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会不会是佛陀战场里的宝贝?

第五十一章 会不会是佛陀战场里的宝贝?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丁家的阵兽谷内,培育无数阵兽,平均一年觉醒一头,有时候三年都无法觉醒一次。

        “这小子……一次就是四头,全部觉醒,难以置信!”

        人群中一个大仙侃侃而谈。

        他比较了解丁家,又恰好和仙兽山关系也不错,所以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没错,其实丁家和仙兽山并没有什么交集,在培养阵兽这方面,丁家才是权威,他们甚至有些不屑仙兽山。

        “没想到啊,专业果然是专业,丁家呕心沥血,终究和仙兽山无法比较!”

        又有人开始带节奏。

        不知不觉,话题开始升级。

        最开始是杨家遭难,杨断赘婿。

        到刚才阵兽觉醒,邵北再战再成名。

        直至现在,人们聊天的话题偏离轨道,吃瓜群众相互普及丁家老祖和仙兽山山主的恩怨。

        对!

        因为阵兽,丁家老爷子曾经嘲讽过仙兽山。

        仙兽山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丁家的生意,双方关系虽不至于有仇,但也一直在冰点。

        “邵北兽师,丁家还有一些阵兽,可否一并帮忙疗养疗养……至于仙元,不是问题。

        “杨断自始至终都是丁家女婿,只要他不悔婚,任何人无权干涉我妹妹婚姻,有些居心叵测的事件,我稍后会详细调查。

        “作为丁家这一代的老大,我保证妹夫在丁家不会被亏待!”

        大少爷走上前去,义正言辞的说道。

        他对丁雪灯的态度,其实谈不上什么疼爱,关系不疼不痒。

        大少爷没有反对过婚事,但也没有太支持。

        他实力不错,但因为和阵兽亲和度太差,所以并不被老太爷喜爱。

        以后资源倾斜,被老三压在头上,是迟早的事情。

        大少爷竞争的对手,一直都是老三。

        邵北的出现,直接给了自己转机。

        如果可以花钱觉醒阵兽血脉,那论实力,自己可以碾压老三。

        他不在乎丁雪灯的幸福,只要邵北支持自己,乞丐都可以嫁。

        “老大,妹妹的婚事还在商讨中,你也没资格擅自做决定。”

        三少爷阴阳怪气。

        他阴沉着脸,目前状态极其被动。

        妹妹和自己交恶,因为聂惊白的关系,杨断恨自己入骨。

        想得到邵北的好感,难如登天。

        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仙兽山和丁家的关系继续交恶下去。

        好不容易才得到老爷子欣赏,除了对阵兽的亲和度,自己全方位被老大碾压。

        该死。

        这弼马温到底从哪跑出来的。

        “哼……杨断和妹妹郎才女貌,你嫌贫爱富,根本就是丢丁家的脸面。

        “邵北兽师莫见怪,丁家人多,千万别因为一颗老鼠屎,而对丁家有偏见,我绝对不会拆散他们。

        “阵兽稍后就到,烦劳兽师费心了。”

        大少爷差人去把阵兽领来,他目得性极强。

        哪怕丁家和仙兽山无法和解,但自己的四头阵兽能觉醒血脉,也是一场机缘。

        丁雪灯和杨断楞在原地,一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们没想到大少爷这么热情,丁雪灯心里不自在,但眼底是开心,不管出于什么目得,但只要大哥能支持,家族中反对的声音会弱很多。

        这次,真的多亏邵北了。

        “慢!”

        这时候,李海任走到邵北面前,朝丁大少爷摆摆手。

        “嗯?”

        邵北转头看向李海任。

        想拦我赚钱?

        四头阵兽疗养结束,饲养位终于有了五个。

        这可是55万啊。

        关键我现在一枚熟练印都没有,要着急修炼仙法。

        “邵北,仙兽山和丁家有些过节,山主以前规定过,不许任何人医治丁家阵兽。

        “之前你不懂,不知者无罪,但如果非要和丁家做生意,还需请示一下山主。正巧,钱家家主请山主出山,他老人家这几天要结束闭关,你也拜见一下。”

        李海任一脸平静的解释道。

        自己身为邵北未来的师傅,这些基础禁忌得解释清楚。

        但觉醒阵兽血脉的事情,有古怪啊。

        别说自己,就连山主都对阵兽奈何不得,阵兽情绪暴躁,血脉稀薄,为什么邵北可以轻而易举觉醒血脉。

        真的是天赋异禀?

        院子里的遗迹是佛陀战场,和坐骑没关系啊。

        奇怪。

        “原来是这样!

        “杨断,你也听到了,我现在不能帮你老婆,等拜见完山主,咱们再慢慢商量。”

        邵北朝杨断说道。

        “不着急,我们也要回去和老爷子商量一下。”

        丁雪灯也摆摆手。

        双方关系太复杂了。

        “丁家大少,山主近日出关,如果丁家真有心谈合作,可以让老爷子自己过来谈谈。”

        李海任看着丁家大少,不咸不淡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以后再谈,兽师以后有空,可以来府上喝茶。”

        大少爷皮笑肉不笑。

        邵北很桀骜,从始至终都没有把自己当回事。

        无所谓,只要有杨断在,合作的事情可以慢慢谈,老大不在意这些情绪化的小事,毕竟丁家之前很过分。

        最大的问题,还是仙兽山山主。

        是时候去找一趟老太爷了。

        “哼!”

        三少爷冷笑一声,目如蛇蝎。

        他内心在想着如何破坏这场合作。

        ……

        “邵北兽师,在下的坐骑,刚好需要疗养一下!”

        “我的一丈青驹需要觉醒血脉,但有些坎坷。”

        “兽师可否帮我看看。”

        ……

        丁家众人吃瘪,一众吃瓜群众却急了。

        穷哔不提也罢,那些手里有小钱,但之前舍不得消费的大佬,终于是坐不住了。

        “五个名额,先到先得,11万仙元,童叟无欺!”

        邵北举起手掌,笑起来像个暴发户。

        他突然又转头看了眼李海任。

        这家伙,最近为啥不涨价了。

        你到是抬价啊。

        你不抬,他不抬,邵北何时能发财!

        “咦,这家伙对我的葫芦也感兴趣?”

        顺着李海任的视线,邵北看到了院子里的破葫芦。

        其实邵北猜测的没错。

        李海任毕竟是个兽师,他除了觊觎佛陀遗址,也开始对邵北的葫芦感兴趣。

        会不会是佛陀战场里的宝贝?

        既然有葫芦,那就一定还有其他宝物,李海任心情更加迫切。

        收徒,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