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17章 赠笔(求收藏)

第117章 赠笔(求收藏)

        回到堡垒的第二天,天阳起了个大早。用语言发出一个命令,家居智能管家便让窗帘自动向两边打开,于是少年看到稀稀拉拉的雨水落在窗户上,泼出一片蜿蜒流淌的水迹。

        堡垒已经进入了雨季,接下来这段时间,将会是以阴雨天气为主。

        偶尔会有晴朗的时候,但时间短暂,至多两三天,就会重新回归风雨的怀抱。

        天阳还记得在下城区生活的时候,每到雨季,棚屋后面那条水渠,水位就会高涨。然后渠水会漫过水渠,入侵他们所住的屋子。

        这个时候,天阳就会和母亲一起,用各种东西填充棚屋的缝隙。

        可即便如此,地面还是会铺上一层水渍,为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比起那个时候,现在住在上城区的公寓里,享受着各种方便的服务,生活要比以前舒适得多。

        可惜,母亲却永远无法享受。

        呼吸微微一沉,天阳跳下了床,决定今天去墓园扫墓,明天再去队舍报告。

        食物订制机替他制作了简单,但有足够热量的早餐。

        吃过之后,天阳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以前穿的衣服。打开衣柜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或许自己应该添置几套便服。

        总不能什么时候,任意场合,都穿着夜行者的制服吧?

        出门的时候,天阳随手带上了赤月战刀,自从上次发生了潜入事件后,他不敢再有丝毫大意。

        至于丧钟,那把枪造型太独特了,带在身上引人注目,还是别在堡垒里随便使用的好。

        来到楼下,雨势好像小了许多,但雨点砸在堡垒圆顶上的声音,仍然声势惊人。

        天阳驾驶着独轮机车离开了公寓,到附近的花店购买了一束鲜花,这才前往墓场。

        哪怕是在这样的雨天里,从上城区的街道经过时,天阳仍能看到由几十人组成的游行队伍。他们高举着要求削减升华者权益的条幅,大声地叫喊着口号。

        纵使堡垒穹顶的雨声,也无法掩盖他们的声音。这支游行队伍由几个上民带领,其它成员皆是平民。

        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普通人。

        反对升华者占据大部分资源的声音,最近几年越来越多,天阳也有所耳闻。今天却是第一次看见游行队员,颇觉新奇。

        而在经过一座社区广场时,少年还看见了战争之主教会发起的集会。广场上,有几个教会的黑衣司祭,正在向堡垒的居民宣传教义。

        包括擎天堡在内,这一带的堡垒城市,大部分人的信仰都是战争之主。

        这个教会可以说历史悠久,崛起于数百年前,信徒无数。

        传闻克拉夫门出现的百年后,世界上曾经出现过一个伟大的帝国。当时还没有堡垒城市这样的事物出现,人们几乎都在那个帝国的统治之下。

        与帝国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祟拜逆界文化的逆光教。那个教会后来成为帝国的国教,但是这个帝国好景不长,数十年后便由极盛走向衰亡。

        帝国消失后,引发了百年动荡,逆光教也分崩离析。

        直到百年后,另一个教会悄然出现,那就是战争之主。这个在动荡年代里崛起的教会,听说其前身就是逆光教。

        但不管如何,战争之主教会就这么一直传承了下来,成为如今世界闻名的四大教派之一。

        “战争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守护。当你前往战场时,永远不要忘记,你是为了什么赶赴战场...”

        广场上,一个把脸藏在兜帽里的司祭,正为民众说教。

        声线柔和,但充满了感染力,听上去似乎是位女士。

        这个女司祭举起手,在自己的眉心与胸口间划了条直线,再握拳轻点胸口三下:“愿战争之主庇护你...”

        天阳经过时,她抬头看来,于是少年看到了一双眼神坚定的黑眸。

        双方眼神交汇在一块,又瞬息错开。

        天阳已经远离了那个社区广场,不多时,堡垒墓园到了。

        可能因为下雨,墓雨看上去很安静,天阳将战刀负在身后,捧着花束走进墓园的黑色大门。

        门内,笔直的信道向前延伸,经过那一座座漆黑的庄严墓牌。

        墓园里只有依稀几道身影,零星分布在各个角落。

        似乎来到这里,连风声都显得格外低沉,如同带着对亡者的沉重思念,在墓园的上空哽咽低诉。

        天阳低着头,捧着花束走在信道上,快步前往母亲墓碑所在的位置。

        突然眼前一花,他连忙停下,免得跟列车上一样,又撞到人了。

        定晴一看,眼前此人竟是他认识的。

        穿着深色的立领长衣,灰色的头发被风吹乱,嘴边的法令纹明显,但眼神还如同年轻人模样。

        稳重,儒雅。

        正是天晴学院的导师,刘镜霖!

        “是你?刘老师,你也来扫墓吗?”天阳音量微微提高,在这个寂静的场合里,声音远远传开。

        不过,墓园里其它人离得比较远,根本听不清天阳在说什么。

        刘镜霖在惊讶过后,很快恢复如常,脸上露出礼貌的笑容并回应:“嗯,来看望一位朋友。老朋友。”

        他顿了顿,才问道:“你呢?”

        接着他自嘲地笑起来:“听听我都在说些什么糊涂话,来这里当然是来扫墓的。”

        天阳轻轻点头:“我妈安葬在这里。”

        刘镜霖脸上表情缓缓变得沉重:“我很遗憾。”

        天阳摇起了头,表示自己不介意。然后绕到一边,微微垂头:“那我先走了,刘老师。下次再去听你的课。”

        刘镜霖报以温和的微笑:“欢迎你随时来听课,老实说,像你这么年轻的人,通常对逆界文明不怎么感兴趣。”

        天阳随口道:“不怕你笑话,起初是想学习逆界文字的。结果发现没有这门学科,但看到了你的文明史,所以就...”

        “原来如此。”刘镜霖眼神一动,伸手探进口袋里,片刻后掏出一根钢笔,“这送给你当个纪念吧,你可以用它练习写字。当然,我指的是逆界文字。”

        天阳看向那根钢笔,它肚腹圆润,主调深沉,但笔帽上有银色的花纹装饰,非常漂亮。

        “这...我怎么能...”

        天阳第一眼就喜欢上这支笔,但跟刘镜霖非亲非故,他不敢接受。

        特别是母亲南菲从小就教育他,不能顺便接受别人的礼物,所以他更犹豫了。

        刘镜霖笑了笑,将钢笔插进天阳的上衣口袋:“不值几个钱的东西,别放在心上。还有,如果你想学逆界文字的话,有空就过来学院找我,我教你。”

        “那太好了,谢谢你,刘老师。”天阳由衷感谢。

        尽管老徐借了一本逆界文字的书给他,但如果能够得到刘镜霖这样的导师指点,必定事半功倍。

        “不用客气,走了,再见。”

        刘镜霖轻轻拍了下他的胳膊,转身远去。

        天阳看了眼插在口袋里的钢笔,满心欢喜,连步伐都轻快了几分。

        ........

        从墓园里出来的时候,通讯器收到了两条简讯。

        第一条是奖励发放通知。

        '你收到一封任务奖励发放通知。'

        '奖励项目:宝石镇防御战。'

        '奖励内容:贡献点奖励。'

        '贡献点:排除干扰信号500点、击杀干扰者300点、协助营地防守500点、提交【干扰者】报告500点,合计获得贡献点1800点。'

        '全部奖励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1800点!

        不是很多,却也不能算少。至少天阳去宝石镇前,可没想到还能顺便赚些贡献点。

        加上这笔贡献点的话,现在天阳手头上剩余的贡献点有6420,这还不算借给炎兵的两千点。

        如果母亲还在,也许他会用这笔贡献点盘个小店,让母亲打发时间。

        可现在母亲不在了,天阳还没想好怎么用,干脆就先放到一边。

        再看另一条简讯,则是炎兵发来的:长官,你回来了吗?

        天阳告诉他自己回来了,便走到自己的机车附近,不料炎兵很快回道:长官,晚上你有时间吗?我已经做完手术了,晚上想请你喝一杯。

        天阳笑了笑,爽快答应,和炎兵定好时间地点,便离开了墓园。

        夜鹰酒吧。

        这是位于上城区琥珀街的一间酒吧,琥珀街可以说是上城区最热闹的街道,这里非但集中了各种商场,还有类似夜鹰酒吧这样的娱乐场所。

        天阳来到这间酒吧的大门前,抬头看去,大门上方是一头展翅雄鹰的雕塑。

        少年要进去的时候,一个酒吧的保安拦住了他:“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能带武器进场。”

        他的视线明显落在天阳背后的赤月战刀上。

        天阳拿出自己的身份卡,识别身份后,保安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变:“原来是夜行者的长官,请进请进。”

        酒吧里,空气中充斥着酒精和香水的味道。

        对于这种味道,天阳并不陌生。凯迪那座火山酒吧,他可没少光顾,早就习惯了这种异样的味道。

        天阳环顾四周,搜寻着炎兵的身影,很快发现那个士官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吧台。

        吧台旁边,四五个男人或坐或站,正对吧台后面一个清丽的女酒保说着什么。

        其中一个不到三十岁,长相英俊,表情浮夸的男人捉起了一杯酒,朝那个酒保递去。

        这时炎兵站了起来,堆着笑脸,跟那个男人说了什么,便接过酒喝了个干净。

        不料那男人脸色却拉了下来,突然一脚踹在炎兵的肚子上。在吧台后女酒保的惊叫声里,炎兵摔在了地上,把喝下去的酒又给吐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天阳本来平和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