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我不是圣僧,我是肾神

第五十三章 我不是圣僧,我是肾神

        喧嚣很快结束,所有人全部离开,夜幕降临,仙兽山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明天中午赴宴,今天先美美睡一觉。

        院子很安静,五头坐骑和小不牛早就鼾声四起,不管多么暴躁的坐骑,在院子里都会得到平静。

        邵北虽然困倦,但脑海里还是有很多事情压着。

        目前自己积攒了1300万的仙元票,这绝对是一大笔财富,但金山银山都不愁消耗,等突破到天仙之后,1300也根本不够花。

        邵北目前是地仙后期,还没有到大圆满,据说突破也有桎梏,同样需要大量丹药辅助。

        钱存不住啊。

        ……

        饲养位5(空0)

        熟练印:0

        杀敌数:3800;越阶:2

        奖品:复制钱希浩,复制钱家铜令,复制翡璃书页(已标记燕书生,白琨碗)

        ……

        饲养位目前满员,这些坐骑医疗难度低,明天就可以全部结束,到时候熟练印又会有五枚。

        五系仙法不能停。

        邵北总结了一下最近的得失。

        李海任那里修炼有:升血道。

        余水天供自己修炼了勾罗不死书,同阶可以无敌,但副作用是伤情越重,体内仙血会逆改为魔血。

        性价比极低。

        邵北其实并不惧怕这点反噬,法力充足的情况下,升血道可以无限供血,大不了可以放血嘛。

        但余阳业贴心的送来了岳血寺,放出去的血,就没必要浪费,还可以凝聚出魔影。

        战力虽然一般,但聊胜于无。

        伏血袍特殊,是隐藏在皮肤下的战袍,但只有身份认证功能,没有特殊防御能力……鸡肋+1。

        余阳业还送来了骨鸟变,这是绝地反杀的三次机会……神技+1。

        这样算起来,自己已经悄悄藏了不少阴招。

        太瑶金打造的美工刀,可以存放在院子里,出其不意。

        院子里还有10颗太瑶金舍利子,可惜现在不能使用,以后有空去一趟亢斗域,先杀10个仙魔,把舍利子祭炼成功。

        这也是越阶强杀的宝物……神技+1。

        人在江湖飘,总不可能一帆风顺,毕竟外挂在身,难免被人惦记,邵北可是稳健的很。

        “攒了半天底牌,我特别现在两袖清风,看上去和弱鸡一样啊。”

        邵北笑了笑。

        伏血袍在皮肤下,美工刀和舍利子在院子里。

        剩余仙法不显山不露水,别人完全看不出自己深浅,嗯……这很低调。

        “听说丹峰有一种丹宝,可以把大量丹药储存在体内,随时抽取药效,我得订购一个!”

        邵北一拍脑袋。

        自己现在有钱了,完全可以尝试着体验一下奢侈品。

        丹宝的效果很简单,就是在仙人的体内,开辟一个只能储存丹药的特殊空间,这个空间类似于纳戒,但又不同于纳戒。

        最大的作用,是节省仙人随身背包裹。

        上次白秦山一战,邵北可是吃了没有丹药的大亏,差一点就一命呜呼。

        五系仙法看似吊的一批,但蓝条随时都是空的,缺陷同样致命,必须得时时刻刻补充,靠包袱不够用。

        保命这种事情上,绝对不能含糊。

        随身带一座丹药库,是很有必要的投资。

        这样一来,缺蓝的问题,可以用钱来解决……完美+1。

        “我靠,一个地仙级丹宝,竟然要9000万仙元,丹峰怎么不去抢劫啊……不对,你们应该建立个收费站,只要路过丹峰,就要缴费……呸,一个个丹师都掉进钱眼里了,无耻!”

        邵北通过传音石查询了丹宝具体价格。

        他之前只知道昂贵,但贫穷使他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东西。

        最可恶的是,丹宝是可升级的宝物。

        地仙级只能储存地仙丹药,极月丹已经是极限。

        而天仙要用的天仙丹宝,还得花钱升级,那已经是亿以上的巨额交易,邵北暂时不愿意去盘算,不明真相的麻痹,有时候不是什么坏事。

        “为了狗命,预定一个!”

        一番思想挣扎后,邵北决定大价钱买命。

        丹宝是定制款奢侈品,哪怕是大家族,都是最得宠的子嗣才有资格拥有,钱希浩大概是有的。

        剩下的400万仙元,邵北一鼓作气,预定了300万的极月丹。

        两个目得。

        第一,是量大从优,邵北能以最快的速度得到货,极月丹需要提前预定。

        第二,千金散尽还复来,邵北虽然贪婪,但却不吝啬,金钱只有消费出去,才有意义,躺在腰包里又不会生钱,这里没有股飘市场,想被割韭菜都没机会。

        留下100万,邵北订购了一些战袍鞋靴,再英俊的骚年,也需要服装衬托啊。

        丹峰连夜派遣专人来收账,邵北可是上亿大客户,服务及其贴心,甚至还是个漂亮女仙跑腿,明显是欣赏他的豪迈,至于后来沉迷于颜值,那已经是后话。

        裁缝店铺到没这么急迫,得到邵北身材尺寸后,明天开始缝制,很快就可以结束。

        结束这些琐事,邵北美美进入梦乡。

        梦里,他成了一个帅和尚,被一群老和尚疯狂追赶,似乎要让自己回去当方丈。

        开什么玩笑。

        我贪色好财,六根不净,最适合在红尘中打滚。

        最好娶十几个老婆……不对,身体能扛得住吗?

        能!

        一定能。

        我不是圣僧,我是肾神。

        咦,安紫允跑出来干什么,一边玩去,铜术士可耻。

        皮统领胸肌不错。

        ……

        清晨!

        邵北猛地坐起来,下意识摸了摸头发。

        呼。

        还好,头发还在,是一场梦,吓死我了。

        邵北苦笑。

        什么乱七八糟的梦,我明明是个秃头,哪来那么多老婆。

        “邵北徒儿,速速收拾一下,随我去峰顶,山主要见你!”

        李海任的声音突然传来。

        邵北一愣,随后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又换了件干净衣服。

        “徒儿,你面色红润,精神状态不错。”

        见邵北走出来,李海任格外热情。

        但他内心是有些疑惑。

        如果不是余阳业亲自担保,连他都有点怀疑邵北叛变。

        他可是被齿轮狂徒抓走,普通地仙怎么可能如此镇定自若,没有一两天时间,眼里的惊慌不可能平静。

        反观邵北,根本和没事人一样。

        “山主喊我干什么?”

        邵北问道。

        “去了就知道了,应该是因为丁家的事情。”

        李海任眼底有寒光闪烁了一下。

        邵北还是在抗拒自己,并没有称呼师傅。

        “那走吧!”

        邵北点点头,他察觉到了李海任的不爽。

        你不爽,我心里就放心了,想当我的师傅,没那么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