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能比敲诈李海任发财速度更快吗?

第五十五章 能比敲诈李海任发财速度更快吗?

        跟随李海任,邵北一路走到了仙兽山的高层。

        “兽师,山主难道不住山顶吗?”

        邵北问。

        “山顶不住人,你为什么不称呼我为师傅?”

        李海任反问。

        “兽师,是因为高处不胜寒吗?”

        邵北又问。

        “山顶可能还有其他作用,你打听这些没用……你为什么不称呼我为师傅?”

        李海任皱着眉。

        这小畜生废话是真多。

        “兽师,你去过山顶吗?”

        邵北问。

        “没有,山顶只有山主才可以去……你应该称我为师傅!”

        李海任心情有些不悦。

        “兽师,以您的身份地位,拜师仪式那一定得风光大办,现在的我,还有点配不上优秀的您!”

        少北终于正视这个问题。

        “一个称呼而已,可以提前,我不介意。”

        李海任是真的不耐烦了。

        一会在山主面前称呼一声师傅,关系就算合法,仪式可以以后再补办。

        邵北这个闯祸篓子,谁知道啥时候就死了。

        惹祸能力第一名。

        根本都轮不到自己来杀。

        “不!

        “以您在仙庭的威严,我一个地仙根本不配拜师!

        “我想好了,等天仙之后再行大礼,那样您才有脸面。”

        邵北突然很认真的说道。

        “不行!”

        李海任下意识呵斥,但随后他意识到自己失态,又道:

        “咱们是兽师,地仙和天仙没有区别,我不会嫌弃你,更不会嫌弃世俗的眼光,我欣赏你,你就是我的徒儿!”

        这个邵北,比想象中还要滑头。

        “不行!

        “您虽然能看得起我,但我自己却看不起我自己。

        “我不配。

        “您可以无视世俗眼光,可虚荣如我,我却在乎,我要用实力去拜师,而不仅仅是您的欣赏!”

        邵北紧紧捏着拳头。

        “我说过,地仙可以拜师!”

        就在前一秒,李海任压下了第800次想当场格杀邵北的冲动。

        “咦,兽师,到地方了,也不知道山主凶不凶。

        “对了,山主叫什么名字?”

        二人已经走到一座仙府前,邵北岔开了话题。

        “山主姓屋,名大朗。”

        李海任话落,上前让小厮去传话。

        “好安逸的小厮啊,大家都是地仙,仙生轨迹却截然不同,我在人前抛头露面,被迫装哔,还得面对莺莺燕燕的惑诱,时时刻刻抵抗皮统领的胸肌震慑,还有赵蓝诗……好烦啊。

        “小厮让人羡慕,无忧无虑……不对……山主叫啥来着?

        “姓屋,名大朗。

        “屋大朗……这名字,破有点警醒后人的味道啊。”

        邵北嘀嘀咕咕,明显被这虎狼之名所震慑。

        “哈哈哈,没想到我闭关三年,仙兽山还出了一个人才。”

        几息时间,仙府大门开启,一个小老头悬空漂浮过来,笑起来憨憨的。

        “拜见山主!”

        邵北连忙抱拳。

        身高不足一米,腰圆脸黑,一身粗布衣裳,这绝对是邵北见过最朴素的大罗真仙。

        难怪要时时刻刻保持飞行。

        “山主,阵兽对丁家何其重要,他们一定还会再来仙兽山的!”

        李海任上前道。

        “事情我都清楚。

        “我已经通知丁家,如果想让邵北帮忙,得丁庆门亲自出关,亲自来请邵北。

        “至于是否答应,到时候看丁庆门的态度,咱们仙兽山再慢慢商讨。

        “邵北你放心,我不会故意阻拦你与丁家合作,但你别擅自离开仙兽山,虽然这里来去自由,但仙兽山终于脸上无光。”

        屋大朗捏着邵北肩膀,憨笑使得憨厚的脸更加敦实。

        邵北点点头。

        自己是个弼马温,得有职业操守,况且离开仙兽山,院子就没了。

        丁家的所谓条件?

        能比敲诈李海任发财速度快吗?

        爷看不上。

        不对!

        丁家老爷子叫什么?

        丁庆门?

        这名字是认真的吗?

        有一种宿命之敌的既视感。

        “山主,邵北是属下的徒儿,他不会离开仙兽山!”

        李海任顺势开口。

        他要山主承认这段关系。

        “别!

        “兽师,路上咱们都说好了,我许下大宏愿,不破天仙,不配拜师,您千万别为难自己!”

        邵北立刻阻拦。

        防不胜防啊,李海任无孔不入,上辈子莫不是个缩伸棍。

        “徒儿,为师说过多少次,不嫌弃你地仙身份!”

        李海任捏着拳头。

        这小滑头,比乌龟的那颗头还要奸猾。

        “不行,规矩就是规矩,您不可以替我破坏规矩,我现在已经地仙后期,还请兽师成全!”

        邵北一脸偏执。

        “好了,李海任你就别倔了,看不出邵北的一片苦心吗?

        “你们这些长辈,就是颐指气使惯了,从来没有尊重过晚辈的意见,我认为邵北有原则,是个好青年。”

        屋大朗一挥手,直接打断即将开口的李海任。

        嘎嘣。

        李海任哑口无言,手掌捏着发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浓眉大眼的老头,也来坏自己大事。

        “邵北,你说得对,你现在只是个地仙,有很多封赏无法承担,要勤加修炼啊。

        “按照你的功劳,这次应该加官进爵,可你实力不够,只能暂缓。

        “相见就是有缘,老夫送你个宝贝!”

        屋大朗很和蔼。

        邵北点点头,连客气一下都不敢,生怕对方反悔。

        善人啊。

        帅气的男人最好运,走到哪里都有馈赠。

        “这宝贝,叫大朗送药,是一滴有毒的液体。

        “你现在还是地仙,一旦遭遇强敌,可以把液体弹出去,即便是金仙都会双目失明十几秒,那时候你可以逃命。

        “液体可以汇聚于指尖,但想要施展,还有三个先决条件。

        “第一,你需要一只碗,任何碗都可以,但必须是碗。

        “第二,碗里得有敌人几滴鲜血,这样才能造成失明效果。

        “第三,这滴毒液现在是封存状态,你自己找一根腐华木燃烧,就能解开封存。

        “好了,去吧,我还要去一趟仙轮山脉,散了吧……钱锦典就是个怕死的废物!”

        屋大朗将一滴黑色液体留给邵北,就关门走了。

        碗!

        黑色的毒液,名叫大朗送药。

        这……我到底是在哪个片场。

        腐华木,又是什么东西,贵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