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77章 直指擎天(求月票)

第177章 直指擎天(求月票)

        黑夜之下,擎天堡各个城区都亮起了灯火,如同璀璨的宝石,点缀着这座文明之都。

        距离擎天堡上百公里外,这片生长着茂盛植被的荒野,却笼罩在黑暗之中。

        在茂密的长草和高耸的树木之间,一团火光正在移动,它经过草地或树木附近时。长草点燃,树木燃火,火焰和黑烟,成了天然的掩物。

        火光里,一头怪异的野兽冲了出来,落到一片宽阔的岩地上。

        它外形像狼,体型巨大,特别是前肢,令人望而生畏。

        更奇妙的是,它的爪子和尾巴,均由火焰构筑。显然,自然界里不会有这样的生物,更何况,它的脖子上还飘浮着一圈发光的须带。

        这是神孽,烛狼!

        荒野上,神孽是顶端的捕食者。普通人和野兽,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

        但现在,这只捕食者似乎被什么东西追杀着,从猎人沦为猎物,烛狼肯定不会高兴,这从它冒着凶光和双眼,以及嘴中连连发出的嘶吼,不难察觉。

        黑夜中,突然响起了机械运动的声音,一团黑影突然从天而降。

        烛狼抬头,一颗冒火的拳头在它眼中不断放大。

        它机警的一个横跳,让这颗拳头落空,砸在地面。

        这颗套在金属手套里的拳头一接触地面,凭空炸起了一团爆炎!

        冲击波将附近的长草连根拨起,然后末等它们落下,便燃烧起来,化成一片片火焰飘往四处。

        火光里,他站了起来。

        这是个男人,不是特别的高大,却十分强壮。

        他的肩膀很宽,仿佛能够扛起一座山峦。

        手臂和腿都要比正常人粗壮,肌肉线条在火光下十分清晰。

        这个人身上穿着一套非常奇特的盔甲,这套盔甲某些部分的边缘或表面,有光芒流淌。

        在盔甲外部,分布着传输能量的管道,以及传递电子信号的排线,它们让盔甲各个独立的部分,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

        烛狼不会知道,在人类的世界里,这样的盔甲被称为【外骨骼动力铠】!

        通常,它是用以辅助士兵进行高强度的作战,不过此刻穿戴着动力铠的男人,身上却有明显的职阶纹章。

        元素之心!

        是的,这个穿戴着动力铠的男人是元素之心的升华者,那刚才冒火的拳头,似乎是烈焰能力的一种变形运用。

        烛狼如同面对生死大敌般,低声嘶吼,爪子和尾巴上的火光,颜色浓郁三分。

        “冷静点,我并不想杀你,但你到处乱跑,会扰乱我的计划。”

        元素之心如是道,并且从身后摘下一把手斧,这把适合单手使用的斧头,在他手上开始冒起白茫茫的霜气。

        看起来,他是打算用物理的手段,让这头烛狼冷静下来。

        烛狼感觉到什么,一声嘶吼,奋力扑来。

        爪子和尾巴火焰喷吐,这头巨大的狼形神孽化成了一颗火球,砸向元素之心。

        男人身上的动力铠响起能量轰鸣的声音,他奔跑起来,和火球擦身而过。

        那把冒着冷冽霜气的手斧,递进了火球里,斧锋嵌在了烛狼的脑袋上...

        火球落地,释放烈焰,将四周的草地和树木点着!

        但烛狼在地上却已经不再动弹,它的身体正在寸寸结冰,霜气通过手斧侵入它的体内,把它的器官和骨骼,都冻成了坚冰。

        最后,烛狼的眼珠甚至出现了冰裂纹,接着轻轻一响,散成冰屑滑下,于是在狼尸上留下了无瞳的眼眶。

        男人走回去,将手斧取出,拿出一根烟,在附近一棵着火的树上点着,抽了起来。

        他看向擎天堡的方向。

        相隔上百公里,纵使中间没有明显的遮挡物,显然在这个距离他什么也看不到。

        可他却仿佛看见了那座屹立于海湾的堡垒城市,并朝那个方向举起手,做出紧握的动作。

        “队长...”

        带着些许鼻音的女声,从后面余火末熄的草从后传来,突然刮起了一阵风,那些着火的长草竟然像被一把无形的利刃切过般,齐根而断。

        草丛骤然出现一片空缺,现出了一道高挑的身影。

        男人转过身,看着那条身影道:“怎么了,风舞。”

        被称为风舞的女子,白衣白裤,唯独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半边面具。这半边黑色面具上,是如同恶鬼般的恐怖花纹。

        然而女子展露出来的另外半边面孔,却如花娇艳,和那恐怖的面具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

        她的步伐轻盈,带着几分舞蹈般的韵律,光是行走的姿势,便显得赏心悦目。

        款款行至的女子,却用沉重的声调说道:“叶重回来了,他受了伤,很重的伤。”

        队长两条浓眉微微拧结,朝这个叫风舞的女子走去:“看看去。”

        在草地的深处,有一座临时营地。其中一个营帐里,响起男人的痛呼和诅咒声。

        来到营帐门前,队长解除了外骨骼动力铠,脱下来后,它仍以人形站立在草地上,展开的盔甲可以让队长随时再穿上去。

        队长揭帐而入,营帐里是刺鼻的药水味,以及血液的腥气。

        叶重正虚弱地躺在一张床上,半边的床已经被血染红,他的右手不见了。

        队长看得心中一紧,失去右臂,哪怕再装上机械义肢,叶重的战力也会大打折扣。

        “怎么会这样?”

        听到队长的声音,叶重抬起头,有些羞愧地说:“古格队长,我...我他妈阴沟里翻船了。”

        接下来他讲述了千眼窟一战的经过。

        在听说叶重被天阳绕背斩断臂,队长古格眼神凝重:“按照你的描述来看,那个少年应该是战神职阶,可战神职阶里不会有那么快的速度...”

        叶重点点头:“我在来的路上,也想过这个问题。队长,你说那个小子,会不会跟你一样,找到了利用自己能力的全新路线。”

        “或许,他根本不是什么战神职阶。而是狩猎者,但他将能力变形了...”

        古格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你的猜测并非全无可能,升华者都相当依赖自己的能力,特别是低职级的时候。但事实上,对能力的运用应该不拘一格,才能够发挥它们的真正威力。”

        “并且,懂得利用能力者,才是它们的真正主人。但要发现能力的其它用途,并非一朝一夕的事,如果是夜行者小队的队长,我倒觉得还有可能。”

        “但如果只是一个少年,这未免...”

        古格摇摇头:“算了,一个少年而已,不用太过在意。你应该是大意了,我早说过,你的精神总处于分散状态。即使在战斗里,也时常做些无意义的事情,这样迟早会出事的。”

        叶重捂着自己的肩膀,咬牙切齿道:“队长,你放心。我会改掉这个坏毛病的,至于那个小白毛,我会亲手把他手刃!”

        “这个混蛋先后两次伤了我,这个仇,我怎么都要报回来!”

        古格长身而起:“你休息吧,接下来的事不用你插手了。明天,你就给我回黑星堡去。计划已经来到最后阶段,也没有你的事了。”

        叶重点点头,轻声呢喃:“但愿我有机会再遇到那个小白毛才好。”

        古格看了他一眼,沉默离去。

        天一亮,叶重就独自离开。古格和其它人也收拾了东西,然后钻进两辆战车里,扬长离去。

        战车在荒野上行驶的时候,每隔十公里,就会扔下一个如同手雷般的东西。但它落地后没有爆炸,只是释放出大团大团青灰色的烟雾。

        那些烟雾风吹不散,在荒野上能够残留很长一段时间。

        没过多久,之前古格他们扎营的那片林地突然震动起来,像是有千军万马奔驰而过。

        很快,几只孽狐从一团草丛里冲了出来,它们鼻子抽动,接着往前方一团青灰色的烟雾奔去。

        那些青灰色的烟雾,正是诱导素!

        继孽狐之后,又有一大群神孽从草丛里钻出,成百上千的神孽生物,受到诱导素的吸引,嗷嗷嘶吼着飞奔着。

        在那些林地的深处,甚至还有一团大如山峦的黑影!跟这团黑影比起来,当日袭击渡鸦小队的青鳞蛛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神孽生物倾巢而出,它们追逐着诱导素形成的烟雾,在荒野上移动着。

        此时,若从空中看,便不难看出,神孽前进的方向,直指远处的擎天堡!

        同样在这个早晨,天阳吃过早餐,便接到薰的消息。

        炎兵醒了!

        他换上衣服,拿上收纳匣,便驾驶着电磁机车直奔上城区的医疗中心。

        来到病房前时,透过窗户,天阳看见了炎兵的未婚妻小菊。

        女孩似乎刚哭过一场,眼睛红肿,心情低落。

        反倒是炎兵脸上挂着笑容,他看见窗外的天阳,挥了挥手,便要挣扎坐起来。

        天阳连忙推门进去:“你受了很重的伤,别急着坐起来,就躺着休息吧。”

        小菊见是天阳来了,找了个借口先离开,并将病房的门带上。

        炎兵苦笑了声:“少尉,我给大家添麻烦了。”

        天阳摇摇头:“说什么傻话,我还得谢谢你救了我呢。”

        炎兵叹了口气:“我早上问过医师了,好像是说,我可能会瘫痪。”

        天阳拍了拍他的肩膀:“罗珊医师说了,只是有可能而已,具体的还得视你的康复情况而定。”

        炎兵抬起头,年青的脸庞上满是无奈的表情:“少尉,这有区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