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杀敌守山你不行,屁话连篇第一名

第二十二章 杀敌守山你不行,屁话连篇第一名

        “糟糕,是咒源魔像!”

        突然有个天仙嘶吼道。

        没过几分钟,钱希浩已经膨胀成一个十几米高的巨人。

        四肢界限模糊,浑身都是凸出来的漆黑肉块,看上去狰狞可怖,犹如巨魔重生。

        不过钱希浩的脑袋还保持着完整,可这样更加显得恐怖,毕竟头身比例感人。

        “汤卢平,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要害我!”

        钱希浩终于能发出声音,他嘶声力竭的质问汤卢平。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是汤卢平在搞鬼。

        “完了,完了,我已经完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钱希浩欲哭无泪,汤卢平没有回应,他除了怒骂,什么都做不到。

        ……

        “该死,奸细竟然这么多!”

        孙小甲死死捏着拳头,一张脸都是生铁的颜色。

        这下问题严重了。

        他还在试图打破扣碗。

        ……

        “统领,啥是咒源魔像?”

        邵北也寒着脸问道。

        钱希浩身躯膨胀了接近十倍,身上的魔气比金仙威压还要可怕。

        “魔界创造出的残酷诅咒,以仙躯为皿,无限灌输魔气,以达到金仙的程度,最终失控,能摧毁山脉。

        “奸细太多,咒源魔像已经锁定白秦山矿脉根基,一旦得手,不堪设想。

        “大统领猜测的没错,仙兽山问题很大。”

        皮青眠死死皱着眉。

        汤卢平出事,周九从出事,二人都来自仙兽山。

        但钱希浩为什么也会出问题。

        没道理啊。

        钱希浩的父亲,那可是仙庭的大罗仙君。

        “老手段了。”

        邵北叹了口气。

        这样看起来,魔界确实有点豪横。

        ……

        “所有仙将,誓死守卫,千万不能让亡魔一族冲进来。”

        孙小甲又焦急吼道。

        仙庭一方伤亡开始加重。

        “哈哈哈哈,白秦山就这么点仙兵,能挡我几时?

        “孙小甲,你已经一败涂地,等着被仙轮惩罚吧。”

        燕书生运筹帷幄,已然是胜利者的姿态。

        其实燕书生也有想不通的地方。

        他知道魔种爆发,咒源魔像是关键。

        但他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个魔蛊。

        计划中没安排啊。

        狗咬狗?

        对。

        一定是这样。

        仙庭酷爱内斗,一定是有人想用嫁祸的方式铲除异己。

        魔族也是老背锅侠了。

        但这锅爷愿意背。

        ……

        “统领,亡魔一族来这里干什么?”

        邵北第一次来战场,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好奇。

        他知道亡魔一族。

        终生都是地魔水平,据说因为诅咒,永远不能突破到天魔,但亡魔一族可以留下亡核,最终完成一次远程复活。

        很吊,但也很废的族群。

        “魔祭!

        “亡魔不怕死,他们冲进来的目标,是用魔躯祭炼咒源魔像。

        “看到咒源魔像的血线了吗?等血线到钱希浩的头顶,白秦山就毁了。

        “该死,右门被破,我不能藏着了,你跟在我身旁,尽量机灵点,我不一定能守护你周全。”

        唰!

        皮青眠用一根法宝绳子把邵北困在背上,随后二话不说就朝着右门杀去。

        右门混乱,已经无力回天。

        周九从是天仙,他发疯之后,实力暴涨,歇斯底里之下,仙兵很难将其压制。

        里应外合,右门率先崩溃。

        皮青眠抵达,也只能暂缓魔军洪流,想要拦截,孤掌难鸣。

        ……

        周九从力竭,再加上魔焰攻心,很快死亡。

        他的尸体被魔兵踩踏到面目全非。

        临死前,他眼珠子还在盯着远处的外甥,他想不通,为什么外甥要暗算自己。

        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其实汤卢平全程目睹了一切。

        他早已经崩溃。

        口不能言。

        身躯不能动弹。

        汤卢平清楚一切,但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

        自己成了李海任的刀。

        自己也被邵北暗算了一把。

        汤卢平从来没想过背叛仙庭,他只是单纯的想杀邵北和钱希浩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李海任,你害我不浅。

        邵北,你居心叵测,你为什么要害我舅舅。

        他只想在舅舅面前证明自己,从来没想过杀舅舅啊。

        ……

        嗡!

        嗡!嗡!

        上百亡魔族冲到咒源魔像之下,直接就是粉身碎骨。

        溅你一身血就够了。

        不怕死就是任性。

        在亡魔族的死亡魔祭下,咒源魔像的血线已经到钱希浩腰部。

        东门和中门也岌岌可危。

        ……

        “最大的问题,是这群亡魔族不怕死亡。

        “白秦山地仙是乌合之众,根本不是亡魔族的对手。

        “天仙数量不够,平均两个天仙对付三个天魔,战争的天平在倾斜。

        “很危险啊!”

        皮青眠在厮杀,邵北被捆在背上,被迫指点江山。

        他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这绳子自己挣脱不开,其实我也想尽一份绵薄之力啊。

        虽然我的仙法熟练度只有9800多。

        “你说得没错!”

        皮青眠也是疯了。

        这种血肉横飞的场面,邵北竟然还能夸夸其谈。

        奇葩玩意。

        “不用夸奖,我的大局观向来精准。”

        邵北点点头。

        “谁夸你大局观?我是赞同你说地仙是乌合之众的观点……比如你。

        “还有,你虽然是五仙根,但你好歹修炼一门基础仙法吧,你到底会不会一点仙法?”

        皮青眠不知不觉已经冲杀到第一线,他甚至能看到门外一望无尽的亡魔大军。

        事到如今,自己都可能把命留在这里,邵北生死好像也不重要了。

        噗!

        突然一个不小心,皮青眠胳膊中了一刀。

        咻!

        随后,一团绿油油的光团覆盖在伤口,竟然直接结痂。

        “呼……舒服了,木系仙法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是金牌辅助!”

        邵北施展三分毒气,直接愈合了皮青眠的伤口。

        “治疗术?

        “也罢,不算太无能,但其实也没什么用!”

        皮青眠摇摇头。

        邵北能治疗的伤口,其实他自己也可以愈合。

        虽然皮青眠是火仙根,但自己也辅修了木系。

        治疗术人人都会的。

        ……

        “那小子的治疗术有多少熟练!”

        皮青眠看不到邵北眉心的青光,可附近有几个天仙看得清楚。

        那不再是单纯的青色,已经无限接近于银了。

        10000次熟练度的治疗术?

        他得有多闲。

        ……

        “糟糕,安紫儿在远处!”

        皮青眠突然喊出一句话,邵北被吓得心梗。

        怕什么来什么。

        安紫允果然还是出事了。

        “统领,快放开我啊!”

        邵北喊道。

        “别捣乱,你死了我没法和大统领交代。”

        皮青眠呵斥。

        杀敌守山你不行,添乱屁话你第一名。

        咔嚓!

        说来也是巧了。

        皮青眠话音落下,锁链竟然被一个天魔直接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