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39章 追赶的目标

第139章 追赶的目标

        看着那连绵千米的火龙,以及如同被翻转过来的街道路面,天阳喉结一阵上下滑动:“这就是5级危险度黑民的力量啊...”

        “它的力量远不止于此,但我相信,堡垒方面应该不希望由得它继续展示。”霁雨放下了望远镜,表情淡然。

        这是说,堡垒方面会有高职级者出面,制止那只狂徒?

        天阳更是目不转晴地盯着主战场,他不希望错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同时心里在猜测着会是谁位高职级强者出手。

        会是王良一吗?应该可能性不大,那个男人是云氏的王牌,说起来这次联合行动似乎没有让家族的私军参与,所以王良一可能不在这里。

        那还有谁?飞梅将军?这个可能性倒是不小,而且在动员会上,那位女将军展示出来的力量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她完全有能力对付这只狂徒,但她位高权重,会这么轻易出手吗?

        在少年的猜测中,街道上那只狂徒又有新动作。尽管堡垒主力向前推进,无数炮火几乎都是朝着它而来。

        可黑暗子民也踊跃对抗,甚至一些黑民会用自己的身体,替狂徒挡住致命的炮火。

        如此一来,狂徒便能从容准备。它趴在那辆汽车上,后背拱起,血肉撕裂。

        巨人的背部正在打开,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升起来。便在这时,一道强光突然闪过黑雾弥漫的街道,便连主战场上方飘浮在空气里的照明粉剂所释放的光芒,也无法掩盖这道强光!

        它精准地击中了狂徒,磅礴的冲击撞碎黑雾,更将狂徒从汽车的残骸上掀飞。

        巨人摔到了街道上,在它的脑袋上,一根由星蕴凝成的箭矢正在逐渐消失。

        那根箭矢是如此真实,天阳在电子眼的协助下,甚至可以看到它那三角状的箭矢上,还雕刻着华美的纹路!

        如果不是边缘处仿佛泡沫般消散的星蕴微光,少年几乎以为它是真实存在的。可事实上,那却是由星蕴构建的事物。

        这时的天阳还无法理解,能够让星蕴构筑品呈现如此真实的外观,以及细致的纹理。那说明构筑者,对星蕴有着深刻的理解,以及异于常人的精细掌控!

        而直到巨人被掀飞后,位于堡垒主力的大后方,才有一股非比寻常的气场升起。那个气场非但强大,而且充满了高傲、孤高的味道。

        大致感应了下气场的位置,天阳就为之咋舌。

        刚才那根星蕴箭矢,是从一公里外的地方射来的,光是这射程,就比霁雨要远上四五倍不止了。

        霁雨也察觉到了那股气场,她扭头望着那气场出现的位置,眼神复杂。

        有期盼、有兴奋;有激动,也有几分微不可察的敌意。她眼神微妙,情绪更是数度转换,最后归于平静。

        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霁雨从粉唇里吐出了几个字:“总有一天,我也要射出这样一箭!”

        天阳虽然在她旁边,可没有听到。一来霁雨的声音很轻,二来主战场那边,有新的事物吸引了他的目光。

        在巨人被一箭掀飞的同时,附近一幢大楼的天台处,有身影落下。

        战场上空洒下的光明中,天阳捕捉到这条身影。那是个男人,穿着暗红色的长衣,款式一如夜行者的制服,但颜色不一样。

        少年全身颤动,他突然记起,苏烈不也穿着同样的服装?

        难道,那人是破阵人?

        身着暗红长衣的男人竟然在大楼的外墙上飞奔着,他身上分明没有任何固定物件,可逆界的地心引力似乎对他全无影响。

        他以一种违逆物理法则的诡异方式奔下大楼,在距离地面还有十米高度时一跃而出。

        来到狂徒上空时才突然爆发气场,然后抽出了一把长度近米,宽四寸,纠缠着红色与黄金两种颜色的长剑。

        长剑出鞘的瞬间,既卷起了一股能量风暴,再斩下去时。形若大龙的巨大风柱扶摇而起,声势骇人的狂风里,四周的黑雾、碎石、车辆残骸甚至是黑民!皆被强大的吸力拉扯!撕裂!满布风柱,将其中的景象严严实实地遮挡起来!

        天阳忍不住握紧了拳头,那就是高职级强者的力量!少年几乎忘记了呼吸,从身体到灵魂,他被深深震撼到了!

        同时,他和霁雨一样,有了追赶的目标。

        天阳还想继续观战,但这时,他们的通讯机都响了起来。

        指挥部那边有新的任务下来了。

        同样看得激动不已的苍都,用微微颤动的声线道:“走吧,在这里继续看着,也无法超越那些人。但有一天,我会站在那个位置!”

        马尾青年用力指向刚才红衣男子出现的地方!

        我也是,天阳在心里默默道。

        霁雨转过身,已经朝大厅出口走:“那就别站着,干活吧!”

        五个钟头后,天阳几人才回到营地。拉开营帐时,发现韩树已经回来了。这个粗犷的男人把自己扔在了行军垫上,嘴里咬着烟,却打着呼噜睡着了。

        天阳几人相视一笑,也没有清洗,就这么倒头就睡。

        今天实在太累了。

        而过去的几天,也皆如此。

        他们可以休息,但营地里有的是还得继续忙碌的人。

        例如凌风。

        此刻,总参谋长带着副官,勿勿赶到了临时指挥部。

        哪怕经过了光谱净化,可进入营帐后,凌风还是拿出一条手帕,仔细地擦着自己每根手指。

        这让站在沙盘前的女将军微微皱眉:“我这里面很脏吗?”

        凌风用手轻轻扇了下鼻端:“逆界里哪有不脏的地方。”

        飞梅轻轻摇头:“像你这样有洁癖的家伙,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逆界里活到现在的。”

        “也许比起肮脏来,我更不能容忍那些黑暗生命的存在吧?”凌风将手帕收起,伸出了手。

        副官林洋就将一块数据板放到他手上。

        凌风把数据板递给飞梅:“你应该看看这个。”

        飞梅打开数据板,上面罗列了今天的一些数据。其中包括了伤员的数量,死者名单等。

        “你让我看这些...”女将军突然咦了声,“没有战死者的尸体?”

        她抬起头,看向凌风:“为什么战死者的尸体数量是0?”

        凌风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难不成我是为了过来跟你讨论心理问题?”

        飞梅放下数据板:“看来你已经找到答案,我来猜猜,和黑民有关?”

        凌风摊开手:“没有确切的证据,但应该差不多。我觉得,那些东西在收集尸体,人类的尸体!”

        “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飞梅走到自己的座椅旁,淡然坐下,用双手抚平了长衣上的折皱。

        双腿重叠,手肘搁在扶手上,双掌十指交错,女将军摆出一幅愿闻其详的姿态。

        凌风同样入座,但他坐姿端正,头、颈、胸在同一条直线上。虽然坐着,却给人一种如松挺拔之感。

        这是军人的坐姿!

        “其实在战斗打响的第一天,就发现有这个问题了。”凌风语气平缓,不徐不疾,“但前几天,我们的阵亡率不高。第一天只死了七人,再加上黑民有啃食人类尸体的习性,所以刚开始,我把这个问题忽略了。”

        “直到这两天,我们的阵亡率有所上升,可后勤班却没找到任何尸体。这才将事件报告了上来,我特意查找了前段时间的记录,才察觉从开战以为,我们收回的尸体寥寥无几。”

        “可问题是,黑民收集人类的尸体干什么?它们无需以人类为食,吃人只是习性,而非生存所需。那么,它们应该不是为了囤积食物...”

        女将军目光幽远,像是飘到了极远的地方,“前几天,那些掉下深渊的人报告说,在地底下发现了奇怪的植物。而且你们夜行者里一个叫天阳的少尉,还报告了一种用途不明的诡异事物。”

        “如果我没记错,他宣称在地底深处,那些盘根错结的植物根茎里,曾经出现过人类的残骸。难道说,地面上失踪的尸体,都成了那些植物的养份?”

        凌风抬起手,在镜框上轻轻一托:“我也是这么觉得,在看到记录的时候,我就联系到天阳的报告。现在看来,那些黑暗生命恐怕在地底深处酝酿着什么。而目前,我们的情报有限,无法做出正确的推断。”

        “你派去地底侦察的人呢?没有消息吗?”

        凌风摇头:“地底深处有雾晶矿脉存在,那些东西影响了通讯机的电子信号,暂时我跟侦察队处于失联状态。只能等他们回来之后,或者离开地底,我们才能知道这座城市下面有些什么东西。”

        飞梅再问:“他们需要几天才能折返。”

        凌风屈指,轻轻点着扶手:“考虑到我发布下去的命令...有那么一点多。所以最快,也要明天或后天,才能见到他们。”

        年轻的总参谋长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他们没给黑民干掉的话。”

        飞梅嘴角微微上扬,她对凌风并不陌生,两人可以说是同期的战友。只不过后来,他们有各自的发展路线。

        飞梅加入了风暴,进而坐上今日将军的位置;至于凌风,他虽仍留在夜行者,却从台前走向幕后,最后成为了总参谋长。

        按照飞梅对他的了解,凌风的所谓命令,肯定不仅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