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57章 高深莫测

第157章 高深莫测

        虽然瘸子要借助的是韩树的身份,不过自己都已经来了,自然没有视而不见的道理。

        天阳想了下,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没有作用,谢家才不会忌惮他这个夜行者少尉,甚至还会积怨更深。

        所以呆会,还是戴上面具,先用武力帮瘸子渡过这一关。等回去后,再让韩树去解决这件事好了。

        主意一定,外面就响起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对方似乎恨不得把瘸子这小店拆了似的,咚咚咚敲得天阳耳膜作痛。

        瘸子对天阳看过来。

        “开门。”天阳拿出梦魇面具。

        看着那张结晶面具,瘸子大概猜到天阳心中所想,颌首离去。

        巫师留下的这张结晶面具,依稀可以看出,面具上是个笑脸。

        不过笑容诡异,再加上结晶面具散发着淡淡的深紫色气息,就显得它更加神秘万分了。

        天阳将面具扣上后,视野里的画面就变得有那么一丝虚幻,不真实起来。

        仿佛一个念头,就可以随意扭曲这些画面。

        嗯,即使不在逆界里,这些黑民的遗留物仍然可以使用。天阳心中略微放心,这样一来,黑霆就是一张不折不扣的王牌了。

        当然,那把剑能不用则不用。

        “瘸子,老子知道你在里面,赶紧把门打开!”外头,有把嚣张的声音叫嚷着,语气里带着献谄的意味。

        瘸子冷哼了声,将门打开。

        门外是个瘦削精悍的男人,皮肤微黑,眼窝深陷。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瘸子冷笑一声:“刘蜀,你这只阴沟里的老鼠,今天怎么到处乱晃。”

        名叫刘蜀的男子推了瘸子一把:“放你娘的狗屁,老子怎么就不能出来逛了。瘸子,我告诉你,今天你最好赶紧答应人家的要求,不然的话,有得你好受的!”

        瘸子伸手在旁边一张矮桌上撑了撑,摇头道:“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年要不是我救了你,你姓刘的早给排水渠里的老鼠啃干净了。没想到,今天你居然带人来找我麻烦。”

        刘蜀哈哈大笑起来:“瘸子,你自己不识相,别以为人人像你一样才行啊。走,出去再说!”

        他使劲推着瘸子,这姓刘的虽然身材瘦削,可力气不小。瘸子不受控制,跌跌撞撞地来到屋外。

        屋外站着十来个人,人人脸色不善,手上均带着武器。

        甚至有人还拿着把实弹步枪,这种步枪,能够轻易把瘸子这小店给拆了。

        刘蜀跑到一个高瘦,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先生旁边,点头哈腰道:“雷先生,瘸子来了,您看咋办?”

        镜片上闪过一片冷色光芒,那眼镜后的眼眸中流淌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戾气,被称为雷先生的男子沉声道:“跟我走吧。”

        瘸子断然摇头:“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我瘸子哪也不会去。”

        雷先生哼了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瘸子还末回答,有人不满说道:“雷松,你跟一个瘸的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家让他当家族医生,那是看得起他。这老东西还敢推三阻四,真当擎天堡里就他一个医生了?”

        人群分开,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冷笑着看向瘸子:“你既然不肯跟我们回去,那你另一条腿,也别想要了。”

        他做了个手势。

        后面的雷松微微皱眉,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太张扬了。可人家毕竟是姓谢的,雷松也只能默不吭声。

        刘蜀干咳了声,叫道:“听到谢淼少爷说什么了没有?把这老头给我捉过来,我要打断他的腿!”

        屋子里,听到谢淼的声音,天阳愣了下。

        往外面看去,还果真是谢淼。这厮今天穿着一身便服,手上也没有带武器,大刺刺地站在人群中心,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这个时候,两个壮汉朝瘸子走了过去,瘸子不由朝小店里看去。

        就见一只脚从门中的阴影里迈了出来。

        雷松立刻发觉,抬头一看,就见有人从瘸子的小店里行出。

        穿着长风衣,脸上戴着面具,手中提着一把战刀,看不去不像是瘸子的病子。

        倒像是他找来的帮手。

        两个壮汉就要捉住瘸子,突然眼前一花,瘸子身后多了个人。

        天阳也没抽出战刀,仅以刀鞘重重点在那两人的小腹上,顿时撞得他们连连倒吐,干呕不断。

        谢淼这才反应过来,不悦叫道:“你是谁?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

        天阳懒得跟他废话,更不想被他从声音上认出来,抬起狭刀挡在瘸子身前。

        他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

        谢淼额头上冒起青筋。

        最近,他们谢家得到消息,不久之后,堡垒会有一场行动。规模比不上荒谷镇那一场,但会向家族开放。

        也就是说,这是给擎天堡各个家族展示武力的机会,正因如此,谢家才会突然找上瘸子。

        因为瘸子的医术确实高明,如果有他在,行动里家族成员能够得到更好的保障。

        本来今天这件事,是交给雷松处理,但谢淼因为某些原因,需要争取表现,于是便跟了过来。

        他想好了,瘸子这腿肯定是要打断的,否则难以立威。

        打断后,再把这老东西带回去。谢淼就不信,让瘸子吃点苦头,他还敢拒绝?

        可现在,有人跑出来碍事,这让他面子没地方搁啊。

        谢淼哼了声,夺过旁边一人手上的长刀,指着天阳道:“小子,识想的赶紧滚,这里没你什么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天阳压低了声音,吐出两个字:“进屋。”

        瘸子点点头,转身就往屋里走。

        那个带着步枪的男人立刻举枪,不料视野里有什么东西呼啸而来,下一刻脸门一痛,已经失去意识。

        啪一声,一把刀鞘掉在了他的旁边,原来是被天阳用刀鞘击晕。

        看天阳动手,谢淼再不留情,竟然星蕴外显,手腕喷薄银辉,狞笑着奔向天阳。

        欲斩其于刀下!

        对谢家来说,在下城区杀个人算什么?

        天阳在面具下冷笑了声,左手抬起,轻抚面具。

        一圈无形的波动如同水中涟漪般扩散开去。

        谢淼一无所觉。

        面具人已经近在眼前!

        他抬头猛劈,长刀拖出一片银色光幕,斩进了那人的脸门中。

        谢淼甚至可以看见,对方面具下的双眼,眼神骇然!

        活该!

        谢淼哈哈一笑,抬脚踢在对方胸口,抽出长刀。

        却在这时,耳边隐约响起雷松的声音:“少爷小心!”

        小心什么?

        谢淼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脑后遭受重击,眼前的画面像摔破的镜子般四分五裂!

        视线一花,再看清时,谢淼看见地面正在升起,而地上,根本没有面具人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他没想到答案,就已经晕过去了。

        雷松现在的表情跟活见鬼似的,他目瞪口呆,有些不能了解刚才发生的一幕。

        他看着谢淼全力出手,想要斩杀对方。但不知为何,却在中途提前攻击,结果就是长刀离人家至少还有一米的距离。

        接下来,那个面具人欺近谢淼,绕到自家少爷的身后。但谢淼浑然不觉,愣是被人用刀柄在后脑敲了下,干净利落地放倒了。

        雷松紧张地看向谢淼,如果谢淼有什么事,他回去很难跟上面交待。

        面具下,天阳轻轻呼了口气,这还是他第一次利用梦魇面具。

        结果很顺利。

        刚才谢淼斩杀面具人的画面,只是天阳送给他的一场“美梦”。天阳发现,这种和实际情况略有分别的梦境,很容易就被谢淼接受。

        这样看来,当时巫师送给他的梦境相当违和,也就难怪他那么容易就从梦境里挣脱出来。

        所以,梦魇面具的真正用法,应该是有限度地修改现实,而且是眼前的现实。

        因为这样的梦境和现实无比接近,入梦者很难在第一时间察觉。

        看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谢淼,天阳突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而此时,升华进度也有了轻微的变化。

        “把他带走吧。”

        谢淼不省人事,天阳也不怕暴露自己的声线,而且他还特意改变了嗓音,恐怕谢淼就算醒着,一时间也认不出来。

        雷松抬了抬眼镜:“阁下这样做,就不怕给自己惹麻烦吗?”

        天阳淡淡道:“如果我怕麻烦,就不会在这了。”

        高深莫测!

        雷松看不透天阳刚才的手段,再加上这句有持无恐的话,他一直判断不出,眼前这面具人的实力、以及背景的深浅。

        权衡再三,雷松颌首道:“今天我卖阁下一个面子,不过,阁下觉得自己能够保护瘸子多久呢?”

        天阳在面具里清清淡淡地笑了声:“没关系,过得了今天,谢家就不会动瘸子了。”

        他想的是,回去后,就把这破事踢回给队长。

        可落在雷松的耳中,逾发觉得这人背景深厚,否则明知这事的背后是谢家主持,还敢大放厥词。

        “好,我们这就离开。”

        雷松打了个手势,便有人抬起谢淼,他们要走时,天阳却叫道:“等等。”

        雷松回头:“阁下什么意思。”

        天阳朝刘蜀一指:“他不能走。”

        “我最恨那些忘恩负义之辈!”

        刘蜀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