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乘风破浪弼马温(从弼马温开始打穿天庭)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弼马温,你的名字叫贪婪

第二章 弼马温,你的名字叫贪婪

        等待生意期间,邵北闲着没事,翻看了一下原主的记忆。

        父母都是仙界的仙人,和很多仙人一样,都死在了魔界战场,因为有功劳,所以给原主换来一个弼马温的轻松差事。

        这个饲养院,就是原主父母留下来的所有。

        别看小,有编制,有地产。

        有产阶级!

        “咦……是有买卖来了吗?”

        邵北眼珠子一亮。

        道路尽头,有个银袍青年走来。

        器宇轩昂,剑眉星目,论颜值,可以给80分,比自己只低了120分。

        如果颜值满分是100,那自己就是200分。

        另外的100分是灵魂加持。

        “那头大狮子,能治得好吗?”

        青年肩上的大狮子格外引人注目。

        即便邵北不懂坐骑,也能看得出来狮子奄奄一息,而且在承受着某种痛苦。

        ……

        【医疗时间,24小时!】

        ……

        脑海里的声音响起。

        哇……可以治!

        邵北立刻开启振奋光环。

        可10万仙元……我特么咋张口要钱,太离谱啊。

        仙界一天是12个时辰,为了时间精确,又细分为24个小时辰,和地球计时方法一样。

        至于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邵北没听说过。

        ……

        “我想结束它的痛苦,你能做到吗?”

        走到门口,杨断小心翼翼把四翼妖狮放下,一脸悲痛的说道。

        “能。”

        干脆笃定的回答。

        你一个天庭土著,懂什么叫开挂?

        “嗯。”

        杨断点点头。

        他眼里只有坐骑,都没去看邵北一眼。

        不过这个弼马温很自信。

        “那个……谈一个让你全身疼痛的话题吧……医疗费……10万仙元。”

        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邵北提起了这笔让人羞耻的数字。

        “多少?”

        杨断耳朵动了动。

        他手里已经准备好了2000仙元,这已经高于市场价。

        邵北也就500仙元的水平。

        “10万仙元。”

        邵北前所未有的口齿清晰。

        “别10万仙元了,我给你50万仙元。”

        杨断冷漠的说道。

        “大佬你别开玩笑,我有我的职业操守!”

        邵北冷漠。

        不收红包,这是兽医的医德。

        “是你先开玩笑的。”

        杨断重新把坐骑扛起来。

        我就是让你来送它最后一程,又不是让你治伤。

        职业操守?

        治一个死一个,你哪来的脸?

        “你看它这么痛苦,你忍心?”

        邵北咬着牙。

        10万仙元,果然还是太离谱了。

        “给你6000仙元,这是底线。”

        四翼妖狮有些苏醒的迹象,嘴角又开始吐黑血,杨断心如刀绞。

        多花点钱,还是让老伙计得个痛快吧。

        “10万仙元,不讲价!”

        邵北心里苦,嘴巴却被迫有原则。

        “你是个傻子吗?”

        杨断嘴角讥讽。

        “再见,欢迎下次光临。”

        邵北摇摇头。

        对方没诚意,也没必要纠缠,等下一单吧。

        “哼!”

        杨断转身就走。

        吼!

        然而,这时候异变突起。

        刚刚苏醒,原本被折磨到几乎发疯的坐骑,猛地从杨断肩上跳下来,随后朝邵北的院子跑去。

        噗通。

        可惜,它只能跑两步,就瘫软在地上。

        但即便是趴下,四翼妖狮都匍匐着向院子拖行,它眼珠子一闪一闪,歇斯底里,似乎是看到了希望。

        邵北一脸惊愕。

        难道这坐骑感知到了我神医的气魄?

        好神奇。

        而杨断的表情则更加惊愕。

        从回来之后,坐骑就是奄奄一息的状态,这次的样子太反常。

        难道院子里有什么古怪?

        吼!

        四翼妖狮转头,又朝着杨断悲吼了两声,仿佛在说:我要进去,我要进去。

        很焦急,也很凄厉。

        杨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

        10万仙元啊。

        如果是救老朋友的命,他可以出,原本去找李海任,他也准备好了。

        可如果仅仅是无痛苦的死去,真的不值得。

        噗。

        四翼妖狮还在吐黑血,它早已力竭,但还是想爬到院子里。

        “弼马温,我再给你个谈价的机会。

        “你只要回答对我一个问题,我就愿意出到3万仙元。”

        “我这身银袍,是黑色?还是银色?”

        杨断要面子。

        三番五次说了走,就不能回头,问衣服颜色,是给弼马温一个台阶下。

        邵北皱着眉。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劳资又不瞎。

        “黑色!”

        看着大佬一身银袍,邵北道。

        “好,是黑色,你答对了,3万仙元成交。”

        杨断咬咬牙。

        这个弼马温,不按套路出牌,睁着眼睛说瞎话。

        金钱打败了我的是非观。

        “抱歉,10万仙元,童叟无欺。”

        这孩子,一张嘴就跑题了。

        “你……”

        杨断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舍不得就算了。”

        邵北一脸怜悯的看了看大狮子。

        “给!”

        杨断疯了。

        他这辈子没有被人打劫过,这是第一次。

        老朋友是因自己而伤,如果不是它,自己就死了。

        钱是身外之物,让它安详一些吧,这也是老朋友自己的选择。

        望着地上被爪子刨出来的沟壑,杨断知道这是四翼妖狮的选择,他直接将一枚仙元票扔给邵北。

        仙元票类似银行卡,可以兑换仙元石,也能在仙界当货币流通。

        “你回去吧,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

        邵北指挥杨断把坐骑抬到院子里,最后挥挥手逐客。

        意外之喜啊。

        谁能想到,生意竟然成功了。

        嘎嘣!

        杨断捏了捏拳头,沉着脸离开:“弼马温,你的名字叫贪婪。”

        明天这时候,他来替老朋友收尸。

        10万仙元,肝肠寸断的痛。

        但看着四翼妖狮再次昏迷过去,他心里又有些安慰。

        可能,这个妖医在除痛方面,确实有些能耐吧。

        四翼妖狮昏迷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之前那个周九从。

        ……

        “第5头坐骑了。

        “等你把这头坐骑也医死,就该空出这个职位了,我外甥在魔界出生入死,可觊觎了很久。”

        远处,周九从目睹四翼妖狮进入邵北院子,他嘴角缓缓露出笑意。

        按照顺序,哪怕邵北想办法逃出轮回责罚,他也要滚出仙兽山,这空出的弼马温名额,就该自己外甥了。

        仙兽山岗位有限,虽然不少仙人都有兽医天赋,但却得排队。

        其实之前邵北的生意,也都是经过周九从推荐。

        一连医死4头坐骑,当然也有周九从的小手段。

        ……

        仙兽山更高的地方。

        李海任是仙兽山最赫赫有名的兽医,但也仅限低阶。

        他的医疗价格是10万仙元。

        之前也是他断定四翼妖狮无力回天。

        李海任抬头望着山顶,瞳孔深邃。

        他想更进一步。

        “周九从,真以为你那点手段,能瞒得过仙轮监察吗?

        “如果不是我暗中出手,你早就倒霉了。

        “邵北,呵呵,也是活该你倒霉蛋,谁让你的院子有古怪呢。”

        李海任喃喃自语。

        他地位太高,不好对邵北出手。

        可周九从如果让他外甥占了邵北的院子,自己就有办法对付周九从。

        毕竟,周九从在乎的太多。

        他们所谋不一样,周九从谋划邵北的空位,而李海任,则要邵北的院子。