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孙小甲和燕书生的可怕

第三十五章 孙小甲和燕书生的可怕

        白秦山试炼结束,试炼者可以随时回去。

        由于杨家出事,众人也着急一起离开白秦山。

        “贤弟,都没时间请你吃顿好酒,下次一定!”

        传送阵前,孙小甲使劲捏着邵北肩膀,一脸不舍。

        “好,下次一定!”

        邵北表面镇定,额头却渗透出了冷汗。

        他怀疑孙小甲是故意用力,但又没有证据,快脱臼了,草泥马!

        “师兄,你下手太重了,虽然是不小心,但不准欺负我邵北哥哥!”

        赵蓝诗嗔怪道。

        “哈哈,哪有,我没有不小心,我就是故意欺负他,谁让我是金仙呢!”

        孙小甲笑得很坦然,也很欠揍。

        “大哥,等着弟弟我赶上来。”

        邵北皮笑肉不笑。

        “哈哈哈哈,你大哥很快要突破到大罗金仙,到时候你就有靠山了。”

        孙小甲又道:“快回去吧,蓝诗师妹心地善良,你别辜负她。”

        传送阵开启,孙小甲挥手示意。

        “这大哥好像有点狂啊。”

        回去的路上,邵北小声和赵蓝诗吐糟。

        “哼,你知道什么。

        “孙小甲曾经是紫向峰首徒,天仙榜前十,金仙榜同样前十的存在。

        “虽然大师兄已经出师,但他一直是紫向峰的传奇!”

        江绿梓白了邵北一眼。

        能和大师兄结拜,也是你走了大运气。

        “邵北哥哥,师傅以前说过,东天门下一个大罗真仙,应该就是大师兄。

        “这也是大师兄出师的原因。”

        赵蓝诗小脸认真道。

        “啊……我总觉得他有点水分,被一个燕书生欺负成这德行。”

        邵北还在吐槽。

        “你别以为燕书生很弱,他只是被亢斗域压制了实力而已,曾经燕书生连斩仙界11个金仙,一战名震魔界。

        “孙小甲和燕书生都是强者中的翘楚!”

        皮青眠也瞪了眼邵北。

        不知者无畏,嘴里吐不出一句谦虚话。

        “卧槽,原来这一战这么危险!”

        邵北一时间竟然有些后怕。

        搞了半天,燕书生和孙小甲算是华山论剑啊,都是大佬。

        “你以为呢……也是你狗屎运,五系全修!”

        皮青眠又道。

        ……

        东天门外。

        邵北他们睁眼之后,被眼前的阵容惊愕了一下。

        杨家,钱家,紫向峰,还有一些邵北不认识的强者,都在门口守着。

        气氛很凝重。

        “邵北哥哥,那是我们紫向峰的二师兄郭见崖。”

        “那是钱家大少爷钱驰浩,他是钱希浩的亲哥,另一个是钱希浩的二叔钱柳州,金仙后期。

        “钱家聚在这里,是在等钱希浩的尸首。

        “那是杨家,杨断的二叔杨苑庭,他们一定是来接杨断回家的。

        “咦,那个人是李海任,你们仙兽山的兽师,是你的顶头上司,他是来调查那两个弼马温吧!

        “白衣女子叫丁雪灯,是丁家的大小姐,丁家也有大罗真仙……她是杨断的未婚妻,指腹为婚,杨断就是逃婚才和杨家断绝关系。”

        赵蓝诗紧挨邵北,很贴心的介绍着各方势力,她担心邵北会紧张。

        在提到丁雪灯的时候,她声音进一步降低。

        邵北没好意思直视,用余光看了眼丁雪灯……漂亮,但有点端着的感觉,像是一朵盛开在云端的雪莲,看上去不容易亲近。

        “二师兄,我好委屈啊!”

        安允紫小短腿一溜烟朝郭见崖跑过去,眼泪汪汪。

        “闭嘴,你偷偷溜出紫向峰,还敢委屈,眼泪给我憋回去。

        “师傅最近不在,我一定严惩你。”

        郭见崖脸色森寒。

        “你是个坏蛋!”

        然而,安允紫会惧他?

        跑过去就是一顿粉嫩铁拳。

        郭见崖一脸无奈,差点就绷不住了。

        “师妹,师傅临走前交代了一些事情,你们立刻回紫向峰。

        “你是邵北吧!

        “多谢你在白秦山舍命救小师妹,恩情没齿难忘,可惜师傅不在紫向峰,等过两天,我让蓝诗师妹去接你,我代紫向峰设宴……同时,师兄弟们都想见见你。”

        郭见崖朝邵北抱拳,虽然他在微笑,但邵北头皮发麻。

        “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邵北连忙点点头,这家伙,好正式,还要宴请我,不会是鸿门宴吧。

        到时候得买一身新衣服……帅帅的出场。

        “大少爷,属下罪该万死!”

        李墨元走出来,直接跪在地上,他手里端着一个瓷坛,里面是钱希浩的骨灰。

        其实说是骨灰,就是一些泥土,钱希浩的身躯融化了。

        “回吧!”

        钱驰浩腥红着眼,捧起瓷坛,他强行压抑着四肢颤抖。

        而钱柳州拿走了钱家铜令。

        钱家人马离开前,钱驰浩转头,平静的看了眼邵北,说来也巧,邵北也正在看着他。

        两道视线对视在一起,看似波澜不惊,但邵北却感觉到一股山雨欲来的锋利。

        钱驰浩也没说什么。

        他更像是不屑。

        “杨断,回趟杨家吧,给你父亲送终。”

        杨苑庭走到杨断身旁,一脸悲痛。

        “嗯!”

        杨断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四翼妖狮很沉默,它能感知到主人的情绪,临走前,还转头看了眼邵北,算是打过了招呼。

        “杨断,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丁雪灯拦在杨断身前,表情咄咄逼人。

        “丁雪灯,现在杨家已经没有大罗,我配不上你,婚约解除吧,对你是解脱!”

        杨断目视前方,视线焦点没有在那张绝美的脸上停留半秒。

        “我丁雪灯的婚姻,从来都不是为家族,你杨断只要活着,我就不许你悔婚。”

        丁雪灯冷冷道。

        “随你吧,退婚书我会送去丁府!”

        杨断摇摇头,和丁雪灯擦肩而过。

        “雪灯仙子,杨家再劝劝,他现在心情不好。”

        杨苑庭小声说了句,丁雪灯才没有继续追问。

        ……

        “这丁家大小姐脾气好霸道啊。”

        邵北远远吐糟了一句。

        然而,话音刚刚落下,丁雪灯竟然朝他走了过来。

        “我关注了白秦山一战,你是杨断的朋友吗?”

        丁雪灯问邵北。

        “当然是。”

        邵北点点头。

        “我和杨断青梅竹马,我非他不嫁,你可以帮我劝劝吗?如果你缺钱,可以开价。”

        丁雪灯眉头一皱。

        “这是……情感咨询?”

        邵北僵硬在原地。

        为了杨断老兄的幸福,我是不是该摆锅熬情感毒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