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我拍的不是马屁,是人情世故

第四十一章 我拍的不是马屁,是人情世故

        李海任正在炼制血古丹。

        最近有好几笔大订单,而且购买者来自不同家族和学宫,李海任分析,是天仙们近期有大规模试炼。

        这种时刻,往往都是大赚一笔的契机。

        噗!

        煞费苦心的极限喷血,使得李海任皮肤蜡黄,整个人似乎苍老了十岁,甚至有一种即将归天的虚弱感。

        但无所谓,升血道几天时间就可以恢复过来,李海任短时间内透支过渡。

        如果小不牛在这里,一定会痛骂李海任。

        血古丹有口臭的味道,可以破案了。

        毕竟是吐出去的血。

        “这批丹药的数量暂时够用,歇歇吧!”

        李海任拿起茶壶,准备品一杯香茗。

        一会管家过来,直接把丹药拿去丹峰就可以,出售流程很便捷。

        “邵北,你急匆匆拿走升血道秘籍又如何,无非是早一天绝望罢了,升血道的难,你根本想象不到。”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

        不久前,邵北跑到府邸,要死要活,非要提前拿走升血道观摩一下。

        李海任察觉到了邵北的谨慎。

        这小畜生贼头贼脑,应该是害怕无法修炼升血道而吃亏,先试探试探。

        李海任也无所谓,邵北无法修炼,他一定会求自己授业解惑。

        到时候,拜师宴必须举行,而且要格外隆重。

        邵北一死,院子就是自己的了。

        李海任没有小看过邵北,但也没有轻视过这小贼。

        能悄无声息修炼成五系进阶战法,不是简单货色。

        “兽师!兽师……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

        突然,老管家急匆匆跑进来,好歹是个老地仙,竟然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事,大惊小怪,成何体统!”

        李海任站起身来,皱眉呵斥。

        “邵北……邵北刚才被齿轮的人抓走了!”

        老管家咽了口唾沫说道。

        啪嚓!

        李海任掌心里的茶壶坠落在地,滚烫的碧池水洒了一地。

        齿轮。

        抓走邵北?

        怎么可能!

        这下完了,真的完了。

        李海任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系不堪设想的后果。

        假如邵北死了,那院子就会充公,牵扯到齿轮,奉轮卫一定要调查,到时候梵界遗址的事情,大概率会暴露。

        不行。

        院子不能被奉轮卫找到。

        但邵北没有拜师,他无权继承啊。

        该死的齿轮,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出手,就不能再等两天嘛。

        “兽师莫慌,虽然齿轮抓走邵北,但奉轮卫大将军余阳业追了过去,或许有可能救回来!”

        老管家见李海任变脸,连忙提醒道。

        他伺候李海任多年,还从来没见过对方这副表情,和上坟一样。

        邵北真的这么得宠?

        “余阳业!

        “对,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齿轮狂徒是余水天,他是余阳业的亲哥哥,对方一定有办法收拾他。

        “该死,齿轮的目标明明是钱锦典,为什么会突然牵扯到邵北!”

        李海任大修一甩,身形闪烁出府。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李海任来到熟悉的绝壁前。

        他脚下胤蒲团更加黑得深邃,甚至像是一张丑陋的魔脸在狞笑。

        李海任一阴一阳的脸,开始倾斜,明显黑色多了一些。

        “邵北,算老夫求你了,千万要活下来,你如果死,我的末日也来了。

        “该死,魔气分裂的好快!”

        李海任竭尽全力的压制魔气。

        金仙九劫,他卡在最后一劫,可因为魔气的原因,他去西天梵界十死无生,只能把希望放在邵北这里。

        李海任已经连背水一战的资格,都彻底丧失。

        至于提前传授邵北升血道,已经是不足挂齿的小事,没有三个月功夫,邵北连入门都做不到。

        ……

        “是那个大佬和晚辈开玩笑,您认错人了?”

        邵北目前置身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灰色空间。

        脚下没有地面。

        四周没有墙壁。

        头顶同样只有灰白烟雾。

        一眼望去,除了灰雾,还是灰雾。

        邵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这次可真遭罪了,没想到仙轮附近会被绑票。

        这可怎么出去,他目前身躯都不能移动。

        晦气。

        刚刚去李海任那里,把升血道敲诈过来,还没细细研究一番,就被抓走。

        “你……你是齿轮的畜……前辈?”

        邵北正在六神无主,远处有个灰袍人踏空走来,眨眼时间,他就站在自己身前。

        咔嚓!

        顿时间,庞大的压力坠落,邵北浑身剧痛,每个骨骼似乎都要被捏碎,接近晕厥。

        但他还是坚持着抱拳一拜,满脸都写满了:我有礼貌,我崇拜您。

        灰白长袍,硕大的斗笠。

        这是齿轮啊。

        你不去杀大罗真仙,找我一个卑微的地仙蝼蚁干什么,我在仙兽山唯唯诺诺,没有发表任何黑齿轮大佬的言论啊。

        “五系仙根,货真价实,不错!”

        余水天收敛压力,邵北一口鲜血喷出去,差点当场休克过去。

        刚才那一瞬间,邵北有一种要下地狱的窒息感。

        “前辈谬赞,前辈风姿卓绝,一看就是绝顶高手,晚辈钦佩!”

        邵北连忙马屁奉上。

        越是这种时刻,就越得冷静,越得激灵。

        “不用拍我马屁,我风姿卓绝,这是仙妖人魔共识,你钦佩是应该的,年轻人需要榜样。”

        余水天面无表情,心里绽开了虚荣的恶之花。

        谁又真的能免疫马屁呢!

        “见到前辈后,晚辈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圣人所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晚辈顿悟,突然明白自己缺乏什么,正是前辈这种扑面而来的大气魄,巍峨感,晚辈震惊到不能动弹了,在遇到您之前,晚辈不相信世间有圣人,但现在,晚辈坚信不疑!”

        邵北深吸一口气,马屁打击二重奏。

        先让你舍不得杀我。

        虽然有点恶心,但我拍的不是马屁,是人情世故。

        “先不说你实力如何,你对人的判断力精准,这是个小小优点。”

        余水天悠然点点头。

        刚才那一瞬间,他有点飘飘欲仙,明明听不懂邵北在夸什么,但就是觉得很厉害。

        “先别说话了。

        “你如果想离开这里,就一口气登上这云中台阶的顶层。

        “勾罗幻梯是幻境,所以不存在时间流逝,这里十年,外界不过一刹,你有三年时间登梯。”

        余水天一挥手,灰雾拨开,他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阶梯,一眼望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