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71章 飞絮(第五更,求月票)

第171章 飞絮(第五更,求月票)

        猎鹰战车被一扇高耸的金属大门拦了下来,这扇显然不是人力所能够推动的厚重大门,横在了风息谷的入口处。

        大门锈迹斑斑,遍布黄沙和灰尘,以及另外一些奇奇怪怪的污迹,上面甚至还粘着某些生物的皮毛以及破破烂烂的织物,构成荒野特有的风格。

        门后左右两边各有一座炮塔,黑乎乎,但足有人头大小的巨大炮口,是一种武力的象征。

        可能对夜行者这样的升华者队伍威胁有限,不过面对荒野的流浪者、暴徒或者野兽的话,还是有足够的保证。

        “你们是谁?来我们风息谷做什么?”左侧一个炮楼上,钻出一个战士。穿着黄褐色的半身斗蓬,露出下面的战甲和一条机械手臂。

        车门拉开,韩树跳下了车,用手放在额前稍挡下午的烈日:“我是擎天堡的韩树,有事找你们首领,赶紧把门给我打开!”

        似乎韩树在风息谷还挺吃得开,没过多久,门后响起机械运作时的轰鸣。在刺耳的摩擦声里,对开的金属大门缓缓左右分开。

        韩树回到车上,拍了拍炎兵的肩膀:“我们走,前面会有人领路,跟着走就行。”

        两架猎鹰战车经过大门,天阳从窗口看出去,两边塔楼下或坐或站,几十个装扮各异的男人,用幽深的目光盯着自己这些不速之客。

        风息谷这些战士的装备可谓五花八门,从轻型枪械到重型机炮,甚至在里面还能看到某些老型号的星素枪械。

        他们直接坐在一些弹药箱上,甚至在上面抽着烟,也不怕引爆屁股下的弹药。

        随着战车深入峡谷,天阳愈发肯定,风息谷并非自然的产物。

        来时在高处他便发现,这条所谓的峡谷太笔直了,边缘整齐,看上去就像用特种工程设备挖掘出来,又或者被高量级的能量洪流扫过大地而成型。

        但就连韩树也说不清风息谷的由来,只知道擎天堡没建成时,这里的地形便是如此。

        现在行驶在峡谷中,天阳就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峡谷两边的山崖,略微内陷,弧度从头到尾保持着惊人的一致。

        自然界里,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天然地貌。

        飞鼠霸占了这条峡谷,并且在这里安了家。他们在两边的谷坡挖出一个个窑洞用来居住,并且还在里面建造了可供上下的阶梯,因此每段谷坡,上上下下会有五六个窑洞。

        在上层的窑洞外头,风息谷的居民用铁板或木材,搭建了阳台。甚至有些高层窑洞之间,用木材和铁板混用,搭建了可供居民来往的走廊!

        车里,韩树笑着说:“现在知道这些家伙为什么叫飞鼠了吧,因为他们实在太会打洞了。”

        天阳点头赞成。

        当来到峡谷中段,建筑开始多了起来,风息谷的居民似乎不再满足住在窑洞里。他们在峡谷里搭建了各种房屋,不过,这些房屋并不是用来住人的。

        这些铁结构、或者木铁混用,甚至用石头砌起来的建筑。是酒吧、赌场、回收站和仓库。

        不时有骑着老式机车,或开着轻型战车的人员在这里出入。出入的人员也多数是背着武器的彪悍之辈,几乎看不到普通居民,只有一些穿着暴露的女子在人群里偶尔闪过。

        用了大半个钟头,渡鸦小队才来到了峡谷的尽头。这里另外建造了高耸的围墙,设置了火力点,以及进行安全检查的士兵。

        所有的布置,都是为墙后那座高楼服务。

        这是一座高脚楼,虽然它只有四层高度,但在峡谷里完全可以称得上高楼了。

        楼房应该是不同时期往上加盖,因此每一层的风格,都有些许不同。

        楼虽然不高,但建筑面积不小,每层最少有七八个房间,多的,都有十五六个。

        高楼的几处制高点上,都配置着一门高射机枪,纵使只是老型号的实弹枪械,对于低职级的升华者仍有一定的威胁性。

        毕竟这里空间有限,而火力点则多了一些,若给集火,结果可想而知。

        两辆猎鹰战车停在了高墙外,韩树让士兵和青黛留在战车,保持警戒。

        自己则带着天阳几名队员下车,走进高墙。

        墙后是个小广场,广场上三五成群的飞鼠战士来来往往,朝渡鸦小队看来时,眼神都谈不上友好。

        “难得擎天堡的大人们光临我们这小小的风息谷,飞鼠上下,皆感荣幸啊。”一把夸张的声音从高脚楼处响起。

        从高脚楼上,走下来一个中年壮汉,他蓄着长发,但编成了一根辫子留在脑后。蓄有短须,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两颗似乎是用金子打造的门牙。

        身上披着一件开襟的湖水蓝长衣,里面是深褐色的麻衣,腰上缠着深蓝色的布条,布条垂在腰侧的末端上,系着一个金色圆环。

        男人的左手和右侧小腿,都有机械结构的义肢,并且这些义肢上安装有轻型武器。看上去如果他需要,可以随时开火,所以这男人的身上,并没携带明显的武器。

        在他身后,跟着两队飞鼠战士,合共八人。均是臂膀浑圆的壮汉,身上带着刀剑和枪械。

        韩树眯了眯眼:“你是?”

        长辫子哈哈笑起来:“我是飞鼠的首领,游晋。韩队长,快里面请。”

        自称游晋的男人,将韩树四人迎进了高脚楼一层的大厅里。大厅倒也宽敞,摆放着一排酒柜,居中铺着圆形地毯,放着一张木桌,以及几把矮椅。

        大厅里有两个姿色一般,但年轻的女孩。她们一见游晋带着客人进来,便熟练地倒了几杯酒,并摆放到了那张木桌子上,便退到一旁。

        “各位请坐。”游晋热情招呼,并对两个女孩打了个眼色:“有酒无肉,岂是我们飞鼠的待客之道?去,给大人们取上等的烤肉过来。”

        韩树笑了起来:“不用这么麻烦了,倒是我很奇怪,飞鼠的首领什么时候换人了?”

        游晋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勉强笑道:“韩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韩树诡异反问:“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们飞鼠的头头,不是飘飘吗,怎么变成你游晋了。难不成,你把飘飘干掉,自己当上了首领?”

        游晋听得一头雾水,眉毛拧成一块:“韩队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

        “韩蛮子,真的是你?”

        一把略带磁性的女声在大厅角落的楼梯口响起,众人看去,有人走了下来。

        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穿着紧身的黑色皮衣,外面罩着件红色的夹克。

        两条黄褐色的腰带,交错着系在柳腰上,腰带两边挂着枪和匕首,背后还横着一把短刃。

        长发梳起,用一个金属发夹固定。脸上不知道是胎记,还是用彩色颜料,抹了三条红色的条纹。

        这个女人在转角处,两手撑着围栏,没好气道:“老娘叫飞絮,飘什么飘。你这随便给人起绰号的臭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韩树哈哈笑了起来:“飞絮飞絮,不就是飘来飘去的吗?老子管你叫飘飘,没毛病啊。”

        名叫飞絮的女子翻了个白眼,勾了勾手指道:“滚上来吧。”

        韩树朝天阳几人眨了眨眼:“队长我跟他们大姐头谈点正事,你们就在这等等。嗯,估计咱们今晚得在这过夜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游晋又堆上了笑脸:“放心吧,韩队长,我会好好招待你的手下。”

        韩树嗯了声:“那就交给你了。”

        他拍拍屁股走上楼梯,跟飞絮离开大厅。

        两人直上四层,飞絮领着韩树走进一个房间。韩树进屋后立刻把门锁上,干笑着瞪着飞絮那曼妙的背影看。

        飞絮打开了窗户,转身问道:“姓韩的,不在你的擎天堡呆着,跑到荒野来干什么?”

        韩树笑眯眯地走上前:“这不想你了嘛。”

        “骗鬼呢,老娘都有好几年没看见你这个混蛋了。想我个屁啊想,你以为我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会那么轻易相信你说的话吗?”飞絮冷笑着。

        韩树走了过来,突然搂住她,就往她嘴上亲了过去。

        飞絮抬起手挡住他的嘴巴道:“干什么,咱俩不熟。”

        韩树干笑两声,抱着她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大手在人家的腿上摩挲起来:“飘飘,你这样说可就太让我伤心了。咱俩好歹也相好一场,你怎么提起裤子不认帐了呢。”

        “滚!”飞絮呵斥道,“姓韩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娘如今看不上你,你看看你,都长残成什么样了。老娘现在要睡,要找你手下那长头发的,要不那小白毛也行。”

        “至于你?”

        飞絮一脸嫌弃:“白送我都不要。”

        韩树捂着胸口痛苦道:“飘飘,你也太无情了吧?再说了,毛头小子哪里好了,哪像我一样,知道你的深浅。”

        飞絮呵呵冷笑:“几年不见,脸皮见厚啊。你到底说不说正事,不说给我滚,老娘才没兴趣陪个老男人调情。”

        韩树挠着脑袋叹道:“好吧好吧,你这个无情的女人,老子是来找你打听个人的。”

        “谁?”

        “叶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