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32章 入梦

第132章 入梦

        “跟我来。”

        听到狗吠声,天阳立刻有所决断。他打了个手势,让小鸟和炎兵两人跟上,三人往回跑,缩回进入地厅的那个岩洞里。

        岩洞里的通道弯弯曲曲,怪石横生,无数天然的掩物可供三人躲藏。

        他们刚藏好,就见远处的黑暗中隐约亮起了一种熟悉的红光。红光并不特别明亮,昏昏沉沉,给人一种混沌的感觉。

        就像一片浓稠的血浆,光芒里隐约透露着某种恶意。

        天阳启动战术眼的几项功能,于是画面被迅速拉近,他一下子看到了那片血红色的光芒里,有道神秘且诡秘的身影在行走着。

        沉重的斗蓬遮住了头脸,深灰色的织物上装饰着各种骨雕和金属片,手握一根暗红色的木杖。木杖的顶端,雕刻着三张可怖的脸孔,做出不同的表情。

        尽管形象不一样,但天阳确定,那是一名巫师!

        和之前所遭遇的那名有所不同,这巫师的身上,并末悬挂倒三角的挂饰。可那种无以名状的阴森和诡秘,却如出一辙。

        在巫师身后,是几只疯犬。它们不时回头,发出带着哀求味道的低声嚎叫。这些仿佛将人与狗缝合起来的怪物,看上去畏畏缩缩,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很快天阳知道了,从疯犬后方的红光里,冒出一大丛如同触手似的须根。它们轻易捕捉到一头疯犬,用力地将之拖进光芒中。

        疯犬四肢在地面胡乱刨动,试图挣扎。走在前面的巫师停了下来,转过身,轻轻举起那根人面杖。

        其中一张面孔那空洞的眼眶里,冒出了黑色的火。那火的颜色如此深邃,当中闪烁着细细的,璀璨的紫光。

        它们让火焰变得梦幻,恍若将夏夜的星空装进了火焰之中。

        那条疯犬突然放弃了挣扎,被脱进了血红刺眼的光芒中,片刻之后,一根肥大如同巨蟒似的植物根茎游了出来。

        它两边飞舞着数不清的根须和细枝,那些东西像是虫肢般,在地面划动时,便让这条根茎自如移动。

        转眼,巫师已经来到那个诡异的孕妇异物前。在它身后,最后一条疯犬被根茎裂开的大嘴吐了进去。

        根茎一阵蠕动,像是在消化里面的疯犬,那体表上一颗颗茧泡亮了起来,像巨大的红色灯泡。

        等光芒变得昏暗时,巫师举起人面杖,充满亵渎味道,以及邪恶气息的低语在无人的冰冷的地厅中响起、回荡。

        仿佛恶魔在地狱的出口悄声呢喃,细密、虚幻、极度邪恶的声音连绵成片。

        那条根茎如同受到无形的指引般,往那孕妇异物游去,上端抬起,盘上那异物形如大腿的部份。

        当它来到那异物高高凸起的肚子时,前端裂开,表皮如同花瓣张开、里面吐出一根根飞舞的须根。

        连串轻响中,这些须根皆扎进了那如同肚子似的东西里面。最后,裂开的表皮合拢,紧紧咬在了那异物的“肚皮”上。

        这条像“脐带”般的根茎,跟那异物结合起来之后,孕妇形象的异物,那“肚子”的部位居然缓缓膨胀,再微微收缩。

        当肚子膨胀时,纠缠在上面的植物便会给撑开,露出里面一片片遍布神经和血管的组织。

        那东西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植物应有的东西,更像是某种生物。

        天阳三人此刻的脸色都不太好,黑暗子民为何会在地底下布置这些古怪的植物?那个巫师甚至要用疯犬作为饵食,诱使一条根茎来到此地,跟那像孕妇似的事物连接起来。

        这些东西,到底打算在地底下干什么?

        天阳甚至有个直觉,这次联合行动的战场,或许不是位于地面的那座小镇里!

        那条肥大的根茎跟孕妇异物连接起来后,巫师似乎结束了工作,它停止发出那种阴诡气息的细语,转过身。

        却不离开,站在那一动不动。

        “它要守在这吗?”小鸟轻声询问。

        天阳摇摇头,这些逆界生命的行为无法以常理测度。跟它们打交道的次数越多,少年便越肯定这一点。

        突然,巫师举起了人面杖。

        一种强烈的危险涌上心头,天阳全然一震,大吼:“不好,它发现我们了!”

        人面杖点地。

        巫师的身影骤然旋转,收缩,便如同一道幻影,倏忽消失在原地。

        几在同时,那道邪恶的身影出现在天阳三人中间!

        锵—

        赤月战刀出鞘,天阳甚至不及灌注星蕴,先一刀朝巫师肩膀砍去。

        巫师举起人面杖,毫无先兆,所有人耳中几乎同时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声音。

        哇!

        仿佛婴孩的啼哭,又像是女子的尖叫!无法准确形容的锐响像一把锥子般,狠狠扎进了三人的耳朵里。

        就连炎兵戴着全封闭的头盔,也无法阻止这阵声音的侵袭。

        天阳感觉就像被一把铁锤砸中脑袋般,视野里的事物出现了重影,各种颜色愈发的浓烈鲜艳,剧烈的眩晕感让他的刀无法再砍下去。

        巫师又转过身来,人面杖指着天阳,那上面三张人脸的眼眶里,同时喷出闪烁着星辰微光的黑色火焰。

        天阳下意识地抬手一挡,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灼烧,这是怎么回事?

        “天阳,我希望你可以退出夜行者。”

        熟悉的声音在手臂前面响起,少年浑身颤抖,不可置信地,缓缓放下手臂。

        便见到母亲南菲,正站在棚屋的窗口前,看着窗外那条流水幽幽的水渠。

        天阳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回到了下城区的棚屋里,大脑一时无法处理这些信息,少年头脑便一片空白。

        “天阳,你听到我说什么吗?”窗口处,南菲转过身,双眉微皱。

        天阳摇着头:“不可能,这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你在说什么?”南菲走了过来,抬手轻轻落在少年的额头上,“不会是发烧了吧。”

        天阳可以感受到她掌心的温度,感觉到她手掌的柔软,以及那以为再也不会拥有的关爱。

        少年大叫一声,扫开她的手,泛红的眼眶里,映照着南菲惊慌的表情。

        “你怎么了?天阳,怎么哭了?”

        南菲走过来...

        “别过来!”

        天阳大吼:“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我妈已经死了!你个王八蛋,马上让我回去!”

        “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南菲一脸担心:“天阳,你到底在说什么呢?我不是活生生在这吗?你是不是生病了!”

        天阳举起战刀,指着南菲道:“你不是真的,我记得很清楚,是我亲手把你的骨灰放进墓地里!”

        “这一切都是幻觉...”

        啪!

        南菲一巴掌抽在少年的脸上:“天阳,你怎么能这么说!什么我死了,什么骨灰!我是你妈,我是南菲啊!你到底是怎么了!”

        脸上火辣辣的痛,天阳捂着脸,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出神。

        泪水像断线的珍珠涌了出来,南菲伸出手,想捂住少年的脸。又害怕被拒绝,手伸到半空便停了下来。

        她泪眼婆娑,凄然道:“孩子,你究竟怎么了?你在逆界里是不是遭遇了什么?”

        “我...”

        天阳有些迷糊,难道这不是幻觉。还是说,自己之前的经历只是一场梦?

        如果那是梦的话...倒也不错。

        至少,她还活着。

        就在这个时候,天阳忽感手臂好冷,就像把手埋在了雪堆里似的。然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天阳,天阳你快醒醒!”

        天阳打了个寒颤,仿佛从深沉的梦境中醒来般。眼前的景象又改变了,棚屋和母亲都消失了,他又回到了黑暗冰冷的地底。

        另一边,巫师正不断躲闪着,避开炎兵向它射去的道道光束。

        旁边,小鸟的细剑贴着自己的手,那剑上散发的凛寒气息,让血液都几乎要冻僵了。

        见天阳眼中重新恢复神彩,小鸟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拿开细剑:“刚才你被催眠了,那个巫师似乎有让人入梦的能力。还好,这种能力只能影响一个人。”

        “原来,刚才是梦吗?”

        天阳抹了抹脸,指端传来湿润的感觉。他突然有点感谢巫师,至少,它让自己在梦境里,再见到了母亲。

        梦里的南菲,对他的关爱丝毫不减......

        一声惊呼传来,炎兵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抛飞,摔到了地厅那粗糙的地面上。滚得两滚,步枪掉了出来。

        他连忙爬过去想拿回步枪,眼前一花,巫师瞬移出现在身前,人面杖里喷出了火焰。

        这片火焰显然跟刚才不一样,它是惨绿色,其中飞舞着片片灰白的光芒,就像一块块霉菌。

        腾起的灰斑绿火缠绕着人面杖,朝炎兵的头盔砸了下去。

        一把边缘亮起绯红光芒的战刀,及时插进二者之前,磕在人面杖上,把木杖连同那团绿火荡往一边。

        天阳伸手将炎兵拉了起来,战刀指着巫师,大喝道:“小鸟,我们缠住它,别给它瞬移的机会。”

        回答他的,是一把从巫师身后斜斩而下的细剑。剑身带着凛冽寒气,剑锋还没砍到,巫师身上的深灰织物已经开始爬上冰霜。

        天阳也闪前斩击,务求让巫师难以脱身。

        巫师只好舞动人面杖,不时从杖身上喷出一条绿火,借此抵御着天阳两人的联手攻击。

        在一次逼开天阳之后,巫师杖上的火焰由绿转黑,天阳一惊,叫道:“小心,别让它给催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