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18章 他们,就是同袍

第118章 他们,就是同袍

        相貌英俊的男子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拍打自己的衣服,摊开手看着地上的炎兵:“你干什么?”

        炎兵眼中闪过怒气,可脸上却勉强堆起了笑容:“谢淼先生,我就是...我就是替小菊喝杯酒,没干什么?”

        “这还没干什么?”名为谢淼的男子跟后面几个同伴交换了个眼色,笑嘻嘻地说,“听听,他还说自己没干什么...”

        他眼神一变,神经质地吼了起来:“老子让这个女人喝酒,那是看得起她。她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可关你屁事,你是谁啊就替她喝!”

        谢淼抬起脚:“充英雄是吧,老子让你充!”

        一脚猛踢,鞋尖直指炎兵的心脏部位!

        眼看要击中,突然一只脚打横踹来,鞋跟撞在谢淼的脚踝上。非但带偏了他的脚,还震得他脚踝发麻。

        谢淼表情一僵,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横插一脚,不由侧首怒目。

        于是,他便看到了一个银发黑眸的少年,对方的左眼似乎是电子义眼,不时瞳孔里会闪烁着电涌的蓝光。

        “你他妈又是谁!”

        谢淼退后两步,捂着自己的脚踝叫了起来。

        炎兵先是一喜,接着沉声道:“长官,这件事跟你无关,你不用...”

        “只要你一天是渡鸦小队的人,那么这件事我就不能当没看见。”天阳目光平静,视线移往谢淼,“何况,是他动手在先,就更不能不管了。”

        谢淼上下打量着天阳;“渡鸦小队,白毛...难道,你就是那个端了秦家的升华者少尉?”

        天阳坦然承认:“是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在公共场合,公然袭击我们夜行者的士兵。我认为,你必须向他道歉。”

        少年指了指炎兵,后者已经在那个女酒保的掺扶下站了起来。

        谢淼先是一愣,接着捧腹大笑:“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居然要我道歉,别以为搞掉一个三流家族就了不起了。夜行者,夜行者又怎么样,老子自己也是夜行者,军衔还比你大!”

        “老子是中尉!”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吼道:“现在,少尉。你弄伤我了,我要你马上赔礼道歉!”

        天阳全然无畏:“荒谬,既然你也是夜行者,那么应该知道袭击同僚,罪加一等!如果你不道歉,或许,司令部会给我一个解释。”

        “妈的,你敢威胁我!”谢淼往前一步,逼近天阳,两人几乎快挨到了一块。

        他指着炎兵吼道:“这种垃圾士兵,要多少有多少!他们就是炮灰,是消耗品!他们有资格当老子的同僚吗?你居然为了维护这种狗东西,威胁我一个中尉,你是不是疯了!”

        “他们跟我们一样进入逆界探索,承担的风险不见得比我们少多少!他们一样在付出,甚至为此而献出生命。所以我认为,他们,就是同袍!”天阳寸步不让,针锋相对。

        炎兵听到这番话,双手猛的握紧,眼晴中闪动着某种光芒。

        那几个跟谢淼一块来的,其实是和他同个小队的士兵。此刻他们听到天阳的话时,也有些意外。

        可最意外的,当属谢淼,非但因为天阳公然顶撞他,更因为少年的这番言论。

        他发现,在天阳说了这番话后,非但那个渡鸦小队的士兵眼中充满敬意。就连跟自己一块来喝酒的几个跟班,眼神也有些变化。

        一股怒意油然而生。

        谢淼感觉到,自己在手下的地位已经发生动摇。而且一个少尉指着自己鼻子骂,这让他颜面尽失。

        恼羞成怒下,谢淼酒劲上头,一拳砸向天阳的脸!

        “满嘴胡言,顶撞上级,给我趴下!”

        要是以前的天阳,两人挨得这么近,谢淼又是突然出手,这一拳估计是挨定了。

        可经历了那么多场战斗,特别是被幽邃骑士追杀,那种命悬一线的经历,让他如今的感官和反应,都变得十分敏锐。

        几乎是谢淼的肩膀一动,天阳已经本能地做出反应。

        他矮身绕过谢淼的拳头,转眼来到对方身后,使出韩树传授的【瓦解】技巧,一下子将对手放倒。

        谢淼甚至没反应过来,便见视野里世界天旋地转起来。等回过神,已经被天阳摔在地上。

        尽管这一摔不痛不痒,可面子却是丢尽了。

        谢淼爬了起来,怒视几个手下:“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动手!”

        那几个士兵起初还有些犹豫,被谢淼吼得几吼,互相交换了个眼色,大叫一声扑向天阳。

        上城区,而且在酒吧里,天阳不想将事情闹大,所以没动用星蕴。

        见几个士兵扑来,眉头一皱。

        却在这时,有人打横撞了出来,扑倒了那几个士兵,原来是炎兵。很快炎兵就给对方按在地上打,天阳要去帮忙,脑后生风,谢淼已经一脚抽了过来。

        少年无奈,只好低头避让,后撤旋步,再一次来到谢淼身后将之拌倒。

        再看向炎兵,他现在只能缩起身体,双臂护着脑袋,挡着一只只如雨点落下的拳头。

        天阳哼了声,就要上前。突然身体一紧,原来让谢淼从后面抱住。

        再这样下去,炎兵就算没给打死,也得进医院躺上一段时间。

        不料,一只脚突然踹进了人堆里,踢飞了谢淼一个手下。接着那人拳打脚踢,不过三两下,就帮炎兵解了围。

        天阳定晴一看,竟然是苍都。马尾青年手上还拎着一瓶酒,冷冷地扫射着谢淼那几个手下,看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接着才看向天阳:“你还打算在那站多久?”

        天阳笑了笑,猛一个头锤撞在谢淼的鼻子上。后者一声惨叫,捂脸后退,视线不断在天阳和苍都身上打转。

        最后声色俱厉地吼道:“你们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他转身就要离开,苍都突然将酒瓶砸到谢淼脚边:“站住,把酒钱还了再走,我们可不帮你买单。”

        谢淼脸色难看,捂着鼻子勿勿结了帐,这才走了。

        一场风波告结,酒吧开始打扫起来,天阳走了过去,看着苍都:“你怎么在这?”

        “关你屁事。”苍都坐到吧台,敲了敲,“给我一瓶龙胆。”

        龙胆是一种烈酒,天阳曾经在火山酒吧里尝过,结果只喝了一杯,就醉得不省人事。

        为这事,凯迪还没少被南菲数落过。

        天阳打量着马尾青年,看上去这家伙心情似乎挺糟糕,难道失恋了?

        少年干咳了声:“不管怎样,刚才谢了。”

        “打住。”苍都接过酒保递过来的烈酒,拧着瓶子道,“我可不是帮你的忙,只是纯粹看那姓谢的不顺眼而已。”

        他仰头灌了口烈酒,跳下了椅子,带着一身酒气也走了。

        这个时候,炎兵才走了过来,鼻青脸肿的,不过看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怎么样,手术还顺利吧?”少年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要了杯轻酒。所谓轻酒,既是酒精含量较低的一种酒,天阳自觉酒量有限,不敢喝太烈的。

        炎兵接过女酒保递来的冰袋,捂着额头笑起来:“很顺利,填充了生物材料后,我感觉跟以前没什么区别。”

        天阳看向吧台后那个女酒保:“她是你朋友?”

        炎兵有些腼腆:“是未婚妻,她叫小菊。今晚是她在酒吧工作的最后一天,以后都不会来了。所以我想着,干脆请你过来喝一杯,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

        “长官...”

        天阳知道他要说什么,摆了摆手:“什么都不用说,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

        炎兵点点头:“那你再多喝几杯,我请!”

        “好。”天阳满口答应。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阳只觉两边太阳穴跳个不停,异常难受。

        他苦笑着起床,果然酒这个东西,还是少喝的好。

        吃过早餐后,他驾车来到夜行者总部大楼。乘坐电梯来到队舍,还没来得及推门,门就被人打开。

        嗯,确切地说,应该是撞开!

        苍都一脸怒色地走了出来,还撞了天阳一下,却一言不发地跑了。

        这是怎么回事?

        天阳一脸疑惑地走进队舍,经过隔断,就见大厅里,韩树几人均在。

        韩树正坐在正中那张高背椅上,两脚交错架在了议桌上,抽着闷烟。

        左右两边,老徐和霁雨相对无言。

        天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大厅的气氛古怪。这不明摆着,苍都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气呼呼地跑了。

        而自己归队,也没人正眼瞧上一眼。

        没办法,天阳只好干咳了声:“队长,我回来了。”

        韩树哦了声,收回双脚,起身道:“我出去一趟,老徐......你自己看着办吧。”

        丢下这话,满脸胡茬的队长带着一身烟味,从天阳身边走过去。

        霁雨也跟着起身,什么都不说,沉默地走向大厅后自己的房间。

        没办法,天阳只好坐到老徐旁边:“他们这是干什么?怎么一个个都怪怪的。”

        老徐摇摇头,苦笑起来:“怪我。”

        “怎么回事?”

        老徐叹了口气:“我要走了,天阳。我已经向司令部申请了退役,上面也批了,他们同意我离开。所以今后,我不会再到这儿来了。”

        “什么!”

        天阳整个人蹦了起来:“为什么?你不是说再干个一两年再退的吗?怎么这样突然...”

        ps:来点推荐月票吧,大佬们带带小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