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65章 何去何从

第165章 何去何从

        穿过并不大的树林,天阳很快就看见了聚集地。在队长手腕上飘浮的全息模型,标示出他们正位于聚集地的西面。

        这里是一片草坡,能够看到整个聚集地的全貌。

        在堡垒的编号里是第四号的聚集地,规模不大,木材建筑占据了大半。这些形制各异的房屋无序地堆砌在聚集地里,它们形成了复杂的巷道,狭窄阴暗的弯角多不胜数。

        整个聚集地最高的建筑是三层,它位于东北侧,钢结构的铁皮小楼,在日光下折射着阳光显得格外醒目。

        天阳的生物义眼深处闪烁着一点蓝光,义眼的远视功能启动,视野不断拉近,少年看到那座铁皮小楼二层的走廊上,有尸体挂在那。

        那尸体下掉落着一把步枪,看上去是聚集地里为数不多的武器之一。

        事实上像这样的尸体,在聚集地里随处可见。多数是男人,一小部分是妇女,有七八个老人或孩子。

        尸体基本称不上完整,不是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有些更是给啃咬得难以分辨。

        当风从聚集地里吹过时,让人恶心的血腥气息便扩散了开来。

        韩树在鼻腔里重重哼了声:“一群挑食的家伙!”

        “队长,六点钟方向。”霁雨在后面小声提醒。

        众人朝她指出的方向看去,在一座倾塌了小半的木屋附近,有四只生物在活动。

        天阳心跳稍微加速,生物义眼锁定了其中一只。

        这种生物有牛犊大小,长着两条粗壮的足肢,脑袋有点像狐狸,一根蓬松的尾巴似乎起到平衡作用。

        最让人难忘的是,它的颈部长着一圈像辫子似的,末端会散发灰色光芒的须带。这些须带如同被无形的力量承托着般,仿佛飘浮在海中的水草似的,浮游在空气里。

        耳畔传来韩树的声音:“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最常见的神孽。孽狐,兽行种,鼻子很灵敏。它们既然在这里,可能那座屋子里有幸存者。”

        苍都抽出他那把新得到的机械重剑:“要出手吗?队长?”

        韩树耸肩:“废话,不过你们要记住,别让它们跑了。这些家伙狡猾得很,如果被它们逃掉,说不定很快就会带着其它神孽找过来。”

        霁雨举起那把弩枪:“我掩护你们。”

        韩树一掌拍在天阳的肩膀上:“你先上,苍都跟我来。”

        天阳点头,伸手在背后的收纳匣上一拍。收纳匣打开,内置的机械臂将装有赤月和掠食者的武器架升起,供天阳选择。

        少年抽出了掠食者,看着他手中这把灰白骨剑,苍都有些意外。

        毕竟天阳在战榜上排名第六,拿到的奖励应该不错,可这把骨剑看上去未免有些普通了。

        天阳握住骨剑时,掌心微微一麻,如有电流掠过。

        剑柄上那几圈血红纹路闪过微光,内置的人造神经已经跟天阳建立了连接,掠食者如同少年身体的延展,在感觉上不分彼我。

        星蕴外显,少年锁定其中一头孽狐,突然从草坡上激射下去。

        那头孽狐两只尖耳同时竖起,接着转头朝草坡的方向看去,却只见到充斥视野的银色虹光。                跟着全身一顿,却是天阳已经掠至,一剑钉进它的脑袋里!

        少年左手扬起,在来时的路上已经填充过星蕴的丧钟被他摘下,指向右侧,扣动板机。

        旁边第二只孽狐正弹身而起,准备远遁,一片银光喷薄而来。像洪流般从它身上冲刷而过,孽狐的脑袋连同小半个身体,在银光里炸成了无数碎片。

        带着皮毛的血肉溅了一地,剩下的身体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那两肢强壮的足肢却仍刨动不停,像是身体仍在进行着疾驰的动作。

        四只孽狐,瞬间一死一伤。

        剩余两只立刻左右分开,各自逃窜。

        突然从草坡上射来几根蓝色冻矢,正中其中一只孽狐,那只狐兽身体飞快结冰,动作变得僵硬迟钝。

        再有两根燃烧着烈焰的火矢射至,爆炸声中,孽狐变成了一颗火球。

        剩下那只倒是顺利地离开了原地,拼命往聚集地外沿奔去,忽然一面盾牌横在路中。它跑得太快,一头撞上盾牌,给弹了回来。

        盾牌里响起一阵机械运转的声音,盾牌四周探出一排微型速射机枪的枪口,枪口喷出细细火舌,密集的弹雨射得孽狐抱头鼠窜。

        它要撞进一间木屋里,不料那座木屋中突然冲出来一道身影。

        具有机械结构的重剑高举,那几条如同机车排气管似的烟管中,竟然真的喷出了黑色浓烟。

        重剑里响起了引擎的咆哮声,一剑斩下,孽狐身体中分,突然爆炸,碎片炸得满地都是。

        在韩树两人也干掉一头孽狐时,天阳也结束了剑下这头异兽的生命,可就在他们以为孽狐全干掉时。

        却听霁雨大叫:“三点钟方向,还有第五只!”

        天阳看去,果然一团身影从木屋里钻了出来,两只粗壮足肢刨起尘烟,飞快地往聚集地外面奔去。

        少年再起银虹,眼中的世界化为倒退的模糊光影,孽狐的身影迅速在视野里扩大。

        天阳抬手,骨剑挥去。

        看到这一幕的苍都不由皱起眉头,毕竟少年距离孽狐还有一段距离,这样隔空舞剑,根本碰不到那东西一根毫毛。

        但下一秒,苍都吓了条。

        原来,天阳手中那把骨剑竟然节节分离!剑身内部可以看到一丛暗红色,如同怪物须带般的事物。

        它们连接着每段剑身,使得原本的直剑,现在变化成了长鞭般的事物!

        利用神经传感,天阳启动了掠食者的鞭剑形态,只见这条灰色和暗红交映的【长鞭】凌空抽去,瞬间将前面的孽狐抽成了两半!

        少年手臂挥动,鞭剑在孽狐身上又扫动几个来回,彻底将之斩成十几截。

        再一振腕,鞭剑缩回,节节归位,眨眼间又重新组合成直剑的形态。

        天阳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使用鞭剑,不过在神经传感的协助下,使用起来并不困难。

        鞭剑在他手中如臂使指,挥洒自如,按照他所想的严格完成每一个动作。

        这时,通过神经传感,天阳感觉到一丝满足感。

        感觉是从掠食者传达给他的,少年发现,剑柄上有一圈血红纹路亮了起来。

        那是掠食者捕食了孽狐的血肉精萃,并将之转化成能量储存起来。当剑柄上所有纹路都激活了,就可以释放那被顾泯命名为【死亡射线】的光束攻击。

        战斗直到这时才算真正结束。

        在韩树的要求下,他们将狐尸收集起来,丢进了一个铁桶里,然后一把火烧了。

        跟着他们清理了那座半塌的木屋,发现屋子里有个地窖。以防万一,韩树举起了盾牌,这才示意天阳打开地窖的门。

        门一打开,里面就响起了枪声,但子弹全射在了盾牌上。

        除了让盾牌丁丁当当响个不停外,就没有其它更多的收获了。

        等到下面的人子弹打光,韩树才道:“别怕,我们是擎天堡的,那些畜牲已经死光了。”

        队长喊了三遍,下面才传来了哭声,然后一个女人从地窖里走了出来。

        这个女子大约二十八九岁的模样,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媚态,特别是她现在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看着就觉得特别心疼。

        天阳倒还好,韩树更是阅女无数,神色也算正常。

        可苍都的脸却突然红了起来,韩树看在眼中,嘿嘿偷笑。以他过来人的经验,队长很清楚。眼前这种成熟的妩媚女子,对苍都这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吸引力最大。

        至于天阳这种十七岁的大男孩,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毕竟毛还没长齐的小鬼,哪里知道成熟女人的好。

        韩树干咳了声:“女士,能告诉我们,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妩媚女子抹了抹眼泪,止住哭声,凄然说道:“发生什么事不是一目了然吗?死了,全死了,大家都死了!”

        .......

        一具具尸体,被士兵从各种建筑和聚集地的角落里被找出来,然后整齐地摆放在空地上。

        稍后,他们将会把尸体集体火化,以免发生瘟疫。

        韩树挑了一间还算完好的木屋作为大家休整的地方,苍都则拿了水和食物,送到那个自称【青黛】的女子面前。

        女子神情麻木,喝了点水,又吃了两口食物,就哀叹摇头,表示自己吃不下。

        苍都看上去挺关心她,把自己的制服长衣脱下,让她披在身上。

        天阳坐在门边,吃着东西,饶有兴趣地打量苍都和青黛。

        据这个女人说,神孽是在五天前出现的,那是个宁静的傍晚。和往常一样,聚集地的人们吃过简单的晚餐,便早早上床休息。

        聚集地没有太多娱乐,而白天又有太多工作要干,生活的重担让人们没有寻欢作乐的心思。

        能够活到下一个春天,是大多数人心中最殷切的愿望。

        就在那个深夜,袭击突然到来,前所末见的恐怖之物席卷这个聚集地。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成了那些怪物口中的美食。

        只有青黛在地窖里躲过了一劫,但倒塌的房舍让她无法离开,可这也间接地救了她一命。

        否则游荡在四周的孽狐会很乐意分享她这一顿美餐,可现在聚集地没了,认识的人全死了,这个妩媚的女子非常沮丧,她不知道自己得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