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仙庭阴哔多,我想搞事情

第十七章 仙庭阴哔多,我想搞事情

        杀钱希浩?

        你一个垃圾地仙,杀一个天仙级强者?

        这脑残是不是疯了?

        当然,邵北也想斩了钱希浩,不能妇人之仁,这里没有前世的和谐,你不杀他,他就杀你。

        最冷酷,最无情,最无理取闹,莫过于玄幻世界了。

        “我有必胜的把握。

        “等咱们登上白秦山之后,我会用符,再加上魔界的手段,钱希浩必死无疑。”

        汤卢平一副运筹帷幄的倨傲表情。

        “我一个卑微地仙,能帮你什么忙?”

        邵北好奇道。

        “你有两个选择。

        “第一,跟在我身后,让钱希浩的思维麻痹大意,等我斩了他之后,自然会分你一些功劳。

        “第二,你赚了那么多仙元,也可以高价去求购几枚符箓,当然,如果你舍不得,也无所谓。

        “你不用去找钱希浩告密,你们的矛盾是赵蓝诗,你哪怕当他的奴才,也改变不了他的杀心……咱们才是亲兄弟啊。”

        汤卢平拍了拍邵北,语重心长。

        他之所以选择摊牌,是想让邵北放松警惕,自己更从容的完成李海任的任务。

        白秦山不小,假如邵北刻意疏远自己,可能杀他的时候会有意外。

        这可关乎到自己的前程啊!

        同时,汤卢平还想将钱希浩的死,嫁祸给邵北。

        他的目标是斩杀钱希浩,至于功劳……爷不要了。

        钱家势力深厚,哪怕钱希浩罪名成立,自己也会遭受报复,得安稳的置身事外。

        “我想想吧!”

        邵北皱眉道,事情有点复杂。

        “多替自己考虑,我先走了。

        “忠告你一句,如果不结盟,钱希浩有一百种方式搞你死。”

        汤卢平皮笑肉不笑,转身往门外走去。

        “啊……畜生,我上辈子招惹你了吗?还咬我……”

        刚跨出大门,汤卢平又把小不牛抓下来,丢回院子。

        这次咬在了臀尖上,鲜血直流。

        ……

        “这家伙要杀钱希浩……靠谱吗?”

        邵北坐在院子里嘀嘀咕咕。

        “二傻子,你被算计了。”

        突然,邵北耳朵里出现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

        “谁?”

        他站起身来,举目四顾。

        “你脚下,是本神牛在和你讲话。”

        小不牛四脚朝天躺下,肚皮朝天,像是个大佬。

        “小不牛?

        “你是妖?你成精了?”

        邵北一脸震撼。

        仙庭其实有不少妖族蜕变的仙妖,他们虽然还有妖族的特征,但操控仙气,已经彻底从妖族蜕变出来。

        妖仙们都生活在西天门。

        “算不上妖,我体内有上古谛听血脉,所以不能幻化人形,就当我是兽吧。

        “我的秘密不能暴露出去,否则魔界会不折手断抓我,仙界也会为了所谓安全囚禁我。

        “我观察你和其他仙人不同,所以才决定和你交谈。”

        小不牛嘴唇都没有动,声音直接到了邵北脑海里,很神奇。

        “谛听血脉?”

        邵北一愣,很厉害的样子。

        “我可以倾听一个人的心声,但必须得饮几口血。”

        小不牛又道。

        “所以你一直咬汤卢平?”

        邵北更加震撼。

        不愧是仙界,光怪陆离的事情好多啊,爷有被震撼到。

        “对,但我现在还很弱,只能听地仙的心声。

        “等你什么时候突破到天仙,我的能力也会跟着成长,所以你要努力修炼,别偷懒。”

        小不牛摇头晃脑。

        “和我关联?

        “这又是什么能力?我是地仙,也没有觉醒坐骑共享类的仙法啊!”

        邵北疑惑。

        天界有一种和坐骑力量共享的仙法,但必须得天仙才能修炼,所以地仙一般没有坐骑,毕竟达不到心意相通。

        “和你无关,这是本牛的本事,你只需要努力修炼,本牛能帮你大忙。

        “二傻子,你体内已经被钱希浩下了蛊,汤卢平可以引动蛊虫。”

        小不牛能倾听到汤卢平内心的声音,所以来龙去脉都知道。

        李海任用魔种陷害邵北。

        钱希浩用魔蛊杀邵北。

        汤卢平知道的,小不牛全知道。

        “卧槽……仙庭都是一群道貌盎然的阴比啊。”

        邵北头皮都有点发麻。

        李海任利用汤卢平,要把自己搞成魔族奸细。

        钱希浩也是一样的套路。

        什么仇,什么怨。

        杀人就算了,还要让我遗臭万年。

        “这蛊虫怎么办?”

        邵北犯愁了。

        “我可以破解。

        “你能单独把蛊虫拿出来,也能悄悄再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但引动蛊虫有两个必要条件,第一是在汤卢平的视线内,第二还得汤卢平对他有恨意。

        “所以蛊虫也只对你有效。”

        小不牛一句话让邵北安心了。

        谛听血脉,非同寻常,你牛比爆了……不对,你是公牛。

        “其实这魔蛊我可以悄悄还给钱希浩,但他已经被施加魔种,没你要多此一举。”

        邵北叹了口气。

        一场看似普通的历练,竟然搞出了无间道的既视感。

        你算我,我算你,无间地狱啊!

        ……

        没过多久,邵北在小不牛的指点下,终于把蛊虫逼迫在掌心里。

        蚊子大小,看上去人畜无害。

        但邵北没有捏死蛊虫,关键时刻扔出去就可以,他现在还不想打草惊蛇。

        谛听血脉,我这是好人有好报,得到宝了。

        呼……呼呼……

        小不牛陷入沉睡,它倾听一次心声,耗费了太多体能,据说最少睡10几天。

        伤筋动骨了。

        ……

        “大统领,您为什么对一个五仙根地仙这么上心?”

        奉轮营。

        皮青眠和焦元庆在密室里谈话。

        这段时间,焦元庆调取了邵北的一切背景,以及过往履历。

        “很干净啊,整个仙庭,这么纯粹的仙人,不多了。”

        焦元庆看着资料,似笑非笑。

        “确实,邵北太弱,连魔界战场都没去过几次,估计都没有接触过魔族。”

        皮青眠点点头。

        父母背景干净,已经双亡,没有什么亲戚,唯一的关系网,就是赵蓝诗。

        “我想招募他到新察司,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次历练,你暗中保护他,别让周九从和他外甥下黑手,还要特别注意防备钱希浩。

        “算了,你亲自去找一趟周九从,警告一下。”

        焦元庆道。

        “大统领,邵北一个地仙,有资格进新察司吗?”

        皮青眠都震惊了。

        “奉轮卫内部不干净,我新组建新察司,就是要出其不意。

        “一个医术高明的弼马温,暗中调查仙兽山最合适不过,按我的吩咐办吧。”

        焦元庆平静道。

        “说起医术,邵北还是有点古怪的。”

        皮青眠又皱着眉。

        一夜之间,医术堪比李海任,这合理吗?

        “机缘奇遇,都有命数,只要和魔族无关即可。”

        焦元庆摇摇头。

        战仙们前赴后继往亢斗域冲,立战功是一回事,另一个想法,同样是找机缘。

        这不奇怪。

        “明白。”

        皮青眠抱拳,准备离开。

        “等等,这里有10万仙元,你的硝烟虎一直有旧伤,或许可以让邵北试试,我知道你看不惯李海任,别让坐骑受罪。”

        焦元庆叫住皮青眠。

        “大统领这……”

        10万仙元,太多了,但自己也是真的穷。

        和李海任有矛盾是真的,但穷也是真的。

        “新察司危机重重,以后还得靠你们,尽量早点突破金仙。

        “辛苦你了!”

        焦元庆摆摆手,也没多说什么。

        “多谢大元帅。”

        皮青眠一脸感激,退出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