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三少爷的贱,名不虚传

第五十二章 三少爷的贱,名不虚传

        “大哥,你是糊涂了吗?

        “还有你们,你们所有人都没有质疑过……这个弼马温的身份吗?

        “奉轮卫大统领在这里,你们难道不准备调查一下吗?

        “齿轮出手,连大罗真仙都有死无生,他一个地仙弼马温,凭什么可以安然无恙的回来?

        “奸细?

        “又或者,被齿轮收买过?

        “你能让丁家阵兽觉醒血脉,我怀疑手段不纯,我猜测,你背后有齿轮,或者魔族的手笔。”

        邵北欢天喜地的收钱,突然,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是丁家三少。

        他一针见血,直接指出邵北的问题。

        “对,邵北凭什么可以从齿轮狂徒手里逃走,就没人质疑吗?

        “我现在没有安全感,请奉轮卫统领将其逮捕,酷刑拷问,或许可以问出齿轮的秘密!”

        聂惊白转头看了眼三少爷,随后连忙附和道。

        机智啊。

        三少爷的贱,名不虚传。

        “你血口喷人!”

        赵蓝诗急了,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最可恶。

        紫向峰一众人的表情也有些微妙。

        对啊。

        邵北最近风头太盛,已经优秀到诡异了。

        除非是得到大势力支持,否则这些奇迹,反而是不和谐因素。

        “放你的臭狗屁,我姐夫勇武无双,你有在战场立下汗马功劳吗?滚开这里!”

        安紫允更是气不过。

        竟然污蔑我的姐夫,你不要脸。

        “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邵北是齿轮奸细,奉轮卫没资格抓人!”

        皮青眠冷着脸道。

        “哈哈哈,皮统领和邵北关系好,当然可以这么说。

        “但仙庭被齿轮袭杀的仙人,他们会同意吗?有没有证据,得酷刑拷问过才知道,你皮统领可没资格担保他的人品。”

        三少爷的话,顿时间引起不少仙人共鸣。

        有些吃瓜群众议论纷纷,不到一分钟时间,谣言四起:

        《邵北是魔尊之子》

        《邵北是灭世预言之子》

        《邵北是魔尊和仙人生下的孽种》

        《齿轮抓邵北,是要滴血认亲》

        随着谣言扩散,人们对邵北也越来越警惕。

        “奉轮卫没有资格逮捕邵北,我仙兽山不可能同意!”

        李海任也冷着脸道。

        他不是维护邵北,而是担心奉轮卫会搜查院子。

        “李海任兽师,奉轮卫没资格调查,谁有资格?万一邵北是齿轮的奸细,你可以负责吗?你仙兽山可以负责吗?

        “仙庭如果有其他大罗真仙再有意外,你仙兽山可以补偿吗?

        “仙兽山没资格证明邵北无罪!”

        三少爷咄咄逼人。

        抓住一个攻击点,就是要不依不饶。

        大少爷冷冷盯着老三。

        这畜生,最擅长诡辩,自己在这方面没少吃亏。

        “对,我钱家需要一个交待!”

        “我聂家也需要奉轮卫的保证。”

        “奉轮卫玩忽职守,我李家可以向仙轮告状。”

        “焦大统领,请立刻逮捕邵北,即便无罪,也要先调查,万一被他逃走,后果不堪设想!”

        人群中发声的大家族子嗣越来越多。

        有些是三少爷的酒肉朋友。

        有些类似杨家,已经家道中落,现在仇恨一切。

        还有一些,捕风捉影,脑补小天才,也喜欢落井下石。

        “这……”

        焦元庆皱着眉,一时间犯了难。

        罪名明显是莫须有。

        但既然诉状这么多,他也不可能视而不见。

        关键齿轮狂徒的事情,牵扯起来很麻烦。

        “你们在胡说八道!”

        赵蓝诗跑到邵北身旁,紧紧搂着他的胳膊,据理力争,但一个人的声音,何其渺小。

        江绿梓也焦急,和反驳根本没用。

        舆论淹死人。

        “没有人能证明邵北是齿轮的奸细,罪名不成立,何来逮捕一说。”

        皮青眠眯眼看着丁家三少,眉宇间寒气蔓延。

        “哈哈哈哈,皮统领,谁能证明邵北无罪呢?他为什么会被齿轮狂徒放走?因为地仙实力强大?不合理吧!”

        三少爷根本不惧皮青眠,甚至一脸讥笑,故意嘲讽。

        “对啊,谁能证明邵北无罪?”

        聂惊白也尖声厉气的质问。

        全场所有目光,都在焦元庆和邵北的脸上转移,舆论的压力越来越大,焦元庆都有些动摇了。

        “卧槽,枪打出头鸟,最近开挂有点大,果然麻烦不少!”

        邵北头大。

        谣言如刀枪,岳飞这种大佬都逃不过莫须有,今日自己遭遇了。

        邵北不怕调查。

        但过程太麻烦,我只想安静的帅下去,安静的赚钱修仙。

        “我证明邵北无罪!”

        突然,一道声音降下,全场鸦雀无声。

        声音虽平静,但每个人都下意识闭上了嘴,刚才那一瞬间,他们的灵魂似乎都被压制了。

        余阳业站在半空,目光淡漠。

        “是大将军!”

        聂惊白抬头,脸色苍白。

        今天到底什么日子,奉轮卫大罗真仙都出来了。

        他是在给邵北正名?

        “该死!”

        丁家三少咬牙切齿。

        余阳业出现,今天就不可能再给邵北定罪了。

        “大将军!”

        皮青眠脸上的凝重消散,终于放松了心情。

        “邵北是我救的,他没有背叛仙庭,和齿轮也无瓜葛,如果有什么疑异,可以让你们家长来奉轮卫大营找我。

        “都散了吧!”

        余阳业挥挥手,转身离开。

        临走前,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邵北。

        这小子,就是个闯祸篓子。

        ……

        一切尘埃落定。

        邵北把五头坐骑接回院子,围观群众也就逐渐散了。

        仙兽山新闻不大不小,但目前热度还在,吃瓜群众赶场去茶楼吹牛哔。

        丁家众人离开,老大的阵兽是白跑一趟,但他庆幸刚才没有跟风黑邵北,自己甚至还辩论了几句,算是一场善缘。

        杨家有事,杨断急匆匆回去。

        丁雪灯谢过邵北,也跟着回到丁家。

        邵北记住了几个人。

        聂惊白。

        这蠢货当初和杨断牵着一模一样的四翼妖狮,舔着脸来嘲讽杨断,让后惨被打脸,糗的一批。

        刚才人群中,有钱家的人在起哄。

        钱希浩死之前,叫嚣让钱家杀了自己。

        最近钱家家主被齿轮盯上,钱家主心骨不在,低调不少,但邵北不认为钱家会无视自己。

        其他一些眼神,趁乱盯着院子里的葫芦。

        自己的能力太强大,肯定会有人窥探,将他们视线转移在葫芦上,也是自己绝顶聪明。

        造孽啊。

        你们诋毁我,还不就是因为嫉妒。

        “今天起哄的家伙,改天一个一个收拾,让你们知道跟风的代价。”

        邵北嘀咕了一句。

        虽然有人黑自己,但邵北也认清了几个真朋友。

        杨断够意思,哪怕他老爸被杀,也没有质疑自己,这朋友能处。

        ……

        “邵北,明天紫向峰设宴,感谢你舍命救小师妹,到时候蓝诗师妹会来接你。

        “师兄弟们都在,你这女婿可得见大家啊。”

        紫向峰众人离去之前,二师兄郭见崖将一封请柬留下。

        赵蓝诗羞红了眼。

        皮青眠转头,刚刚露出喜色的脸,现在又有些发青。

        “哼!”

        安紫允气鼓鼓,也不知道在气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