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其实一切都是意外

第五十七章 其实一切都是意外

        孤里峰!

        这里山清水秀,也是一般仙人不会来的地方。

        钱驰浩,丁三少,聂惊白。

        三人聚集在峰顶,正等待紫向峰的消息!

        “聂惊白,你派的人靠谱吗?我们努力了这么久,你可千万别让一个软蛋去办事!”

        丁三少端着茶碗,却心神不宁。

        邵北必须死。

        他已经通过钱家,把消息送到净仙城的第三层,囚犯舅舅同意帮自己去斩杀邵北。

        终究还是娘家人最疼爱自己,舅舅根本没有在意他自己的状况,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而在丁家,短短一天时间,丁三少就品尝了真正的人情冷暖。

        爹还没有回来,但弼马温能觉醒阵兽血脉的消息,已经传到老爷子耳朵里,据说老头准备出关,亲自去仙兽山拜访邵北。

        而丁雪灯居功至伟,目前是家族里的香饽饽,宗族议事,直接坐到晚辈里的首位。

        老爷子甚至还褒奖了杨断,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狗赘婿,他凭什么。

        大哥添油加醋,恭维丁雪灯的同时,还打压自己,由于之前对杨断的态度,已经得罪邵北,丁家族人开始冷嘲热讽,好像自己已经落魄了一样。

        这感觉简直让人窒息。

        不杀邵北,在丁家的地位,就坍塌了。

        “放心,我动用了一点手段,把聂长易派遣到紫向峰附近,他一定会秉公办事,哪怕就是一天,也会羁押邵北!”

        聂惊白点点头,表情很从容。

        “聂长易?

        “这倒是个有趣的人,铁面无私,擅长各打五十大板,据说脾气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硬!”

        钱驰浩眉毛一挑,凝重的表情也松动了一些。

        “聂长易?

        “原来是他,这畜生还抓过我一次,确实冷面无情!”

        丁三少黑着脸。

        当年他在仙城擅自斗殴,直接被聂长易抓到净仙城,整整关押了三天。

        记忆犹新。

        “要整死邵北,当然不能有一丝疏漏!”

        聂惊白倒满茶水。

        他心里讨厌聂长易。

        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堂兄,太优秀了。

        聂家晚辈,全部都得看聂长易的脸色,这堂兄黑脸不认人,甚至连聂家人都抓。

        这次安排聂长易巡视,几乎是整个聂家晚辈在帮忙。

        聂惊白有自己的小打算。

        邵北如果被杀,奉轮卫一定会调查死因,到时候聂长易是抓捕人,他逃不了干系。

        “钱驰浩,净仙城妥当了吗?”

        丁三少还是有点不放心,又焦虑的问道。

        “燕书生也该来了!”

        钱驰浩突然笑了笑。

        “什么……钱驰浩,你别拖我下水,杀邵北可以,但我聂惊白绝对不和魔族勾结!”

        听到燕书生的名字,聂惊白当场站起来,情绪彻底炸了。

        你别坑我啊。

        如果知道我勾结魔族,家主会直接剥了我的皮。

        “钱驰浩,你什么意思!”

        丁三少也急了。

        杀一个小小弼马温,问题不大,大家责任分摊,可以彼此呼应,奉轮卫也查不出什么。

        可勾结魔族,这罪名就严重了。

        “你们坐下,急什么!

        “净仙城是东天门最大的监狱,想搞事情,没有魔族配合能行吗?

        “如果燕书生不捣乱,净仙城再混乱,半分钟也会被平息下来,咱们哪有时间杀邵北。

        “白秦山一战,燕书生赔了夫人又折兵,他迫切立功,这次的任务是营救魔太子庞新崖,所以他可以用魔宝虚空封锁净仙城入口,哪怕大罗都暂时无法轰开。

        “这样一来,我们斩杀邵北的时间,就宽裕很多,而且还有魔族帮忙,何不美哉。”

        钱驰浩手指沾了些茶水,开始在桌面上画草图。

        净仙城监狱,其实是一个很深的窟,一共三层。

        地窟。

        天窟。

        金窟。

        要去天窟,必须先途径地窟。

        去金窟,也要路过中层的天窟。

        为了安全,监狱只有一个出口,到时候燕书生会用魔宝将出入口封印在虚空中。

        这就断了外界强者去营救邵北的可能。

        “钱驰浩,你胆大包天了,不光和燕书生交易,还敢释放庞新崖!”

        丁三少捏着拳头。

        他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聂惊白更是头皮发麻,释放魔族小太子,罪无可恕。

        “哈哈哈哈,一个早就被奉轮卫抽掉魔根的金魔,能翻起什么风浪。

        “实话说,庞新崖能活到现在,本就是奉轮卫的活人质,为了换取一些仙庭的金仙俘虏回来而已。

        “同样都是利用庞新崖,凭什么奉轮卫能利用,咱们三个就不行?换回那些被废了经脉的金仙俘虏回来,又有何用?”

        钱驰浩瞳孔闪烁:

        “地窟,安字房,里面关押着20多个地魔奸细,他们可以布阵,打通天窟的通道,可以把天魔囚徒传送到安字房。这些天魔再在地窟布阵,把金窟的庞新崖传送过来。

        “我和燕书生的交易,就是将这20多地魔奸细安排在一起,同时,邵北也会去安字房。

        “邵北好像很能打,他可千万别连金仙都等不到,直接就死在一群天魔的手里,那就扫兴了。”

        钱驰浩又冷笑。

        “假如邵北被天窟的天魔囚徒斩杀,是不是可以停止传送庞新崖?”

        聂惊白不死心又问道。

        他还是不敢和燕书生交易。

        “天真了。

        “这种虚空传送阵,向来都是用命来祭。

        “安字房的地魔奸细,一定会死,不管是被邵北杀,还是自杀,这是祭炼的一环。

        “只要开启,就再无回头路。

        “这是一场魔族营救魔太子的阴谋,邵北的死……是意外!”

        钱驰浩拍了拍二人肩膀。

        胆子太小。

        仙庭之所以节节败退,原因可能就在这里。

        比起魔族,仙族缺少了那种不折手断的狠劲。

        “原来如此!”

        丁三少看着桌面上未干的水迹,也只能被迫接受这一切。

        钱驰浩帮燕书生布置传送阵。

        地窟安字房全是魔族奸细,他们准备命祭虚空通道。

        邵北是唯一的外人。

        他可以杀囚徒,也可以作壁上观,不沾因果。

        但地魔命祭后,天魔囚徒会来安字房。

        天魔囚徒横竖都是死,他们一定会去杀碍眼的邵北。

        邵北如果能活下来,就会等待最后的金仙来袭,如果被杀,一了百了。

        全程都是一场意外。

        丁三少看着钱驰浩的瞳孔,脊背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