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58章 雇主

第158章 雇主

        刘蜀连忙往高松看了过去,见后者脸上明显露出思索的神情,他连忙堆笑道:“高先生,我为了咱们谢家可是出了好大的力气,你不会真把我交给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吧?”

        高松看着眼前这个精瘦的男人,瘸子在下城区有那么一点影响力。起初谢家想把他刮出来的时候,一直阻力重重。

        高松连着找了好几个下城区的街头混混打听,但这些人似乎受过瘸子的恩惠,居然什么都不愿意透露。

        无论高松是威逼还是利诱,愣是没有人松口。就在高松不知道怎么继续调查下去的时候,眼前这叫刘蜀的男人却自己找上门来。

        他声称知道瘸子的下落,只要谢家能够给他一份工作,他愿意带高松去找瘸子。

        结果不言而喻。

        现在见天阳要人,高松在心中略微衡量了一番,马上就有决定。

        “他是你的了。”高松把刘蜀推了出去,在一个可能是高职级强者,以及一个狗腿子之间衡量,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刘蜀顿时尖叫:“姓高的,你他妈过河拆桥,还讲不讲道义了!”

        高松冷笑了声,转过身,带着一帮人马离开。

        四周立刻只剩下刘蜀。

        但高松他们走后,旁边的房子里,酒吧中,一个个男人走了出来。

        这些男人像狼一样盯着刘蜀,渐渐接近,如果不是天阳还站在那,现在他们说不定已经扑上来撕碎刘蜀了。

        杂货店里,瘸子打开了门,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刘蜀立时给天阳跪下,抱着少年的脚叫道:“大人,大人救我啊!我刘蜀愿意为大人效劳,只要大人肯救小的一命。”

        天阳在面具里发出一声冷笑,抬脚踢在刘蜀的肩膀上,这个男人立时滚了出去。

        少年让开了路,朝瘸子点点头:“我先走了。”

        瘸子颌首道:“有劳了。”

        天阳便扬长而去。

        狼群终于包围了上来。

        当中一个头发染成火红色的魁梧男子,看向瘸子道:“你怎么说?”

        “你们看着办吧。”瘸子说完,就走回自己的杂货店里。

        男人们磨拳擦掌,那红发男子更是将拳头掰得啪啪响:“刘蜀,你他妈也是在下城区混的。应该知道,咱们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可咱们下城区有点规矩,咱们绝不给上城区的人办事。因为那些人当咱们是狗,是奴隶,所以我们打死也不给那些大老爷们干活。”

        “现在你坏了规矩,还把瘸子给卖了,你行啊你。”

        “火龙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刘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叫道,“我这不是鬼迷心窍嘛,您和诸位兄弟,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被称为火龙的男人笑了起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放过你。”

        “动手。”

        火龙一声令下,十几个壮汉就围了过来。更让刘蜀绝望的是,外面还有几十个男人把街道堵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根本没打算让他离开!

        ......

        坐在环城列车的车厢里,已经摘掉面具的天阳,用通讯机给韩树发去一条文字简讯:已经办妥,不过这里面涉及到谢家,瘸子可能还会有麻烦。

        没过多久,韩树就回复了:什么?谢家?他奶奶的,谢家这些王八蛋,一天两天不搞事就不痛快是吧。行,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天阳微微一笑,之前在荒谷镇,谢淼伙同猎龙小队的那两人,故意抹黑渡鸦小队。这件事被韩树得悉后,直接跑到风暴的营地找谢洪算帐。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清楚,天阳只知道那天风暴营地里乱成一团,最后连凌风都赶过去了。

        回来时韩树脸上笑嘻嘻的,说是谢家要倒霉,估计让这队长借题发挥,狠狠报复了一顿。

        现在瘸子的事又跟谢家有关,也难怪韩树要上火,就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如何处理。

        当然,那也不关天阳的事了。

        在即将抵达上城区的时候,天阳正观赏着窗外海天一色的美景,忽然又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尽管这种感觉一闪而逝,但少年绝不会当成错觉。他不动声色,佯装没有发觉,并且在列车到站时,从容地下了车。

        上城区的站点整洁干净,人员进出有序,和下城区简直是两个世界。

        天阳用正常的速度行走在站点内部的通道里,在转过一个弯时他突然停下,接着闪身缩进旁边一块指示牌后。

        很快一个男人跟着拐了过来,虽然他已经换过衣服,可那不修边幅的衣服还是出场了他。

        赫然就是那个在下城区跟踪天阳的男人!

        他环顾四周,在找着天阳,不想身后突然有人轻声道:“你是谁?”

        这人反应也是极快,在听到声音的瞬间,便要冲刺。可背后却有一点锐意传来,男人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狭刀不知何时已经出鞘,刀尖正抵在男人的背上,只是被天阳的风衣遮挡,路人只看见这两人站得很近,却不知道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邋遢男子苦笑起来,“我只是经过的,请你把武器收起来。”

        天阳面无表情:“我在下城区已经发现你了,你别想抵赖。”

        “我不抵赖,也没什么可以抵赖的。我刚从下城区回来,或许你真的遇见我,但那绝对只是巧合。”

        “是吗?”

        天阳突然提高了音量:“原来是这样,是那个人派你来跟踪我的吗?”

        路人纷纷朝他看了过来,包括那邋遢男子在内,天阳这话让他们听得一头雾水。

        可是很快,邋遢男子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一变。

        天阳轻声道:“前不久,我的公寓被人入侵过,那个人应该是你吧?”

        邋遢男人努力保持着笑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天阳也不管他,用刀尖轻轻推着他,同时另一手轻按他的肩膀,两人往一处人少的通道行去。

        “别装蒜了,当时我在窗口阳台上发现了一些沙子。沙子的含盐度很高,明显来自海边。你身上的衣物有一股海腥味,这说明你经常住在海湾,而且是近海区域,也就是来自堡垒之外。”

        邋遢男人身体微不可察的颤了下,摇头道:“这是误会,绝对是误会!”                天阳嘴角上扬:“当时我还发现,你在我公寓里寻找着什么。这让我很奇怪,一个长年住在堡垒外的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而且,还能进入上城区,并且闯进一个少尉的公寓里。所以我猜,也许这个人背后,有另外某些人在操控这一切。而那个人应该是个实权人物,否则没办法协助一个外人做出这些事。”

        一滴冷汗在邋遢男人的脸上浮现。

        “既然你只是受人支使,那么,对方会不会另外派人监视你呢。如果他知道了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你觉得,他还会再相信你吗?”

        背后的锐意消失。

        邋遢男人小心地转过身来,只见天阳已经收回了狭刀,脸上表情从容,似乎不怕自己趁机逃脱。

        天阳确实不怕,刚才那句特意提高音量的话,已经把这个男人跟自己绑在一块了。

        就算现在放他走,他也不会走的。

        因为走了,说不定就会被人灭口。而如果跟自己合作,还有机会活下来。

        果然,邋遢男子苦笑了声,叹了起来:“夜行者的少尉,都是这么厉害的角色吗?”

        天阳摇头:“我只是其中最寻常的一个,比我厉害的多了去了。”

        “你过谦了。”邋遢男人在旁边一张横椅上坐了下来,“天阳少尉,我叫何必,曾经在铁壁里担任一名治安官。”

        “我准备好听故事了。”天阳在旁边坐下。

        何必从身上摸出一包烟,点着抽了起来:“其实故事并不复杂,我犯了错,被逐出了堡垒。但我的家人还住在这里,所以我舍不得离开。”

        “所以你住在离这不远的海湾?”

        何必点头:“差不多吧,平时为了维持生计,我偶尔会去当淘金者。别看我这样,我还是个职级2的升华者。”

        “我知道。”天阳没有忘记,当时这人在他眼皮底下逃脱。那种身手,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何必吐出个烟圈:“总之,我什么活都接。前不久有人找到我,给了我一个活。”

        “和我有关?”

        何必颌首道:“对,他要你手上一本日记。就是你从储物行里带出来的那一本。”

        苏烈的日记!

        天阳心中一震,果然有人在查苏烈的事,会是当年那些所谓的“高层”吗?

        难道说,他们是在寻找那块灾厄罗盘?

        “那个人是谁?”天阳沉声问。

        何必摸着下巴:“找我干活的人叫丘貉,他是一个中间人,专门给我们这种人和雇主搭桥拉线的。至于我的雇主,我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是一个大人物。”

        “因为他答应,只要我给他办成这件事,他就帮我把妻儿送到上城区来生活。”

        天阳心道一声“果然”,能够办成这种事的,肯定是实权者。

        他想了想,问:“我在哪里能够找到丘貉?”

        何必摇起了头:“没用的,丘貉是通过一个专用平台,跟这些雇主联系。那个平台采用不记名的方式进行登陆,就算你杀了丘貉,他也不会知道雇主的信息。”

        天阳双眉紧拢,这样一来,岂不是线索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