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53章 遗言

第153章 遗言

        把黑霆和刚刚被少年命名为【梦魇】的结晶面具放好,天阳站了起来,开始寻找出路。

        他的战术眼坏了,手边又没有照明的工具,光用右眼,天阳感觉自己和瞎子其实没有太大区别。

        毕竟这是在满布雾晶的地底,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黑雾。

        黑雾!

        天阳拍了下脑门,自己不是能够利用黑雾吗,怎么把它给忘了。他尝试着放松身体,集中心神去感受黑雾的存在。

        很快,他跟黑雾之间就建立起一种神秘的联系。天阳感觉自己的思感,似乎可以借助黑雾,向四周的空间延伸出去。

        不过片刻,这片空间的概貌,就出现在少年的脑海里。这是一个由黑雾形成的全息模型,天阳甚至能够在其中“看”到自己。

        在这个全息模型里,天阳像神明般位于最高的维度,巨细无遗地俯瞰着底下的空间。

        在这种状态里,少年几乎没有被偷袭的可能,可惜感应到的空间只有二十多平方左右。天阳心想,要是能够拉伸思感,直线扫描就好了。

        念头浮生,全息模型立刻发生变化。感应空间的宽度被压缩,长度却不断延展。

        于是片刻后,天阳欣喜发现,前方五十来米处就是岩壁,上方十来米的地方有个山洞,或者可以从那找到出路!

        在这个完全没有一点光亮的空间里,天阳干脆闭着眼睛,利用黑雾感应四周,朝山洞方向摸去。

        很快他爬进了山洞里,在全息模型里,这条歪歪曲曲的岩洞走廊不知通往何方。天阳摸索前进,思感向前延伸,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探路方式了。

        在黑暗中走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天阳突然停了下来,由黑雾构筑的模型里,他“看”到岩洞隧道的前方,竟然有一个巫师和几条疯犬。

        它们似乎也在寻找出路,由于天阳距离它们尚有一段距离,所以即使是巫师,也未曾发觉他这个后来者存在。

        天阳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他双手稍拢,岩洞里的黑雾无声向他汇聚。

        黑雾包裹住天阳之后,少年加快了脚步接近前面的黑民,在全息模型中,他和巫师的距离正不断缩短。可就算天阳来到巫师身后二十米处,那危险的黑民竟然一无所觉!

        天阳乐了,之前黑王子释放那种能够追踪目标的电球时,少年便以黑雾进行伪装,让电球失去目标。

        现在巫师也没察觉到他的存在,看来黑雾果然具有伪装作用,或许现在自己在那个巫师的感觉里,就像一团逆界中无处不在的黑雾。

        它们与黑雾为伴,可怎么会想到,这次敌人竟然藏身于黑雾之中!

        天阳抬手摸向赤月战刀的握柄,指尖触及握柄时,天阳却想起腰包里的黑霆。

        于是手放了下来,改而掏出黑霆,天阳没急着出手。

        他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毕竟巫师拥有瞬移的能力,只要一个疏忽,没干掉巫师不说,怕是还得被它反击。

        当岩洞走廊进入一道较为笔直的路段时,天阳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身上披挂着具备生物特性的织物,手里拿着一个摇铃,这个巫师突然停了下来。猛然,它像是察觉到什么,突然转过身。

        就在它身后的隧道里,一片黑色雷暴突然汹涌而至,那扭动的漆黑雷霆里散发着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毁灭气息!

        它以恢宏有力的磅礴气势,瞬息间填满了隧道的一切空间,转眼就把巫师和疯犬淹没在其中。

        等这片雷暴冲势去尽,电光消散时,隧道里才回荡着震耳欲聋的雷声。

        天阳站在原地,愣了至少三秒钟,才回过神来。

        他刚才尝试释放出黑霆的【暴雷】,没想到一试既成,放出了几乎和黑王子一模一样的雷暴闪光。

        在这段笔直的隧道上,雷暴闪光几乎没有碰上任何障碍。巫师的瞬移虽然是逃命利器,但它的反应显然没有光的前进速度来得快。

        于是一个能力都没来得及使用,那名巫师就跟几条疯犬,瞬间葬送在这片漆黑雷暴里。

        等天阳走近,地面只剩下一些结晶化的尸骸。在雷暴闪光中,这些黑民甚至连尸体都无法分解。

        不过那些结晶尸骸并非残留物,它们一碰就散成了黑色的灰絮,归于尘土。

        天阳挠了挠头,黑霆的威力果然恐怖,不过被它干掉的黑民是真正的渣都不剩啊。亏得少年之前还想着,这次或许又能够收获一件巫师的遗留物,结果什么都没捞着。

        或许这就是有所得,便有所失吧。

        将黑霆收了起来,天阳继续前进,少年没有察觉。在他转身时,从巫师那散架的结晶尸骸里,飘起了一点微不可察,但颜色深邃的黑色光华。

        它像微尘般落在天阳身上,瞬息隐没不见。

        黑暗中没有时间,天阳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这些弯曲复杂的岩洞系统中行走了多长时间。

        少年只记得自己吃了两根食物棒,补充了三次水份,最终,当他用赤月战刀斩开一块挡路的巨石时,眼前突然有光线传来。

        太久没有看到光亮,天阳一时不太适应,他用手挡着眼睛,却听到了脚步声往他这个方向传来。

        “是人!是人类!解除警戒。”

        “快让医疗队准备!”

        “你好,少尉,哪里受伤了吗?”

        关切的声音让少年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他摇摇头道:“我没什么大碍,但我的战术眼坏了。”

        “是吗?那要赶紧取出来才行,免得发生感染。”

        终于适应了灯光后,天阳被一名士兵掺扶着来到地面。在集合点附近,已经设置了一个临时医疗点。

        两名医疗兵抬着担架过来,不由分说把天阳搬到了担架上。

        借着集合点上空的照明弹,天阳才看到,眼前这片大地支离破碎,地面起伏,形成无数深不见底的沟壑。

        简直就像经历了一场强烈地震般,看来女将军和黑王子战斗所造成的影响,竟然改变了这片地区的地貌!

        也不知道队长现在怎么样了。

        天阳这样想时,已经给送进了一辆医疗车里。

        .......

        呯!

        一块巨大的落石砸在宁奕的脚边,这个三头犬小队的队长担心地看了看头顶:“喂,老韩。你行不行啊,我差点给砸死了你知道吗?”

        “死了最好,省得老子看见就心烦。”韩树此刻正撑起一个防御屏障,将包括宁奕在内的多名队长级升华者保护起来。

        不过在经历了多次战斗余波的考验后,这个屏障似乎随时有崩溃的征兆。

        宁奕现在也没有心情和他计较,略为担忧地看向前方,那边支撑着地厅的巨树,早在战斗开始后的5分钟里,被飞梅一剑砍倒了。

        不过树冠上的树枝还粘连着大厅穹顶,一时没有掉下来。

        那边此刻光影交映,由能量形成的狂乱风暴,让其它人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

        当然,韩树等队长的主要工作也不是插手战斗,而是为了防止黑王子逃走而已。

        突然,前方风暴里炸起一道强光,那道强光竟然将风暴撕开。在那耀眼的光芒里,韩树等人勉强看到两条身影,在瞬息间擦身而过。

        位于另一侧,张冬城扔下最后一个烟头:“分出胜负了。”

        这名破阵人的脚下,已经堆满了烟头,少说也有二十几个!

        殷琪拢了拢被风吹散的发丝,淡然说道:“那个还不是黑王,小梅完全能够击败他。花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小梅这些年安逸的日子也过得有点久了啊。”

        张冬城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你羡慕吧?”

        殷琪没好气道:“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她顿了顿,轻声道:“自从他走了后,我已经无法再过平静的生活了,你不也一样。”

        张冬城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轻轻叹道:“本来我以为,只要当上了破阵人,就能稍微了解下当年那件事的内情。可现在看来,是我想得太天真了啊。”

        殷琪轻轻咬着粉唇:“无论如何,我都会查清楚的。我绝对不相信,我追随的那个人,会做出上面所说的事情来!”

        张冬城冷笑一声:“我也一样。”

        殷琪看了他一眼:“唯有此刻,我觉得你还不是太讨厌。”

        张冬城表情一换:“这么说,琪琪你果然对我有意思。”

        “滚!”

        又有狂风吹来,打断了两人的话,再朝前方看去,便见黑王子跪倒在地。

        但他的脑袋,却滚落一边。

        长剑一旋,纳入鞘中。

        飞梅朝自己右手看了眼,这条手臂上衣袖粉碎,皮肤一片焦黑。女将军心下轻叹,看来得花上一段时间养伤了。

        她转过身,长发拂动,朝队长们走去。

        经过黑王子的身边时,那颗掉在地上的脑袋突然说话:“人类啊...好好珍惜吧...”

        飞梅看了他一眼:“原来你们真会说我们的语言。你,让我们珍惜什么?”

        黑王子嘴角扬起:“...珍惜此时门后的安宁时光......总有一天,我们将跨越维度之门,降临彼岸。”

        他的身体和脑袋开始分角,渐渐化为粘稠的黑色浓液...

        飞梅凤眼微眯:“放心,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我们不会让任何东西越门而过。”

        “是吗?看来你还太年轻,事实上,我们曾经进入过...”黑王子笑容更盛,“而且你觉得,如我这般的,会只有......”

        话音嘎然而止,那颗脑袋,终于化成了一滩烂泥。

        倒是那个威严华丽的漆黑王冠保留了下来,就飘浮在那一片黑色的淤泥之上。

        咔嚓。

        王冠上的宝石,裂开了一条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