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16章 小题大做(求收藏)

第116章 小题大做(求收藏)

        少女张开了双眼,见天阳在发呆,抬起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喂,你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

        天阳回过神来,没有太多跟女孩接触经验的他,腼腆道:“不,你说得很正确。跟我一位......长辈,嗯,和他说的几乎完全一致。”

        “是吗?那我实在太荣幸了。”

        这个女孩确实人如其名,像小鸟一样活泼,吱吱喳喳说个不停:“你说咱俩是不是很有缘,我从上面掉下来,刚好被你接住。”

        “你叫天阳,我叫小鸟。小鸟不就喜欢在阳光灿烂的天空下,自然自在的飞翔吗?”

        女孩说着,还做了个扑打翅膀的动作。

        眨了眨眼,小鸟突然道:“要不,你娶我好不好?”

        天阳听得一阵猛烈咳嗽,他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出了什么毛病。否则的话,这少女胆子也太大了点吧?

        小鸟哈哈大笑起来:“逗你的,不跟你说了,我还得上去修理东西呢,下回见。”

        她从地上捡起刚才掉下的小板手,钻过几棵怪树,爬上传感塔的坚井。

        天阳摇了摇头,似乎受小鸟的乐观感染,之前的郁闷已经不翼而飞。

        通讯机响了起来,收到一条亚当发来的简讯:你在哪?铁叔已经修好你的枪了,他正在宿舍等你呢。

        天阳连忙回复:我现在就回去。

        快步往宿舍区的方向走,来到自己的宿舍附近。隔着大老远,天阳就闻到一股呛人的烟味。

        穿着脏兮兮的机工服,蹲在门边的中年男人正抽着闷烟。

        在他脚边,丧钟就随意搁在那里。这让经过附近的人都忍不住,朝那把造型有些夸张的手枪看了几眼,然后给铁叔的烟味呛得连连咳嗽,又快步走远。

        “铁叔。”

        天阳叫道,小跑而去,打开了宿舍的门:“进来坐会?”

        铁叔眼睛翻起,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拎起那把丧钟就走了进去,还好进房的时候,把烧得剩下个屁股的烟丢到地上,又用脚辗灭了火,才走进房里。

        门关上,中年男人将丧钟随意放到桌子上:“损坏的三枚晶槽,给你修好了两枚。剩下那枚实在没办法,这玩意使用的材料和零件基本已经淘汰,这破地方也没有多余的材料修复最后一枚晶槽,你将就用着吧。”

        “另外,我给你更换了一些导力元件,都是这些年研发的新玩意,可以帮你节省大概一半的星蕴。后座力我也给调整过了,现在应该小很多,就算是你,一只手也可以拿着它开火。”

        天阳拿起丧钟,这枪表面仍有许多刮痕,可感觉上却是焕然一新。他尝试向丧钟灌注星蕴,果然,这次仅用了半成不到的星蕴,便填充满一枚子弹晶槽。

        “太谢谢你了,铁叔,这可帮了我大忙。我需要支付什么,贡献点吗?”

        天阳对修理完的丧钟爱不释手,要不是铁叔在这,他真想跑去靶场试枪。

        铁叔摇起了脑袋:“我的贡献点不多,但够用了。再多贡献点也用不着,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这玩意,你在哪里弄到的?”

        天阳愣了下,迅速在脑海里组织语言,才道:“这是一个朋友送的。”

        “你撒谎!”

        不料,中年男人嘶吼了起来,他眼神凛冽,脖子上的血管隆起,看得出来他此刻很激动:“那天亚当在场,我不好说什么。可事实上,这把枪我认识。因为,它是我造的,整个堡垒就只有一把。”

        “它叫丧钟!对不对!”

        天阳大感意外,丧钟居然是眼前这个中年人制造的,这点他倒是没有想过。

        铁叔喘了几口气,才压低了声音道:“你跟苏烈是什么关系?”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天阳忍不住反问:“你认识苏烈?”

        铁叔在鼻孔里哼了一声:“想不认识都难,那个混蛋总从我这抢东西。就连这把丧钟,也是他在我这抢去的。”

        “那个王八蛋还说先欠着,结果,突然就给我失踪了。连同这把枪,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晃就是十七年啊。”

        铁叔眼睛一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天阳苦笑起来:“我也不知道跟他是什么关系,但我这个名字,似乎是他起的。”

        铁叔微微眯眼:“难道说...”

        他欲言又止,最后抬手一摆:“算了,能再看到丧钟,我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它是我最后打造的一把枪,是我的收山之作。现在既然在你手上,你就好好用它,多干掉一些黑暗杂碎吧!”

        天阳连忙道:“我会的,铁叔。”

        铁叔走到门口:“它要是坏了,你可以随时来云骧找我修理。只要我没死,但是苏烈那个混帐玩意,你不要跟人提起。记住,跟谁都别说你认识苏烈!”

        这一刻,天阳能够感受到他的善意:“我听你的,铁叔。”

        头发灰黄的中年男人这才离去。

        第二天,天阳告别了云骧基地,搭上了返回擎天堡的高速列车。

        他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算跟人动手也没有问题,算下来离开擎天堡都有十天半月,也是时候归队。

        登上列车,天阳前往车票显示的车厢,一边走一边思绪发散,想着铁叔昨天跟他说过的话。

        经过一截车厢时,一个没留神便撞到了人。

        那人给天阳撞得连退了几步,冷哼道:“走路不带眼吗?眼睛用不上就捐了吧,反正搁你那也是浪费!”

        这人虽说出言不逊,可到底是天阳撞到人在先,于是他抬头给人家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结果看清对方时,两人皆轻呼了声:“是你?”

        原来他撞到的人,是云泽的二哥,云峰!

        “云峰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几名云家的护卫快步上前,将云峰拱卫其中,均对天阳投来敌视的目光。

        其中,一名没穿防护服的升华者更是上前一步,一种压迫感便自他身上油然而生。

        不过这名应该是职级2,甚至是职级3的升华者,即使给天阳制造了一些压力。不过天阳曾直面王良一那种高职级强者,和王良一比起来,眼前这位带给他的压力根本不够看。

        云峰整理了下衣物,看着天阳淡然道:“没什么,也就让这小子撞了一下。”

        那名升华者当既喝道:“你知不知道云峰先生是谁?他的身份何其尊贵,如果你撞伤了他,担当得起吗?”

        天阳不悦道:“我已经道过歉了。”

        这名升华者冷笑起来:“冲撞了云峰先生,岂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

        天阳双眉向上一扬:“那你们想怎么样。”

        云峰抬起手,轻轻拍了下那名升华者的肩膀:“算啦,反正我没什么事,不用太小题大做,免得人家以为云氏是那种霸道无礼的家族。”

        升华者立时放低了姿态,退往一侧:“是。”

        天阳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朝云峰点点头,便欲离去。

        “站住。”云峰故意拖长了音调。

        用不着他出手,几名护卫便挡住了天阳的去路。

        云峰笑呤呤道:“我只是说别小题大做,但没说不追究。这样吧,我看你那把手枪挺有意思的,把它留下来,你就可以走。”

        天阳转过身,沉声道:“不可能!”

        那名升华者冷笑道:“一把破铜烂铁,当什么宝贝!云峰先生看得上眼,那是你的荣幸,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少年眼眸深处,亮起点点银辉:“那如果,今天这杯罚酒,我是非喝不可呢?”

        “放肆!”

        升华者暴喝一声,车厢里顿时被一股炽烈的气场填满:“今天你不把枪摘下,那我就替你摘!”

        天阳针锋相对:“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响起,一个女性护卫勿勿奔了进来。

        云峰皱眉,抬起手做了个手势,那名升华者当即会意,收敛自己的气场,以免伤到女护卫。

        女护卫径直跑到云峰身边,不知道跟他说些什么,就见这云家二公子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等女护卫说完,云峰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干咳了声:“那什么,走了,我还有事,没时间跟他纠缠不清。”

        和天阳对峙的升华者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跟着云峰也不是一天两天,云家二公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

        “我说走啊,你是不是聋了?要不要把耳朵也捐了!”云峰音量提高了些,哼了声,拂袖而去。

        那名升华者只好意犹未尽地瞪了天阳一眼:“算你运气好。”

        天阳微笑回应:“我的运气一向不错。”

        气得那人直翻白眼,天阳才跟云家这一帮子分道扬镳。

        找到自己的座位,少年一屁股坐下,略微松了口气。

        虽然他不认为在列车上,云峰会肆无忌惮地对付自己,可终究是个麻烦。现在这算是最好的结果,就不知道那云家老二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想起那个女护卫,天阳心想,多半是突然收到什么重要消息,所以没空对付自己这种小角色吧?

        看来自己的运气,果然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