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55章 幽暗深处

第155章 幽暗深处

        “副官,你先下去吧。”飞梅音量不高,语气却不容置疑。

        副官连忙行了个军礼,打了个手势,把附近警戒的几名士兵一块调走。

        于是这片空地上,便只剩下女将军,以及屏幕后那道身影了。

        电子板的屏幕里,响起一把低沉,且不失威严的声音:“你受伤了。”

        “不碍事,小伤而已。”飞梅嘴角微微翘起,如同倔强的孩子在向父亲逞强。

        屏幕里那道身影转过身来,但他离镜头太远,所以看不清他的模样。

        “你啊,还是这个样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飞梅不以为然地说:“本来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倒是你,最近有按时吃药吗?”

        屏幕里的人尴尬地咳嗽几声:“当然有,这种事不用问吧。”

        飞梅哼了声:“又忘记吃药了吧,义父。我都说了,你需要一位夫人。”

        电子板里又传来一阵干咳:“比起我来,你才需要一个丈夫吧。飞梅,不是义父说你,你都老大不小了,就不考虑下?”

        “义父另一半还没有着落呢,我怎么能光顾着寻求自己的幸福。”飞梅笑容狡黠。

        “哼,你这只小狐狸,就知道拿我出来当挡箭牌!”

        飞梅抿嘴轻笑:“可我说的是事实啊,义父,您老人家就不能考虑一下吗?去年云家就过来提亲,他们那位三小姐我觉得就挺好的。”

        “胡闹!”城主大人语气严肃,“那个姑娘比你还小一点,做我女儿还差不多。我要真娶了她,那其它人怎么看我?”

        “再说了,那是娶夫人吗?那是养女儿吧,我家里的小祖宗有你一个就够多了,再来一个,我可受不了。”

        飞梅爽朗地笑了起来。

        屏幕里的人也笑了,两人哈哈大笑,过了一阵,笑声收敛。

        城主才道:“那么,事情已经办妥了?”

        飞梅点点头:“我亲自斩下那黑王子的脑袋,并看着他分解。放心吧,义父,不会有黑王出现。”

        “至少,这次不会。”

        城主欣然道:“那就好,这件事你干得漂亮。飞梅,有了这次的战功,等你接任城主的时候,就会少许多反对的声音。”

        飞梅轻叹了声:“义父,一定要我继任城主吗?你不觉得,禇司令,曹司令或者韦德部长,他们更有资格坐上这个位置。”

        电子板里的人淡淡道:“你说的我也考虑过,他们几个确实有资格,可光有资格不够。最重要的,他们的能力有明显的缺陷。”

        “老禇战力绝对是够的,军功也多。可他那个暴脾气,做个司令都已经挺勉强了,再让他当城主,那擎天堡第二天非乱套不可。”

        “曹刚呢性格是稳重了,可他胜在稳重,也败在稳重。我们擎天堡正处于发展时期,作为城主,需要积级的进取心,以及果断的魄力。这两样,恰好是曹刚所欠缺的。”

        “至于韦德,他以前倒是还不错,但他不是升华者。而且自己十七年前那件事后,他对升华者已经带上偏见。三人之中,他是最不适合坐上城主之位的。”

        那道身影沉声道:“小梅,我膝下无子,只有你一个养女。你是我一手带大的,你的脾性,能力,我再清楚不过。放眼整个擎天堡,没有人比你更适合继任城主之位了。”

        飞梅目光低垂:“就算义父你这么说,我...”

        “别担心,义父肯定会帮你把路子铺好,才让你坐上这个位置。等你接过我的担子后,我就可以去海边搭个房子,每天钓钓鱼,养养狗,享受退休的生活罗。”

        飞梅笑容勉强:“义父你还年轻着呢,现在说退休会不会太早了点。”

        城主哈哈笑道:“不年轻啦,你看我现在这记性,不比以前罗。”

        飞梅陪他笑了几声,又道:“对了,义父。黑王子临死前,说了一些话。他用的,是我们的语言。”

        电子板中沉默了片刻,城主才道:“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们曾经进入过门后,也就是说,他们去过我们所在的世界。”

        “他还说,像他这样的黑王子,不止一个。义父你说,会不会在逆界的其它地方,已经有黑王诞生。”

        屏幕里的人影轻声一叹:“逆界何其广阔,我们所探索的,所掌握的,不过沧海一粟。就算其它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有黑王诞生也不出奇。”

        “不过,就算有其它黑王出现,它要找到克拉夫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是。”飞梅轻轻颌首,“到目前为止,包括其它编号的逆界里,还没听说黑民具有能够远距离移动的载具,甚至连具有飞行能力的黑民都十分少见。”

        “可是...”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城主沉声道,“如果停止对逆界的探索,会极大程度降底被黑民入侵的危险。”

        “但是飞梅,就算我们不探索逆界,其它堡垒城市也会继续探索的。只要逆界里一天存在着星髓之柱,存在着我们所没有的资源、技术等等事物,对逆界的探索就不会终止。”

        “在这种前提下,我们更不能止步不前。止步的代价,就是被其它城市取代,甚至毁灭!”

        飞梅眼神一黯:“我知道了,义父。”

        城主嗯了声:“那边没什么事,就回来吧。你养伤的时候,正好陪我下下棋。不得不说,逆界里这种游戏还挺有趣,可惜对手难寻啊。”

        飞梅笑道:“禇司令不是挺热衷这种游戏?要不,曹司令也行啊。”

        城主摆着手:“可别,老禇那个臭棋篓,动不动就悔棋,有次我都差点跟他打起来了。至于曹刚,跟他下棋,我不如找人工智能下还来得有趣。”

        “就这样吧,你赶紧回来,义父亲自下厨,做一桌好吃的犒劳咱们的大将军。”

        飞梅微笑答应,随后结束通讯。

        她再抬起头时,笑容逐渐消失。眼前是无垠的世界,谁又知道,在那幽暗的深处,有哪些东西对门外的世界虎视眈眈。

        ......

        擎天堡。

        当天阳穿过克拉夫门,走上堡垒的中转平台时,灿烂的阳光照得少年几乎张不开眼。

        后面被人推了下,天阳回头,全身缠着绷带的昆蓝瞪着他道:“别挡路啊,白毛。别以为你背过我,老子就会让着你。我告诉你,没门!”

        这家伙一通说之后,带着一身阴郁的气息跑了。

        天阳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又得罪他了?”

        “那小蓝毛一向自负,现在被他讨厌的人帮了不止一回,心里别扭着呢。”拄着一根拐杖,苍都单脚跳出了大门。

        天阳想去扶他,苍都摇头道:“我没那么娇弱,别碰我。”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呢,自己还不是别扭得要死。”霁雨在后面不冷不热地说了句。

        苍都顿时像给踩到尾巴的猫似的,跳起来叫道:“我哪里别扭了,我再别扭,也没有你别扭。”

        霁雨摊手:“我怎么别扭了。”

        苍都指着天阳:“你把初吻给一个毛头小子,我不信你不别扭。”

        “什么!霁雨你对天阳下手了?”韩树从克拉夫门里走了出来,惊讶得烟都掉了。

        霁雨脸上顿时飞起两片红霞:“那是意外!一时激动罢了!还有队长,你非得叫得那么大声吗!”

        韩树朝四周看了看,不少人朝他们这一队看过来,队长干咳了几声:“我这不太震惊了嘛,毕竟霁雨你一向不把自己当女人看,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不会喜欢男孩呢。”

        霁雨的脸更红了:“谁不把自己当女人看了,怎么不说你们这帮臭男人一点不懂得欣赏。还有,我没有喜欢天阳,绝对没有!”

        “没有你脸红个什么劲。”韩树捉了捉他那把乱哄哄的头发,“好了好了,回来了,大家就先好好休息个几天吧。最近大伙也累了,都给我先休息上一周。一周后,再回队舍报道吧,老子先撤了,拜......”

        渡鸦小队就这样在中转平台上解散,天阳骑着自己的独轮机车回到宿舍。

        一系列的门禁检查后,电子锁打开,天阳走进了玄关里。

        门关上后,少年发现屋子安静得可怕。

        尽管家居智能系统已经开始启动排气功能,并且自动将窗户打开,可屋子里的空气还是闷得厉害。

        天阳将行囊放下,把战刀搁在墙边,走过玄关,对着无人的客厅轻声道:“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答。

        他在客厅里站了有几秒钟,突然拿起战刀,离开公寓。

        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阳打开门,然后让送货工人把一件件盆栽搬了进来。按照天阳的指示,大大小小的盆栽摆到了客厅里、卧室里、阳台上,就连厨房也放了两盆。

        最后,一个鱼缸放到了客厅的角落里,看着那里面自由游动的各种小鱼。天阳觉得,自己的公寓总算有那么几分生机了。

        第二天,少年吃过早餐后,往鱼缸里丢了些许饲料。

        通讯机响了起来,是一条实时通讯,发送人是韩树,正请求连接。

        天阳接听后,通讯机里响起韩树的声音:“天阳,今天有空不,帮我做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