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101章 丧钟

第101章 丧钟

        回到营地的过程很顺利,途中也没有遇到什么黑暗子民,似乎这座镇城黑民数量相当稀少。

        再加上那些菌群的侵袭,怕是现在能自如活动的黑民没有几只。

        进入营地,太阳之枪的队员把天阳带到之前休息的房间,让天阳一个进去后,他也没有留下来看守,直接关上门走了。

        直到这时,天阳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现在想来,大概云家也无意追究。否则的话,以那个王良一的实力,怕是亚当也保不住他。

        回想起在那座大厅里交手的情形,天阳仍感一阵后怕,那个男人真是高深莫测。

        自己能够躲开他的第一次攻击,应该是王良一和周望犯了同样错误,误以为自己只是职级1的战士。

        大意之下,才失手了。

        观其第二次出手,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用以牵制的无形力场,以及附加在攻击里,三种不同性质的力量,这一切无不在告诉天阳。

        他根本不是王良一的对手。

        到目前为止,王良一应该是他见过最强的升华者。

        从对方以剑作为武器来看,应该是战神职阶,就不知道是哪个职级的强者。

        收敛心神,少年拿出眼罩,将电子眼遮挡。然后看着手上这个机械密码箱,在墙角坐了下来。

        他盘着腿,箱子平放在双腿上,天阳伸手轻轻落在密码器上。

        “十字之下,穹苍日照...”

        轻声念出苏烈留下的短句,十字之下,指出了手提箱的位置。

        那“穹苍日照”会不会是箱子的密码?

        天阳来回默念着这个短句,希望可以从中找到灵感,可读了好几遍,也找不出这个短句和密码之间的联系。

        少年只觉一阵烦躁,放下箱子,来到窗边。

        窗外那些菌群仍然散发着蓝色幽光,幽邃的蓝光照亮了窗户,映照出天阳的身影。

        天阳无意中瞥了窗户里自己的身影一眼,忽然全身一震:“难道说...”

        他从窗户探出头,看向逆界上方被黑雾笼罩的昏暗天空:“穹苍,就是天空。日照...日照不就是太阳?”

        “天空,太阳......天阳?”

        少年猛然望向那个手提箱:“我就是密码?”

        他又拎起这个箱子,再次确定,密码器采用的是现在已经淘汰的机械结构:“但这不是生物密钥系统啊,还是说...”

        天阳眼神略感犹豫,心中几番挣扎,最后有所决定。

        他开始滚动密码器上那些机械刻盘,将它们拨到特定的数字上。

        当来到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天阳略为犹豫,片刻后咬了咬牙,拨动刻盘。

        当最后一个数字显现,密码器里“啪哒”一声轻响,四周的机械构件同时弹开,箱子的盖子轻轻弹起了少许。

        天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靠到了墙壁上,解除高度紧张后的乏力感,让他一时没有动弹。

        他押对了。

        密码就是他的生日!

        但这样看来,苏烈是其生父的可能性,却又无形地增加了一分。

        休息片刻,天阳轻轻地推开箱子。箱子中铺着一层黑色的软垫,里面存放着几件东西。

        天阳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把造型狂野的手枪!

        这把手枪,银灰色的枪身上分布着几道划痕,那大口径的枪口可以塞得进去一根手指。

        仿造逆界手枪的轮鼓结构,可事实上却推不开,这说明它使用的,应该不是实体弹头。

        那黑色的,采用特种材料所制的握柄,底部铭刻着一行小字:为你的敌人敲响丧钟吧!

        最后天阳发现,这枪竟然有导能构件,换言之,它可以接受升华者的星蕴,并将之转换成能量子弹!

        毫无疑问,这是一把星质武器,以星蕴作为媒介的兵器。但它跟现在的星质枪械,特别是手枪有很大的区别。

        如今的手枪,造型趋向于流体形状,小巧便于携带,就像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士。

        而这把粗犷巨大的手枪,更像一个满布胡茬的粗野男人。看着它,苏烈在少年心中的形象,似乎丰满了一点。

        天阳拿起手枪,试着将自己的星蕴灌注进枪里,这把不知道被丢在那座建筑下多少年月的手枪,里面的导能构件居然还能够工作。

        枪身上那个轮鼓有光芒亮起,那其中一枚形若子弹的晶槽,被散发着银辉,且形若水银似的某种流质填充着。

        转眼,一枚子弹晶槽完全填满。

        天阳有些惊讶,填满这一枚子弹晶槽,竟然消耗了他近一成的星蕴。

        轮鼓两边,合共有六枚子弹晶槽。如果想全部填满,岂非要消耗大半星蕴。

        突然天阳有点期待,需要灌注这么多星蕴才能填满了子弹,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既然这把手枪还能够使用,天阳也不客气,欣然收入囊中。

        也不知道它叫什么,不过枪柄底部的铭文给了天阳一个灵感:“以后,你就叫丧钟吧。”

        收起丧钟,天阳的视线再度落到手提箱里。

        箱子中有几页日记,以及一个银色的,小巧的金属盒。

        那个盒子边缘,有优美且繁复的装饰花纹。打开,里面是一块数据芯片。可惜天阳身上没有读取器,只好将盒子暂时收起,等回基地后再读取芯片里的数据。

        少年只希望,它还没有损坏。

        最后天阳拿起那几页日记,一看,就知道它们是从苏烈那本日记上撕下来的。

        原来,撕掉后面日记的人,是苏烈自己!

        根据日记上标示的日期,他把日记重新排列之后,才读了起来。

        '......九月十六号,总算是回来了,这趟任务真是糟透了!糟透了!'

        '......九月十九号,休息了几天,我感觉好一些了。本来想去找南菲的,可我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那些东西...它是真的吗?哪怕现在回到堡垒,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敬南说过,我们的大脑有时候会欺骗我们自己,但愿这是我在骗自己。'

        '.......九月二十三号,昨晚和南菲见了一面,她很高兴,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一想到逆界里看到的那些东西,我就笑不出来。虽然我笑了,可那样子,肯定很难看。我打赌南菲已经看出来了,可是她很体贴,什么也没有问,真是个好女孩啊。算了,那些东西就让上头处理吧,我还是想想婚礼的事。'

        '......九月三十号,军部是认真的吗?居然还要去调查,简直疯了。那样的东西,他们为什么不毁掉!该死,敬南说得没错,有时候权力会腐坏人心。上头还让我再回去一趟,竟然还要我回到那个该死的地方,可我能够拒绝吗?'

        '......十月二十一号,是的,我回来了。我没想到,我竟然还能够活着回来。不行,这些日记必须撕掉,要是让人发现,他们会认为我泄露秘密的。上面已经疯了,竟然要把那件事进行到底,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不,也许,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这是最后一篇日记,那后面几个字,笔力之巨,几乎要将纸张划碎!

        天阳两条眉毛几乎扭成了一团,原来后面的日记是苏烈自己撕掉的。就不知道,是谁将日记存进了上城民的储物行里。

        而且,之前他不明白,母亲手上明明有储物行的单据,为何选择将日记丢在储物行中也不去拿。

        现在他开始有点明白,也许母亲知道苏烈最后要去做什么事。不去拿日记,可能是和苏烈日记里所写的“上面”有关系。

        甚至他们生活在下城区,可能是为了避开“上面”的目光。

        那么苏烈所指的“上面”到底是谁?军部吗?也许吧,但也不排除其它可能。

        这个词汇,太笼统了。

        最后,苏烈在逆界里到底发现了什么,使得“上面”如此重视,甚至要他撕掉日记,以免被人怀疑他泄露了秘密。

        少年不由摸了摸口袋里的盒子,可能,那个秘密就在这块数据芯片上。

        天阳抬起头望着窗口,现在他期待亚当一行早点回来,然后返回基地。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解开芯片里的秘密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阳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距离他回到营地已经过去了快一个钟头,如果只是采集标本的话,亚当他们没理由这么久还不回来。

        难道是出事了?

        不过他倒没那么担心,不说有亚当的小队在,单是王良一,就有足够的力量保护队伍周全。

        那个高职级强者可不是吃素的。

        通!

        窗外蓦然传来一声异响,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响起了爆炸声。天阳立刻扑到窗口,但什么也看不到,逆界无处不在的黑雾遮挡了他的视线。

        但黑雾掩盖不了声音,更多的杂音开始从远处传来,不时在弥漫的黑雾里,还能看到某些东西发出的亮光。

        天阳听到房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他将丧钟别在身后的腰带上,用夜行者制服遮挡住它,然后打开了门。

        门外一名霜云卫跑了过去,天阳拉住他:“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士兵着急回答:“云先生他们在回程中遇到袭击了!”

        “是黑民吗?”

        士兵点头:“对,数量还不少。云先生让我们做好准备,接下来可能要打一场硬仗!”

        说罢,他抽身而去。

        黑暗子民!而且数量还不少?

        天阳望向窗外,这个宝石镇,看来不像亚当说的那么太平!

        ps:果然下新书榜了,小失落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