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落井下石的人,又能算什么东西

第四十八章 落井下石的人,又能算什么东西

        除了赵蓝诗等少数人,其余吃瓜群众的目光异常兴奋

        很多人目睹杨家在宴宾客,又眼看杨家楼塌了。

        不少人幸灾乐祸,都在等着看杨断的笑话。

        一个家道中落的少爷,被未婚妻家族羞辱,他会苟延残喘,贪婪富贵?

        还是怒发冲冠,为尊严而加速杨家坠落。

        杨家的敌对家族在期待。

        只要丁家和杨家的婚约在,他们看在丁家面子上,不敢痛打落水狗。

        那份婚约,永久有效。

        沉默!

        杨断选择了沉默。

        几天时间,杨断满脸胡须,看上去沧桑又有邋遢,如果不是邵北被抓走,他甚至都不会离开杨府。

        他咬着牙根,内心痛苦。

        为了杨家能过渡这段时间,他决定舍弃自己的所谓尊严。

        ****,杨断准备自己一个人承受。

        婚……我暂时不退。

        但我也不会耽误丁雪灯,等杨家有个着落,我会下凡去人界,如果死在战场,也能给杨家加持一些功勋,也算积累一些气运。

        ……

        “杨断,你贪恋丁家权势,如今连承认自己的承诺都不敢吗?”

        “哼,杨断,你出尔反尔,我丁家没有这种无能赘婿。”

        “杨断,你还以为你是大罗杨家的少爷吗?你们杨家毁了,除了一堆仇家,你还有什么?还能带给丁家什么?门当户对,你懂不懂这个浅显的道理。”

        “没错,杨家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这辈子不可能再有大罗出现。”

        ……

        丁家众人嘲讽杨断,附近一些敌对家族也添油加醋,什么话难听,他们就说什么。

        闲言碎语,犹如暴风钢刀。

        杨断现在已经是一个被言语凌迟的囚徒,灵魂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

        “杨家有大罗!”

        ……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道声音打断了众人的嘲讽。

        丁雪灯一袭白衣,缓缓走来,她相貌绝美,出现的刹那,就引来无数青年才俊的目光。

        不少人心里感慨。

        杨家家道中落,也不知道这绝世仙女会便宜了谁家公子。

        聂惊白?

        同时,丁雪灯这句话,也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杨家……还有大罗?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嗤笑着摇摇头。

        这根本不可能。

        杨断也看了眼丁雪灯,但随后他就躲开了眼神。

        杨断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躲闪的样子,像极了一个狼狈的窃贼。

        曾经,我和你青梅竹马。

        曾经,我因为尊严和固执,背弃了诺言,想尽办法去悔婚。

        现在,我在丁家面前何其卑微,我哪能配得上你。

        但命运弄人,我又厚颜无耻的在利用你,利用丁家。

        对不起。

        我自私无耻,我现在又能算什么东西……或许,连一句对不起都没资格再说了吧。

        “大小姐!”

        丁家一群人立刻抱拳,毕恭毕敬。

        大小姐是家主最疼爱的女儿,即便是几个少爷都不敢轻易得罪,三少爷因为和大小姐故意过不去,曾经差点被家主打断腿。

        “你们都听着。

        “在我心里,杨断就是大罗真仙,我相信他是大罗真仙。

        “杨家一时低谷,并不代表永远低谷,我相信我未婚夫的能力,我也永远欣赏,并且崇拜我的未婚夫。

        “不管杨家如何,杨断都是我丁雪灯最喜欢的人。

        “你们这群落井下石的人,又能算什么东西?

        “我问你们……同龄人生死决战,仙轮为证,谁敢出来和我未婚夫一战?”

        丁雪灯走到杨断身前,紧紧抓着那只手。

        她甚至能闻到杨断衣服上的汗臭味,但她觉得这味道最好闻。

        杨断想抽离出去。

        可丁雪灯握得更紧,消瘦的手掌,比铁箍还要坚固。

        “没有杨家,杨断是天仙榜强者,有无数功勋,你们又算什么东西?你们去过几次亢斗域?杀过几个魔族?

        “刚才你叫嚣,现在为何不出来一战?”

        丁雪灯环视一圈,那群落井下石者各个眼神回避。

        和杨断打?

        疯了吗?

        在天仙这个境界,杨断还真就没几个怕的。

        整个丁家,找不出一个敢单挑杨断的天仙,其他家族更不用说。

        这一幕,引起更多人关注。

        李海任和焦元庆这些金仙都一脸意外,谁都没想到,丁雪灯居然会是这种态度。

        同时,那些相信爱情的人,有点热泪盈眶。

        一个身处于最低谷的男人。

        一个坚定站在他身旁的仙女,不畏世人眼光,坚定相信自己的选择。

        这就是情比金坚。

        杨断手掌颤抖,内心五味杂陈,丁雪灯这些话,击穿了他的灵魂。

        也勉强拾起了那些支离破碎的尊严。

        “大小姐,现在丁家上下,没有人同意您的婚事,男女授受不亲,即便有婚约,也不适合大庭广众拉拉扯扯。”

        丁凯一站出来,皱着眉提醒道。

        这有辱丁家的家风。

        “丁家如果不同意,那我就脱离出丁家。

        “爹爹和杨伯伯生死之交,我的婚约,你们这群人,又什么资格反对?”

        丁雪灯冷冷盯着丁凯一。

        这是丁家远亲,也是三哥的狗腿子。

        三哥极力主张自己嫁给聂惊白,因为他和聂家关系亲近,也想从聂惊白那里拿到一件宝物。

        聂惊白是杨断最讨厌的人,他为了恶心杨断,甚至坐骑也选择了四翼妖狮,极其不要脸。

        上次邵北就是打了聂惊白的脸。

        “大小姐,婚姻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次我们来仙兽山,是奉三公子之命,索要丁家阵兽。

        “三公子负责管辖阵兽,您不可以阻拦。

        “弼马温和杨断配合演戏,沽名钓誉,天价医疗费行骗,医死丁家4头阵兽。邵北已死,杨断是另一个凶手,丁家要调查杨断。”

        丁凯一义正言辞,剑指邵北,杀气冲天。

        他不光受命于三公子,同时也收了聂家好处,目标就是整死杨家。

        很多人分析过,邵北成名,可能是和杨断的一场戏骗局。

        “你放肆!”

        赵蓝诗铁青着脸,直接朝丁凯一走过来。

        你羞辱杨断,我不管。

        但你侮辱邵北哥哥,我杀了你。

        “紫向峰可插手不了丁家的事情,弼马温沽名钓誉,可惜死无对证。

        “杨断,你害死丁家阵兽,该当何罪。”

        丁凯一不屑一笑,继续咄咄逼人。

        “你……”

        赵蓝诗眯着眼,杀念已经锁定丁凯一。

        “师妹冷静!”

        江绿梓连忙道。

        “丁家阵兽的事情,得奉轮卫来调查,轮不到你们争吵,所有人都闭嘴。”

        皮青眠忍无可忍。

        她早已经习惯了各大家族的纷争,原本懒得理会这些。

        可丁家口口声声邵北已死,她心里就是不爽。

        皮青眠的杀气,也落在了丁凯一身上。

        “皮统领,不得乱来。”

        焦元庆更加不理解了。

        按照皮青眠的性格,他不该这么冲动。

        “我没有配合邵北演戏!”

        杨断抬起头,也一脸狰狞的盯着丁凯一。

        这群畜生,真的过分了。

        ……

        “谁说阵兽死了?

        “你们信口雌黄,我会告你们诽谤。

        “焦大统领在场,那些污蔑我的人,得受到应有惩罚,每个人罚款500万仙元吧。”

        剑拔弩张之际,远处突然有道声音由远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