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这家伙是不是扫把星

第二十章 这家伙是不是扫把星

        没几分钟,孙小甲急匆匆过来。

        金仙后期,孙字营统领,而且孙小甲也是白秦山唯一一个金仙。

        亢斗域特殊,理论上只有地仙和天仙能生存,金仙会承受致命危机。

        孙小甲有特殊甲胄,而且他天赋特殊,也修炼过专门针对混乱的仙法,所以才能镇守白秦山。

        可即便这样,孙小甲也只能在白秦山,不能离开半步。

        某种程度来说,亢斗域是金仙的地狱。

        “小师妹临走前,和你说了什么?”

        孙小甲盯着邵北问道。

        安紫允说得没错,他可以算是紫天君的半个弟子,恩师的闺女失踪,哪里还得坐得住。

        “去良村窟了,我拦不住她!”

        邵北如实答道。

        这个凶神恶煞的小哥,看上去脾气很暴躁,而且很强。

        “统领,怎么办?”

        一个天仙问。

        “良村窟聚集了不少天仙,而且还有几个师姐在,小师妹应该没危险。”

        孙小甲皱着眉。

        邵北拦不住很正常,小师妹浑身都是宝物,绝境之下还可以爆发出天仙的实力。

        看来是又淘气了。

        “派两个天仙,去良村窟找保护小师妹,白秦山去良村窟只有一条路,不难追。”

        孙小甲道。

        “明白!”

        天仙领命而去。

        “你就是喜欢在院子里种草的邵北?”

        孙小甲转头,上下打量着邵北。

        “这个……”

        邵北一时间有些语塞。

        我特么神医的名声无人知,一句情话人人说,这是什么世道。

        看得出来,这兄弟嫉妒我。

        “既然你喜欢种草,这次历练就在院子里种草吧!”

        留下一句话,孙小甲摇摇头离去。

        地仙。

        还是最弱的地仙。

        蓝诗师妹为什么看上这么个货色。

        我应该比他英俊吧。

        就算脸不如他白,但脸白有什么用……能院子里种花?

        “哼,丢人现眼!”

        钱希浩在远处冷笑。

        “邵北这家伙还真能惹事,不知道大统领看上了哪点。”

        皮青眠站在远处,也摇摇头。

        他是奉轮卫统领,所以允许提前来白秦山,所以比邵北要早一些。

        出场就把唯一的金仙得罪了,扫把星命格。

        ……

        “邵北兄弟,你的威名可是传遍东天门啊。”

        孙小甲走后,一个面色和蔼的地仙走来。

        “不敢当,不敢当!”

        邵北摆手,这仙庭水深,太膨胀不好。

        “地仙们都是第一次来白秦山,我来大概介绍一下。

        “白秦山一共有三个虚空薄弱点,魔族一共硬闯了三次,但每次都铩羽而归,孙统领功不可没。

        “左门和中门有孙字营镇守,历练天仙镇守右门,而你们地仙,就在营地里帮帮杂忙,其实也没什么事做,但邵北你得去种花草。”

        和善地仙领着大家简单参观了孙字营,提起邵北,众人一阵哄笑,宛如看一个大笑话。

        左门和中门戒备森严。

        右门也确实比较无关紧要,来历练的仙人们颇为懒散。

        孙字营的仙人们其实很羡慕这群历练者,能分配到白秦山,都是关系户,来混日子的。

        ……

        也就十几分钟。

        邵北坐在峰顶最显眼的地方,正在拿着铲子种花。

        孙小甲在故意晒邵北。

        “爱情的酸臭,和酸硫一样,直接波及了我。

        “以后会不会成为黑历史。”

        邵北放眼看去,白秦山尽收眼底,心情还是很舒畅的。

        哥脸皮厚,无视你们嫉妒。

        孙小甲没啥恶意,就是用手里的小权利,小小的任性一下……金仙,算了,暂时惹不起,小恩怨以后再清算。

        “邵北,这样也好,等我好消息吧!”

        汤卢平坐在邵北不远处,直接闭目,一副苦修冥想的状态。

        他原本怕邵北乱跑,怕安紫允捣乱,结果只是杞人忧天,现在稳定了。

        由于要同时运转魔蛊和魔种,所以他需要一段时间酝酿。

        “外甥,你可千万规矩点。”

        周九从距离汤卢平不远,只要汤卢平敢出手,他就有把握过来制止。

        “你还想种花?种不了多久了。”

        钱希浩心脏开始悸动。

        一会苏越体内的魔蛊发作,他就会沦为魔界孽障,并且发疯滥杀,而汤卢平也会同归于尽,计划完美。

        “好无聊的任务,纯粹浪费时间。”

        皮青眠越看邵北越是不顺眼。

        ……

        “嗯,不错,开始了。

        “等魔种发作,邵北和汤卢平献祭仙躯,能合力打通右门。

        “不知道这次是哪个魔将来征战,想摧毁白秦山,先得打败孙小甲啊……难!”

        仙兽山!

        李海任感知到魔种已经开始悸动,同时也远程监视着一切。

        魔族的计划很粗暴,里应外合,从右门进攻,然后拼死摧毁白秦山矿脉。

        为了立功,魔族都疯了。

        “什么……三门同破,这怎么可能!”

        李海任的眉陡然皱在一起,他甚至被惊到站起身来,一脸错愕。

        没错。

        镜子里突然黑光乱舞,白秦山的三个薄弱点,竟然同时被轰开!

        但汤卢平明显还没有出手。

        所以李海任惊愕。

        在白秦山,魔族不仅埋伏了他李海任一个奸细。

        三个天仙几乎在同一时间祭炼秘宝,从内部打开了三道虚门。

        “蓄谋已久了。”

        李海任拳头捏的发紫。

        祭炼三件秘宝很复杂,需要用魔阵酝酿。

        “既然你们已经有把握三门齐破,为什么还要让我祭炼魔种。”

        李海任嘴唇发干。

        这件事情有古怪啊。

        ……

        白秦山发生异变。

        邵北坑还没有挖开,整个山脉就疯狂震动。

        与此同时,之前还固若金汤的三道虚门,直接被强光砸开了黑窟窿。

        乱!

        嘶吼声,预警声,叫骂声,乱作一团。

        邵北下意识站起身来,手里铁铲捏得很紧。

        来了。

        浑身漆黑魔气,眼眶猩红,身形魁梧的魔兵,疯狂从虚门里涌进来。

        狰狞,暴虐,歇斯底里。

        这就是魔族给人的第一印象,同时,他们悍不畏死,比疯牛还要无畏。

        “发生了什么事!”

        汤卢平睁开眼,他也想站起身来,起码先跑到安全地带。

        可惜,动不了了。

        汤卢平和雕塑一样,竟然直接失去了对肉身的控制权。

        他慌了。

        “邵北,跟我走,这里危险!”

        皮青眠急速闪烁过来,抓着邵北的肩膀就跑。

        真是扫把星啊。

        三门全破,这是白秦山历史上第一次。

        难道是大统领预感到了什么?

        ……

        成绩惨淡,大家投几张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