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59章 这人有病

第159章 这人有病

        很快一根烟抽完。

        何必丢掉了烟头,并留意着四周,用仅是天阳听得到的音量说道:“如果你想找到雇主,我有一个办法。”

        天阳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的脸。

        何必苦笑起来:“你不用怀疑,我现在除了跟你合作之外,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托你的福,我的妻儿现在正处于危险的境地。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理会,现在我只想带着他们安全脱身。”

        这个理由天阳可以接受:“那你的办法是?”

        何必又拿出了一根烟,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却必须保持镇定,所以需要依赖烟草:“日记!把你那本日记给我,我用它交差。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对我和家人动手。至少,我有时间安排他们离开堡垒。”

        “那样也只是帮你自己脱身而已,我依旧得不到雇主的信息。”尽管同情眼前这个男人的境遇,可不意味天阳愿意做“亏本的买卖”。

        何必吸了口烟:“别急,听我说。跟对方交易的时候,我会想办法把他约出来。到时候我给你具体的交易地址,当然,你能否把握住这次机会,就不在我关心的范围了。”

        天阳思索一番,点头同意:“很公平,那我要怎么把日记给你。”

        何必笑了起来:“当然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交易,你得给我一个机会。一个拿到日记的机会,必须是我亲自拿到手。”

        他强调了一番。

        天阳已经有所计较:“我知道了,那么现在,我们是否应该说再见?”

        何必扔掉了烟:“当然,但在那之前,你得送我一点礼物。例如,在我手上划个伤口什么的。还有,你小心了...”

        星蕴外显。

        何必眼中亮起一片幽芒,突然袖子中滑出一把匕首,猛的朝天阳咽喉挥去。

        不过他已经提醒了天阳,所以少年有足够的时间反应。

        天阳跃起,趁机一脚踢在何必的手腕上,让他的匕首朝上方弹起。

        狭刀出鞘,划过何必的手臂,男人的手立时血花四溅。

        何必猛的将匕首掷向天阳,趁少年侧身避让时,邋遢男子已经掉头就跑。天阳持刀追去,但奔出通道时,何必已经消失在外面的人流里。

        这时几名铁壁的治安员勿勿赶到,天阳出示了自己的身份,并将这件事描述为一件单纯的袭击事件。

        最后由治安员登记备案后,天阳离开了上城区站点。

        回到公寓已经是下午,天阳进门时,家居智能系统提示他收到了两条留言。

        “读取。”

        天阳命令,并走进厨房,为自己制作一道午餐。

        “现在读取第一条留言...”

        “在吗?我的小男孩,哈哈。”

        这是罗珊的声音,听到这位医师的声音,天阳就觉得脑袋有点疼。

        “这两天有空,记得来医疗中心找我,又到了‘检查身体’的时候了。还有,你的电子眼不是坏了吗?正好最近医疗中心收到了一批生物义眼,我已经给你挑了一颗。”

        “到时候,顺便帮你安上吧。收到留言,尽快回复我,如果不回的话,后果自己看着办!”

        叮!

        食物订制机里,响起午餐已经制作完成的提示。天阳戴上专用的手套,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放到了餐桌上。

        “现在读取第二条留言...”

        “天阳,你在家吗?”

        这次是薰的声音。

        “晚上有空吗?我买了鱼和鸡肉,不过好像买多了。要是你不介意,晚上一块过来吃饭吧?”

        天阳心中一动,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何必拿到日记。

        少年放下午餐,走到家用通讯机旁边,分别回复了罗珊和薰的留言。

        到了傍晚,他将苏烈的日记放在枕头下面,然后换了一身便服,拿上赤月战刀,离开了公寓。

        傍晚的擎天堡别有一番动人的滋味。

        落日余辉从西边的海面上照来,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将建筑和街道染成了酒红色。

        天阳驾驶着电磁机车行驶在上城区的公路上,夕阳从身后照来,把他和机车的影子映照在前方的公路,并拉得很长很长...

        天阳不由有些恍惚,这条路似乎永无尽头。

        当然,这是错觉。

        因为在不久之后,他就抵达了薰的公寓。

        铃声三响后,门呼一声打了开来。薰的弟弟小杰一见是天阳,便朝厨房的方向大叫:“姐,你的男...不,朋友!你的朋友来了!”

        小杰又热情地拉着天阳:“快来,天阳哥。我听姐姐说,这次你们打仗去了,而且出现了许多没见过的黑民。你快跟我说说,都有些什么黑民!”

        天阳被他拉进了客厅,正好看见穿着围裙的薰从厨房里出来。窗外的落日照在少女的身上,柔和了女孩的轮廓,让她看上去美丽得有些不真实。

        见天阳盯着自己看,薰耳根一热,微微垂下了视线:“你先坐会,就快可以吃饭了。”

        又叫小杰去给天阳倒杯水,少女才又回到厨房。厨房中飘来食物的香味,那种味道不是食物订制机能够制作得出来的。

        天阳想起上次去老徐家作客,老徐称赞自己太太做的菜,将之称为“有灵魂的味道”。

        现在想想,老徐的形容果然很贴切啊。

        “天阳哥,这次堡垒都出动了什么型号的立体武装?我听说5代已经量产,这次有上战场吗?”

        作为一个立体武装的爱好者,小杰很快把话题转移到了这上面。

        天阳刚想回答他这个问题,门铃又响了起来,天阳顿时有个古怪的念头,不会是云泽又来了吧?

        “小杰,去开门!”厨房里传来薰的叫声。

        “哦,知道啦。”小杰不情不愿地回答,跳下椅子,来到玄关开门。

        门一开,外面就有把听上去有些熟悉的声音道:“竟然让堡垒唯一一位光辉,住在这种到处透露着穷酸气味的地方,上面那些人到底在想什么...咦,怎么是个小孩。这里难道不是薰小姐的公寓吗?”

        “薰是我姐姐,你哪位啊。”

        “果真是薰小姐的家?那我就放心了。”

        “喂喂,你干嘛,给我出去。”

        “小孩,不可对云少爷无礼!”

        云少爷?

        天阳站了起来,听到玄关动静的薰,同样也从厨房里出来。

        就见到一条身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身形修长,短发黑眸,竟然是云泽的二哥,云峰!

        “是你?”

        “是你!”

        云峰和天阳看清彼此时,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这时小杰才跑进玄关,来到薰的身边,指着云峰道:“姐,这人有病的。我问他是谁也不说,自己就跑进来了。”

        玄关外又进来一个像管家模样的男人,对小杰怒目而视:“放肆,你怎敢诅咒我家少爷得病!”

        云峰抬起手:“老常,童言无忌,你跟一个小孩计较什么。”

        被称为老常的男人立刻变得低眉顺眼起来:“少爷说得是。”

        云峰这才打量着四周,摇了摇头:“这就是光辉的家?太寒碜了,这么点地方,如何配得上薰小姐的身份。”

        薰往天阳看去,后者只能替她介绍:“这是云泽先生的二哥,云峰先生。”

        云峰满意地点点头:“你这白毛小鬼总算懂事了一回。”

        天阳嘴角抽搐,心里突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薰这才道:“不知云峰先生有什么事吗?如果是看病的话,请明天到医疗中心就诊。”

        天阳差点没笑出声,别看薰温柔可人的样子,原来这张嘴,也有不饶人的时候啊。

        大概是想起刚才小杰那句“有病”,再加上薰这句“看病”的话,云峰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

        他干咳了声,借此掩饰,满脸笑容地说:“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知道,我们家老四在追求你。不过我们家老四资质一般,家族地位也就勉强混个中等水平,你跟他在一起的话,真是太委屈你了。”

        “这样吧,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我马上迎娶你过门。你成了我们云家的人之后,云骧基地一座矿场就是你的。你会得到我们云家的鼎力支持,将来至少也能够成为职级7的强者,这点资源,我们云家还是有的。”

        “而且,我在家族继承者的排名里位列前矛。等我当上了家主,你就是主母。一人之下,千百人之上,这是老四给不了你的,如何?”

        客厅里静如鬼域。

        天阳做梦也没想到,这云家老二上门,居然是直接了当找薰结婚来了。而且还提出了种种条件,这哪里是结婚,这摆明是交易吧。

        薰也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我...”

        “薰小姐,别急着拒绝,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云峰摊开手,转了一圈:“别以为堡垒会在你身上投入多少资源,你看看,身为唯一的光辉职阶,他们就给你一间这样的房子。这是房子吗?不,这是一个鸟笼吧。”

        “但如果你成为我云峰的妻子,那境地就完全不一样了。老实说,我其实不用跟老四一样,通过迎娶一名光辉来提高家族排名。但能让我胜算更大一些,我何乐而不为。所以你瞧,如果现在你拒绝了我,以后恐怕就没有这种机会了。”

        云峰又强调了一次:“我所能给你的,绝对不是老四能够想像的。”

        他又瞥了天阳一眼:“这种平民就更不在话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