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52章 黑霆(求订阅)

第152章 黑霆(求订阅)

        一道高挑的身影迈着从容的步伐,自远处的幽暗中出现,来到巨树附近。

        正是风暴的指挥官。

        女将军飞梅依旧穿着长款的暗紫色军装,肩上将星在巨树的光芒下流转着金色的光芒,长且笔直的黑发伴随着主人的脚步有力跃动,手扶着腰侧剑柄上的女性,就这样从天阳几人身边经过。

        “接下来交给我,你们快点离开,我的【圣裁光牢】估计压制不了太久。”

        说话声中,飞梅已经行至那座光牢前,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由星蕴构筑起来的奇特建筑。

        “天阳,你们没事吧。”

        韩树的声音响起,天阳回头,就见自家队长跟宁奕,丽妲,以及其它小队的队长赶了过来。

        “受了点伤,不过还好,但昆蓝伤势要严重点。”天阳简短报告。

        韩树目光凝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就好,你们几个先走吧,这里除了队长级别的升华者外,已经没有其它人插手的份了。”

        天阳点点头,没有犹豫,伸手就要去扶苍都。

        苍都摇摇头:“你去帮蓝发小子吧,我自己能行。”

        “好。”天阳掉头掠向昆蓝,来到他身边,拿出薰送他的急救针剂,朝昆蓝的脖子打了一针。

        昆蓝看向他道:“你干什么?”

        “别紧张,是急救针,不会要你命的。”将注射器丢掉,天阳把他背了起来,星蕴外显,朝巨树相反的方向飞掠。

        昆蓝咬牙道:“放老子下来,这点伤算什么,我不用你背!”

        “这个时候就别逞强了,飞梅将军和队长他们已经来了,呆会这里会有一场大战。我们留在这,只会妨碍他们,或者说你想给记大过,那我就放你下来。”

        昆蓝顿时说不出话。

        从韩树他们附近经过时,天阳心有所感,扭头朝人群里看去,于是看到了一双漂亮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有惊讶、有疑惑、更有一些莫名的激动。

        可惜天阳急着离开,没有看仔细。否则就会留意到,那是个女人,嘴角有痣的高傲女子。

        “怎么了?”

        发现同伴失神,张冬城用手肘轻轻撞了下殷琪。

        殷琪黛眉颦起:“好像,长得好像。”

        “什么长得好像,你说什么啊。”张冬城听得一头雾水。

        “刚...”殷琪正要回答,忽然前方气场震荡,那座星蕴光牢正在崩溃。

        一条条如同黑龙似的漆黑雷霆,自光牢中迸射喷薄,光牢的墙壁片片剥落,现出里面黑王子的身影来。

        黑王子抬起那把雷霆之剑,剑上雷光暴涨!

        猛往飞梅的方向劈落!

        女将军用拇指轻挑剑柄,长剑出鞘三寸。

        正飞奔的天阳,突然感觉到一圈无形的波动自身边掠过,接着体内星蕴乱成一团。背着昆蓝飞驰的他顿时失去平衡,一头栽倒,跟昆蓝两人在地面滚得几滚才停了下来。

        再往回看,便见巨树的方向,黑与白二色光芒交映,界线清晰。那两种光芒的碰撞,犹如山峦碰撞,明明什么声音都没有,可天阳耳中却嗡嗡直响。

        视野里的画面变得模糊、重影,却又色泽浓郁。黑的更黑,白的逾白!

        突然一道黑白交映的洪流自眼前轰鸣冲过,那洪流上电弧飞舞,其中一条自天阳眼前掠过。

        天阳左眼的画面出现闪烁,接着陷入一片漆黑,战术眼似乎被电弧击中烧毁了!

        洪流瞬息远去,不知远去几何。

        更多的洪流接踵而至,迸射往不同方向。

        这时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啪哒一声,引起天阳的注意。

        少年看去,竟是一只手掌,手掌后面有小半条手臂。

        手臂套在华丽威严的护甲里,而手掌上,握着一个黑底银纹的剑柄。

        天阳头脑里嗡一声响,这不是黑王子的手吗?这个剑柄,不就是那把雷霆魔剑?

        他下意识地要捡起那个剑柄,突然头脑一阵昏沉,像喝醉似的站不起来。然后才感觉到,地面在震动着。

        震动的频率一点规律都没有,时高时低。

        无序的震动,让这个地腹空间轰隆作响,突然,天阳头顶上掉下了一块巨石!

        光是那沉闷的呼啸声,就知道这块石头的份量不轻。天阳稍微辩识下方位,便朝自己的左前方猛扑出去,正好来到了那剑柄旁边。

        一块巨石落下,如同重炮般炸得地面剧烈震动,人头大小的碎石像炮弹一般飞溅出去,好几块砸到了天阳的身边。

        天阳伸手将那个剑柄捡起,收进腰包里,刚做完这一切,头顶上又是轰隆大作,一块块落石从天而降,不断轰击着地面。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天阳全然凭借着本能,拼命躲避着头顶上掉下来的巨石。

        飞梅和黑王子的能量碰撞,产生的余波超过了这个地腹空间所能够承受的极限,空间的岩石结构遭到破坏,从而大块大块地脱离了山体,不断砸下。

        天阳已经离开巨树范围有一段距离了,山体的破坏尚且如此。可想而知,现在巨树附近的空间,怕是破坏得更加严重。

        难怪女将军和韩树都赶他们离开,像他们这种职级4以下的升华者,在现场非但左右不了战局,怕是连自保都十分困难。

        落石整整持续超过5分钟,在躲开最后一块巨石后,天阳突然发现,自己跟其它人已经完全给分隔开了。

        见没有巨石继续落下,山体崩塌的现象也停止了,天阳微微松了口气。

        他靠在一块不规则的巨石旁边休息,过得片刻,才把腰包里那个剑柄取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材料制作的,表面看上去像是金属,可握在手中时却发现质感不对。

        而且现在,剑柄上的银纹正在消失,似乎是和黑王子失去联系的缘故。

        看着剑柄时,天阳体内深处,那不知道存在于何方的黑色山羊符号,悄然浮现。这个符号出现时,天阳的大脑中立刻自行浮现出一些机械、冰冷的信息来。

        黑霆:用黑王子肋骨打造的武器,能够释放高量值单位的非自然电流。常驻形态为单手剑,但可以根据使用者的需求,切换成剑鞭、阔剑、细剑、狭剑等不同形态。

        除此之外,黑霆能够释放以下能力:

        暴雷:100万放电单位!

        自律雷击弹:500放电单位!

        雷蟒:1000万放电单位!

        大放电:3000万放电单位!

        湮灭:1亿放电单位!

        啪...

        黑王子的剑柄掉到了地上,天阳有些失神地看着这个东西。

        失去那些银色纹路后,漆黑的剑柄看上去已经有些普通,可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原来却是一件危险的武器。

        不,与其说是武器,它更像是启动那些放电能力的媒介或道具!

        天阳敢打赌,黑王子至少一半的战力都在这件武器上。如今没有黑霆的他,应该不是升华者的对手。

        可是...

        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信息!

        之前能够操控黑雾,现在又知道黑霆的信息,天阳有些害怕自己的变化。

        他又捡起了黑霆,微微皱眉,思索着应该如何处理这件武器。

        就在这时,少年体内那个黑色山羊符号,那两根羊角上的纹路突然亮了起来。几乎在同时,天阳手中的剑柄轻轻一震。

        跟着,一团黑色雷霆喷薄而出,滋滋作响。电光扭动、吞吐不定,最后形成了单手剑的形状。

        天阳吓得连忙松手,手掌一松开,那电光长剑就消失了,漆黑的剑柄再次落到地上。

        看着掉在脚边的剑柄,少年迟疑了片刻,才重新捡起。

        握住剑柄之后,天阳心中微微一动,那剑柄上再次喷出黑色雷霆,重新构筑长剑形态。

        “这...”天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把电光长剑,就像操控黑雾一样,他居然能够使用黑霆!

        而且,天阳还知道,自己只能够释放【暴雷】这个能力。其它能力,出于某些原因,他暂时无法使用。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更不知道,这些信息究竟源于何方!

        搜集...补完...等待...

        几个天阳并末察觉的微弱信息在他的大脑中一闪而过,尔后,那个黑山羊符号的纹路消失了,连同整个象形符号,也缓缓沉入了黑暗之中。

        解除剑上的电流,天阳把剑柄收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自己体内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既然能够使用黑霆,那就不能把它随便处理掉。

        或许,用它来对付黑民会是一个不错的注意。但这把武器显然不能公诸于众,至少,不能在苍都几人眼前使用。

        把黑霆放进腰包时,天阳又想到了巫师留下的结晶面具,既然连黑王子的武器都能够使用了,巫师的遗留物是否也能够利用起来?

        少年把那个面具翻找了出来,拿起面具后,他本能地感应到什么。

        想了想,天阳将面具戴到了脸上,从面具里看出去,世界在他眼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虚幻、不真实、似乎只要他愿意,就能够随意扭曲和重建。

        天阳立时明白,这就是那个巫师的能力,可以随意构建梦境,让人在美梦中难以自拔。

        “简直就是梦魇啊...”天阳摘下面具,果然,巫师的这件遗留物他也能够利用。

        现在天阳可以肯定,那颗果实部分能量转移到他体内后,让他能够利用逆界乃至黑暗子民的物品。

        少年苦笑一声,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