摇摇摆摆,像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

        旁边未婚妻小菊一路跟随,生怕他跌倒。

        天阳站了一会,在炎兵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他才走了过去。

        “今天感觉如何?”

        天阳远远地叫道。

        炎兵抬头,见是他,脸上露出一道笑容:“还行,虽然还是没什么感觉。”

        天阳在他身边坐下:“最近队长和我们合计了下,大家决定凑钱给你弄一套辅助器材。”

        炎兵一怔,接着摇起了头:“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份礼物太过贵重,我不能收。”

        天阳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你听我说,有了辅助器材,你至少可以生活自理。”

        “人倔强没有错,但有时候,也要学会妥协。”

        事实上,韩树并没有这么说过。无论如何,炎兵只是一个士官,小队为他支付医疗费用,已经属于特例了。

        给炎兵购置辅助器材,完全是天阳自己的打算。

        只是担心炎兵不肯接受,所以天阳才推说是大家的决定。

        不料,炎兵却笑起来:“别误会,少尉。我不是倔强,而是昨天,有人来找过我。”

        “谁?”

        “云家的人。”

        炎兵反问:“少尉,你听说过‘云央智工’吗?”

        天阳茫然摇头。

        炎兵笑起来:“其实我昨天也是第一次听说,云央智工是云家手下的一个兵工厂,不过他们研究的是智能化作战兵器。”

        “昨天云央智工的一名代表来找我,说是最近他们在研究一个项目,开发能够强化人体神经网络的辅助芯片。”

        “他们知道我刚刚瘫痪,打算邀请我参与他们的研究。如果成功,我可能无须借助器材的辅助,便能够自如行走。”

        “而且,他们答应,到时候我将免费获得辅助芯片和相关耗材,并且承诺终身维护和定时升级。”

        天阳欣喜道:“真的,那太好了。恭喜你啊,炎兵。这样的话,你有望恢复健康。”

        炎兵点着头说:“我也是挺意外,没想到会收到这样的邀请。我已经答应他们,过几天出院,他们就会把我接去研究室。”

        “接下来一段时间,估计是见不着我了。”

        天阳真心替他高兴:“没关系,只要下次见面,你能自己走动就行。”

        “肯定的。”

        和炎兵又聊了会,天阳这才告辞。本来打算回队舍的,结果在走廊上就发现,一些医护人员勿勿行过,神色紧张。

        正好,薰从一架电梯里走了出来,天阳叫住她道:“出什么事了吗?”

        薰点点头道:“一位内务官员在天晴学院跳楼自杀,虽然没有当场死亡,但现在伤势很严重,我给点到名得过去帮忙呢。”

        天阳连忙道:“那你快去吧。”

        薰勿勿离去,不料,她才刚走,天阳又看到了老徐。

        “老徐!”天阳挥了挥手,快步行去,“你怎么来了,哪里不舒服?”

        老徐苦笑起来:“哪啊,你还不知道吧,刘镜霖今天早上,在天晴学院教学大楼上蹦了下来,都摔成重伤了。”

        天阳全身一震:“什么?刘老师?可刚才薰说是一个内务官员。”

        老徐道:“就是刘镜霖,他本身是堡垒内务院的官员,同时兼任学院讲师。怎么,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