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08章 门后低语(求收藏)

第108章 门后低语(求收藏)

        幽骑一击,便将星素重炮斩爆,如此力量,让人类营地士气大跌。

        特别是霜云卫那些士兵,这些战士的眼中涌动着深沉的绝望。

        还好这时,防线上爆发一股强大气场。

        亚当!

        他身上外显的星蕴光芒,浓烈得就像一团银色的火焰。职级4的队长主动发起了冲锋,迎向笔直而来的幽邃骑士。

        此时,亚当眼中飘荡着绯红光芒,右手手腕更是喷涌出夺目银光。

        金发男子带着一身凛冽战意,那释放的无形气场,正如一团风暴般猛烈涌动!

        眼看双方就要在战场中间相遇,亚当抢先出手,大喝挥剑。

        长剑斩下时,从剑尖喷薄出一片银色洪流,洪流所过处,挡在幽骑前方的黑暗子民皆化为沙砾。

        毕竟这片银芒里,附带着名为【震裂】的能力!

        面对来势汹汹的银芒,幽邃骑士左手一提,那面粗糙且笨重的盾牌来到眼前。周身缭绕的紫红光雾迅速在盾前凝聚,形成一片紫光蒙蒙的屏障。

        银色洪流重重拍在这面屏障上,便如怒涛拍击礁石,但粉碎的不是怒涛,反而是礁石!

        是的,那面屏障被银芒一拍,表面立时遍布细密裂痕。倾刻粉碎,银芒余威仍撞上骑士那面盾牌,厚重的盾牌亦经受不起震裂力场的考验,层层粉碎。

        幽骑毫不犹豫地抛弃那面正在散架的盾牌,本来单手拎着的长柄重兵器,瞬间改为双持,一记自左而右的横荡,卷动紫潮扫向亚当。

        亚当连忙矮身一滚,避开了这记中段位置的猛击。没来得及喘口气,骑士下半身那颗巨狼似的脑袋,已经张开三角口器咬了过来。

        那渐次亮起黄光的口器中,一根根细舌颤动,发出可怕的嘶吼。

        亚当不闪不避,长剑捅去,扎进那张口器里,绞断了数条细舌。

        幽骑立时后退,从狼兽中涌出一股如黑泥似的粘液,面甲下随即发出一声带着愤怒意味的吼声。

        挥动着重兵器,幽骑再度扑来。

        就在亚当跟这名幽骑纠缠时,从营地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名幽骑狂奔而至。

        它们的外形微有差异,总体上皆是那种人与坐骑的结合体,身周涌动着雾状的紫光,气息冰冷且邪恶。

        一发现它们,人类营地的士气立时跌到了谷底。

        就在营地外,光是一名幽骑,就把亚当拖住。现在营地里,可已经没有职级4左右的升华者了!

        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上悄然腾起了一阵风,那阵风才刚升起,骤然化成了一股声势惊人的风暴!

        一股难以想像的压迫感出现在战场上,瞬间吸引了两名幽骑的注意力。

        其中一名幽骑扭头去看时,猩红的视野里,一把剑凭空出现,轻飘飘地朝它斩来。

        看去这一点力度都没有的劈砍,哪怕不用特意去防御,可能连头盔都劈不开。

        但这名幽邃骑士却骤然暴群,底下那如坐骑般的巨兽,形若人腿的足肢用力一撑。地面成片陷下,幽骑却跃离了原地。

        于是那把剑劈了个空。

        可下一秒,地面上却裂开一条笔直,但极为细微的缝隙。

        这条缝隙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却深入地底数十米,将整块地层剖开。

        如果刚才幽骑不退,那很大概率会像这场地层一样,被斩成两半!

        直到这时,王良一的身影才在黑雾中浮现。接着朝另外一名幽骑随意横挥,他与那幽骑之间相距甚远,所以这个动作看上去似乎没什么意义。

        然而在他和幽骑中间,那些填充着战场空间的黑暗子民们,几乎在同时动作停顿,接着身体错位滑落。

        就像割草一般,成片的黑暗子民身体分家,纵使有些意志囚笼没有破碎,却也只剩下半截身体了。

        那名幽邃骑士猛举重盾,紫雾呼啸汇聚,形成屏障。

        但这一切皆在瞬息间被击破!

        幽骑的屏障、盾牌,以及那条持盾的手臂,均一分为二!

        两名幽骑终于知道,单凭一已之力别说杀死王良一,就是拖延住他都相当困难。

        同时也明白,之前王良一的离营,只是为了把它们从黑暗里给骗出来。

        幽骑的面甲里,座下野兽的口器中,发出阵阵带着威胁意味的嘶吼。它们开始奔行,长柄重兵裹挟浓郁紫雾,如同拖动着一团紫红火焰般。

        在王良一的身周汇合,两团紫焰飘起,同时轰向这人类强者!

        战场上猛然亮起强烈的光芒,以及更为猛烈的爆风!

        纵使与战场相隔了两个街道,天阳仍然能够看见那穿透浓厚黑雾的亮光,以及狂风低沉厚重的吼声。

        少年双眉微微拧起,从营地战场那边响起的声音,以及那些炽烈升腾的光芒看来,那头的战斗似乎有些太激烈了。

        看来亚当的计划出现了一些偏差。

        按照西陆男子的计划,让王良一故意离开营地,好吸引幽邃骑士现身,从而为天阳的行动减轻压力。

        可亚当没想到,幽邃骑士是现身了,却悍然发动了总攻,而且集结的兵力超乎他的预料。

        天阳不知道现在营地面对的具体压力,但他知道,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

        没有浪费时间,少年拿着信号追踪器,穿行在黑雾笼罩下的镇子。

        不多时,天阳停了下来,追踪器里的信息显示,干扰着全频道的那个古怪信号,就在前面这座建筑里。

        眼前这座小楼,似乎是某种开放性质的建筑物,大门上面,有暗蓝色的宽大扁额。上面有逆界文字,以及一个徽章。

        玻璃大门上贴有蓝色的标示条,走进去,里面座大厅。

        正对着大门的那面墙壁上,满布污迹,上面的逆界文字和徽章都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墙壁前面有一排柜子,金属制作的柜子依旧保持着原来的轮廓,柜子上摆放着一架架黑色的仪器。

        那些仪器的屏幕大多数已经破裂损坏,它们东倒西歪,其上满布灰尘。

        柜子前方还有一张张椅子,这个布置,有点像上城区储物行的业务大厅。

        大厅的右侧,有一个通往建筑内部的小门。

        小门虚掩着,天阳一推就开。

        灯光照去,里面是条通道,通道上还铺着地毯。当然,年月已久,地毯蒙垢,早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这时,在通道的深处,隐约有人声传来:“...我在这里,谁来救救我...”

        细密、低沉、如同呢喃般的轻响钻进天阳的耳朵里。

        少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像午夜睡得正熟间,被一只虫子在身上爬过。

        天阳定了定神,放低了枪口,这样枪上的照明配件,只会将光线投放在脚边的地方。

        他弓着身子,放轻脚步,贴着一面没有窗户的墙壁,像猫似的无声前行。

        片刻之后,他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的地毯明显有被什么东西打湿的痕迹。灯光下,地毯湿漉漉的,天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下。

        再拿起来时,指端粘着一片血迹!

        少年再看向通道前方的黑暗,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好黑,好冷啊......”

        似有若无的声音又在前面的通道里飘荡着,如同墓地里鬼魂的低诉,怨恨的气息从字里行间安静流淌。

        伴随着那轻飘飘,充满虚幻感的话语响起。一阵低微,可尖利的刮擦声同时传来。

        这让天阳记起第一次遇上传播者时,那把自己伪装成女性的怪物,便用它那长且尖锐的指甲刮着墙面,发出的声音就像此刻听到的一般。

        终于来到通道的尽头。

        尽头处有一个房间。

        房门紧闭,灯光照去,门框下方全被鲜血染红。从门里,一股死老鼠般的臭味飘了出来,死亡的味道让天阳的胃部一阵抽搐。

        屏住呼吸,少年轻轻用手在门上推了推。门没上锁,缓缓滑开了一条缝隙。

        才打开,一只手就从门缝里伸了出来。

        天阳吓了跳,几乎就要开枪,可灯光照进门缝里,才发现那是一条断臂。

        断裂处血肉模糊,甚至还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连着皮肉。

        天阳头皮发麻,大概猜到门后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了。

        “有人听到吗?我需要帮助......”

        那个声音又从门内响起,带着恳求且绝望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冲进去救援。

        天阳小心按捺住心中的冲动,抬手再次将大门推开。

        灯光照去,门内是个类似办公室的地方,桌椅倾翻,一些叫不出名字的仪器倒在地上。

        地面、桌椅、仪器、花盆、灯管全都溅满了暗红色的液体。那些东西看上去尚末凝固,因此显得粘稠、恶心!

        一些人体的零件被丢得满地都是,它们就像随意丢弃的食余垃圾般,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就在门边,天阳看到了一颗脑袋。它被什么东西啃咬了小半边脸,剩下那半边脸上满是恐惧。

        眼珠子盯着一侧,几乎都要凸出来,将临死前绝望的一幕永恒定格。

        天阳认了出来,这张脸,正是云泽派出来排除干扰的升华者。

        “这是哪里,快来救救我....”

        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天阳用一只手拎着突击者,另一手摸向赤月的刀柄,然后枪口徐徐上升。枪上的照明配件射出一束光,光芒在满是蜿蜒血迹,以及粘着某些人体组织的墙壁上攀升着。

        片刻后,灯光终于来到了天花板。光线移动,突然,一只手出现在光芒中,又迅速地缩回了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