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我的好哥哥,不愧是你

第八章 我的好哥哥,不愧是你

        啥?

        江绿梓气得牙疼。

        加钱?

        居然敢找老娘价钱?

        三番五次让我难堪,你是天煞孤星,专门来煞我的吗?

        附近看热闹的仙人们都一脸懵。

        别的不说,邵北胆子是真大!

        “对……加钱,应该加钱,应该的。”

        赵蓝诗眼珠子一亮。

        我的好哥哥,不愧是你,整个天庭的仙人都没你聪明。

        她连忙朝江绿梓使眼色。

        其实自己只有9万多仙元,目前全在师姐那,剩下的2万,就让师姐先垫上,过几天再还钱。

        “给!”

        江绿梓再看赵蓝诗,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偏偏师妹还挥了挥晨子虫草,这代表自己要信守承诺。

        话落,江绿梓把仙元票的额度增加到11万。

        “这副手套也给你,我的飞雪雀有洁癖,不能被男人的脏手触碰,它会发飙,免得弄伤你。”

        江绿梓又拿出一双蝉丝手套,这是个并不贵重的法器。

        以前就发生过飞雪雀伤兽师事件,江绿梓到不是担心邵北受伤,她纯粹是见不得赵蓝诗伤心。

        啾!

        然而,江绿梓想多了。

        一直很冷漠的飞雪雀突然就扑向邵北,它欢快地啼鸣一声,脑袋不断在邵北脖子上磨蹭,一副亲昵的模样。

        对。

        有一种邵北从小把它喂大的错觉。

        “乖!”

        邵北轻轻弹了弹飞雪雀尖喙。

        飞雪雀也真神奇,竟然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啾。

        这一弹不要紧,飞雪雀抖动翅膀,开始疯狂撒娇。

        “师姐,不对劲吧,飞雪雀的尖喙,好像连你都不能碰的吧!”

        赵蓝诗一脸惊愕。

        这场面有些玄学。

        江绿梓牙疼,脸也疼,就像被邵北打了一样。

        举着手套的手,就这样定格在空中,格外尴尬。

        记得有一次,自己不小心摸了飞雪雀的尖喙,它好几天不理自己。

        可为什么,邵北就能碰。

        这不公平。

        你可是我的坐骑啊。

        哞!

        不远处,杂毫妖牛也不安的拽绳子。

        它目光在锁定着邵北。

        “看到了吗?趁现在去咬死他!”

        汤卢平放开绳子,咬牙切齿的命令道。

        杂毫妖牛一定是厌恶邵北,想去收拾他。

        嗖!

        汤卢平猜测的没错,杂毫妖牛挣脱绳索,直接奔向邵北。

        可下一秒,画面让人很生气。

        你一头牛,为什么和狗一样,伸出舌头去舔邵北的脚踝?

        你的尊严呢?

        汤卢平捏着拳头,脸都气白了。

        他觉得眼前这一幕很荒谬。

        你倒是咬啊,狠狠的给我咬,刚才咬我的狠毒劲呢?

        飞雪雀和杂毫妖牛,那都是赫赫有名的暴躁坐骑,主人都操控不了的存在。

        可它们竟然在朝着邵北撒娇。

        “会不会有什么古怪!”

        汤卢平嗓子突然辣了一下,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环节。

        “快看,杨断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打断了汤卢平的思考。

        所有人转头,齐刷刷看向道路尽头。

        银袍青年,满脸孤僻,远远就给人一种压迫感,仿佛脸上写着四个大字:生人勿近!

        “终于来了,我该交差了。”

        邵北转身回到院子里,小螺狮还在睡觉,叫醒服务上线。

        飞雪雀和杂毫妖牛争先恐后的冲到院子里,兴高采烈的。

        “快看,邵北藏起来了。”

        有人又惊呼道。

        “他是不是怕杨断找他算账。”

        “杨断应该没有那么冲动吧,即便是算账,也应该让仙轮公断,然后奉轮卫来抓人。”

        “邵北摊上事了。”

        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

        “师姐,你和杨断勉强认识,一会说说情,如果他不去状告邵北,我以后还他仙元!”

        赵蓝诗满脸担心。

        “杨断性格孤僻,我勉强算是认识,并不熟,尽量说说吧。”

        江绿梓点点头。

        因为10万仙元的事情,杨断沦为东仙门笑柄。

        他对头多,很多人还公开嘲讽过。

        想平息怒气,不是简单的事情。

        “哼,好戏终于登场了。”

        汤卢平看了看杨断,又看了看山腰上下来的一群人。

        聂惊白也来了,在聂惊白的身后,有一头巨大的狮子……四翼妖狮。

        对。

        聂惊白的坐骑,也是四翼妖狮,和杨断的一模一样。

        两个人恩怨很深,每次遇到,都必然冷嘲热讽一番。

        聂惊白来凑热闹,杨断面子上肯定挂不住,后者泄愤的对象,就只能是邵北了。

        好事。

        好事啊!

        ……

        “杨断,我听说你花费10万仙元,找了个最底层的弼马温,你脑袋是不是被茅坑汤腌入味了。

        “不巧,我刚才花费11万仙元,委托李海任兽师激发潜能,开启了妖狮怒吼能力。

        “以后在魔界战场,你就跟在我身后吃屁吧,别说你的坐骑活不了,即便是活着,也是个跟班。

        “是我错了!

        “以前把你当成是我聂惊白的对手,我真的大错特错。

        “坐骑没了,还被弼马温骗钱,你得多弱智。”

        聂惊白领着几个天仙跟班,快步走下来。

        杨断距离邵北院子还有几十米,他被聂惊白拦住了去路。

        剑拔弩张。

        杨断冷冷注视着聂惊白,瞳孔里似乎有剑。

        对方嘴角轻蔑,就像在看傻子。

        咔嚓,咔嚓,咔嚓……

        双方的气息撞击在一起,竟然令附近几颗大树的树皮开始龟裂,地面的小碎石都开始疯狂弹跳。

        “滚!”

        杨断来领老朋友的尸体,伤心欲绝,原本就一肚子火气,他现在甚至想杀人。

        都怪酒。

        杨断不胜酒力,但昨天心情不好,借酒浇愁,不小心把10万仙元的事情说漏嘴。

        醒酒后各种冷嘲热讽降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如果不是你贪功冒进,你的四翼妖狮会死吗?

        “你一直都想开启它的妖狮怒吼吧!

        “可惜,你没机会了,但我可以给你表演一下。”

        聂惊白更加轻蔑,他要往杨断的胸口捅刀子。

        在仙兽山,他们都不敢真的动手,但表演一下狮吼功,问题不大。

        ……

        吼!

        ……

        下一息,一道雄厚的狮吼响彻天空,音波形成实质的波纹扩散开来,地面不断有裂缝崩开,附近仙人们耳朵剧痛,有些背过身躯,竟然有一种钢刀刮骨的感觉。

        不仅仅是物理层面的刺痛,地仙们死死捂着耳朵,他们脑海刺痛,就像是灵魂都被痛击一样。

        赵蓝诗和江绿梓发丝飞扬,面面相觑,她俩不至于惧怕音波,这种程度还伤害不到天仙。

        但问题很糟糕。

        杨断的怒气被彻底点燃了,而祸根就是邵北。

        ……

        “杨断为了开启妖狮怒吼,好几次出入绝境,没想到被聂惊白抢先了一步!”

        “是啊,以前杨断隐隐压着聂惊白一头,现在情况翻转了。”

        “开启了狮吼,四翼妖狮才真正要展露峥嵘啊!”

        一些天仙在狂风中议论着。

        “嘿嘿嘿,继续,怒火继续发酵,杨断你还能忍吗?快去找邵北清算……快去!”

        汤卢平躲在一棵树后,脸色煞白,但他内心很振奋。

        ……

        “邵北,没想到你还有点心机,可我不想让你活着!”

        山腰的一块绝壁上,李海任俯瞰着这一切,他瞳孔一闪一闪,和两颗漆黑的宝石一样。

        这是一种千里眼神通,虽说千里夸张了,但几十里问题不大。

        ……

        听说投票的客官姥爷都帅,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