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13章 云峰(求收藏)

第113章 云峰(求收藏)

        回程异常的顺利,车队没有遭遇黑民的袭击,天阳等人顺利在第二天的中午抵达云骧基地。

        回到基地后,天阳得到半天休息的时间,并给告知,明日云泽要跟他见一面。

        至于原因,天阳当然清楚,无非是周望那件事。对于这事,他没放在心上,周望当时的举动已经让战术眼记录下来。

        只要提取战术眼里的资料,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下午,亚当安排他到基地的医疗中心做了一番检查。于是天阳又在治疗舱里躺了半天,医师要他接下来三天,每天都来医疗中心一趟。

        可惜这里没有薰那样的光辉职阶,不然天阳就省事多了。

        到了晚上,他回到原先安排的宿舍。已经吃过晚餐的少年,坐在床上,拿起通讯器开始编写一份报告。

        有关那个“喇叭头”的报告,亚当说过,这份报告可以让他收获一笔贡献点。

        少年名下的贡献点已然不少,可这种东西,谁会嫌多?

        代号:干扰者。

        危险评估:2级。

        简述:这种黑暗子民,据我所知,目前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在【回收星柱】任务途中,于大都会里出现;第二次则是在宝石镇里。

        出现两次的干扰者,它们的形体特性有很大程度的不同。共同点是一个如同喇叭般的脑袋,那似乎是一种特殊的器官,用来增强并发送干扰信号。

        干扰者拥有影响我方通讯信号的能力,它所输送的干扰信号,可以侵入各种频道,从而瘫痪我方的通讯。

        目前已知,击杀干扰者可以中断干扰信号。

        干扰者本身的战斗能力有限,身体强度一般,星素光束可以轻易贯穿它的身体。因此,初步推断,这是一种辅助型的黑暗子民。

        附录:暂时不知干扰者的意志囚笼外形、位置。推断可能位于喇叭状的器官内部,需要进一步确认。

        报告提交人:夜行者渡鸦小队,天阳。

        检查无误后,天阳把这篇简短的报告发送给亚当,后者会连同任务报告一块上交。

        交了报告,横竖无事,天阳倒头便睡。

        翌日清晨,天阳刚洗漱完毕,敲门声便响起。

        他打开门,门外站着亚当,高大健壮的西陆男子今天竟然没穿上那一身盔甲,改而披上了夜行者的制服。

        看见天阳时,他露出温和的笑意:“我想你应该没吃早餐,反正呆会我得跟你一块去云家的办公大楼一趟,所以干脆来找你一块上餐厅。”

        天阳说了句稍等,回屋拿起制服,便跟亚当出门。

        亚当朝他打量了几眼:“回去后,你可以申请置换队服了。”

        天阳顺着他目光看去,才发现制服上有几条缺口,应该是镇子里战斗的时候弄到的。而且那场战斗太激烈,制服上染了不少污迹,尽管已经清洗过,可依旧有损美观。

        不过,这几道缺口不是那么明显,天阳自己都没注意到,反而被亚当发现。

        看起来,这个大块头还挺细心的。

        吃早餐的时候,天阳顺便跟亚当咨询读卡器和修复枪械两件事。前者用以读取苏烈留下的数据芯片,后者则是为了让丧钟恢复完整威能。

        亚当咬了口面包,吃下去后才解答起来:“读卡器的话,我那里正好有个,稍后我借给你;至于修理枪械,基地里倒是有个机工师,不过他脾气不是很好。我可以带你去见见他,至于他肯不肯帮你修理,那就不是我说了算。”

        对此,天阳没有意见。

        早上九时十五分,天阳走进了云泽这家办公室。不愧是擎天云氏,连个办公室,也比别人气派。

        至少,比起沈墨竹那像一个植物园似的办公室,云泽这个更宽敞,布置上也更豪华。

        光是左侧墙面上那一面挂满枪械的墙壁,就足够引人注目了。

        “早啊。”

        云泽看上去早早就已经在办公室里了,并且忙着处理公务,听到脚步声的他抬起头,然后拿着一块数据板站起来。

        在屏幕上敲击数遍,便将数据板递给自己的女助理,然后招呼天阳和亚当两人到一旁落座。

        亚当有备而来,直接了当把一件仪器放到桌子上,开门见山地说:“云泽先生,这是信息部那边借来的东西。它可以连接天阳的战术电子眼,读取里面的资料。如果你没意见,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当时天阳和周望之间都发生了什么事。”

        云泽笑容微噙,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那就麻烦你了,亚当队长。”

        亚当操作着这件仪器,激活一个界面后看向天阳:“我需要你的电子眼编号,还有授权码。”

        天阳把资料告诉他,亚当把数据输入仪器后,便跟电子眼连接起来。

        找到了那天在镇上那座奇特建筑的资料,亚当选择播放。

        屏幕上,出现一个手提箱,接着画面抖动起来,看样子天阳似乎受到了攻击。

        接下来一阵模糊光影,然后出现了某个室内空间的画面,一根元素光枪随着在画面的角落闪过,炸起一团小型的元素风暴。

        “出来啊,躲什么,你不是很厉害吗?干嘛还要躲起来!”

        周望的声音在画面里响起,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云泽的眼神略微一变。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正好天阳所描述的那般。这场由周望先挑起的战斗,最后以天阳反杀划下了句号。

        播放结束。

        看着屏幕里周望那张表情狰狞的脸,云泽一言不发。

        亚当切断和电子眼的连接,关掉仪器:“云泽先生,如你所见,这场战斗确实是由周望先挑起的。而且刚才你也看到了,周望动了杀机。”

        “在这种情况下,天阳杀了他,我觉得情有可原。”

        “什么叫情有可原?”

        云泽抬起头,眼中没有流露任何情绪,扫向了亚当和天阳两人。

        亚当心里咯噔一声,难道云泽不想善了,他不由担心起来。

        岂料,一道笑容却渐渐在云泽嘴间扩大:“天阳\根本没做错什么,所以不需要被原谅。反倒是我要向他道歉,真没想到周望是这样的人,竟然为了一些私怨,就要杀人!”

        “说起来,我反而得谢谢天阳。谢谢你帮我把他除掉,免得以后因为他,把我和云家的颜面给丢尽了!”

        亚当这才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件事总算能够圆满结束。

        “既然云泽先生不追究,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亚当长身而起。

        云泽也站了起来:“我送送你们。”

        “不用...”

        亚当正要推辞,忽然办公室的门给人粗鲁推开,有人懒洋洋地说道:“谁说你们可以走了?”

        亚当和天阳两人不由面面相觑,云泽眼中更是涌起一阵难以觉察的怒色。

        周望一事,哪怕没有电子眼提供的证据,云泽其实也没有怀疑天阳的话。

        因为他太清楚周望这个人的心性了,心胸狭窄,行事鲁莽。

        之所以坚持要天阳一个说法,无非是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毕竟家族的颜面还是得照拂的。

        现在天阳拿出了证据,他自然是顺理成章地不予追究,这番做法既能体现自己的器量,还能顺带跟夜行者攀点交情,何乐而不为?

        这本是一举数得的大好事,可现在,有人质疑他的决定。

        云泽是谁?

        云氏家族在基地的当权者!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云泽的威信多少会受些打击。

        一道人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身上衣着光鲜,身形修长,他有着一头浅色短发,双瞳黝黑深邃。

        眼眸深处,又透着一点银芒。

        身上没有防护服,显然,此人也是一名升华者。

        更重要的是,他的样子竟然跟云泽有几分神似。

        “二哥?”

        云泽看清来人时亦是一怔:“你怎么来了?”

        旁边,天阳听到亚当低语传声:“这是云泽的二哥,云峰。”

        少年始知,原来又是云家的子弟,难怪长得跟云泽这么像。

        名为云峰的男人摇着头:“这不听说你被困宝石镇,家里火急火燎地让我赶过来。如果情况不妙,我还得到宝石镇跑一趟。还好你没事,省却了我不少功夫。”

        “可是老四啊,你怎么这样糊涂。人家让你看一段录像,你就这样把人放跑了?怎么,我云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让人宰了个护卫,你居然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谁还肯给咱们拼命。当主子的,要是不维护手下,迟早人心散尽。”

        云泽听得眼神渐渐阴沉起来,云峰这才到基地,就这么快知道周望被杀一事?不用说,肯定身边有人跟自己这二哥通风报信。

        想到这里,他在心中重重哼了下。

        脸上却是笑容满面,尽管眼神依旧阴沉,云泽还是笑着道:“二哥你有所不知,这事是周望先动的手,而且还要置人于死地。如此作为,哪怕他没死,我也要将之逐出云家。”

        “免得外人以为,擎天云氏家大业大,就连一个云家护卫,也可以为所欲为。事关家门清誉,老四我不得不慎重啊,二哥你觉得呢?”

        云峰本来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此时嘴唇却紧紧抿紧:“老四你的意思,是我会放任手下胡作非为罗?”

        “没有的事。”云泽笑意不变,“我知道二哥也是为了家族着想,只是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才会觉得我处理失当。”

        “来来来,让我好好跟你说下这事。你要还是觉得我处理不好,咱们再让长辈定夺好了。”

        既然云家兄弟有话要谈,天阳两人自是趁机道别,这次云峰倒是没有再阻止。

        估计云泽那句“家门清誉”的帽子太大,他要再胡乱插手,只怕这顶帽子会扣得他再抬不起头。

        ps:下榜后空虚寂寞冷,求各种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