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不要脸的同时,内心还龌蹉

第十九章 不要脸的同时,内心还龌蹉

        传送门犹如一片瀑布,从云层中冉冉升起,气势磅礴。

        壮观啊。

        邵北第一次见,被震撼得够呛,当然,他强行镇定,装作经常来的样子,有点虚荣了。

        “咦,哪跑出来个小妹妹!”

        邵北一转头,身旁站着一个身穿紫衣的小女孩。

        眼睛明亮,很有灵性,但明显是个调皮捣蛋的苗子。

        “小师妹,你怎么来了!”

        赵蓝诗刚准备踏上传送阵,突然一声惊呼。

        “小师妹,你在这里干什么,快回去!”

        江绿梓也焦急的跑过来。

        “我娘不在家,我就跑出来喽。

        “仙庭太闷了,我要出去玩,我是地仙,仙轮已经允许了,我娘都不能反悔。”

        安紫允小脸骄傲。

        ……

        “是紫天君的小女儿。”

        ……

        人群顿时间有些骚乱。

        邵北低头看着安紫允,也是一脸惊讶。

        天君是大罗真仙的封号。

        赵蓝诗的师傅,就是紫天君,安紫允是天君的小女儿。

        钱希浩在远处都皱着眉。

        按道理,安紫允年纪不够,可以不去战场,但明显是这小丫头淘气。

        汤卢平瞳孔一缩。

        安紫允可是大人物,千万不能惹她,得小心翼翼点。

        “二位师姐,你们就放心吧。

        “第一,我只是去白秦山,那里根本没什么危险,我也是地仙后期呢。

        “第二,我娘留了不少防身手段,金仙之下奈何不了我。

        “第三嘛,我替蓝诗师姐保护她的未婚夫,这小子也太弱了。”

        安紫允看了眼邵北,大眼睛一闪一闪,明显不怀好意。

        “也对,有邵北哥哥保护,师妹应该没什么危险。”

        赵蓝诗认真点点头。

        “师妹,你哪来的自信。”

        江绿梓一脸惆怅。

        邵北?

        他……保护小师妹?

        谁给他的脸。

        虽然我被邵北打脸过好几次,我也深刻反省了,但要说邵北有战力,我江绿梓第一个不服。

        “你们快去吧,我保护你们的师妹!”

        邵北挥挥手。

        来了个拖油瓶,而且不怀好意。

        但无所谓,自己即将突破地仙后期,还有五部进阶仙法,一般天仙可以越阶对抗。

        “脸皮真厚!”

        江绿梓服气。

        邵北和赵蓝诗还真是天生一对,一个敢吹,一个敢认。

        就不怕露馅的嘛!

        ……

        赵蓝诗等人离开。

        邵北也排队,准备进入传送阵。

        “未婚夫,你人不怎么样,脸皮却够厚。”

        安紫允似笑非笑。

        “我叫邵北,别乱称呼,即便是尊称,也要叫姐夫。

        “以后喊你阿紫吧。

        “咦……阿紫,姐夫……好古怪的组合。”

        邵北也笑了笑。

        有个小姑娘聊天,一路上倒是不闷。

        “邵北,你这种弼马温,就喜欢骗漂亮仙女当娘子吧?”

        安允紫的语气逐渐冷了下来。

        她和赵蓝诗[第八区    www.dibaquxsw.top]关系极好,早就因为邵北气到肚子疼。

        一个弼马温,敢蛊惑我师姐。

        这次她来,就是要会会邵北,让他死心。

        “小孩子,你肤浅了。

        “不能用职业来论品格,我即便不是弼马温,我也喜欢找漂亮仙女当娘子。”

        邵北郑重其事。

        无耻……汤卢平心里诅咒邵北,你不要脸。

        “你……

        “我再问你,假如师姐喜欢了别人,你会怎么办?”

        安紫允楞了一下,没想到邵北无耻,且坦然。

        “我……祝福她吧。”

        邵北想了想道。

        “哼,你果然不爱师姐,都不问她喜欢上了谁!”

        安允紫手托下巴,一副我已破案的表情。

        “走吧,人小鬼大!”

        邵北也被噎了一下。

        说话间,他已经踏上传送阵。

        眼前一黑,随后是一阵头晕脑胀的感觉,邵北有一种时间在飞速流逝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终于出现了灰蒙蒙的景象。

        “白秦山到了!”

        汤卢平走到邵北身旁,又小声说道:

        “一会钱希浩就会过来,等我机会,别急!”

        邵北面无表情,也没有回应。

        他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景色。

        有些沉重。

        白秦山很大,一眼望去,全是墨绿色的树木丛林,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不知名的兽吼。

        和仙界比起来,这里要阴森很多。

        “大家在原地不要乱动,等待孙字营的仙兵来接应。”

        一个天仙喊道。

        邵北没有乱动,这也是历练规矩。

        白秦山是仙庭的矿产,平时都有仙兵仙将驻扎,孙字营就驻扎在这里,他们得听从仙将安排。

        “邵无耻,我认识孙小甲统领,可以让他安排一个轻松差事,你求求我,并且答应和师姐分开,我就帮你。”

        安紫允挑挑眉,一脸惑诱。

        “紫允仙子,咱们又见面了。”

        钱希浩他们也过来汇合。

        和安紫允打招呼的同时,他不留痕迹的看了眼汤卢平,后者也微微点点头。

        “哼,我可不认识你。

        “邵无耻,如果你能打败这个讨厌鬼,我就允许你追求师姐。

        “我悄悄告诉你,钱希浩的爹,是个大罗真仙,很厉害的。”

        安紫允一脸厌恶。

        钱希浩更不是个好东西,天天纠缠师姐。

        她还贴心的提醒了邵北一句。

        “呵呵!”

        钱希浩干笑了两声,也不介意。

        他来这里,是要见证邵北丧命,遗臭万年,其他事情无所谓。

        “咦……舅舅,您怎么来了。”

        汤卢平原本置身事外,他掌握着魔种和魔蛊的催动方法,现在到了魔界,魔蛊在成长,魔种也开始生效,剩下的只是时间。

        可一抬头,他竟然看到了周九从。

        “常年在仙兽山有些沉闷,我来散散心。”

        周九从一路观察着钱希浩的眼神,很明显,这小子要害邵北。

        汤卢平可能也参与了。

        不是好兆头。

        “散心……原来是这样。”

        汤卢平笑了笑,但表情有些不自在。

        邵北警惕的观察着几个人的表情,确认过眼神,大家都是害自己的人,得小心点。

        在汤卢平眼里,邵北突然观察到一些微妙的情绪。

        汤卢平,在憎恨他的舅舅?

        这是怎么回事?

        周九从为了这个外甥,可是呕心沥血的残害我啊。

        但那怨毒的眼神,千真万确。

        “要不……这魔蛊,我送给周九从试试?”

        邵北吸了口凉气,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咳咳……

        凉气吸多了,有点辣嗓子。

        ……

        孙字营的仙兵来了。

        亢斗域特殊,不能御空飞行,一行人步行上山。

        周九从距离汤卢平很近。

        所以邵北不难靠近周九从,他寒暄的功夫,悄悄把蛊虫转移了过去,一切很顺利,神不知鬼不觉。

        实锤了,汤卢平憎恨着他舅。

        这个没良心的。

        ……

        “邵无耻,给你分享个秘密吧。”

        眼看着就要抵达山顶,安允紫突然神秘兮兮说道。

        “嗯嗯,我喜欢听秘密。”

        邵北点点头,还贴心的弯下腰。

        “其实,我根本没想来白秦山,我也要去良村窟探秘,师姐他们不允许,所以我要偷跑过去。

        “白秦山和良村窟很近,姐姐我先告辞了。”

        嘭!

        一阵白烟炸起,安允紫就这样消失了。

        邵北呆立在原地,半天缓不过神来。

        这是……土遁?

        ……

        “安允紫不见了!”

        有人惊呼道。

        场面有些混乱,就连孙字营的仙兵都头皮发麻。

        眼看就要归营,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