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败于一个地仙,我心不甘

第三十二章 败于一个地仙,我心不甘

        邵北的饲养院里,漂浮着一枚手臂长短的巨大铜令。

        铜令很质朴,有些地方还有绿色的岁月痕迹,上面雕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钱’字。

        复制来的宝物,可以直接存放在院子里,和虚弥空间一样,这样会很方便。

        别看仙庭仙人不少,但只有大罗真仙才能开辟虚弥空间,而且存放物品的限制还不少。

        金仙都得乖乖背行囊。

        “暂时没有什么特殊用途,慢慢研究吧!

        “既然有了钱家铜令,那我应该把钱家的血脉也复制过来,这样才算全套!”

        邵北抬起头,又目视着钱希浩。

        ……

        【钱希浩:复制成功】

        ……

        其实只要有被复制者的鲜血,复身印的过程很简单。

        院子角落里多了个透明钱希浩,和傻子一样坐着。

        只要邵北愿意,自己就可以瞬间变化成钱希浩,不管是血脉,还是相貌,都没有任何漏洞。

        “属下绝不辜负少主托付!”

        李墨元手捧钱家铜令,悲痛欲绝。

        高夫尚更是气到颤抖。

        他们根本不相信少主会叛变到魔族,但实力低微,又什么都做不了。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嘱托!”

        钱希浩声音嘶哑,由于要从体内拿出铜令,他已经耗空了最后的力气。

        “少主请说!”

        李墨元点点头。

        “帮我……帮我杀了邵北。

        “杀了赵蓝诗,一定要杀了他俩,否则我死不瞑目,我死不瞑目!”

        钱希浩原本奄奄一息,但提起邵北,表情陡然狰狞,两颗眼珠子都几乎要凸出来。

        他这辈子最恨邵北。

        赵蓝诗也得死,我钱希浩得不到的人,谁都不可以得到。

        都要陪我死。

        ……

        “钱家的两个天仙,我警告你们别乱动。

        “钱希浩背叛魔族,证据确凿,我允许你们把钱家铜令拿回去,但如果你们敢动杀心,一定让你们碎尸万段。”

        孙小甲张弓搭箭,远远瞄准着两个天仙。

        你们在白秦山不出力,我懒得理你们。

        你们拿走钱家铜令,这也正常,毕竟钱家还有个大罗真仙。

        但你想杀人,就是找死。

        “少主,恕难从命!”

        高夫尚抱拳,一脸坚定的摇摇头。

        “少主,钱家和邵北无冤无仇,和紫向峰更是井水不犯河水,这不符合钱家利益,恕难从命!”

        李墨元也摇摇头。

        “你们……畜生……两个贪生怕死的白眼狼。

        “你们辜负了钱家的栽培,畜生……”

        钱希浩破口大骂。

        可两个天仙闭口不言,和雕塑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邵北抬头看了眼钱希浩,就摇摇头离开。

        他得去救援左门,那里伤亡有点惨重。

        江绿梓看了眼钱希浩,又看了眼赵蓝诗,只能摇摇头,表示无奈。

        其实紫向峰和钱家关系也还可以,人们都知道钱希浩的心思,紫向峰不少人都希望师妹和钱希浩结为夫妻。

        但谁能想到,一代天骄,竟然沦为魔族祭品。

        也幸亏是魔族,如果和邵北牵扯上一点因果,那钱家的报复也不是开玩笑。

        ……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

        白琨碗开始疯狂颤抖,孙小甲歇斯底里,进入最后的破封阶段。

        白秦山也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不断有天仙和仙魔陨落。

        左门和右门也一直在失守和重新镇守间徘徊。

        尸体堆成小山,地面泥浆深陷,血流成河。

        邵北眼前是一片猩红。

        虽然是被动仙法,但不眠不休厮杀这么久,他精神已经格外疲惫。

        汤卢平作为魔种的施展者,目前还吊着一口气,没有死亡。

        他远远盯着钱希浩,眼睛里的情绪特别复杂……可悲,怜悯,愚蠢……

        汤卢平清楚,不管是李墨元,还是高夫尚,其中有一个必然会对邵北出手,他了解钱希浩手下的忠诚度。

        这些和死士差不多,他俩不怕死。

        但汤卢平心里更清楚,邵北不会死,他俩不管是谁出手,都必然失败。

        ……

        轰隆隆隆!

        白琨碗摇晃幅度越来越猛烈。

        孙小甲闭目而立,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绽放金光。

        燕书生看了眼高夫尚,算是给他个信号。

        高夫尚叹了口气,眼底出现了一抹赴死的决绝。

        没错,他和燕书生确认过眼神,决定击杀邵北。

        李墨元面无表情,他俩之间,只能有一人出手,另外一人要送钱家铜令。

        “孙小甲,你休想破开我白琨碗!”

        燕书生一声怒吼,白琨碗表面浮起一层血色氤氲,就连苍天都被映成红色。

        “燕书生,你疯了,竟然还敢解体修为……三年又三年,你有几个三年解体……”

        孙小甲抬起眼皮,一张脸都是震撼。

        “哼,毁了白秦山,我的修为自然可以恢复,我的一切都压在这一战,我输不起!”

        燕书生歇斯底里。

        嗖!

        就在这时候,高夫尚身形猛地一动,闪电一般掠至邵北面前。

        “对不起,对我来说,少主的命令,比整个仙庭都要重要。”

        噼里啪啦。

        高夫尚掌心里雷光闪烁,接近20000次熟练度的雷元刃,就要朝邵北天灵盖斩下。

        “畜生,你敢!”

        孙小甲大急,转身就要射箭。

        “孙小甲,这次你没机会!”

        燕书生嘴角狞笑。

        我解体三年修为,就是要在这一刻压制你。

        燕书生心里明白,只要能除掉邵北,一切还来得及。

        血线已经到下颌,邵北一死,三分钟白秦山仙兵就会溃败。

        这是绝处逢生,最后一击。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高夫尚会暗示自己联手。

        “燕书生,你……”

        孙小甲被白琨碗压制,这一瞬间确实无法拉开长弓。

        他睚眦欲裂。

        ……

        嗖!

        杨断的反映不可谓不快。

        他燃烧心血,恢复仙法,立刻远远斩出一道剑龙。

        邵北危在旦夕,不可能不救。

        赵蓝诗、皮青眠第一时间冲击过去,江绿梓紧随其后。

        可三女速度太慢。

        剑龙率先落下,金虹贯日。

        嗡!

        一枚护心镜浮现在高夫尚头顶。

        “这枚铜镜可以吞噬金系仙法,我知道你和杨断有剑龙,但你们杀不了我。”

        嗡!

        剑龙剑芒触碰到护心镜,直接消亡,如石沉大海。

        剑芒没了,更别提拐弯。

        “该死!”

        杨断怒骂。

        他没料到,对方还有针对金系仙法的秘宝。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招惹少主!”

        高夫尚瞳孔冰冷,在他眼里,邵北已经是死人。

        ……

        “你高兴的太早了。”

        ……

        邵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汤卢平同时也在说。

        嗖!

        嗖!

        嗖!

        三枚符箓从邵北指尖弹出。

        冰扇符!

        黑箭符!

        炎蚊符!

        每一枚都极其珍贵,都可以轻松击杀地仙大圆满。

        特定条件下,有可能杀天仙。

        高夫尚空门大开,目前丝毫没有防御,他为了万无一失,所有仙法都汇聚在杀招之中。

        现在的他,防御力都不如一个地仙。

        “你……”

        高夫尚瞳孔收缩,心跳几乎停滞。

        他认识炎蚊符,那是他亲自送给少主的保命符。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三枚符箓贴脸爆发,避无可避,高夫尚身躯被高高震飞,血雾在空中炸开。

        ……

        嗖!

        护心镜碎裂的瞬间,邵北再一次斩出剑龙。

        高夫尚狗头落地。

        ……

        【越阶强杀:2】

        ……

        汤卢平望着钱希浩,眼里表情复杂。

        不久之前,邵北悄悄摸走了自己身上的三道符箓。

        但他怎么知道我有三道符?

        汤卢平想不通。

        想不通。

        他后悔自己和这种恶魔为敌,可惜后悔也没用。

        ……

        “撤!”

        燕书生一声怒吼,魔兵潮水一般褪去。

        破了。

        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临走前,燕书生一脸怨毒,深深记住了邵北的脸。

        这一战,败于邵北,一个地仙。

        ……

        ps:萌新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