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黑雾之下在线阅读 - 第009章 博弈资本

第009章 博弈资本

        前哨基地,夜行者指挥部。

        自动门打开的时候,正看着一份报告的凌风抬起头,就见自己的副官林洋,年过四十的中年汉子一脸苦笑地走进来。

        凌风轻轻抬了下镜框:“我猜猜看,那个小子惹麻烦了?”

        林洋不得不佩服自己上司的睿智:“谈不上麻烦,就是,让人大跌眼镜。”

        “哦。”凌风倒是来了兴趣,“能够让你也感到意外,看来他干了件了不得的事。不会...他去找自己的前队长麻烦吧?”

        “准确的说,是杀了自己的前队长。”

        林洋在墙壁上激活了一个操作界面,墙壁就暂时成为了投影屏。屏幕里,是酒吧的场景,凌风在里面看到了两个关键人物。

        天阳,以及秦武。

        凌风看完了整个过程,嘴角难得勾勒出一抹笑意:“虽然谈不上天衣无缝,但,足够严谨。原来他想要夜行者和上民的身份,是为报复做铺垫。”

        林洋捉了捉头发道:“心思还挺慎密的,就是格局太小。都已经是升华者了,还跟一个小队长计较什么。就算想报复,走正常程序不就行了,何苦搞这么一出。”

        凌风双手交叠,撑着下巴:“我倒不这么认为,正因为已经是升华者了,更应该这么做。”

        林洋一脸意外:“凌总参,为什么?”

        “升华者,不可犯!”凌风目光幽冷,“这是堡垒的铁则,如果那小家伙只是个普通人,双方身份、阶级悬殊,还执着报复。哪怕成功,在我眼里,依旧是愚蠢之辈。因为接下来,他就要承受更大,更猛烈的风暴。”

        “可他现在是升华者了,而且被秦武算计在先。如果他还走正常程序的话,别人会怎么看?如果被人利用的话,还有可能撬动升华者在堡垒里的地位。这些年,可有不少声音质疑,是否应该继续在升华者身上投入那么多的资源。”

        林洋哼了声道:“那些只会坐在办公室里的蠢货,哪里会知道,高等级的黑暗子民,只有升华者能够镇压。”

        凌风看向屏幕里那个一刀割喉的少年:“正因如此,升华者的威严更应该维护。今天这件事,正好给某些人一个警告。哪怕你是上民,只要你不是升华者,就不容冒犯!”

        林洋心中一凛,他大概猜到,这位年轻的参谋长。估计是要拿这件事做文章,那个小家伙应该没想到,他一个动作,将变成上层博弈的资本。

        天阳确实不知道。

        他只知道,走出酒吧后,双手终于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别看刚才在酒吧里,他那么云淡风轻,谈笑杀人。

        可实际上,他非常紧张。

        堡垒阶级分明,长久以来的认知,都在告诉他一件事:上民的地位不可动摇!

        至少对于他们这些下民来说,的确如此。

        但就在刚刚,他杀了一个上民。

        剧本完全按照他设想的进行,现在,天阳有种打破规则和框架的快感。

        同时,也深深感受到升华者的优越。

        刚才酒吧里那么多上民军官,可没人敢为难他,这在以前,完全是不可想像的一件事。

        那么多高傲的上民,当他目光所及,却都垂下头去。

        这让少年有种,世界被他踩下脚下的奇异感觉。

        现在他的神经不断释放着紧张和兴奋的信号,于是自己什么时候回到采集队宿舍,天阳竟然不清楚。

        在自己的单人床上坐了有5分钟,他才冷静下来,然后记起离开酒吧前,似乎自己的职阶信息发生变化。

        当这个念头浮起时,一些信息清晰浮现。

        复仇者职阶

        职级1:刺杀者

        职级能力:弱点感应、一刀瞬灭

        升华进度:25%

        下一职级:抹杀者

        ......

        天阳立刻把握到关键。

        升华进度,突然增长了11个百分点!

        这是怎么回事?

        据天阳所知,升华者晋级,必须提升星蕴的浓度。

        现在自己成为了升华者,天阳知道得更详细。星蕴的浓度,就是升华的进度。

        而要提升星蕴浓度,常规的途径是战斗。

        战斗的时候,星蕴会给调动,会消耗,然后通过细胞再生,进而沉淀。如此反复,星蕴的浓度就会逐渐提升。

        其次,则是吸收星髓之柱的能量,不过星髓之柱本身就是重要的资源。即便对每一个堡垒城市而言,升华者的重要性无可取替,却也不会奢侈到随意对升华者供应星柱的程度。

        从上述的信息不难得知,星蕴的浓度应该逐渐提升,绝不会如像天阳这般,一下子整整提升了11%。

        这未免太夸张了!

        天阳微微眯眼:“难道,跟报仇有关?”

        这是唯一的可能。

        再联想到自己的职阶,这个可能性就更大。

        果真如此的话,那么不同职阶,应该都有各自对应的,大幅度提升星蕴浓度的手段。

        升华者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哪怕是在这个超级信息时代,有些秘密也不会公开。

        至少,昨天还是下民的天阳,是没有资格获悉的。

        呯!

        宿舍的大门突然被推开,浓郁的酒气立时从门外涌来,争先恐后地往天阳鼻孔里钻。

        浓浓的劣质酒精的味道!

        少年轻轻皱眉,他不喜欢这种味道,何况,酒精里还混杂着汗味。它们搅拌在一块,无论怎么看,都不会叫人愉快。

        “你...你怎么没死!”

        队员东延的声音响起,他和另一个同僚,手上各拎着一个酒瓶。看样子,刚从只对士兵开放的【假日时光】酒吧回来。

        天阳摊了摊手:“怎么样,惊喜吗?”

        两个士兵交换了个眼色,东延抬起脚,把门踹上。

        “队长知道你回来吗?”

        另一个士兵脸色紧张。

        天阳淡然道:“这种事,你可以亲自去问。”

        那个士兵碰了一鼻子灰,脸上闪过不悦之色。

        东延在努力往脸上堆砌笑意:“天阳,你能回来,我们都很高兴。你看,把你丢下,那不是迫不得以嘛。你不会告发我们的吧?”

        天阳回以微笑:“你说呢?”

        东延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天阳,做人得知道个好歹。你既然没死,这事就算了吧。”

        “没死,所以可以不计较?”

        天阳摇摇头:“那我把你打得只剩口气,你是不是,也可以不计较?”

        “所以,你一定会告发我们罗?”东延明显口气不善。

        天阳纠正道:“确切的说,这件事,上面应该都清楚了。”

        他在酒吧干掉秦武的事,想必已经传开,上层没理由不知道。但夜行者肯定会处理这事,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回来,就要加入夜行者的原因。

        他得找个靠山。

        东延两人顿时色变,尽管这事,主谋是秦武。

        但他们毕竟没有阻止,按照堡垒的法则,他们是从犯。

        可能会给取消兵籍,甚至要服刑,那样的话,这辈子算是完了!

        想到这,两个士兵的眼睛里,凶光毕露。

        他们交换了个眼色,然后齐齐点头,朝坐在床边的少年走去。

        “新兵,这是你自找的。”东延脸色狰狞。

        “横竖都要坐牢,我倒是不在乎,身上再多一条罪名。”另一人也道。

        天阳当然知道他们要干嘛:“奉劝你们,现在退后还来得及。相信我,这是为了你们好。”

        “哦,是吗?”

        可惜,他们根本不把天阳的警告放在心上。

        眼看一场暴力事件即将发生,宿舍的门突然给推开,门外响起惊呼。

        “你们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