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我不是怕狱霸欺负我,是怕狱霸不抗揍

第六十章 我不是怕狱霸欺负我,是怕狱霸不抗揍

        由于是命案,所以治仙卫的手续稍微复杂点,邵北状况特殊,也没有得到囚徒应有的惨痛待遇。

        他独自在楼道里靠墙站着。

        沿途也有几个囚徒稀稀拉拉路过,和邵北截然不同,这些囚徒披头散发,浑身鲜血,简直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邵北感慨。

        同样都是囚犯,竟然区别对待我。

        我不值得被酷刑折磨吗?

        “嘶……卧槽,皮青眠,她来这里干什么!”

        邵北正在等聂长易办理羁押文书,突然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胸肌,毕生难忘。

        我特么得躲起来。

        皮青眠是官,我现在是贼,不能丢这人。

        可囚徒毕竟是囚徒,邵北哪都去不了,只能尴尬到用脚指头抠地。

        灵魂凌迟,莫过于此。

        “咦,邵北……你来净仙城干什么?医治坐骑?”

        皮青眠远远看到邵北,很惊喜的跑过来。

        “那个……不是!

        “对了,你来干什么?”

        邵北挠挠头,转移话题。

        他再一转眼,皮青眠身后竟然有个绝色佳人。

        真的是女神级,虽然一身劲装,但和皮青眠的打扮不一样,还有女仙的味道,并没有刻意男扮女装,可能仅仅是为了行走方便。

        邵北坚信自己不是色批,但眼前这仙女是真的美。

        而且这仙女……在含情脉脉看着皮青眠,美眸里还有幽怨。

        “我查到一些线索,奉命来提审囚徒。你是弼马温,不来医治坐骑,难道还有其他事办?”

        皮青眠还是好奇。

        “这位仙女是?”

        邵北再次转移话题。

        “我是皮青眠的未婚妻,白飘飘!”

        白飘飘倒也爽快,朝邵北抱了抱拳。

        “啥……未婚妻?”

        邵北当场僵硬。

        皮统领的性别,和您一样啊,您不知道?

        豆腐是可以随便磨的吗?

        “白飘飘你别乱说话,我和你没有婚约!”

        皮青眠立刻澄清,在邵北面前,她特别尴尬。

        邵北来了兴趣,上下打量着白飘飘。

        好端端一个仙女,看起来是被皮青眠给欺骗了。

        造孽啊。

        女仙飒起来,似乎没男仙什么事。

        而男仙骚起来,也就没女仙什么事了。

        “贼子,你上下盯着我看,是不是馋我?

        “油腻琐猥,一看你就不是好东西!”

        白飘飘感受到邵北的目光,恶狠狠训斥。

        “他没有!”

        皮青眠下意识道。

        “呃……我、我没有!”

        邵北刚要开口,没想到皮青眠提前替自己澄清。

        感动!

        邵北承认,自己满脑子豆腐,确实琐猥了,惭愧10秒钟。

        “皮青眠,你紧张了……我就知道,你偷偷爱慕我!”

        白飘飘指着皮青眠,小脸都羞红了。

        “我没有!”

        皮青眠立刻说道。

        “哼,你叫邵北是吗?细皮嫩肉,一看就不是好人,本姑娘需要被人蹋糟一下,你可愿意?”

        白飘飘突然盯着邵北,美眸一闪一闪,和小恶魔一样。

        “呃……”

        邵北一时间语塞。

        我特么是该同意呢?

        还是该兴高采烈的同意。

        呸!

        你可是个正人君子。

        邵北啊邵北,你的节操呢,你的原则呢。

        “白飘飘,你别胡闹!”

        皮青眠有些微怒……大胆,你休想去蹋糟邵北。

        “皮青眠,你又紧张,你还敢说你不爱慕我!

        “我就知道你口是心非。

        “等爷爷出关,立刻让余阳业赐婚,我一定要嫁给你!”

        白飘飘仰起了胜利者的头颅。

        ……

        “邵北……你在这里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远处又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邵北转头一看,当场冰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完了啊。

        我皮肉没有受苦,这是要折磨灵魂嘛。

        丁雪灯和杨断两口子并肩走来。

        “你们来干什么?”

        邵北再次转移话题。

        “丁家丢了一头阵兽,净仙城有点线索,我来调查一下。”

        丁雪灯对邵北很客气。

        老爷子已经出关,很快就会去仙兽山亲自拜访邵北。

        “我陪她!”

        杨断点点头,老碧莲还有点羞涩。

        “杀人犯邵北,暂时关押在安字房,等待提审!”

        就在众人寒暄的时候,一个牢头走过来,手里还抓着一件简陋囚服,胸口那个‘囚’字,很辣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空气和结冰了一样。

        “那个……我摊上点小事,但问题不大,最晚明天就出狱!”

        邵北捏着囚衣,不知道该从何开始解释。

        ……

        “邵北,你放心,我紫向峰众弟子会给你作证。”

        坏事传千里,江绿梓竟然也急匆匆跑过来。

        她正在净仙城办事,突然传音石里响起赵蓝诗的消息。

        钱明杰好端端,为什么发疯呢!

        “江师姐……你……”

        邵北也是哔了狗了。

        东天门这么大,广袤无垠,我一共没有几个好友,好不容易坐个牢,全特么集中在一起了。

        劳资也要脸啊。

        “我知道来龙去脉,你不用担心,最晚明天就出来了,这件事情紫向峰有责任!”

        江绿梓连忙解释。

        同时,她还向皮青眠他们解释了一下。

        几个人才恍然大悟。

        “呀……邵北你熟人挺多啊!

        “我正好还提审一个囚犯,就不陪你聊了!”

        聂长易办完手续,还颇有点意外。

        皮青眠,江绿梓,丁雪灯,杨断,白飘飘,这些可都是天仙里的佼佼者,都是年轻一辈的楷模,很可能比自己都先一步突破。

        邵北一个地仙,朋友圈质量很高。

        特别是白飘飘。

        她最不得了,混元真仙之后,背景极其深厚。

        “聂统领,牢房里有没有狱霸欺负我!”

        邵北追问。

        你特么给我安排个和谐点的牢房。

        “邵北你正常点!”

        皮青眠翻白眼。

        白秦山一战,你连天仙都杀了两个,会害怕地仙牢房里的狱霸?

        你不欺凌别人就不错了。

        “我不是怕狱霸欺负我,是担心狱霸不抗揍,万一捅娄子,又要加刑!”

        邵北怕压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不需要怕,如果有人擅自动手,你可以正常反杀。

        “安字房平平无奇,也没有什么重要囚犯,杀了也是为民除害。”

        聂长易嫉恶如仇,很随意说道。

        仙庭有律法,有些囚徒罪不至死,但他认为这群畜生不配活着。

        而且安字房的囚犯,也就没什么审讯意义了。

        “原来如此,只要对方先出手,我可以正当反杀!”

        邵北点点头。

        祈祷吧。

        祈祷狱友脾气和谐一点。

        咱们谈古论今,聊聊涩段子,为我的知识面添砖加瓦。

        希望你们个个都是人才。

        邵北穿上囚徒马甲,向安字房走去。

        其他人都前往天窟,去忙自己的事情。

        一切,都很平静。

        ……

        ps:感谢菲菲姐打赏,感谢天台健身教练打赏,感谢心境如洗打赏,感谢龙神敖广打赏,感谢吾乃小人物打赏,感谢噢之前亏了打赏,感谢祖乙非打赏。

        上架再爆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