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我特么是不是个天煞孤星

第六十一章 我特么是不是个天煞孤星

        安字房虽然有点阴森,但和想象中的逼仄不一样,里面是个比较宽敞的洞府。

        大概200多平米,看起来仙庭的地价不高,囚徒都这么舒坦。

        可惜,洞府没有什么装修,毛墙毛地,有些地方湿漉漉,还有青苔,蚊虫鼠疫更别提了,可能是解闷的工具。

        牢房深处,邵北见到了自己的狱友。

        23个。

        他们三五扎推,并没有站起来打招呼的征兆。

        不怎么友好的样子。

        咔嚓!

        狱卒将牢门锁上,很公式化的怒斥道:“你们一个个都规矩点!”

        骂完,狱卒直接离开。

        “大家好啊,我是新来的,多多关照!”

        邵北挥挥手。

        气氛凝重,邵北手掌尬在空中,因为没有人理会他。

        不仅没礼貌,23个狱友的眼神齐刷刷看过来,直勾勾阴森森,和毒蛇一样,一时间邵北头皮都有些发麻。

        倒也不是害怕。

        对方毕竟都是地魔级别,别说23个,就是230也不惧。

        不对。

        230?

        来230万,劳资也不应该怕啊。

        勾罗不死书修到狗肚子里了?

        别说23个地魔,就是来23个天魔,邵北也丝毫不惧。

        常年坐牢,囚徒们精气神没有一项指标合格,根据仙庭一项调查显示,坐牢中的魔头,战斗力将衰减六成。

        而自己五系仙法都已经超过20000次熟练度,再加上丹宝的无限续航,咱不是狂妄自大。

        越阶强杀第一人,非我莫属。

        “不理我算了!”

        邵北摇摇头,也懒得再理会他们,横竖明天就出狱,没必要争什么头铺。

        洞府潮湿,邵北找了个相对干燥的地方。

        铺上稻草,就可以休息。

        “紫向峰那个天仙死在我剑下,机缘巧合竟然完成了一颗梵宝舍利。

        “倒霉玩意,为什么偏偏要死在我剑下呢!”

        院子里一共十颗半成品舍利子,现在有一个彻底成型。

        小不牛说过,完整的梵宝舍利甚至可以对金魔造成伤害,对天魔来说,更是直接秒杀,没有任何意外,不管你是天魔初期,还是天魔大圆满。

        “有这么厉害吗?”

        邵北对梵宝保持怀疑。

        看上去也平平无奇,和其他九颗比较,多出来一些金色氤氲,梵宝舍利表面也有些花纹。

        倒是精美。

        ……

        “咦……这群家伙在干什么?不会是想越狱吧!”

        邵北正在无聊,突然安字房发生了一些意外。

        远处那些狱友神神叨叨,各个身上都弥漫出一层淡淡血光。

        邵北远远都能闻到腥臭。

        由于他们在洞府最阴暗的地方,所以这些血光并不显眼,没有引起外面牢头的注意。

        卧槽,这么刺激的嘛?

        第一次坐牢,还是个菜鸟囚犯,就遭遇了传说中的越狱?

        我特么是不是个天煞孤星?

        邵北舔了舔嘴唇,好奇心驱使他走过去……我有点想加入!

        “哥几个,是要越狱吗?”

        邵北强行社交。

        “你来的正好……跪下!”

        一个瘦脸天魔看着邵北,直接就是命令式。

        “跪下?为什么?”

        邵北皱着眉。

        被抓来坐牢,你们也不是没有原因,仅仅是礼貌这一块,你们就差劲。

        “因为你不跪,就会死!”

        瘦脸囚徒站起身来,掌心里竟然多了一截绳索,一层魔气覆盖在绳索上,显得鬼气森森。

        不知不觉,邵北已经被十几道杀气笼罩。

        啪!

        下一息,邵北眼前黑芒一闪,长鞭就朝着自己面门抽打而来。

        嗡!

        邵北微微一闪,手掌探出,轻松将绳索抓在掌心里。

        咔嚓!

        与此同时,邵北一脚踢出,直接踢断囚徒的膝盖。

        噗通!

        囚徒双腿血淋淋,跪在邵北面前,一张脸已经痛苦到扭曲。

        “是这样跪吗?”

        邵北平静的问道。

        果然,聂长易提醒的没错,净仙城里的囚徒,一个个都没救了,没素质又愚蠢。

        咦!

        体内多了一缕魔血。

        邵北眉头一皱。

        他虽然抓住了绳索,但其实还是被抽打出一点点小伤口。

        伤势是不足为虑,但勾罗不死书已经产生魔血。

        余阳业的岳血寺很给力,几乎是同一时间,魔血就已经被吞噬。

        这一次交锋,邵北也证实了余阳业和余水天的厉害。

        不管是勾罗不死书,还是岳血寺,都千真万确,没有夸大其词的地方。

        “有能耐,你杀了我!

        “我知道你叫邵北,仙兽山的弼马温。

        “今日你不杀我,来日我杀光你所有朋友亲人。”

        瘦脸囚徒抬头,表情狰狞。

        他明明很痛苦,但看上去却格外狂妄。

        “你认识我?”

        邵北眉头一皱。

        自己第一次坐牢,和这些囚徒根本没有交集,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自己。

        再联想到堂堂天仙撞死在自己剑下,邵北眉头一皱,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是钱家要搞自己?

        钱明杰明显是钱家的人。

        净仙城也是钱家镇守。

        难道是钱希浩的事情暴露了?

        没可能啊。

        我邵北作案,向来不留蛛丝马迹。

        “哈哈哈,你走不出净仙城,你会死在这里。

        “杀了我……你有能耐,就杀我!”

        囚徒扑起来,还想咬邵北一口,和疯狗一样。

        “好!”

        唰!

        邵北双指合并,金系仙法汇聚成刃,直接将其斩杀。

        不正常。

        邵北再一转头,其他囚徒已经包围上来,明显也是一副敢死队搏命的状态。

        这些牲口,怎么可能是普通囚犯?

        嗖!

        嗖嗖嗖!

        四面八方的袭杀,暴雨一样落下。

        平平无奇的牢房,为什么每个囚徒都有兵器?

        这更不正常。

        噼里啪啦。

        邵北双臂抱在怀里,身躯根本都懒得移动,十几道雷电落下,直接秒杀所有囚徒,干净利落。

        “派遣20多个地魔囚徒来袭杀我,钱家会这么蠢吗?”

        望着满地尸体,邵北皱眉陷入沉思。

        然而,不到3秒时间,他眼前就亮起了答案。

        嗡!

        囚徒们死亡之后,尸体竟然和驱虫一样蠕动,最终叠加在一起。

        眨眼时间,尸体全部和蜡烛一样融化。

        最后,一道腥臭又粘稠的图案,浮现在安字房地面中央。

        魔气。

        顿时间,安字房魔气滔天。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还不等邵北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整个净仙城都开始了震荡,明显不仅仅是安字房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