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有点拉跨的仙庭

第二十一章 有点拉跨的仙庭

        “咦……皮统领,你怎么也在这里?”

        邵北被灌了一嘴冷风,随后诧异的问道。

        这是怕我畏罪潜逃?

        皮青眠习惯站在阴暗处,邵北都没注意到。

        “奉大统领之命,来保护你!”

        皮青眠审视着四周。

        邵北是个地仙,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白秦山是被突袭了吗?

        “焦元庆保护我干什么?要招女婿吗?我不当赘婿的。”

        邵北急忙问道。

        赘婿容易睡猪圈,拒绝。

        “别自恋了。

        “如果眼睛留着没用,可以抠下来捐出去。

        “从现在开始,你一句废话都不要说。”

        皮青眠要疯。

        我在救你命,你却算计大统领的女儿?

        可大统领单身啊,很可怜的。

        还问这么多废话。

        满山都是魔兵,他们不袭击,是来旅游的吗?

        邵北点点头,又看了眼不远处的汤卢平。

        仪式开始了!

        汤卢平坐在地上,和神经病一样在搐抽。

        应该是魔种和魔蛊在起效。

        钱希浩和周九从都是天仙,他们的使命是镇守右门,目前已经进入厮杀状态,都没时间关注汤卢平的状态。

        ……

        轰隆隆隆!

        长空震荡,一团旋涡悬挂苍穹,随后一只金光乱溅的大拳头从天而降,如流星陨落。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金拳一击秒杀上百魔兵。

        皆是粉身碎骨。

        场面顿时间稳定下来。

        冲进来的魔兵大部分死亡,三道虚门外的魔兵,暂时冲不进来。

        “哼,不堪一击!”

        孙小甲脚踏虚空,冷眼俯瞰山顶,整个人威风凌凌,气势一时无两,仅仅是威压就令人窒息。

        这就是金仙的可怕。

        “这小哥厉害啊。”

        邵北口干舌燥。

        站在孙小甲的威压下,他感觉自己是只蝼蚁。

        “眉心有紫光凝聚,这金拳仙法接近40000次熟练度。”

        邵北又喃喃自语。

        当仙法熟练到达一定程度后,仙人眉心会有不同颜色的光团闪烁。

        这是感悟的具像化。

        10000次以下,是很普通的青光,似有似无。

        10000次至20000次,是银光。

        20000以上,是金光。

        而紫金光泽,最少都是30000次的水平。

        越是接近40000次,紫金更加深邃,但却很罕见,毕竟仙人们还要突破,进而会修炼更加强大的仙法。

        40000次几乎是极致了。

        “咦,你知道的还不少!”

        皮青眠听到邵北在嘀咕,转头也嘀咕了一句。

        “这都是基础嘛!”

        邵北黑着脸,有被冒犯到。

        嗡!

        也就在邵北话音刚落,一只巨大的透明白玉碗从虚空出现,竟然直接扣在孙小甲头顶。

        一阵悠长沉闷的回音响起,孙小甲落地,被玉碗囚禁起来。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碗里金光四溅,数不清的拳头无双乱舞,可大碗固若金汤,居然连个裂缝都没有。

        “哈哈哈,孙小甲,别挣扎了,我的白琨碗是专门克制你的法器。

        “我既然决定突袭,今日就要摧毁你的白秦山。

        “仙庭的太瑶金有点多,帮你们减减产量!”

        嘶哑的声音在天空回荡,众人抬头,竟然有一团黑气组成人脸,正在嘲讽孙小甲。

        “燕书生,有本事和我公平一战!”

        孙小甲抬头,咬牙切齿的骂道。

        “我乃金魔,来白秦山就是找死,当我傻子吗?

        “儿郎们,誓死冲锋。”

        燕书生话音落下,三道虚门外的轰击又猛烈了很多。

        ……

        “我靠,帅不过3秒。

        “这黑色大脸盘子,还蛮有格调的。”

        邵北看了看碗里的孙小甲,一阵头疼,仙庭这边有点拉胯了。

        魔族登场就有一种碉堡的感觉。

        “是燕书生,看来蓄谋已久了。”

        皮青眠眯着眼。

        “统领,太瑶金是什么东西?”

        邵北问。

        “太瑶金是锻造仙器的材料,十分稀有,对魔族有额外杀伤力,白秦山平均10天可以提炼出1斤。

        “但这一斤,又根本不够用,所以价格昂贵。

        “能产太瑶金的矿场不多,白秦山一旦被毁,是巨大损失。”

        皮青眠解释道。

        不对,我不是让你闭嘴了嘛,为什么还是嘴碎。

        “原来如此!”

        邵北点点头。

        他突然又想起来一个问题。

        安允紫走了没多久,她现在抵达良村窟了吗?

        可千万别被截在路上。

        ……

        “统领,来白秦山的传送阵全部失效,修缮需要一个小时。

        “道路被截,目前援军无法进来”

        一个天仙跑到白琨碗外,一边汇报,一边企图打破法器。

        可惜,徒劳无功。

        白琨碗许进不许出,他自己不小心钻进去,目前和孙小甲四目圆瞪,谁都出不去。

        “加速修缮传送阵,还有,谁都不许来救我!”

        孙小甲也是疯了。

        原本就逼仄的环境,又跑进来一个,生存环境日益拥挤。

        “燕书生,你别犯病,就靠这群乌合之众,冲进来也没用,想毁白秦山,你痴心妄想!”

        孙小甲抬头怒视燕书生。

        “在下当然还有大礼相赠,粗鄙武夫,你着急什么!”

        燕书生表情轻蔑。

        ……

        “传送阵只能混乱一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燕书生不可能摧毁白秦山。

        “他到底还有什么计划。”

        仙兽山。

        李海任一脸愁容。

        “魔种……是魔种。

        “摧毁白秦山的关键,是魔种。”

        李海任突然惊呼。

        果然,镜子极速闪烁,白秦山再次发生异变。

        “该死,为什么是钱希浩……为什么不是邵北!”

        魔种爆发了。

        可爆发的承载仙躯,却变了人。

        李海任目光瞪着汤卢平……自己可能被汤卢平利用了。

        ……

        右门压力不算大,钱希浩天仙后期,而且兵器不错,杀敌节奏四平八稳。

        他不介意魔兵来袭,比白秦山危险的地带太多了,这是小场面。

        甚至是立功机会。

        突然,钱希浩手里的兵器坠地。

        他浑身剧痛,一股完全无法抗拒的恐怖力量,在体内爆发出来。

        七窍蔓延出森森黑气。

        钱希浩意识还在,但却丧失了对肉身的控制权,但他还能感觉到剧烈的撕扯感,痛不欲生。

        “呃……啊……”

        一声凄厉的嘶吼,钱希浩身躯悬空,最终标枪一样,落在白秦山正中央。

        “啊啊……”

        一声更加凄厉的嘶吼,又一次响起,这次是汤卢平的位置。

        对。

        就是汤卢平。

        他体内爆发出熊熊魔焰,随后汇聚成匹练,缓缓飘向不远处,裹在钱希浩身上。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天摇地动,钱希浩身躯在膨胀,魔焰匹练一层又一层覆盖,他逐渐没有了人样。

        “汤卢平,你在干什么。”

        周九从原本在杀敌,异变之下,转身朝外甥怒喝道。

        他不知道钱希浩和汤卢平在做什么,但膝盖想都明白,和魔族扯上关系了。

        然而,异变远远没有结束,他的眼眶里也竟然冒出森森魔气。

        周九从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四肢开始不受控制,他竭尽全力镇压体内魔气,可一个不留神,还是袭杀了身旁的天仙同伴。

        “周九从叛变魔族,该死!”

        天仙被偷袭至死,右门瞬间混乱。

        ……

        “真乱啊!”

        邵北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小不牛有谛听血脉,现在自己就是周九从的下场啊。

        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但他人微言轻,也不敢乱说话,第一不能暴露小不牛,第二也会得罪钱家。

        最关键的问题,是根本没人信。

        仙庭各种谣言乱飞,有些都是魔族故意浑水摸鱼。

        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