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请用兽阵去打这个贱骨头

第四十九章 请用兽阵去打这个贱骨头

        “姐夫,姐夫……看这里,阿紫在这里啊!”

        安紫允一声怪叫,手舞足蹈。

        赵蓝诗手掌冰凉,这一瞬间,眼泪终于绷不住了。

        邵北哥哥,我就知道你没事。

        呼!

        江绿梓长吁一口气,浑身都是冷汗。

        远远看到邵北,江绿梓眼前的世界似乎都明亮了。

        皮青眠抬起手,差点也喊出声,但她及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只是平静的挥挥手。

        我就知道,坏人祸害千年,邵北不可能这么轻易死。

        齿轮都奈何不了他。

        转头看了眼赵蓝诗,她内心酸溜溜,说不出的感觉。

        李海任再三确认,那个衣衫褴褛的黑袍青年,就是邵北。

        没有看错。

        不管是五官长相,还是神态表情,都是邵北。

        命运垂青,是命运垂青自己啊。

        但现在问题又来了,邵北为什么能从齿轮狂徒的手里逃出来?

        齿轮抓邵北,会不会也和院子有关系?

        李海任心情格外惆怅。

        “大将军根本就不是余水天的对手,邵北怎么可能活着回来……这,古怪啊。”

        焦元庆心里虽然也欣喜,但也有些疑虑。

        要知道,齿轮手下,从来都没有活口。

        “邵北,他还活着!”

        杨断眼神闪烁,也特别的激动。

        丁雪灯看着杨断,又看了看邵北,心里欣慰。

        她知道杨断的性格,桀骜孤僻,根本不屑与人交友。

        能有个朋友是好事。

        邵北能回来,她也特别意外,真是死里逃生。

        “姐夫……哇呜……姐夫,你身上好臭,这衣服太破了。”

        安紫允扑到邵北腰上,原本还想痛痛快快撒娇,可邵北直接就馊了。

        “小师妹,授受不清!”

        赵蓝诗把安紫允拎走,随后急忙开始检查邵北的身体情况。

        她担心邵北会被齿轮严刑拷打。

        还好。

        馊是馊了点,出汗太多,衣服太破,洗个澡就能解决。

        “大家在门口等我一下,都别走,稍微再等一下啊!”

        邵北揉了揉安紫允的脑袋,又捏了捏赵蓝诗的胳膊,一溜烟跑回了院子里。

        这院子有禁制,只有他可以随意开启。

        伏血袍特殊,可以直接隐藏在皮肤之下,除非自己愿意,别人根本就看不到。

        余阳业千叮咛万嘱咐,除非是遭遇仙轮审判,或者其他特殊情况,否则绝对不可以暴露伏血袍。

        所以邵北回来的时候,依然身穿被抓时候的黑袍,但一路罡风凛冽,黑袍到处破洞,和乞丐一样,咱是讲究人,不能瞎穿。

        “弼马温邵北,你立刻给滚出来,把丁家阵**出来,否则丁家对你不客气!

        “杨断,这就是你交的狐朋狗友,你招摇撞骗,有什么资格入赘我丁家!”

        邵北和闪电一样窜进院子里,丁凯一咄咄逼人。

        这个弼马温太嚣张,竟然敢当众叫嚣丁家。

        “丁凯一你说话注意点分寸,杨断明媒正娶,丁家何时有过赘婿一说!

        “还有,阵兽是我和邵北的生意,与杨断无关,你再血口喷人,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丁雪灯美目盯着丁凯一,连空气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大小姐,阵兽是由三公子负责,您随随便便就让弼马温医死四头,而且还被欺骗44万仙元,丁家会被仙庭耻笑。

        “今天您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追究杨断的罪责。”

        丁凯一似笑非笑,丝毫不惧丁雪灯。

        他的使命,甚至就是让丁雪灯吃瘪。

        “别说话了,没必要起这种冲突。”

        杨断摇摇头。

        丁家有两个大罗真仙,并不是家主一人说了算,虽然丁雪灯的爷爷隐世闭关,但丁家发生大事,老爷子偶尔也会过问一句。

        其他事情,老爷子可以含糊,但唯独阵兽,是他的逆鳞。

        丁雪灯今天打了丁凯一,一定会被丁三公子作为借口,到时候丁雪灯必然受罚。

        杨断相信邵北的医术。

        可这次的事情太特殊,丁雪灯来找邵北,也有点冒失。

        第一,阵兽和普通坐骑不同,丁家培养了无数年,才可以完成结阵,理论上仙兽山无人接丁家的生意。

        第二,邵北被齿轮狂徒抓走,这段时间无法施展医术,阵兽目前什么情况,谁都吃不准。

        万一真死了,那事情就闹大了。

        “你这个坏东西,竟敢污蔑姐夫的名声,不就是个破阵兽嘛,等我姐夫医好,并且觉醒血脉能力,到时候打死你!”

        安紫允一脸不服气,指着丁凯一的鼻子就骂。

        你是个什么玩意,有什么资格羞辱我姐夫。

        她老听赵蓝诗和江绿梓夸奖邵北,也知道邵北有觉醒坐骑血脉的能力,可惜自己没有坐骑,否则一定让姐夫医治。

        姐夫收别人的仙元,一定不会向自己要钱。

        我很特殊的。

        “哈哈哈,紫向峰狂得很,连丁家阵兽都看不起。

        “好,这句破阵兽,我丁凯一先记下来,等日后,我家主一定要去紫向峰要个说法。

        “你们谁想打我,可以尽情的过来。

        “但我提醒你们,打我就是打三公子的脸,想清楚你们要承受的后果!”

        丁凯一弯下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安允紫。

        他虽然只是天仙初期,但表情是贱的可以。

        “小师妹,先别说话!”

        紫向峰二师兄走过来,沉着脸道。

        丁家有两位大罗,紫向峰惹不起,偏偏这个丁家最忌讳别人侮辱阵兽,安紫允说一次,可以解释为童言无忌,但再说下去,就没办法收场了。

        “丁大小姐,四头阵兽开发结束。

        “我不懂你丁家阵兽的催动方式,但四头已经可以结阵……试试吧,请用兽阵去打这个贱骨头。”

        就在这时候,院子大门重新开启。

        邵北面色平静的走到丁凯一面前,上下凝视。

        求别人打你。

        还尽情的打你。

        我邵北纵横仙庭好几天,还是第一次遭遇这种贱骨头。

        “什么……”

        丁雪灯一愣。

        吼!吼!

        吼!

        吼!

        还不等她回过神来,院子里此起彼伏的兽吼响彻天穹。

        “是阵兽……怎么可能,四兽就能结阵?”

        丁雪灯和阵兽血脉相连,顿时间眉心亮起兽阵符号。

        不可能!

        她只是天仙,必须要五兽才能结阵。

        四兽结阵,那是金仙手段。

        邵北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让四兽结阵?

        真的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