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牛爷还得照顾你这个拖油瓶

第三十六章 牛爷还得照顾你这个拖油瓶

        “两个骄傲的人,一个不表达,一个不理解,你们很难明白彼此。”

        邵北摇摇头。

        “什么叫不表达。”

        丁雪灯黛眉微蹙,根本不赞同邵北的话。

        “蓝诗,你喜欢我吗?”

        邵北平静的问道。

        “当然喜欢,一辈子都喜欢。”

        赵蓝诗下意识说道,幸福的同时,眼里还有骄傲。

        “雪灯仙子,你当面说过喜欢杨断吗?”

        邵北问。

        “我说过履行婚约,哪怕他家道中落,我在所不惜。”

        丁雪灯楞了一下。

        这已经是极致的付出。

        “你得改变!

        “人生路漫漫,爱情是涂满了蜜糖的荆棘,世人皆以为爱情甘甜,其实稍不留神,就是肝肠寸断。

        “你给杨断一车苹果,他其实仅仅缺一颗梨,方法错了。

        “情劫难渡,你要改变自己。”

        邵北叹了口气。

        我前世在抖阴里饱饮各类情感毒鸡汤,也是有些感悟的。

        当然,因为毒鸡汤,女朋友跑了好几个,但这些不是重点。

        有没有情感经历不重要,重要的是敢胡诌,这就是毒鸡汤的本质。

        “如何改变?”

        丁雪灯直视邵北,眼底有疑惑。

        邵北一席话,让她有所感悟。

        “过两天吧,我写一本情感小秘术,你来仙兽山拿……是否成功,看你们的造化。”

        邵北想了想道。

        “邵北哥哥,我也要秘术!”

        赵蓝诗连忙道。

        “姐夫,我也要!”

        安允紫跑过来凑热闹。

        江绿梓其实也想要,但不好意思开口。

        “快走吧,师兄弟都在紫向峰等你们。”

        郭见崖催促。

        一个个,整天儿女情长,不思进取,要什么秘术。

        话说,这秘术到底管用吗!

        有机会悄悄要一本,刚才那里两句话还蛮有道理。

        ……

        “邵北,我是李海任!”

        众人都已经离开,李海任才缓缓走过来,一脸和蔼的介绍道。

        “拜见兽师!”

        邵北连忙抱拳,心里却诅咒这个顶头上司。

        好几次害劳资,还敢跑出来作妖,找机会再收拾你。

        皮青眠面无表情。

        他和李海任算不上认识,甚至还有一点小小的冲突。

        “我来这里,是调查周九从和汤卢平的事情,他俩背叛仙庭,整个仙兽山的耻辱。

        “你刚从白秦山回来,想必一定疲倦,先回仙兽山休息吧,这次你替仙兽山争光,我会禀报大元帅,论功行赏。”

        李海任一肚子坏水,但表面貌似个好领导。

        “多谢兽师!”

        邵北点点头,他也确实疲倦。

        “对了,你没有师承,我也暂时没有弟子!

        “如果你不嫌弃,我可以收你为亲传,传承我仙兽一脉衣钵。

        “你可以先考虑考虑,过几天我来找你。”

        李海任很真诚的看着邵北,求贤若渴。

        “那个……太突然了,我……”

        邵北脑子宕机。

        这黄鼠狼不按套路出牌,直接就给鸡拜年了?

        不对,我不是鸡。

        鸭?

        不,我更不是鸭。

        “不急,你能医好几头坐骑,一定是有所奇遇,但和我的医道没有冲突,多想想!”

        话落,李海任拿走汤卢平和周九从的瓷坛,直接离开。

        他们的骨灰有专人运输,这是调查的证据之一。

        “皮统领,咱们也走吧!”

        邵北苦笑。

        李海任居心叵测,自己的处境更加被动。

        “邵北,我建议你离李海任远一点,这家伙有古怪!

        “当然,这都是我自己的猜测,没有证据,别说我耽误你拜师学艺。”

        皮青眠想了想,还是善意的提醒道。

        “嗯,我有分寸!”

        说话间,二人已经回到仙兽山。

        如隔三秋啊。

        望着眼前的鸟语花香,仙云袅袅,邵北不由感慨一句。

        回想起白秦山尸骸遍地的惨状,恍如隔世。

        岁月静好的背后,永远都有人在负重前行。

        啾!

        邵北解开院子封印,紫鹰冲天而起,笔直的朝二人飞来。

        “小紫,快过来,让我看看!”

        皮青眠抬起胳膊,一脸激动。

        从啼鸣声分析,紫鹰的暗伤应该是愈合了。

        邵北的医术是真厉害。

        啾。

        然而,紫鹰却直接落在邵北肩膀上,不断用脑袋蹭耳朵,羽毛都兴奋炸了。

        皮青眠抬着胳膊,好尴尬。

        我的坐骑叛变了?

        “快去你主人那里。”

        邵北苦笑。

        皮统领不要面子嘛,我都替她尴尬。

        啾!

        紫鹰依依不舍,飞回皮青眠胳膊上,它又亲昵的蹭皮青眠。

        “皮统领,紫鹰状态正常,快回去休息吧,换件衣服!”

        邵北善意提醒。

        “你……无耻!”

        皮青眠精准捕捉到了邵北视线,这家伙又在向脖子下面看。

        邵北挠挠头,不敢解释。

        这要怪潜意识,我又不是故意乱看。

        “对了,你的情感小秘籍给我一本,首册就给我!”

        皮青眠留下一句话,就一溜烟走了。

        “你要情感毒鸡汤干什么。”

        邵北一脸纳闷。

        “赶紧让双胞胎来走领坐骑。”

        邵北打开传音石,通知高明天和高昨日。

        ……

        很快,两兄弟急匆匆过来。

        不对。

        不是急匆匆,更像是鬼鬼祟祟。

        “二位是逃犯吗?”

        邵北一脸警惕的问道。

        “嘘!

        “千万不能让李海任看到我俩,稍不留神就被灭口了。”

        高昨日轻声细语。

        “灭口?什么意思?”

        邵北只知道兄弟两和李海任有过节,这怎么还灭口了。

        “一个月前,我们去找李海任医治坐骑,不小心看到他在和魔族奸细交谈。

        “随后我俩就赶紧跑了,可还是被李海任辨认了出来。

        “说来也是可恨,当时情况紧急,我们都没有用传音石录像,所以没证据状告这家伙。”

        高明天一脸愤怒。

        “找奉轮卫啊!”

        邵北心情更加急躁。

        麻痹……李海任这狗贼,竟然和魔界够勾结上了,这下问题大了。

        “大兄弟别开玩笑,我们如果装作不知道,李海任将信将疑,还不会破釜沉舟的追杀。

        “可一旦撕破脸,奉轮卫没证据抓他,可我俩小命不保,李海任是最强兽师,朋友遍布四大天门,我们区区天仙,拿什么活命。

        “你也千万别乱说,如果过段时间还没有走漏风声,李海任会自己打消疑虑。”

        高昨日又紧张兮兮的提醒道。

        “明白!”

        送走双胞胎,邵北才真正陷入了惆怅。

        李海任。

        三番五次想害我。

        还和魔族有勾结。

        现在又要收我为徒,我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觊觎的东西?

        “实在好奇,就给本神牛弄点血,我来试着听一听。

        “但他是金仙,能听到的东西很少,大概率还会功亏一篑,别抱太多希望!”

        小不牛顺着邵北裤腿,一点一点爬到他肩膀,满面愁容,仿佛在说:牛爷还得照顾你这个拖油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